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卧龙是我爹 > 第043章 诸葛瑾挂帅
    ◇無彈窗雲來閣小說網◇

    建安二十四年,公元219年,秋,这一年对于吴侯孙权來说似乎并不是太好的一年,从现在吴侯黑黑的脸的就可以看出,大殿之内气氛有些压抑,虽然此时这里聚集了江东半数以上的文武臣工,可是黑压压的人聚集在一起,竟然静的可怕,这一切都是因为那封來自荆州的求援信,

    大殿之上,吴侯孙权手中的求援信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扭曲成一团纸团,然后被狠狠的扔在跪在殿下的陆逊身上,随后而來的是吴侯孙权声嘶力竭的怒哄声:“废物,一群废物,平日里一个个都牛气哄哄,在寡人面前吹的天花乱坠,说什么关羽不足为据,说什么荆州弹指可下,结果呢,结果呢,五万大军被人打打的屁滚尿流,南郡沒拿到,还把周公瑾辛辛苦苦攻下的江夏郡赔了进去,现在还有脸來向我要援兵,吕子明简直就是个废物,废物,”孙权怒不可遏,额头上的青筋鼓起,清晰可见,双目圆睁,眼珠充血,全身因为愤怒而不断的颤抖,像一头被激怒的公牛,

    “主公息怒,”阶下,一老者起身,出列,跪拜于地,拱手行礼道,

    孙权抬头一看,却是张昭,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强压着心头的怒火,坐了下來,说道:“子布,你说说吧,”

    张昭闻言,点了点头,说道:“主公,此战的结果是我们都沒有想到的,说來也不能全怪吕子明,本以为荆州值得畏惧的不过是关云长耳,谁能想到一个十七八岁的娃娃居然有这般能耐,以老臣之见,当务之急已经不是來讨论此战之败应该由谁來负责的时候了,大家不要忘了,孙皎将军的两万精锐还被困在零陵城中动弹不得呢,如今江夏已失,如果不出所料,那么江北的荆州军便已经可以抽出手脚了,现在零陵城外的荆州军已经有三万之众了,如果关平、廖化所部再南下,老臣恐怕被困在零陵的两万主力也会覆灭的,此事万急,请主公决断,”

    孙权闻言,点了点头,平息了一下情绪,冷静了下來,做了一个有作为的君主,孙权很少为自己情绪所左右,他总是能够在最关键的时刻,理智的司考问題,这是他成功的重要原因之一,

    孙权站起身,走了两步,转身,问道:“子布可有良策,”

    张昭闻言,拱手,道:“主公,以臣之见,其一,任命陆逊为右都督,并将原隶属于吕蒙大都督的丁奉、凌统、陈武、韩当等部统一划归陆逊指挥,让其立刻赶往柴桑,收罗旧部,反扑江夏,牵制关平、廖化、周仓,以防其南下增援零陵,”

    孙权闻言,点了点头,说道:“此计可行,”然后转脸望着阶下的跪着的陆逊,说道:“伯言呀,你起來吧,”

    陆逊已经跪了半天了,腿脚都麻了,本以为自己今天要跪死在这里了,沒想到峰回路转,陆逊拜谢之后,踉踉跄跄的起身,

    孙权收敛怒容,说道:“伯言,子布刚才的话你都听到了吧,”

    陆逊拱手,道:“臣听到了,”

    孙权点了点头,道:“听到就好,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吴军的右都督了,你立刻带着我的手谕赶往柴桑,把江夏给我夺回來,”

    “末将遵命,”陆逊赶紧跪拜,领命,

    孙权从案头上取了自己的佩剑,走下阶,递给陆逊,道:“此剑是我随身佩剑,追随我多年,不曾离开,今日赠给你,你到柴桑之后可以以此剑号令三军,凡有敢违逆你的命令的,你可以此剑斩杀之,不必再报,”

    陆逊恭敬的接过孙权的佩剑,激动不已,心说,妈的,这下爽歪歪了,

    陆逊接过佩剑,转身领命而去,

    孙权望着陆逊离开的身影,点点头,转身回到座位,道:“子布,你接着说,第二条是什么,”

    张昭闻言,差点沒哭出來,心说,老子才说一句,就被你打断了,转头和陆逊那小崽子哔哔的说了半天,害得老子在这都快跪成石像了,

    张昭收敛面容,深深的舒了一口气,用衣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接着说道:“第二,紧急征调一支两三万人的兵马,东进零陵,与孙皎将军里应外合,以图一举击溃零陵外围的荆州军,即使是击不溃,也可救出孙皎将军所部,退回吴境,”

    孙权闻言,点了点头,道:“征集两万兵马倒是不难,可是谁來领兵呢,”

    张昭闻言,笑着说道:“臣举荐一人,可当此任,”

    孙权闻言,大喜,道:“哦,原來子布心中早有人选,快快说來听听,”

    张昭微微一笑,拱手道:“绥南将军诸葛瑾文武兼备,才能卓越,可当此任,而且诸葛瑾乃是诸葛瞻的伯父,由他领兵,我想诸葛瞻就是再混蛋也决然不会对他伯父下毒手的,主公以为呢,”

    孙权闻言,还沒说话,阶下列坐的诸葛瑾却惊出一身冷汗,忙跳了出來,跪拜于阶下,泪流满面,道:“主公呀,你可不能听张昭胡说呀,臣是文官,不懂行伍之事,哪里能带的了兵马呢,那诸葛瞻虽然是我侄子,可是我在他还在襁褓的时候便离家到江东來侍奉我主了,从未见过面,何來感情,就算是微臣领兵,何以见得那小崽子就不会下毒手呢,主公呀,张昭这是排除异己呀,你可千万别听他的呀,”说完连连叩首,声泪俱下,

    孙权听完,若有所思,半晌,点了点头,道:“有道理,”

    诸葛瑾一听,大喜,连忙叩首道:“谢主公,”

    孙权听诸葛瑾称谢,先是一愣,随即笑着说道:“子瑜呀,你先别忙着谢,寡人是说张昭说的有道理呀,你想呀,你是诸葛瞻的大伯,他再怎么也不能对你下毒手呀,你就放心的去吧,”

    诸葛瑾闻言泪如雨下,问道:“主公,要是诸葛瞻对臣下毒手了怎么办呀,”

    孙权闻言,很郑重的点了点头,道:“我会替你报仇的,”

    诸葛瑾一听,得,非去不可了,于是用衣袖擦干泪,拱手道:“主公啊,臣要是遭遇不测,我一家老小就拜托主公了,”

    孙权深吸一口气,点了点头,向诸葛瑾挥了挥手,道:“你放心去吧,”

    诸葛瑾领命,含泪退下,退至殿门口,猛地转头,用幽怨的眼神看了孙权一眼,无奈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