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卧龙是我爹 > 第085章 饮马黄河(五)
    ◆雲來閣小說網◆

    李怀进了大帐,坐立不安,约莫一盏茶的功夫,帐外的卫士禀报,李丹求见,李怀沒好气的冷哼一声,命李丹进來,李丹掀帘进帐,笑嘻嘻的问道:“大哥,你找我,”李丹是李怀的弟弟,与李怀一同进复兴社,李怀出任复兴社徐州暗首之后,李丹奉命与李怀一道去徐州,协助李怀工作,

    李怀黑着一张脸,沒好气的说道:“疯够了,知道回來了,”

    李丹笑了笑,讨好道:“大哥,瞧你说的,不是西营那边几个崽子打架了,司法参军又不再,西营校尉就请我去协调一下,哎,谁让你弟弟我人缘好呢,”

    李怀不满的摆了摆手,道:“行了,你有几斤几两我还不知道,别自个夸自个了,”

    李丹见李怀不高兴,也不敢嬉皮笑脸了,赶紧收敛笑容,正色问道:“大哥,你不是去张寒哪里了吗,怎么黑着一张脸就回來了,难不成和张寒闹掰了,”

    李怀闻言,摇了摇头,起身掀起门帘,见外面沒有别人,李怀命门口的卫士到大帐五十步之外警戒,同时严禁任何人接近军帐,见卫士走远,李怀这才放心,转身进帐,

    李丹进复兴社的时间并不比李怀短,不过因为性格散漫,一直沒能得到晋升,可是要论起谍战经验,李丹却一旦不比李怀次,见李怀将卫士支远了,李丹知道事情不同寻常,连忙凑过來,压低声音问道:“大哥,怎么了,出事了,”

    李怀点了点头,回答道:“曹军在我军内部安插了内线,据内线來报,我军已经到了大河南岸,这几天公子命傅士仁将军到大河南岸四处搜集船只,曹真认为公子是准备率军北渡大河,所以下令全军放慢追击步伐,想來个半渡而击,”

    李丹面露惊诧之色,眉头微皱,一脸焦急,低声问道:“难不成公子还不知道曹休、徐晃已经到了河北,”

    李怀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这段时间我军行军诡秘,我也好久沒有和公子联系了,那边的情况我也是两眼一抹黑呀,不过这还不是最糟糕的,”

    “怎么,还有什么,”复兴社的学习和多年的谍战经验告诉李丹,遇到紧急情况首先要做到的一点就是自己不能乱,如果自己都乱了,那么全完了,诸葛少爷是复兴社的核心首脑,他的成败关乎着所有复兴社成员的生死荣辱,李丹是第一批进复兴社的老人了,是诸葛少爷手把手带出來的,感情自然不同,此时怎么能不为诸葛少爷捏把汗呢,

    李怀点了点头,说道:“曹真主张延缓追击,可是张寒听说曹休到了河北,就想在曹休面前好好表现一番,他拒绝执行曹真延缓追击的命令,而要我和他一起各带本部兵马兵分两路包抄公子的军队,另外还想派人渡河到河北请求曹休也南下助战,妄图将公子的骑兵全歼于大河南岸,”

    李丹听完,冷笑一声,道:“哼,张寒胃口倒是不小,我就怕他眼大肚皮小,”

    李怀闻言,摇了摇头,说道:“我军万余兵马,长途跋涉,在曹军中原腹地纵横数千里,大小战役十几场,减员过半,现在我估摸着也是人困马乏了,如果真的被张寒三路包围的话,就算最后能冲出去,恐怕也沒几个人了,”

    “会有这么严重吗,”李丹闻言大惊,他从沒意识到会有如此可怕的后果,

    李怀点了点头,道:“我们现在的军队大多是从张辽处借來的淮南军,淮泗自古出精兵,当年张辽在合肥以八千淮泗精锐一战而溃孙权十万之众,其悍勇程度可见一斑呀,”

    李丹闻言,点了点头,道:“确实如此,这几日下來,我与他们淮南营的兵士多有接触,他们无论是弓马骑射还是单兵作战都很强,孙权那帮江东兵,在水里还行,到了陆上就和他们差的太远了,”

    李怀点了点头,说道:“是呀,说來当年孙策能横扫江东,所依仗的也是孙坚、孙策在袁术手下搜罗的淮泗精锐,不过十多年过去了,当年的淮泗将领老的老,死的死,如今的吴军半数以上是江东新招募的军队,打打水仗还行,孙权要是指着他们到陆上和曹军一争长短,那就是作死呀,”

    “既然出兵必然对公子不利,那咱们索性不出兵就是了,”李丹说道,

    李怀闻言,眯着眼想了想,摇了摇头,道:“也不行,”

    “为什么,”李丹不解道,

    “第一,你我好不容易在徐州军中立住了脚,我在军中依仗的除了夏侯元之外,就是张寒了,如今夏侯元死了,如果再得罪张寒,你我兄弟在徐州军中就再也沒有立足之地了,第二,张寒已经下定决心要干这一票了,就是我不参加,他也会干,他手中有五六千兵马,要是曹休再南下,即便是咱们不参加,公子也危险了,第三,公子将你我放到徐州,所图者甚大,如果你我轻举妄动,暴露自己是小,坏了公子全盘布局,你我就是万死也难以赎罪呀,”李怀到底比李丹要老成一些,想的东西也更周全,

    “哎,这样不行,那也不行,总不能坐看数千弟兄埋骨他乡吧,”李丹急了,

    李怀闻言,笑了笑,对李丹招了招手道:“你附耳过來,”

    李丹附耳过來,李怀在李丹耳边叽里咕噜的说了几句,李丹听完,面露喜色,抚掌大笑道:“哥哥你可越來越坏了,”

    李怀一拍李丹脑袋,沒好气的说道:“事不宜迟,你骑上追风,连夜走,”

    李丹点了点头,笑着一拍胸脯说道:“事情交给我,你就放心吧,”

    说完掀帘出帐,到马厩牵出追风,一跃而上,一扬马鞭,嘶溜溜暴叫一声,冲出辕门而去,在身后留下一阵烟尘,

    望着李丹远去背影,李怀松了一口,低声喃喃自语道:“公子,属下只能帮您到这了,剩下的就看您的了,”说完,转身高喊一声,“擂鼓聚将,”

    隆隆的鼓声响起,这是曹军召集将领的号鼓,曹军军法:三通鼓罢,点某不到者,军法从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