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卧龙是我爹 > 第073章 战徐州(二)
    <更新小说最快的网站,请搜索关键词:云 來 阁>

    笑完,夏侯元才注意到,李怀身旁站着一位长相俊秀的白衣公子,但见此人剑眉星目,肤白俊美,秀发乌黑如墨,身材匀称,竟然比那平常的女孩还要美上几分,不禁赞叹道:“真美人也,”“美人”在古代亦指相貌俊逸,才德出众的男子,

    夏侯元一惊叹,也将张寒等人的目光吸引过去,张寒顺着夏侯元的目光一看,面前的公子果然俊美异常,也不禁惊叹曰:“他娘的,世上还有这么俊的的人呀,简直比姑娘还要美上几分呀,”

    小白一听这两货这样评价他,不禁青筋泛起,怒火中烧,刚想发作,却被李怀一把拉住,暗暗捏了小白一下,小白这才想起自己现在还在徐州,这才强行压下心中的怒火,换上一副淡然的笑容,拱手道:“襄阳白永参见两位将军,”

    “襄阳人,”夏侯元听说小白是襄阳人,不禁吃了一惊,襄阳可是刘备的地盘,“既然是襄阳人,怎么会跑到我徐州來了,”

    小白闻言,叹了口气,道:“荆州现在是四战之地,战事频繁,在下为避战祸,故而北上谋生,混碗饭吃罢了,”

    “是这样,”夏侯元闻言,点了点头,又问道:“公子衣着华美,想必非富即贵,不知道公子家中是作何营生的,”

    小白笑着摆了摆手,道:“说什么非富即贵,在下祖上倒是曾经为官州郡,到某这一代便家道中落了,因为家中薄有资财,便与同族众人外出经商,从事贱业,养家糊口吧了,”

    “原來是商人呀,”夏侯元闻听,心中不免起了轻视之心,商人纵使富甲一方,也是低贱之人,在汉代更沒有地位可言,不过与官府勾结的官商则另当别论,“先生这气度恐怕不是一般的商人吧,”

    小白闻言,笑道:“官场之中倒是有几个朋友可以帮衬着,”

    “哦,先生在许都也有朋友,”张寒闻言,起了兴趣,张寒是徐州大族,跻身军旅之中无非是想谋个出身,可是朝中无人,晋升便困难很多,听说白永在官场有路子,便起了结交之心,

    小白闻言,立刻意识到,这货想与自己结交,好攀上许都的显贵,忙笑点了点头,道:“家父与司空西曹掾属陈群大人是故交,”

    张寒一听,大喜道:“陈群大人是丞相面前的红人,文采举世无双,当年大儒呀,公子果然不是凡人呀,”

    小白笑着摆了摆手,道:“将军谬赞了,不过借着祖荫罢了,”

    夏侯元本來听说小白不过是个落魄的商人,心生轻视之念,接下來却听说小白竟然与陈群有几分交情,便也恭敬几分,笑着说道:“如此说來公子也是士族出身呀,这经商恐怕不过是公子的副业吧,”

    小白闻言,淡淡一笑,一副高深莫测之感,

    夏侯元想起方才李怀与小白举止亲密,似乎是旧相识,又问道:“敬业呀,刚才看你与白兄相谈甚欢,莫不是旧相识,”

    李怀闻言,眉头一皱,随即笑道:“将军忘了我也是襄阳人,我与白公子是襄阳故人,”李怀本是刘表襄阳军中校尉,曹军南下后,刘琮归顺,李怀顺理成章的成了曹军,不过出身士族的李怀心怀汉室,对曹操欺凌皇帝的行为非常不满,后因为得罪上司,几乎丧命,被复兴社襄阳分部所救,转而加入复兴社,在复兴社帮助下,逐步在曹军之中站稳脚跟,调往曹休所部后,又攀上夏侯元、张寒等将,逐渐在徐州军中崭露头角,凭借这一身份多次为复兴社立下大功,受到诸葛少爷的赏识,数年之间成长为复兴社暗卫司下属暗首之一,代号赤蛟,统辖徐州暗卫,是复兴社中的实权派,

    夏侯元一听,这才想起來:“是呀,老弟你也是襄阳人呀,”

    “哎,可惜襄阳失陷敌手,多年沒能回家看看了,”李怀叹了口气,一脸惋惜的一样,说话间还斜了一眼小白,小白微微一笑,给李怀递了个眼色,意思说,你小子还真能编呀,

    张寒闻言李怀如此伤感,一拍李怀肩膀,劝说道:“老弟,刘贼虽然强悍,却毕竟是避居一隅之地,无法长期与我中原抗衡,我相信,以丞相之雄才大略,将军们之骁勇善战,我中原之地之地大物博,总有一天咱们能夺回荆州,让老弟重归故土的,”

    夏侯元闻言,也点头同意,说道:“我听说这次丞相亲率十余万大军猛攻襄樊,前些日子樊城已经被张颌将军攻破了,说不定现在襄阳也已经被攻破也未可知呀,”

    小白闻言,微微一怔,随即心中窃笑道:原來曹操撤兵的消息还沒有传到徐州,这已经是半个月前的事情了,既然连这个消息他们都不知道,那么蜀军数天之前攻克寿春的消息自然就更不可能知道了,想到这里,小白心中窃喜不已,

    李怀是知道曹操退兵的消息的,这要归功于暗卫高效的信息传播渠道,这一点上北驿马司功勋卓著,李怀收起心思,做出一副满怀希望的样子,说道:“希望丞相驱逐刘贼,光复襄樊,末将也好仰仗丞相的功德,回归故里,”

    张寒笑了笑,说道:“好了,今天是夏侯老兄大喜的日子,咱们不说这些不开心的事情了,走,喝酒去,”

    夏侯元闻言,也点头笑道:“是呀,是呀,今天大家不醉不归,不醉不归呀,”

    李怀、小白也忙赔笑点头称是,

    此时已经到了黄昏,古代成婚与后世不同,从“婚”这字就可以看出,当时人成婚是在傍晚时分,

    良辰已经到了,此时门外的管家进來,对夏侯元说,新娘子的车驾已经到门外了,夏侯元闻言高兴不已,虽说是娶小妾,可是这个小妾非常漂亮,远比自己以前的哪些女人漂亮几分,又是城中豪绅的女儿,自然不不好怠慢,连忙带着众人迎了出去,到了门口,见新娘的马车已经停在院外,马车是四匹马拉的,车身通体赤色,车身镂空雕花,有鸾凤和鸣之图,华工精美,镶以铜边,显得非常贵气,周围的宾客见了无不惊叹,不过也有些人私底下不屑的嘀咕道:“不过是嫁给别人做小,还如此张扬,真是不知羞耻,”不过这样的声音很快被众人的祝福声淹沒,做小也要看给谁做小,嫁个显赫的将军,强比嫁给个农夫做大妇强多了吧,

    夏侯元在众人的拥簇下,走下台阶,从媒婆手中接过一杆秤,轻轻敲了敲马车车门,车门应声开了,两名健壮的妇人扶着新娘子,这时代的新娘子是沒有红盖头的,新娘子走下车的一瞬间,周边都传來惊艳的抽气声,“我靠,太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