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卧龙是我爹 > 第055章 军屯暴乱
    ≧手机看小说,请登录云來阁小说网m.≦

    张飞一马当先,身后数千铁骑,在官道上卷起一阵烟尘,诸葛少爷听说张飞要血腥镇压民变,差点把尿吓出來,心说,张翼德,你丫可不能在这个关键的时候给老子出幺蛾子呀,不然咱们上庸三郡就真完了,十万户,少说也有二三十万人,开玩笑呀,这些人要是闹起來,还不把上庸三郡给掀了,

    诸葛少爷这样想,不自觉的挥动马鞭,战马吃疼,嘶溜溜暴叫一声,顿时风驰电掣一般,

    待诸葛少爷、刘封、孟达、蒯祺等人到达军屯,骚乱似乎已经平息了,数千蜀军将暴乱的移民团团包围起來,张飞站在高高的土丘上,指着暴民,怒吼道:“你们都不想活了吗,竟然敢造反,”

    暴民们闻听,面面相觑,不一会,却见数千暴民纷纷下跪,哭喊声震天,

    哭喊声吵得张飞心烦,张飞圆睁虎目,大喊一声,“都他娘的别哭了,老子又沒有要砍你的脑袋,你们哭个屁呀,再哭老子把你们全砍了,”

    暴民们闻听,哭声戛然而止,沒有一个再敢哭泣,只有不时听到的抽泣声,

    见暴民们终于安静了下來,张飞舒了一口气,俯视众人,心里盘算道,这一路上都好好的,怎么会到了西陵反而闹起來了呢,这其中定有古怪,不把原因找出來,恐怕这群泥腿子还得闹,

    此时诸葛少爷一行刚好赶到,见骚乱的百姓都已经安静下來了,众人心里都舒了一口气,诸葛少爷大步上前,走到张飞面前,笑着说道:“张伯伯威武不减当年呀,咱们这里也只有你能镇得住呀,”

    奉承话谁不爱听,张飞自然也不例外,听完诸葛少爷一番吹捧,刚才黑着一张脸的张飞面容和缓很多,笑着摆了摆手,道:“你过奖了,不过还不是老夫吹,别说这几千暴民,就算是黄巾贼百万之众再起,老子也能把他灭了,”

    诸葛少爷闻言,顿时一头黑线,心中暗骂张飞道:张翼德,你妹呀,老子夸你无非就是客气客气,你还当真了,说你胖你还喘起來了,还百万黄巾,你丫当自己是上帝呀,真是沒羞沒躁,

    张飞见诸葛少爷脸上表情很丰富,沒有一皱,道:“你小子想什么呢,”

    诸葛少爷闻言,连忙笑着说:“沒什么,沒什么,”然后转身看了一眼暴民,见暴民们衣衫褴褛,面带泪痕,眼中写满了恐惧,叹了口气,转身说道:“张伯伯,事出有因,得查呀,”

    张飞笑着点了点头,道:“老夫也是这个意思,”说着,上前一步,指着土丘下众人,道:“你们谁是领头的,给老子站出來,”

    暴民们闻言,纷纷惊恐的向后退,沒有一个愿意站出來的,枪打出头鸟,这个道理大伙都懂得,

    张飞见状大怒,圆睁虎目,虎须倒竖,厉声说道:“老子数到三,要是在沒有站出來,老子就把你们全活埋了,”

    众人闻言,尽皆变色,包括土丘之上的诸葛少爷、刘封、孟达、蒯祺,这可不是闹着玩的,活埋上千人,这要是传出去了,以后谁还敢來跟刘备干,虽然事情是张飞干的,可外人谁管你,人家只会说蜀军暴虐凶残,将数千无辜的百姓坑杀了,

    诸葛少爷连忙想上前阻止,却被蒯祺一把拉住,笑着摇了摇头,低声说道:“瞻儿,你张伯伯粗中有细,不是个莽撞的人,”

    诸葛瞻一听,随即领悟,退了回去,

    “一”张飞伸出三根手指,开始数数了,

    “二”人群中静寂无声,沒有一个人站出來,张飞眯着眼睛,目露凶光,“三,”

    “我是领头的,”突然人群中一个声音响起,接着众人闻声像潮水一样,纷纷向四周退避,一人从人群中走出,是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长得眉清目秀,儒雅非常,“我是领头的,要杀就杀我吧,”突然,人群中冲出一个妇人,一下子当在了小伙子前面,求饶的说道:“大人,他是我儿子自,他脑子有问題,胡说的,你可不能信呀,”说着转脸就给了小伙子一巴掌,怒斥道:“你哥混账东西,跟我回去,”这一巴掌打得很重,小伙子脸上隆起了五个手指印,

    小伙子却一点也不生气,“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连续给妇人磕了三个头,道:“母亲,孩儿不孝,可孩儿不能眼看着这么多乡亲被活埋呀,母亲,死我一个,能换取这么多乡亲活,儿子还有什么不愿意的呢,母亲自幼就教导孩儿,忠孝节义,孩儿一刻都不敢忘记,今天正是孩儿杀生取义的时候,母亲就成全孩儿吧,”

    妇人闻言,抱着小伙子的头,失声痛哭,一边抽泣,一边道:“我儿懂事了,我儿懂事了,”半晌,抬起头,转身对张飞说道:“将军,我是领头的,”

    张飞闻言,哈哈大笑道:“妇人,你在羞辱我吗,你一个妇道人家如何领头,”

    小伙子闻言,一个箭步,张开双臂,挡在了妇人的目前,说道:“不要伤害我母亲,我才是领头的,”

    见母子相互争死,张飞点了点头,道:“倒是个至孝之人,”又看了年轻人谈吐不俗,便问道:“你读过书,”

    小伙子闻言,点了点头,道:“读过,自幼在家中私塾读的,”

    “哦,家中私塾,原來是个贵公子,难怪,难怪,”张飞是涿郡豪绅出身,对士族很友善,听说年轻人是士族出身,面色明显和缓很多,“你來说说你们为什么要暴乱,”

    小伙子闻言,“扑通”一声跪在地上,道:“我闻听刘皇叔以仁义治天下,故天下百姓争相归附,才有了今日坐拥千里之地,十万带甲之士,北向以争天下的局面,故将军占宛城,以万余兵马强迁二十万中,而百姓相随,不是因为百姓畏惧将军,而是父老仰慕刘皇叔的恩德,自愿归附,哪曾想,入境之后,将军的部下视我等为牲畜犬马,任意鞭挞,肆意**,今日营中,你的屯田官,带着部下强行闯入百姓家中意欲淫**女,我们百姓实在是无法忍受了,这才奋起反击的,敢问将军,这就是天下人传颂的仁义之师吗,这难道是刘皇叔指使他们这样做的吗,”

    张飞闻言,圆睁虎目,额头青筋暴起,转身对土丘下的屯田官大吼一声:“他说的可是真的,”

    屯田官被吓得“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头如捣蒜,连声求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