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卧龙是我爹 > 第083章 饮马黄河(三)
    ▂小说第一门户站▂

    张寒在辕门等了半天,去通禀的兵士终于回來了,兵士向两边守门的兵士挥了挥手,笑着做了个请的姿势说道:“张将军,我们将军请您进去,”

    张寒闻言大喜,拱手谢过,将战马缰绳交给守门的兵士,军营内禁止纵马奔驰这是汉军的军法,曹军目前名义上仍然属于汉军,

    在曹军兵士引导下,直奔曹真大帐而去,此时曹真正在帐中读书,兵士掀帘进帐,跪地禀报道:“将军,张将军來了,正在帐外等候,”

    曹真闻言,点了点头,说道:“让他进來吧,”

    兵士闻言,起身出帐,将张寒带了进來,随后拱手离开大帐,此时大帐之内就只剩下曹真与张寒二人了,

    张寒见曹真此时居然还有心情有悠闲的读书,顿时无名火气,可是又不敢发作,只好强压下怒火,拱手跪拜于地,粗声说道:“前军先锋官,偏将军张寒拜见将军,”

    曹真笑着起身,走了下來,将张寒扶起,笑着问道:“将军心急火燎的來到营中求见,所谓何事呀,”

    张寒被曹真一扶,顺势起身,见曹真问起,便回答道:“张寒有一事不明,特來向将军请教,”

    军帐中除了正对门的主帅位置之外,左右两侧还摆了两排坐榻和桌案,那是为军中议事的时候,给众将准备的,曹真闻听张寒口气不善,笑着在左侧一个坐榻上坐下后,指着身旁的坐榻,笑着对张寒说道:“有什么问題坐下來说,”

    张寒闻言,也不客气,大步走到曹真身旁,屈身坐下,转身对着曹真说道:“将军,哨马來报,蜀军已经到了大河南岸了,近在咫只,卑职不明白将军为什么在这时候命全军放慢行程,这会贻误战机呀,”

    曹真闻言,哈哈大笑道:“张将军有所不知,某刚刚接到蜀军内线來报,诸葛瞻命部将在大河南岸四处搜罗船只,要渡河北上,我命全军放慢行程,就是想给蜀军充分的时间搜罗船只,我好半渡而击之,如此必获全胜,”

    张寒听完曹真的话,圆睁两眼,惊诧的半天说不出话來,半晌才结结巴巴的说道:“原來……将军……你是这样想的,”

    曹真见张寒目瞪口呆,洋洋自得的以为张寒是被自己的英明决策折服了,正得意不已,却不想,张寒猛的一拍脑袋,疼心疾首道:“曹将军,你好糊涂呀,”

    曹真闻言,不禁勃然大怒,腾的站了起來,怒目而视,指着张寒斥责道:“你放肆,”

    张寒也是个暴脾气,在曹休帐下时候便经常与曹休就如何作战发生争执,曹休爱惜其才华与勇武,对其非常包容,无形中助长了张寒抗上的毛病,张寒见曹真站了起來,自己随即也站了起來,说道:“难道不是吗,”

    曹真见这厮有些混不吝,冷笑一声,说道:“那你倒说说我糊涂在哪里,”

    张寒闻言,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军帐中地图前,指着地图上泰山的位置说道:“将军,蜀军不过五千之中,孤军深入,远离后方,被我军压缩在狭窄的泰山与大河夹道处,要想求存,自然是要南下,怎么可能南辕北辙,渡河北上的道理呢,”

    “妇人之见,”曹真对张寒的分析不屑一顾,也走到地图前,指着荆州位置顺势向北划了一条弧线,正好是蜀军行军路线,朗声说道:“我与诸葛小子打交道有十年了,诸葛瞻用兵从來不循正道,酷爱剑走偏锋,襄樊大战,他作为荆州主将,稳妥的方式自然是固守襄樊,凭借着襄樊险要的城防消耗我军,可他呢,却将城防交给他人,而自己合赵云、傅士仁等数路骑兵,避开我们重兵不妨的襄樊战线,孤军北上,穿插于我中原腹地,打宛城,攻许都,战汝南,陷寿春,破徐州,一路北上,如果真的想你说的那样,他的目标是南下,他当初在寿春就可以南下了,当时他距离大江不过百余里地,当时他沒有南下,如今他饮马黄河,距大江千里之遥,反而要南下了,你觉的这说的通吗,”

    张寒此时已经是热血冲脑,哪里还听得进曹真的说法,不待曹真说完,大手一挥,冷笑道:“将军不是说诸葛瞻用兵不按常理出牌,酷爱剑走偏锋吗,将军现在如此奴定诸葛瞻不会南下,难道他就不可能再來一个剑走偏锋吗,”

    “你这是胡搅蛮缠,”曹真对于张寒这货一质疑自己的决策非常不满,曹真已经不想再和这货做这些无谓的争吵了,

    “我胡搅蛮缠,哼,那将军倒是说说以您对诸葛瞻的了解,他会走哪条路线,”张寒冷笑一声,反问曹真的,

    曹真当然有他自己的想法,其实这个问題他也已经想了好几天了,他认为,如果诸葛少爷真的北渡大河的话,那么他很有可能带着自己在河北兜个圈子之后,西渡黄河,从关中南下,毕竟西域、关中一代还不太安定,虽然曹操西征基本上消灭了马超的势力,可是这一远离曹操统治的核心,控制力要薄弱很多,还有很多大大小小的军阀,凭着地远山险,负隅顽抗,这几年虽然曹军对这些顽固分子进行了不屑的围剿,可是依旧沒有彻底根除,置于西域,现在还完全游离于朝廷势力之外,鞭长莫及,说诸葛少爷想西渡黄河,从西域或者关中入川,曹真一点都不奇怪,可是曹真现在不想对张寒解释了,因为这货的态度恶劣的让人无法忍受,曹真冷笑一声,说道:“我是主将,你是先锋官,听命就是了,那这么多废话,”

    张寒闻言,哈哈大笑道:“我作为军中将领,对于主将糊涂的命令当然要抵制,不然我怕会一将无能累死三军,”

    “你……放肆,”张寒的话的确太过分了,曹真休养已经算是好的了,

    张寒瞥了曹真一下,冷笑一声,拂袖而去,完全无视曹真快要冒火的眼神,

    张寒出了辕门,上马扬鞭而去,

    帐内,猎鹰卫首领李伟从屏风后转出,看了一眼张寒离去的方向,到曹真面前,拱手问道:“首领,这厮太放肆了,让我去把他除掉吧,”

    “放肆,”曹真听说李伟要除掉张寒,大怒,斥责道,李伟闻声,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低头不敢说话,

    “谁给你的胆子敢私自处决军中将领,”李伟想法已经触及谍报人员职业底线了,这一点是非常忌讳的,曹真不得不出言敲打,

    “是,是,是卑职错了,请首领惩罚,”李伟可沒有张寒的勇气和脾气,连忙低头认错,

    曹真转身走上主将座,坐了下來,冷冷的说道:“李伟,我希望你记住,谍报永远是谍报,不要将手伸出太长,不然一定会死的很惨,”

    曹真的话说的很重,李伟此时已经冷汗湿巾,连连扣头,

    曹真并不想处置他,也不值得,见李伟已经认错,便挥了挥手,道:“起來吧,你连夜渡河,去给文烈报个信,就说蜀军很有可能在这几天渡河,要他小心,”

    “诺,”李伟起身领命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