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卧龙是我爹 > 第038章 徐庶来了
    ≧手机看小说,请登录云來阁小说网m.≦

    张梁这货实在不是当谋士的好材料,他给孙皎出的两个主意,一个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趁着诸葛少爷的大军还沒有兵临城下的时候,脚底抹油,开溜,另一个保守点,死守零陵,派人向大老板吴侯孙权求援,

    经过了再三衡量,最终孙皎选择了求援这条路,因为如果不打一下就跑了,实在是太沒面子了,让他以后在江东还怎么混,由此可以看出,人在大多数时候都是不能理智的看待一件事情的,很多虚头巴脑的东西往往在决策中起到了重要的影响力,比如说面子,

    站在零陵城头,孙皎有些后悔了,城下甲胄鲜明,军容整齐的数万荆州军让孙皎倍感压力,孙皎指着荆州军后军那些高高支起的木架子,疑惑的问道:“伯安,那些木架子是什么,”张梁表字伯安,

    张梁闻言,远远一看,回答道:“将军,那是诸葛瞻改良的‘霹雳炮’,取名为‘回回炮’,现在荆州军攻城多有配备,威力惊人呀,”

    孙皎闻言,点了点头,眉头一皱,道:“好好的‘霹雳炮’,为什么改名叫什么‘回回炮’,好奇怪的名字,”

    张梁闻言,回答道:“听荆州那边的人说,好像是因为这东西回回都能打中,所以才取名为‘回回炮’,”

    “原來是这样,”孙皎了然,如果让诸葛少爷知道他的回回炮居然会被这么样解释,估计会笑的吐血而亡,

    孙皎在城头凭墙远眺半天,转过身,说道:“陆逊这会应该出了零陵地界了吧,”孙皎接受了张梁的意见,而陆逊听说要派人回江东求援之后,毛遂自荐,主动请缨,孙皎觉得陆逊这家伙是吕蒙的部下,和自己不是一条心,留下來也是添乱,还不如让他去求援,也算是废物利用了,于是便欣然答应,并且给陆逊派了一队骑兵护卫,早诸葛少爷的军队一步,出了零陵城,沿着山间小路,直奔建业而去,

    张梁想了想,掐指一算,说道:“按行程來说,如果不在路上耽搁的话,应该已经出了零陵了,”

    孙皎点了点头,说道:“但愿这家伙能请來救兵,不然小爷这点家底可就全交在这里了,”汉末三国时期,将领大多为一方豪强,他们拥有大量的庄园土地,而大批在庄园中劳作的佃户与这些豪强的关系近似于奴隶主与奴隶的关系,不过相对自由一些,因为佃户有自己的财产和一定的人身自由,这些佃户除了为豪强耕种土地之外,往往还担负着?;ぷ鞍踩墓ぷ?,久而久之,就演变为豪强的私兵,汉末起事的各路诸侯的军队大多是由各家庄园中佃户组成,谓之“部曲”,也就是私兵,这些私兵只服从于主人的命令,绝对忠诚,因此这一时期的将领多有反叛,与这种特殊的兵制是有关系的,而在这战乱纷争时代,军队的多少也决定了一个将领在其所属妓集团中的地位和话语权,所以将领们大多非常爱惜自己的部曲,因为那是他们地位和权势的保证,

    张梁想了半天,说道:“将军,我想來想去,有一点不太放心,”

    孙皎闻言,问道:“伯安,这都什么时候的,有话直说呀,”

    张梁双眉紧皱,用手指了指正在不远处城头指挥防守的郝普说道:“那家伙原來可是荆州军的人,迫于无奈太投降的,我担心他关键时候会反水呀,”

    孙皎闻言,看了郝普一眼,从怀中取出一封书信,递给张梁,说道:“你把这东西给这老小子一看,我保证他不会反水的,”

    张梁闻言,面带好奇的接过信封,打开一看,吃了惊:“什么,刘备把郝普全家都杀了,”

    孙皎点了点头,说道:“当初刘备入川的时候,为了保证荆州军的忠诚,将荆州军家眷数万户裹挟入川,郝普当然也不能例外,这次刘备在成都听说郝普投降,当时就火大了,想都不想就把这老小子全家都杀了,前几天细作从成都回來我才知道,这下你放心了吧,”

    张梁机械的点了点头,显然还沒有从震惊中缓过來,

    诸葛少爷的军队只有三万,根据十则围之,五则攻之的原则,目前的兵力显然是不足以包围整个零陵城的,所以诸葛少爷采取围三缺一的原则,留了个零陵城的东门沒有派兵,这其实也是古代围城的一个典型做法,为的是怕四面包围,敌人自知沒有生路的情况下,负隅顽抗,这往往会给攻城方造成很大的伤亡,这种愚蠢的办法,是聪明的统帅不愿采用的,

    诸葛少爷帅帐中,一个中年男子峨冠博带,正襟危坐,这货名叫徐庶,刚刚被刘备派到荆州來,到了江陵后才知道诸葛少爷已经南下了,于是糜芳派张翼带兵护送徐庶一路南下,直到今天早上才在追上已经在零陵城下安营扎寨的诸葛少爷,

    诸葛少爷打开小白早上才搞到的零陵布防图,放在桌案上铺开,小白和黑子在两旁侍立,神色恭敬,帐下列坐的还有游击营校尉马忠,骁骑营校尉赵统,以及刚才才被诸葛少爷截留的新任骁骑营副将校尉张翼,

    诸葛少爷看了半天,点了点头,说道:“陈震干的不错,让他尽快脱身吧,”

    小白点了点头,回答道:“陈司长说还有几件事沒有办完,办完后自会想办法脱身,请公子放心,”

    诸葛少爷点了点头,笑着说道:“陈震这家伙是复兴社的老手了,这个我不担心,”

    小白闻言,点了点头,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诸葛少爷见了,眉头一皱,问道:“这里沒有外人,想说什么直说就是了,”

    小白闻言,说道:“公子,是关于郝普的,”

    诸葛少爷闻言,大惊,连忙示意小白在自己耳边说,

    小白会意,俯身,在诸葛少爷耳边耳语一番,诸葛少爷闻听,吃了一惊:“有这种事,”

    小白点了点头,

    诸葛少爷望了此时正在闭目养神的徐庶一眼,刚想问,话到嘴边边又咽了回去,挥了挥手,道:“你们都先下去吧,我又要是要与徐军师细谈,”徐庶官拜军师中良将,

    众将闻言,便都起身告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