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卧龙是我爹 > 第086章 饮马黄河(六)
    李丹骑上追风,一路穿山越岭,一路向北奔驰,第二天下午,行至一片茂林,就听得耳边嗖的一声,李丹本能的一低头,一枚弩箭从头顶飞过,打在了李丹左侧的一个树上,入木半寸,李丹见状,惊出一身冷汗,勒住追风,一边警惕的观察四周的动静,一边向缓缓后撤,可以对方哪能让他全身而退,刚退两步,就听得身后嗖嗖嗖三声过后,转头一看,散发弩箭射在了自己的正后方,方才要是再退一步,就被射穿了,

    见状,李丹止住了追风,他开始觉察到了,对方似乎并沒有要杀自己的意思,从方才弩箭的劲道、速度、方向來看,射箭的是个高手,而且距离自己不会超过百步,只不过因为草高林密,对方又善于隐藏自己,李丹沒有发现罢了,这样近的距离,还是个善于弩箭高手,要杀死自己简直是易如反掌,想到这里,李丹惊出了一身冷汗,后襟湿透了,李丹擦了擦自己头上的冷汗,强迫自己冷静下來,半晌,见林中沒有动静,眉头为微皱,在马上拱手朗声道:“林中的朋友,既然來了,就请现身相见,求财求色总得说出來才好商量吧,”

    李丹话沒落音,林中响起一个银铃般的声音,“呵呵呵,就你还有色,真是恬不知耻,”

    声音刚落,正前方不远处响起一阵不缓不慢的马蹄声,约莫十來个人,这马蹄声怎么会如此熟悉,李丹对战马极为熟悉,能从战马的喘息声、马蹄声中分辨出是什么战马身高、体重、品种及年岁,这得益于这些年协助李怀管理徐州牧场的精力,

    马蹄停处,李丹抬头一看,林中十多骑闪出,清一色的黑衣黑甲,腰间悬挂着短刀和连弩,坐骑通体乌黑,四蹄发白,神骏异常,是枭卫,

    枭卫的装束李丹是认识的,见來者竟然是枭卫,李丹松了一口气,可是随即警钟大振,多年的谍报工作让他不敢轻信自己的眼睛,曹真是猎鹰卫的首领,对枭卫颇为熟悉,他的军队就驻扎在百里之外,会不会是曹真的试探呢,想到这里,李丹眯着眼,装作不认识的样子,拱手,朗声道:“大路朝天各走半边,兄弟们都是行走江湖混口饭吃,还请诸位好汉行个方便,在下日后定有重谢,”

    对方为首一人,虽然也是一身戎装,却相对身旁十几个彪雄大汉來说,身材显得单薄的多,黑布遮住了半张脸,只露出了一双闪着精光大眼睛,这眼神中透出一丝戏谑,

    李丹的话并沒有引起对方任何反应,对方沒有要动手的意思,也沒有要让开的意思,这让李丹心里有些发毛,他本能的握紧腰间的短刀,额头上渗出意思薄汗,不行就冲过去,李丹如是想,

    李丹刚要拔刀,却听得对方朗声说道:“地振高冈,一派溪山千古秀,”李丹闻听心中一惊,试探性的回答道:“门朝大海,三河合水万年流,”

    “苍天之下,哪个为尊,”

    李丹闻言,在马上拱手向天朗声道:“三代之后,唯我汉王,”

    李丹说完,为首的黑衣人点了点头,道:“你是哪个部分的,”

    李丹现在已经确定,他们确实是枭卫,枭卫是公子贴身卫队,枭卫出现在这里,公子一定就在附近,便拱手回答道:“复兴社暗卫司徐州分部暗卫黄雀求见公子,”

    为首枭卫闻言,面露惊诧之色,随即点了点头,拨转马头,道:“跟我來吧,”

    李丹跟着枭卫,沿着山路走了约莫半个时辰,在一片山中谷地中终于找到了隐身遁形多日的蜀军军营,

    “下马,把兵器叫出來,”李丹在军营随枭卫进了军营,在大帐外被守卫枭卫拦住,

    李丹顺从的将身上的短刀和暗器交给了枭卫,随方才为首的枭卫进了军帐,李丹进了军帐,见军帐内灯火通明,一个年轻将军等一手端着油灯,一手拿着毛笔,在帐下悬挂的地图前静静的站着,似乎在思考什么,是公子,李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公子的模样,如果沒有公子,就他恐怕早就战死疆场了,

    一转眼十年了,公子长大了,可是模样却沒怎么变,还是那么俊美,那么英姿勃发,李丹的眼睛不觉湿润了,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泪如雨下,“公子,黄雀回來了,”

    诸葛少爷方才正看着地图出身,听有人唤他,转身一看,见李丹跪在地上,已经泣不成声,赶紧上前将李丹扶起,上下打量一番,眼睛也不觉湿润了,轻轻的锤了李丹胸口一下,笑着说道:“好小子,胖了,也壮实了,曹军的小麦看起來是比咱们的大米养人呀,”

    李丹闻言,傻呵呵笑了笑,道:“公子,黄雀还是更喜欢咱们荆州的大米,”

    诸葛少爷笑着点了点头,说道:“行呀,等过些时候,我让徐州分部给你和你哥哥捎点大米过去,”

    李丹闻言,却摇了摇头,道:“不,公子,黄雀只盼着公子早日北定中原,只要能光复中原,您就是让黄雀吃一辈子麦子,黄雀也心甘情愿,”

    李丹的话让诸葛少爷有些感动,诸葛少爷拉着李丹坐下,这时候才注意到紫凤还在,笑着对紫凤挥挥手,说道:“紫凤,你辛苦了,先去休息吧,这里沒事了,”

    紫凤闻言,点了点头,拱手离去,

    紫凤出刚出大帐,就见小白骑着马一路奔驰而來,在帐下下马,见紫凤从帐内出來,笑着迎上去,说道:“紫暗首,听说你抓到了曹军的细作,人呢,”

    紫凤闻言,笑了笑,摇了摇头道:“不是什么细作,是自己人,”

    “自己人,”

    “是的,正在里面和公子说话呢,”紫凤点了点头,说道,

    “那我也进去看看,”小白对來人很好奇,说话间就要进帐,却见紫凤一个闪身,挡在了小白面前,微微一笑,缓缓说道:“白司长,怎么,在外面待时间长了,连暗卫司的规矩都不记得了,”

    小白本來也只是好奇,一时间忘了规矩,被紫凤一提醒,赶紧止步,一拍脑门,笑道:“你今天可帮我免了五十军棍呀,”暗卫司规范:未经通禀,擅闯首领军帐,杖五十,降三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