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卧龙是我爹 > 第081章 饮马黄河(一)
    ▂小说第一门户站▂

    得到了彭城之后,蜀军在城中休整了三天,带足了必须的粮食和兵器,更换了破旧的铠甲和老弱的战马之后,每人带着两匹战马继续北上,不得不说,攻克彭城,诸葛少爷的确是赚到了,因为徐州作为两淮战场的战略后方,这里囤积了大量的军用物资,除此之外,在彭城西城还建有一个曹军青徐一带最大的饲养战马的牧场,这里饲养了四五千匹曹操北征乌桓带回來的良种马,很不幸的被诸葛少爷给一锅端了,

    “瞻儿,这个曹真还真他娘的像条疯狗呀,追的咱们这么紧,幸好咱们是每人两匹马,不然早就被这家伙包了饺子了,”赵云摸了摸自己略觉酸疼的大腿,骑马真心不是一件舒服的事情,据说骑马时间长了,大多数人都会成为罗圈腿,特别是那些从小就开始骑马的人,更是如此,

    诸葛少爷闻言,笑了笑,道:“师傅,咱们攻宛城,打许都,破寿春,陷徐州,在曹军腹地纵横数千里,看來是真的把咱们的曹丞相给惹毛了,据许都内线來报,曹操命曹仁、曹洪南下两淮,徐晃、曹休北渡大河,张颌、夏侯尚陈兵豫州,这是个口袋阵呀,咱们被包围了,”

    “靠,这么狠,”与诸葛少爷并排的孙皎闻言惊诧不已,“这三路兵马铺排下來少数也有十万上下,曹阿瞒倒真是看得起咱们呢,”

    “少将军,既然河北有徐晃、曹休的军队,咱们现在怎么还一直往北走呀,”离开了徐州之后,诸葛少爷的军队一路北行,现在已经到了泰山脚下了,大有一副渡河北上的架势,傅士仁对此心中颇为不解,

    “往北走自然是渡河北上了,”诸葛少爷笑了笑,回答道,

    “啊,”傅士仁闻言吃惊不已,“渡河北上,徐晃陈兵数万于大河北岸,曹真万余骑兵追击在后,这时候渡河北上,不是自寻死路吗,少将军三思呀,”

    诸葛少爷闻言,摆了摆手,正色说道:“兵法曰:攻其不备出其不意,现在徐晃、曹休陈兵数万于河北,自然是料定我不敢北渡大河,既然他们料定我不敢渡河,又怎么会做出充分而周密的防备部署呢,他们沒想到我们要渡河,又沒有做出充分而周密的防备部署,而我们此时突然北渡大河,必然可以取得出其不意的效果,曹军安得不败,”诸葛少爷眉飞色舞,得意洋洋的分析道,

    傅士仁闻言,一头黑线,面带怀疑的说道:“是这样吗,我怎么感觉我们是去找死呢,”

    “傅将军,既然瞻儿这样说了,肯定是错不了了,你执行就好了,不要再质疑了,”赵云见傅士仁已经面带怀疑,便出言劝说道,

    赵云是刘备心腹爱将,在蜀军中德高望重,连赵云都这样说了,傅士仁还有什么话好说了,只好拱手答应道:“既然连赵将军都这样说,在下还能说什么呢,诺,”

    诸葛少爷见傅士仁不说话了,一副颇为欣慰的样子点了点头,说道:“傅将军,这里离大河已经不远了,你可先行一步,到大河南岸征集大军渡河的船只,你只有三天的时间哦,”

    傅士仁闻言,无奈的点了点头,拱手道:“末将遵命,”说完领命而去,

    所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这是对谍战最精准的概述,在谍战工作中,你永远不要希冀在你的身旁沒有敌军谍报的存在,除非你的对手真的是个白痴,比如现在,即便是在这支孤军远离大后方,流动作战的蜀军内部,也无法排除曹军谍报的存在,

    泗水北岸,曹真大营中,曹真双手背在身后,背对着大门,身后一校尉打扮的家伙拱手跪拜于地,低声禀报道:“首领,蜀军准备渡河北上,傅士仁先行一步,已经开始在大河南岸搜罗渡河的船只了,”

    曹真闻言,眉头微皱,疑惑的问道:“诸葛瞻不知道徐晃将军已经在北岸列兵等候了吗,”

    “他知道,”校尉回答道,

    “知道,”曹真惊诧的转过身,面带疑惑之色,不解的看着跪拜于地的校尉,挥了挥手,道:“你起來吧,”

    “诺,”校尉起身,恭顺着站着,

    “既然知道,他为什么还要渡河,会不会有诈,”诸葛少爷这货诡计多端,阴险狡诈,自出道以來,曹真沒少吃他的亏,他可不相信诸葛少爷会是个明知道前面是思路还往上闯人蠢货,

    “启禀首领,诸葛瞻说……”校尉将诸葛瞻对傅士仁所说的话复述了一遍给曹真听,

    曹真听完,哈哈大笑道:“到底还是个娃娃,兵书可不是这样读的,既然你小子要出其不意掩其不备,我又怎么能让你失望呢,”曹真笑完,上前拍了拍校尉的肩膀,说道:“你先回去吧,不要让他们看出什么破绽,”

    校尉点了点头,笑道:“首领放心,那个蠢货对我很信任,视我为心腹,”

    曹真闻言,点了点头,说道:“即便如此,还是要多加小心,做咱们这一行,稍不小心,便会有性命之忧,”

    “多谢首领关心,首领的教诲属下谨记于心,”校尉笑了笑,拱手谢过,

    校尉是曹真赤壁战后,北撤的时候留下的一枚暗子,沒想到此时竟然发挥了作用,

    校尉辞别曹真,趁着夜幕,上马扬鞭而去,

    校尉走了以后,曹真招來行军司马,命全军减慢行程,行军司马听了之后非常惊诧,不解的问曹真说,蜀军近在咫尺,为什么要减慢全军行程,曹真笑着摆了摆手,让他按命令执行就好了,不要多问,曹真都如此说了,行军司马也不好说什么,

    曹真的命令传达下來,之后,让先锋官张寒、李怀大惑不解,哨兵來报,蜀军已经抵达大河南岸,这些天一直都在加紧搜罗船只,所有的迹象表明蜀军准备强渡大河,向河北府邸流窜,

    河北是昔日袁绍的领地,虽然自建安十二年(公元207年),袁尚兄弟被辽东太守公孙康杀害之后,袁氏势力在河北基本上消失了,可是袁氏四世三公,树大根深,即便是十多年后的今天,一些袁氏余孽很多依旧占据山林,险塞,负隅顽抗,不愿归于王化,倘若让蜀军窜入河北,与这些余孽合流,难保不会星火燎原,使得袁氏余孽死灰复燃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