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卧龙是我爹 > 第046章 江夏议和(一)
    ▂小说第一门户站▂

    建安二十四年,是个多事之秋,至少对于诸葛少爷是这样的,零陵之战,本想打大伯诸葛瑾一个闷棍的诸葛少爷却被诸葛瑾狠狠的涮了一把,带着满腔的怨恨,挥师北上江夏,准备将在零陵丢的脸在江夏找补回來,可是天不遂人愿,刚刚渡过长江的诸葛少爷不得不打消去江夏的打算,因为曹操南征了,

    水淹七军打得很漂亮,可是却让曹丞相大为恼怒,为了找回面子,更重要的是夺回襄樊,解除诸葛瞻部对宛城、许都的威胁,曹操从河北一带抽调了四万兵士,加上驻守许都的五万驻军,整编成九万大军,兵分三路,进攻襄樊,

    一时间荆州北地狼烟四起,烽火连天,曹军的先锋张颌进军神速,不到两天的功夫,便已经饮马汉水,兵临襄阳,

    荆州军襄阳守将急忙派信使飞马前往江陵报急,消息传到江陵,留守江陵的南郡太守糜芳大惊,急忙派信使飞马南下,向诸葛瞻报信,当诸葛瞻拿到这封信的时候,他刚刚渡过长江,准备奔赴江夏报仇,这下子计划全泡汤了,因为有人要找他报仇了,

    诸葛瞻骑在踏雪之上,打开一封封从襄阳、樊城、江陵转送而來的八百里加急,心情越來越沉重,此次曹操显然是來拼命的,

    “瞻儿,怎么样,”徐庶与诸葛瞻并排而行,问道,

    诸葛瞻将手中的战报,递给徐庶,叹了口气,道:“曹操这是要來拼命的呀,”

    徐庶接过战报,一封封看过來,点了点头,说道:“你水淹七军,伤了曹军的元气,擒获了于禁,大大折了曹操面子,占据了襄樊,威胁着许都和宛城,曹操不能不跟你拼命呀,”

    诸葛瞻点了点头,道:“话虽如此,可是咱们现在手上的兵马不多,却要两面作战,形势对我非常不利,”

    徐庶将战报合起來,轻捋胡须,道:“向成都求援吧,这次光靠咱们是不行了,”

    诸葛瞻闻言,点了点头,对身旁的黑子说道:“黑子,飞鸽传书报告成都,曹军大举南下,我军腹背受敌,请成都速发援兵,”

    “诺,”黑子领命而去,

    徐庶伫望北方,面带忧色,半天,说道:“那么咱们现在北上襄樊吗,”

    诸葛瞻微微一笑,道:“是要去襄樊,不过不是‘咱们’,而是您,”

    徐庶一听,非常诧异,“我去襄樊,那你呢,”

    诸葛瞻一指江夏的方向,说道:“我得去江夏,”

    徐庶闻言,双眉紧锁,说道:“你还要去找吴军拼命,”

    诸葛瞻笑着摇了摇头,道:“我去议和,”

    “议和,”徐庶闻言一怔,

    诸葛瞻点了点头,说道:“是的,议和,江夏不能再打了,因为我们沒有力量和孙曹两方同时开战,我需要时间,哪怕只有短短的一个月也好,”

    徐庶闻言,眉头舒展,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了,你是想用缓兵之计,暂退江东之兵,是也不是,”

    诸葛瞻点了点头,笑着说:“对了一半,”

    “对了一半,哪另一半呢,”徐庶问道,

    诸葛瞻伫望北方良久,说道:“在我看來,在我们还沒有消灭曹操以前,我们是不应该去招惹孙权的,可是遗憾的是孙权并不这样想,”

    徐庶闻言,叹了一口气,道:“你说到点子上了,”

    北上的官道上卷起滚滚烟尘,那是荆州北上的援军,他的统帅是徐庶,而于是此时,在东去江夏的官道上,十几骑扬鞭绝尘而去,奔驰的马蹄在官道上激起一阵烟尘,却很快的归于平静,

    数天之后,江夏城头,

    “你怎么來了,”当关平见到风尘仆仆的诸葛瞻时,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诸葛瞻微微一笑,反问道:“我怎么不能來,”

    关平思路有些凌乱,想了半天才理出头绪,道:“不对呀,曹军南下,襄樊告急,你小子现在应该去襄樊才对,你跑江夏了干嘛,”

    诸葛少爷一把握住关平的手,一脸深情的望着关平,道:“关哥哥,我想你了,”

    关平一听,顿感全身寒毛直竖,阵阵阴风从耳边吹过,一把把手从诸葛少爷的魔抓中抽出來,嫌弃的在衣袍上擦了擦,说道:“别扯淡,说正事,”

    诸葛少爷笑了笑,收敛面容,正色说道:“我见陆逊,你帮我安排一下,”

    关平闻言,疑惑的问道:“见陆逊干嘛,”

    诸葛少爷撇了撇嘴,笑着说道:“送礼,”

    越听越糊涂,关平双眉紧锁,摇了摇头,说道:“你说的话我怎么一句都听不懂,”

    诸葛少爷笑着点了点头,说道:“其实沒什么不懂的,曹军南下,声势浩大,我们沒有力量同时对抗两个敌人,所以我要去和陆逊求和,用江夏城换取两个月的时间來击败曹操,”

    关平闻言一怔,随即了然,道:“原來是这样,”

    本以为会激烈反对的关平居然表现的如此镇定,大出诸葛少爷意料之外,诸葛少爷笑着问道:“你不反对,”

    关平闻言,摇了摇头,说道:“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这个我懂,”

    诸葛少爷听关平这么说,一路上赶來时候紧绷的心弦终于松开了,拍着关平的肩膀说:“兄长,我保证,总有一天,咱们还要把江夏城夺回來,”

    关平紧紧握住诸葛少爷的手,说道:“有你这句话就够了,见陆逊的事情我來安排,”

    吴营就在城外,陆逊现在是这支吴军的统帅了,这可能是陆逊自己也沒想到的,十几天前,陆逊拿着吴侯的手谕赶到柴桑,宣布了吴侯的命令,起初韩当等老将还闹过情绪,可是陆逊有孙权的佩剑在手,将领们也无可奈何,柴桑城外,陆逊将二三万吴军残部打散重组,经过一番休整,吴军终于恢复了士气,这几日來,对江夏的压力越來越大,进攻也一次比一次猛烈,因为他们太需要一场胜利了,

    江夏城外,陆逊帅帐之中,陆逊一身儒生打扮,手中的情报让陆逊双眉紧锁,帐下诸将见状都面面相觑,不知道又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半晌,陆逊终于开口了,“诸位,曹军南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