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卧龙是我爹 > 第057章 曹皇后
    ≧手机看小说,请登录云來阁小说网m.≦

    数天之后,消失多日的张飞大军突然又在此出现许都城下,许都之内顿时一片惊恐,朝野震动,百官畏惧,天子惊恐,整个京师一片混乱,

    许都内宫之中,汉献帝一个人独自皇位之上,阶下一个大臣都沒有,殿内安静的有些渗人,

    “陛下,你怎么在这里呀,”这是曹皇后的声音,建安十九年,公元214年,汉献帝的前皇后,因为参与了谋害曹操的阴谋,全家被杀,连带着其所生于的两个皇子也被处死,时候,曹操为了安抚汉献帝,将自己的女儿嫁给了汉献帝,并立为皇后,曹皇后虽然是曹操的女儿,却温良贤淑,深的汉献帝之心,多年來,她周旋于汉献帝和曹操之间,尽力维护这种关系的平衡,受到了汉献帝的尊重,夫妻一直相敬如宾,

    献帝见是曹皇后來了,便拉着她的手,坐了下來,有些兴奋的问道:“我听宫人们说,蜀军已经打到许都了,这是真的吗,”

    曹皇后闻言,点了点头,说道:“是的,是刘备的大将张飞领兵,”

    献帝闻言,笑着说道:“沒想到朕的皇叔如此英雄,”

    曹皇后闻言,面露不悦,道:“陛下似乎很高兴,”

    汉献帝闻言,方才记起,自己的这位妻子不仅是皇后,她还是曹操的女儿,顿时语塞,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曹皇后见汉献帝无言以对,半晌,叹了口气,缓缓的说道:“陛下,臣妾知道您憎恨我父亲专权擅政,独霸朝纲,以乱臣贼子视之,故蜀军兵临城下,陛下欢喜,可是陛下想过沒有,您现在一沒有地盘,二沒军队,三沒死忠之臣,如果真的让刘备进了城,他还会安安心心的奉您为天子吗,不要忘了,他刘备不是一直以汉室宗亲自居吗,他是可以合法的继承大汉江山的呀,对于您來说,他要比沒有汉室血统的父亲危险的多呀,昔日汉室旁支光武皇帝打下江山后,何曾见他将江山还给末帝孺子婴,还不是自己做了江山,”

    汉献帝一听,心里不自觉的也动摇起來,紧紧握着曹皇后的手,小心翼翼的说道:“刘皇叔以仁义之名播于海内,他真的会做这种悖逆之事吗,”

    曹皇后闻言,叹了口气,泪如雨下,缓缓道:“陛下,我父亲执政,臣妾身为其女,虎毒不食子,妾身凭着父女之情,尚可保全陛下于万一,倘若外人來了,妾身与陛下恐怕难以善终啊,”

    汉献帝闻言,眼中露出惊恐之色,半晌,叹了口气,轻抚曹皇后的手,苦笑道:“也罢,其实自董卓造逆以來,朕就知道,我大汉的江山气数已尽,无奈朕身为刘氏子孙,不忍见祖宗一手建立起來的基业毁于一旦,这些年來才每每欲图振兴,却屡屡失败,现在我已至不惑之年,身心俱疲,不再想了,不再想了,”说着,将曹皇后揽进怀里,轻抚其背,泪如雨下,

    正在此时,宫门之外突然传來一阵嘈杂之声,献帝明宫人打开宫门,却见无数武士涌入殿内,为首一人虎背熊腰,衣甲鲜明,腰间一柄长剑是宫廷近卫专用的龙泉剑,目不斜视,大步走进大殿,见汉献帝在殿内,大喜,

    献帝见状大惊,吓得一屁坐到了龙椅上,以衣袖掩面,浑身颤动,大哭道:“夏侯将军带兵入宫,意欲何为,”來人不是别人,正是许都留守夏侯尚,

    不待夏侯尚答话,曹皇后圆睁凤目,一拍龙案,怒斥道:“大胆夏侯尚,你身为许都留守,沒有丞相和陛下的旨意,竟然私自带兵入宫,难道想造反不成,”

    夏侯尚闻言,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低头拱手道:“堂姐息怒,张飞大兵压境,许都内外危急,末将是担心陛下安危,这才带兵入宫,加强宫廷近卫,绝无谋反之心呀,”夏侯尚并不害怕汉献帝,可是对于他这位堂姐,不能不心存顾忌,她是曹操最宠爱的女儿,得罪了她,自幼娇宠,得罪了她可沒有好果子吃呀,

    曹皇后闻言,面色和缓很多,说道:“既然如此,你且起來,加强近卫,在殿外布置就可以了,陛下身子弱,受不得惊吓,让你手下的这些军汉都退出去吧,”

    “这……”夏侯尚面露难色,他进宫就是为了看住汉献帝,怕这小子在关键时候出幺蛾子,准备让自己的部下贴身守卫的,这要是只许在殿外护卫,谁能保证这货不在殿内整出什么幺蛾子呢,

    见夏侯尚迟疑,曹皇后大怒,一拍龙案,道:“怎么,你连我的话也不听了吗,”

    夏侯尚闻言,一激灵,赶紧叩首道:“末将不敢,我将这就让他们撤出去,”

    夏侯尚起身,带着武士退出宫殿,缓缓将殿门关上,见殿门关闭,曹皇后一屁股坐在了龙榻之上,后襟尽湿,

    曹皇后定了定心神,拉了拉汉献帝衣袖,轻声道:“陛下,他们走了,”

    汉献帝闻言,这才把遮在脸上的衣袖拿开,见殿门已经关上了,这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道:“吓死朕了,吓死朕了,还以为又宫变了呢,”汉献帝已经不是第一回遇到宫变了,从董卓到王允,再到李傕郭汜,沒有一个好东西,说实话,倒是现在的丞相曹操一开始的时候对献帝还是比较恭敬的,

    夏侯尚带着部下退出宫门,身旁一校尉上前,道:“将军,就这么算了嘛,”

    夏侯尚闻言,摇头叹了口气道:“不算了又能怎么样呢,”

    校尉冷笑一声,道:“一个沒有权势的皇帝,有什么值得畏惧的,”

    夏侯尚闻言,笑着摇了摇头,道:“我非畏惧陛下,我是畏惧皇后呀,”

    “皇后,将军说笑了,连皇帝都不怕,还怕皇后,”校尉不解,

    夏侯尚冷笑一声,道:“咱们这位皇后可不是一般人,他有个很厉害的父亲,”

    “哦,谁能比将军还厉害,”这个校尉显然是沒见过世面的,

    夏侯尚撇了这货一眼,半天飘过一句话:“曹丞相,”

    校尉闻言,大惊,圆整两眼,半天说不出话來,

    夏侯尚见状觉得可笑,拍了拍校尉的肩膀,道:“下回不该问的不要问,”说完,转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