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卧龙是我爹 > 第074章 战徐州(三)
    ≧手机看小说,请登录网站m.≦

    夏侯元听到众人的惊叹,得意不已,笑着上前,一个公主抱,将新娘横抱起來,朗声笑道:“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老子的婆娘了,记得多给老子生几个崽子,老子不会亏待你的,”

    众宾客闻言,窃笑不已,新娘听到夏侯元的话,羞怒不已,看是再看看彪悍的夏侯元,又不敢发作,全身因为愤怒不断的发抖,胸脯一上一下,呼吸急促,

    夏侯元见状,以为新娘子紧张,哈哈大笑,说道:“沒事的,别害怕,这里老子最大,你是老子的婆姨,沒人敢怎么你的,”

    众人闻言,也哈哈大笑,新娘子更是羞愧,面色红的滴血一般,

    小白见此情景,不禁心中叹息道:“一朵鲜花柴刀牛粪上了,”

    夏侯元抱着新娘子大步迈进院子,随即鼓声雷动,唢呐齐鸣,宾客哄闹声鼎沸,好一派热闹场景,

    夏侯元抱着新娘子在众人的拥簇下进了大厅,大厅内坐的都是彭城有头有脸的人物,正座下首做个几个浓妆艳抹的妇人,透过厚厚的粉底还是可以看出些许姿色的,

    夏侯元将新娘子放下來,拉着新娘子给众位來宾一一行礼答谢,随后又介绍了几个自家的亲族长辈,随后上前,指着刚才的几名妇人对新娘子说道:“这几个都是老子的婆姨,和你一样,你们以后就是姐妹了,來,去给姐姐们行礼,”

    新娘子闻言,缓步上前,一一向妇人行礼,虽然妇人面色不悦,不过也都起身还礼,夏侯元并不在乎几个妇人的脸色,女人们的争风吃醋他早就看惯了,

    “老爷,吉时已到,”夏侯元的管家看了看天色,上前提醒夏侯元道,

    夏侯元闻言,点了点头,道:“那就开始吧,”

    管家会意,走出大厅,高唱道:“吉时到,新郎新娘拜天地,”

    小白听到,笑了笑,慢慢从人群中隐去,李怀紧随其后,此时天色已经暗了下來,院中的人都去看新娘子了,自然也就沒有人注意小白的动静,小白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轻迈步伐,想后院走去,夏侯元的这套别院虽说是临时住宅,却也并不一般,前后好几进院子,最后面是内宅,有家丁把守,进不去,小白顺着院中的小路一路走來,看似漫不经心,实则所过之处的一草一木都已经熟记于心,这就是传说中的“踩点”,

    “站住,你是什么人,”一个管事模样的人挡住了小白的去路,身后还跟着几个家丁模样的家伙,手中都拿着碗口粗的棍子,看來是府中的护院,

    小白可不想节外生枝,忙陪笑道:“我找茅房,”

    管事闻言,眉头皱了皱眉,见此人衣着华美,加之今天是自家老爷的好事,看模样应该是宾客,搞不好还是贵客,管事也不敢怠慢,收敛怒容,笑了笑,道:“这位公子,这里已经是内宅了,外人进來多有不便,公子竖着这条小路往外走,看到一颗槐树左拐就是了,”

    小白闻言,笑了笑,拱手道:“多谢,”

    管事见小白行礼,也不敢托大,连忙拱手还礼,道:“公子客气了,”

    小白在管事的目送之下,原路返回,李怀正好出來寻小白,迎面撞上,李怀紧张的拉着小白,道:“我的白公子,我找你半天了,你跑哪去了,”

    小白笑了笑,指着自己來的方向说道:“去找茅房,结果不小心闯到人家内宅了,被管事的给赶出來了,”

    李怀闻言会意,将小白拉到一旁的树丛中低声说道:“这地方我平日里经常來,熟得很,今夜不如由我來吧,”

    小白闻言,摇了摇头,低声回道:“你还有更重要的任务,再者你能到今天这个地位不容易,你能潜伏下來对我们的作用将会更大,”

    李怀闻言,踌躇一阵,又道:“可是我也不能让你冒险呀,”

    小白闻言,呵呵一笑,道:“公子千金之躯尚能不顾危险深入敌境内,我小白流民出身,贱命一条,何惧死哉,”

    李怀闻言,还想劝说,小白一把拉住他,说道:“此次行动极为重要,公子派出枭卫随我入城,枭卫你调动不了,所以必须我來,”

    李怀闻言,叹了口气,道:“好吧,那你多加小心,需要我做什么,”

    “今夜我们得手之后,会用夏侯元的令牌骗开城门,大军随后进城,你的任务就是率部迎击我军,从我手中救出夏侯元,”

    李怀闻言,眉头皱了皱眉,摇了摇头,道:“我不明白,”

    小白闻言,笑了笑,道:“公子这是帮你巩固你在曹军中的位置,此战之后,夏侯元会更加信任你,曹休也会对你另眼相待的,你在曹军中地位越高,权力越大,对咱们就越有利,”

    李怀听完,点了点头,“好吧,那我去哪里救夏侯元,”

    小白闻言,笑道:“将军府,”

    李怀闻言,点了点头,还想问什么,却听得身后张寒朗声叫道:“敬业老弟,白公子,你怎么跑这里來了,”

    李怀闻听,吃了一惊,转身,见张寒从远处走來,这才安下心來,还好他沒听到,

    张寒三步并作两步的走到二人面前,一把拉住李怀和小白,笑道:“感情好以后有的是时间叙旧,今天可是夏侯老兄大喜的日子,不能错过,走,闹洞房去,”

    小白闻言,忙摆手道:“不可不可,我一个外人怎么好去闹将军的洞房,”

    张寒闻言,笑着说道:“有何不可,敬业的朋友就是我们兄弟的朋友,以后大家都是朋友了,既然是朋友,闹闹洞房有何不可,”

    小白晚上还有大事要做,哪里能跟他去胡闹,便想找理由脱身,可是一时间又找不到什么好的借口,倒是李怀一把扯开张寒拉着小白的大手,说道:“白公子是斯文人,见不得咱们武人这一套,还是别难为他了,咱们去吧,”

    张寒闻言,眉头皱了皱眉,似有不悦之色,可是小白是李怀的朋友,也不好说什么,便怏怏的说道:“既然如此,那白公子自便吧,我与敬业去了,”

    小白闻言,忙忙点头,共拱手道:“多谢将军,”

    张寒与李怀走了之后,小白顺着院中的小路,直奔后门,见四下无人,一侧身,出门而去,院外一高个子黑衣男子早已在门外等候多时,黑衣男子身旁木桩上拴着两匹骏马,见小白出來了,忙迎上去,道:“公子,你回來了,”

    小白点了点头,低声说道:“都摸清了,今夜子时动手,哎,赵大,赵二他们呢,”黑衣男子名叫赵大,是诸葛少爷身边的枭卫,

    “这里人多眼杂,太多人聚在这里容易暴露,我让他们分散了,亥时在宏宇楼集合,”赵大回答道,

    小白闻言,点了点头,“这样也好,对了,给公子报信的人去了沒,”

    赵大闻言,笑着点了点头,道:“我让老三去了,他马骑得快,误不了事,”

    小白闻言,这才放下心來,从树桩上解下战马缰绳,说道:“走吧,咱们到宏宇楼等他们,”

    赵大闻言,翻身上马,二人一拍马鞭,绝尘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