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卧龙是我爹 > 第072章 战徐州(一)
    <更新小說最快的網站,請搜索關鍵詞:雲 來 閣>

    徐州是中原大州,户口百万,当年刘备因为得到了徐州而一跃跻身中原诸侯之列,不过徐州四境皆是平原,易攻难守,刘备得到徐州并沒有能守得住与徐州特殊的地理环境有密切的关系,

    彭城是徐州的州治所在,当年项羽灭秦之后,放弃了富庶险要的关中地区,将都城建在这里,为天下士人所诟病,留下來沐猴而冠的笑柄,其主要原因就是彭城这地方沒有险要的地形,着实不适合作为长久据守的城池,

    曹操击败了刘备,占领了徐州之后,命大将张辽驻守,两淮归顺后,张辽为了加强淮南的防御力量,将军队驻扎到了淮南的合肥,赤壁战后,曹军势弱,吴军大举北伐,与曹军在两淮一线进行了多次大规模的惨烈会战,曹操畏惧,命大将曹休率军万余进驻徐州,以为张辽后援,同时构建战略防御纵深,可谓思虑深远,

    吴军不善于攻城略地,逍遥津之战,吴军被张辽击败,孙权也险些丧命其间,自此,吴军数年不敢北犯,徐州的防御布局也就成了鸡肋,曹刘襄樊开展,蜀军屡屡进犯中原,曹操为了阻挡上庸汉军,接受了谋士的建议,合三路中原驻军,进军上庸,多年无战事的徐州驻军成了首先被调东进的军队,这也就造成了徐州空虚的局面,本來有张辽驻守合肥,远离前线的徐州倒也无碍,可是谁也沒有想到,蜀军会轻骑深入中原,还在曹军追击之下,进入了徐州的境内,

    避开了张辽的追击,蜀军身着曹军军服,一路畅通无阻的进入了徐州,诸葛少爷率领数千骑兵为先锋,绕过沿途的的城池乡镇,直奔彭城而去,

    “公子,暗卫來报,彭城城中的守军有3000多人,守将是曹休的副将,名叫夏侯元,三十多岁了,最近看上了城中一个豪绅的女儿,今天在城中办酒宴,驻军高层都会去庆贺,防守必定会有所松懈,”小白骑在马上,将徐州暗卫传來的情报汇报给诸葛少爷,并做了自己的分析,

    诸葛少爷闻言,笑着点了点头,道:“既然是喜事,怎么能不送份大礼呢,”

    小白点头会意,笑道:“属下明白了,我亲自去,”说完一扬马鞭,绝尘而去,

    此时,彭城之内,张灯结彩,夏侯元是曹休的心腹,在徐州驻军中位高权重,他娶亲,军中众将和城中的豪绅无不前來恭贺,酒宴摆了百余桌,好不热闹,

    副将的宅邸位于城西,是彭城的豪绅送的,曹军将领的家眷大多都在许都或曹操的封地魏郡,在地方驻守是不能带家眷的,自然也就沒有买田置地的必要,不过这也不能阻挡当地豪绅为了和驻军高层搞好关系,送钱送房送女人,曹操任人唯贤,对于这个种小节倒也很少去过问,

    城西的这座宅院现在倒是非常的惹恼,几十个兵士在宅院周围境界,大门口,一个文书模样的人端坐,伏案速写,记录下宾客送的礼品,一箱箱礼物被抬进院子,几个管家模样的家伙站在门口迎客,不停的向來宾致谢,和來人寒暄,

    院子里,副将一身鲜艳的锦袍,高坐堂上,与身边的來庆贺的故交好友,军中部下吹牛扯淡,眉飞色舞的样子,好不开心,

    此时,院中一个角落,一名身着锦缎白衣的公子轻摇羽扇,与身旁的几位曹军的将官亲切的交谈,眉宇之间见风雅,高谈阔论中处处透着贵气,一看不是一般人家出來的,白衣公子一边谈话,一边不时瞥一眼门外,正在此时,几个将佐服饰的汉子大步走走进大院,为首一人剑眉虎目,威武异常,

    白衣公子见來人进了院子,微微一笑,低声问旁边将官说道:“此人就是张寒吧,”

    曹军将官闻言,点了点头,道:“不错,此人就是张寒,张寒是曹休麾下枭将,善骑射,有武力,勇武过人,与夏侯元二人被曹休以为臂膀,是徐州军中难得的虎将,”

    白衣公子闻言,微微一笑,道:“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想和他会一会,”

    曹军将官听白衣公子的意思似乎是想和张寒比试武艺,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连忙低声劝说道:“司长,公子的大军据此不足百里,万一打草惊蛇,后果不堪设想呀,”这位被将官称为司长的不是别人,正是刚刚潜入徐州的暗卫副司长小白,而与他说话则暗卫安插于潜伏于曹休军中高级谍报,代号“赤蛟”,

    小白见赤蛟一脸紧张,微微一笑,道:“赤蛟,你这么紧张干吗,我只是戏言而已,我是那种不靠谱的人吗,”

    赤蛟闻言,嘿嘿一笑,道:“不是……才怪,”

    小白听到前半句刚想满意的点点头,就被赤蛟后半句气的吐血,一拍赤蛟脑袋,沒好气的说道:“你小子越來越沒大沒小了,连老子也敢戏弄,”

    赤蛟嘿嘿一笑,连忙赔笑,刚想说什么,却见夏侯元带着张寒走了过來,忙迎上去,夏侯元笑着指着赤蛟说道:“李怀,我说你小子跑哪去了,张寒还说你肯定又在怡红楼眠花宿柳沒醒呢,我说不会,老子的喜宴你小子要是敢不來,看我不把你的小鸡鸡给割了,哈哈哈,”李怀是赤蛟的化名,赤蛟的真实姓名只有诸葛少爷等暗卫高层知道,

    李怀是曹休军中的校尉,由于武艺好,讲义气,性格豪爽,很对夏侯元、张寒等人的脾气,平时关系很好,经常在一起说笑,李怀也忙笑着拱手道:“老哥可不敢这样,你这都娶七八个了,兄弟可还是光棍呢,这要是割了,可对不起祖宗呀,”

    张寒闻言,笑道:“这倒是,鸡鸡很重要,不过老弟你也是,也老大不小了,也不知道娶一房,你看看军中像你我这般军衔的还有哪个沒有娶媳妇的,眼光不要太高呀,”

    李怀闻言,叹了口气道:“哎,我与两位哥哥不同,两位哥哥出身大族,又在军中高居要职,那说亲的媒婆自然是踏破门槛呀,可再看看小弟我,出身贫寒,家中也沒有多少资财,在军中混了这么久,还只是个小小的校尉,哪里有人家能看上我呢,”说着做出一副沮丧的样子,看得旁人好不伤心,

    夏侯元闻言,眉头一皱,大手一挥,朗声说道:“老弟莫要忧愁,你我是生死之交,自古哪有哥哥娶媳妇让弟弟光棍的道理,你放心,等过些日子,老子亲自帮你操办此事,有看上的,和哥哥说一声,保证帮你搞定就是了,”

    张寒闻言,哈哈大笑,拍着李怀的肩膀说道:“看到了吧,兄弟就是兄弟,你夏侯大哥就是够意思呀,”然后转头对夏侯元说:“我也缺媳妇,要不你也帮我搞几个,”

    夏侯元闻言,一拳捶过去,笑骂道:“去您娘的,你丫都娶了七八房姨太太了,还他妈的不知足,好歹也给军中的弟兄留几个呀,”说完,众人皆哈哈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