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卧龙是我爹 > 第077章 战徐州(六)
    手機看小說登錄雲來閣m.

    “你是什么人,”徐紫嫣从震惊中清醒过來,对于这个突然侵入的黑衣人充满了警惕,

    小白在夏侯元尸体上摸索了一阵子,沒有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这才转过头來,冷冷一笑,道:“这正是我问你的问題,”

    徐紫嫣对于小白这样说话感觉有些莫名其妙,很激动的说道:“这是我的新房,你闯了进來,怎么反而问起我來了,”

    小白闻言,冷笑道:“你的新房,是吗,自古以來有在自己的新房谋害自己丈夫的新娘吗,”

    徐紫嫣闻言,突然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題,这个人看到了自己谋害夏侯元的全过程,如果这件事传出去,自己和自己的家人都会受到牵连,刚才自己从夏侯元所说的一段昔日往事中认定了夏侯元便是当初纵兵杀害自己全家的那个罪魁祸首,这才匆促之间用本來准备自己防身之用的毒药毒死了夏侯元,沒有顾虑太多,可是等夏侯元真的死了,自己才发现事情比想象的要严重呀,夏侯元是徐州最高军事长官,他死了,官府不可能不追究的,一旦官府追究起來,自己死到沒有什么,恐怕会连累自己全族都被杀害,怎么办,怎么办,徐紫嫣慌了,

    小白见徐紫嫣脸色红一阵,白一阵,知道这小妮子心已经慌了,心里微微一笑,上前两步,逼视徐紫嫣,冷笑说道:“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谋害夏侯元,可是有一点我可以肯定,”

    “是什么,”徐紫嫣本能的问道,

    小白指着徐紫嫣,微微一笑,道:“官府绝对不会放过你的!你死定了,哦,不对,不单单是你,你全家死定了,”

    徐紫嫣闻言,突然一脸惊恐,面如土色,双手掩面,泪水不住的流下來,抽泣道:“你说的对,你说的对,官府是不会放过我的,紫嫣一个孤女死不足惜,可是若是连累的叔父全家,紫嫣死后如何去见父母他们呢,”徐紫嫣越想越伤心,泪水如决堤一般,哗啦啦的,

    见时候差不多了,小白这才深吸一口气,缓缓说道:“现在只有一个人可以救你,”

    “谁,”徐紫嫣此时已经完全被心中的惶恐和恐惧所左右,失去了思考能力,听说有救,刚忙抬头问道,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小白一脸得瑟,

    “你说的是你自己,”徐紫嫣一脸疑惑,

    小白点了点头,接着说道:“对,就是我,我可以救你,不但可以救你,还可以让官府不会发现夏侯元是被你杀的,使你的叔父全家不会受到牵连,不过我是有条件的,”

    “什么条件,”徐紫嫣听小白说有办法可以救自己和叔父全家,惊喜不已,也顾不得什么条件的,忙问道,

    小白转身指了指夏侯元的尸体,说道:“他的令牌在哪里,”

    “令牌,”徐紫嫣原本就是个足不出后的小女子,哪里会知道什么令牌,

    “就是一块黑色的铁牌子,上面刻有字的,夏侯元已经经常随身携带的,”小白一边用手比划,一边描述道,

    此时已经过了好一会了,在外面放哨的赵大早就等的不耐烦了,急匆匆走进房间,听道小白正在问徐紫嫣夏侯元的令牌在哪里,有些哭笑不得,走上前去,说道:“司长,这小妮子哪里会知道夏侯元的令牌在哪里,咱们别在这浪费时间了,实在是找不到令牌,咱们就硬闯呗,”

    徐紫嫣脑中灵光一闪,似乎想到了什么,又听赵大这么说,一脸不忿,将下巴一昂,不服气的说道:“谁说我不知道,”

    在小白和赵大惊讶的目光中,徐紫嫣走到内室左边墙壁前,在墙壁上摸索一阵,半天,终于找到了,用手用力一按,但听得“咯吱”一声,墙壁上打开一个小洞,徐紫嫣将手伸进小洞,用手一模,大喜,一转身,将令牌在脸前晃了晃,笑道:“你们看这是什么,”

    小白一看,大喜,“嘿,还真被你找到了,”说话就要伸手去夺,徐紫嫣眼疾手快,将令牌一收,背在伸手,一脸不信任的说道:“你还沒告诉我救我的方法呢,”

    小白闻言,眉头一皱,不情愿的叹了口气,道:“女人真麻烦,”说着转身对赵大说道:“你去把这里搞成强盗入室杀人的现场,顺便将这家伙脸上血迹搽拭干净,然后再在身后补上几刀,做成被人砍死的样子,”

    赵大闻言,一脸疑惑的问道:“司长,为什么要这样做,”

    小白闻言,大为不悦,怒斥道:“你他妈的的白在社里混这么久了,哪他娘的这么多问題,叫你去你就去,”服从是军人的天职,上级的话是需要无条件服从和用生命捍卫的,更不要说去质疑了,这是诸葛少爷组建复兴社之初给每一个复兴社成员心中灌输的思想,深入骨髓,所赵大的质疑让小白非常恼火,见小白生气,赵大赶紧把头一缩,领命而去,

    小白这才转头,伸出手,对徐紫嫣说道:“现在可以把令牌给我了吧,”

    徐紫嫣却固执的摇了摇头,“不,”

    小白一听大怒,圆睁虎目,额上青筋暴起,右手不自觉的握紧刀柄,杀气突显,怒斥道:“你敢耍我,”心说要不是公子定下规矩不许杀老弱妇孺,老子早就把你这小娘们剁成八瓣了,还在这跟你废话,

    小白身上散发出的煞气着实将徐紫嫣吓到了,徐紫嫣下意识的将头一缩,身后向后一退,惊恐的摇了摇头,连忙解释道:“不是的,令牌我当然会给你,可是不是现在,如果我现在把令牌给了你,你不管我了怎么办,”

    小白闻言,冷笑一声:“你以为你不给我我就拿不到了吗,”

    徐紫嫣闻言,将胸口一挺,说道:“当然可以,我知道,你武艺高强,根本不用到,只需要动动小手指头,我就会死掉,可是我知道,你不会这样做的,”

    小白闻言,哈哈笑道:“我真不知道你是哪里來的自信,”

    徐紫嫣似乎不害怕了,倔强的小脸上写满了坚毅,向前走两步,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直直的看着小白,然后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我不是对自己有信心,而是对你有信心,我从你的眼睛中能看出來,你是个心地善良的好人,你不会滥杀无辜的,”

    小白被徐紫嫣的话震住了,好人,很多年沒有人这样评价过自己了,自从进入复兴社以來,自己一直与死亡和杀戮为伴,黑暗与潜伏成了自己生活的主色调,似乎很久不知道阳光的味道了,徐紫嫣这声“好人”触动了小白内心最柔软的地方,心里有些酸酸的,半晌,才反应过來,收敛表情,换上刚才冷冷的面容,哼了一声,道:“狗屁,什么好人不好人的,老子就是个大坏人!行了,我也不和你计较了,你跟我们一起走吧,”

    说着转身向房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