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卧龙是我爹 > 第037章 张梁献计
    手机看小说登录m.

    零陵城中,孙皎正一脸愁容的对着地图发呆,这个时代的地图属于朝廷的军事机密,虽然简单,不过也不是什么人都能接触到的,

    “将军,你想好怎么办了吗,”说话的人是陆逊,陆逊在江陵与吕蒙分道扬镳,渡过长江,一路南下,直到三天前才到达零陵,将江北的战情和孙皎一说,可把孙皎愁死了,

    孙皎闻言,机械的摇了摇头,一脸苦瓜,道:“伯言老弟,不是我不想帮吕蒙,实在是我手里的兵马太少了,防守四郡尚且不足,哪里还能分兵呢,”

    陆逊一听,大急,道:“将军,唇亡齿寒呀,如果让荆州军攻破了江陵和公安,到那时候,武陵、长沙、桂阳、零陵无险可守,咱们就更被动了,”

    孙皎点了点头,以手扶额,做痛苦状,道:“所以我才急的,要不是这样,我管他吕子明死活,”孙皎和吕蒙的关系并不是很融洽,这次出征其实孙权本來想和赤壁之战的时候一样,分设左右都督,共同领兵,可是吕蒙却以辞职相要挟,说这样做会影响作战,最后孙权沒有办法,只要直接委任吕蒙为都督,统帅主力北进,而只给孙皎两万人马,让他南下经营荆南,使得孙皎升任大都督的梦想破灭,孙皎心中焉能不恨,

    陆逊闻言,一头黑线,劝说道:“将军,现在大敌当前,你们和吕都督有天大的恩怨也可以先放一放,等仗打完了再计较也不迟,”

    孙皎闻言,撇了陆逊一眼,不高兴的说道:“我像是那种公报私仇的人吗,”

    “不像,”陆逊回答道,心里加了一句“才有鬼,”不过这句话可不能让孙皎听到,

    孙皎闻言,满意的点了点头,回头望着那勾勾圈圈的地图,又以手扶额,做痛苦状道:“妈的,吕子明真是蠢材,五万兵马居然会被一个还沒断奶的娃娃一击而溃,太丢咱们江东人的脸了,你说是吧,伯言,”

    陆逊闻言,嘿嘿一笑,一脸尴尬,心说,你们高层打架,老拉着老子干什么,我是无辜的,

    其实孙皎也并沒有让陆逊回答的意思,

    正当孙皎苦思应该怎么救吕蒙的时候,张梁掀帘而入,嘴巴一动,似乎有话要说,转眼见陆逊也在,把话又咽了回去,

    “什么事呀,”孙皎问道,

    见张梁欲言又止的样子,陆逊明智的拱手道:“将军,末将先告辞了,”

    孙皎见状,点了点头,说道:“伯言,你先退下吧,等我想好了该怎么办的时候,再找你來商量,”

    “诺,”陆逊领命退下,

    见陆逊出帐,张梁上前两步,低声道:“将军刚才与陆伯言可是在讨论如何救援江陵、公安的事情,”

    孙皎点了点头,道:“正是,”

    张梁闻言,叹了口气,道:“将军,我想咱们已经沒有必要去江陵了,”

    孙皎闻言,笑着说道:“嘿嘿,其实我本來也沒打算去,吕子明这家伙一向与我不和,为人还不厚道,如今他自己打了败仗,凭什么让老子去给他擦屁股,早干嘛去了,要是当初吴侯让老子做大都督,现在估计襄阳都到手了,哪有今日之祸,吕子明平日里看着比猴还精,事到临头才知道是个蠢材,”

    孙皎劈了啪啦说了半天,张梁根本插不上嘴,终于等孙皎说完了,张梁才一脸苦瓜的叹了口气,道:“属下不是那个意思,属下之所以说咱们不用去江陵了,是因为江陵、公安已经失守了,”

    “什么,”孙皎大吃一惊,腾的一下从坐塌上跳了起來,一脸不敢相信的表情,惊诧的望着张梁,希望张梁给自己一个否定的回答,可是……

    张梁点了点头,接着说道:“这还不是做最坏的消息,”

    “还有什么,”孙皎吃惊的问道,

    张梁抿了抿嘴,从袖中取出一份战报,递给孙皎,孙皎急忙接过來,打开一看,“啪”,战报从手中滑落,掉到了地上,孙皎无力的慢慢坐下,眼睛中充满了吃惊,恐惧与绝望,嘴里喃喃自语道:“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张梁从地上捡起战报,叹了口气,道:“吕蒙将军被俘后,虎符印信都落到了荆州军的手中,四天前,荆州军在夷陵一带渡过长江,挥师南下,他们诈称吕蒙求援的信使,骗开了武陵、长沙、桂阳的大门,不到三天,三郡尽皆失守,守军尽皆玉碎,无一生还,”

    “荆州军距我们还有多远,”孙皎问道,

    “不足百里,”

    孙皎闻言,突然暴起,厉声道:“不足百里,前哨官是干什么吃的,敌军都打到家门口,居然还浑然不知,”

    张梁闻言,说道:“这也不能怪前哨官,谁也沒想到荆州军会进军如此神速,”

    孙皎闻言,想了想,似乎也有道理,摆了摆手,道:“这么说,要不了多久,荆州军就会兵临城下,”

    张梁闻言,点了点头,“是的,以属下的估计,最迟也就在今天的日落之前,”

    孙皎此时心情很复杂,他知道自己不能乱,强迫自己平静下來,过了半晌,突然问道:“荆州军有多少人,”

    张梁在心里估算了一下,答道:“不下三万,”

    “三万,”孙皎重复了一遍,在心里盘算一下,又问道:“咱们手中还有多少兵马,”

    张梁想了想,道:“一万多,”

    孙皎闻言,是松了口气,说道:“还好,守城是够了,”

    张梁一听,一头黑线,道:“将军,南下的只是诸葛瞻一部,现在廖化、周仓、关平所部近三万兵马正在江夏一带追杀吕蒙的败兵,等他们腾出手來,咱们可就更被动了,”

    孙皎一想,还真他妈的是这样,诸葛瞻的三万人马,再加上关平等部的三万人马,那可就是六万了,加上零陵城地处平原,无险可守,城池又不像江陵、公安那么坚固,这不是作死吗,想想都头疼呀,

    “那以你之见,咱们现在该怎么办,”张梁是孙皎的幕僚,关键时候要人尽其用呀,

    张梁想了想,道:“属下有两策供将军选择,”

    孙皎一听大喜,忙道:“说來听听,”

    张梁微微一笑,将自己的计策娓娓道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