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卧龙是我爹 > 第087章 饮马黄河(七)
    李丹并沒有在军帐中待太久,因为时间急迫,同时他也还有更为重要的事情要做,诸葛少爷将李丹送走之后,急忙带着小白、紫凤去找赵云、孙皎和傅士仁,这三个吃货今晚聚在赵云的军帐里吃烤山羊,山羊是赵云在山中猎到的,蜀军深入敌境,沒有后勤补给,吃喝除了抢掠曹军城池之外,就只有狩猎了,

    离赵云军帐还有百余步的时候,诸葛少爷就闻到了香喷喷的烤羊肉味了,诸葛少爷一拍手,笑道:“我该早來的,”

    军帐外卫兵见诸葛少爷來了,连忙禀报赵云,赵云闻听,笑着掀帘而出,手里还不忘拿着一块烤羊肉,笑道:“叫你早來你不來,后悔了吧,”

    诸葛少爷笑着从赵云手中接过烤羊腿,咬了一口,满嘴流油,笑道:“确实是后悔了,真香呀,”

    诸葛少爷与赵云携手进进帐,小白、紫凤紧随其后,进來之后,见孙皎和傅士仁正围坐火炉旁,一边喝酒一边吃肉,好不自在的样子,诸葛少爷笑了笑,道:“美酒烤肉相伴,给个神仙不换,我是真不想打扰你们的雅兴呀,”

    孙皎闻言,将肉往碗里一丢,说道:“听思远这话,是又有仗要打了,”

    傅士仁闻言,也停了下來,一脸好奇的看着诸葛少爷,

    诸葛少爷坐了下來,笑着点了点头,道:“张寒这个人你们还记得吗,”

    孙皎、傅士仁、赵云三人想了想,都摇了摇头,诸葛少爷微微一笑,接着说道:“张寒本來是曹休麾下的偏将军,曹休奉命西征之后,留副将夏侯元、偏将军张寒同守徐州,咱们攻破徐州的那天,夏侯元死,不过张寒却率部逃出生天,成了漏网之鱼,这个张寒逃出徐州之后,一路南下,投奔了驻守寿春的张辽,曹真北上追击我军,路过寿春,张辽命张寒率部追随曹真北上,并给了他万余兵马,由他和另一个与张寒一道从徐州逃出來的徐州将领李怀分别统领,同受曹真节制,”

    “嗨,我当时什么大事呢,不就是曹真多了万余兵马吗,自从咱们挥师北上,攻打许都以來,曹军什么时候少过,”孙皎撇了撇嘴,无所谓的说道,

    诸葛少爷闻言,收敛笑容,正色摇了摇头,道:“要是只是曹军增兵倒也无关紧要,不过我刚才获悉,曹真听说我们搜罗船只意图北渡大河之后,命部将延缓追击我军,企图半渡击之,不过张寒却认为我们不会渡过大河,所以他拒绝执行曹真的命令,还约了李怀和他一起要兵分两路包抄我军,我估摸着,曹军现在应该已经上路了,”

    “什么,包抄,消息准确吗,他们有多少人,”赵云闻听,眉头微皱,问道,

    “张寒和李怀两军加起來在一万上下,是步骑混合,这支军队是从张辽处借來的,是张辽麾下的淮泗精锐,不太好对付,”诸葛少爷回答道,

    “张辽麾下的,真是冤家路窄呀,”孙皎眯着眼,脸上露出愤愤之色,合肥之战,孙皎也参加了,在那次战斗中,孙皎所部损失极大,对此,孙皎一直耿耿于怀,

    诸葛少爷点了点头,从怀中取出地图,在地上铺展开來,孙皎等人围了过來,诸葛少爷指着地图上大河南岸的某个位置说道:“你们看,这是我们现在的位置,这里是曹军的位置,从曹军的驻地出发,到我们的驻地,如果是骑兵只需要两天的时间,要是步骑混编则可能要慢些,不过最多也就是三天左右,也就是说,敌人留给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那咱们还等什么,赶紧渡河呀,船只我都搜罗起了,”曹军人多势众,傅士仁可不想被包饺子,

    “渡河,谁说我们要渡河,”诸葛少爷闻言,笑着反问道,

    “不渡河,瞻儿你不是说……”听诸葛少爷这么说,赵云也迷惑了,

    诸葛少爷当然知道赵云的意思,诸葛少爷微微一笑,道:“我改主意了,自曹操消灭袁氏父子之后,河北已经十年安定了十多年了,曹操挟天子诏命安抚河北,民心归附,统治根基早已稳固,咱们此时渡河北上,就真的是找死了,”

    “哎,思远,你就别扯淡了,现在都火烧屁股了,你说你想怎么办吧,”孙皎性格豪爽,最受不了的就是那些弯弯绕子,

    “张寒抗命,私自行动,分兵两路包抄,看似來势汹汹,实则暗藏?;?,张寒是徐州军官,麾下是张辽旧部,彼此都很陌生,沒有经过战阵的磨合,指挥协调都成问題,加上万余兵马,分道而來,每一路不过四五千人,真是天赐良机呀,”诸葛少爷一脸得瑟的分析道,

    听完诸葛少爷的话,赵云了然了,“思远的意思是干他一票,”

    “知我者,师傅也,”诸葛少爷笑着点了点头,

    这是一件大事,毕竟对方人数太多,还是主场作战,这些对于蜀军來说,都是非常不利的,赵云端坐桌案边,看了一会地图,想了想,说道:“思远,如果咱们吃不掉曹军一路,反而被曹军黏上了,另一路再來增援,咱们可就完了,”赵云说道不是沒有道理,蜀军长途奔袭数千里,兵卒伤亡过半,现在蜀军不过四五千人,想要一口吃掉装备精良,数量与自己几乎对等的一支军队,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孙皎虽然对张辽的军队有种深入骨髓的恨,可是并不代表他会被仇恨所左右,从而影响他对战场形势的判断,听到赵云说出自己的担心,孙皎也点了点头,道:“这一点赵将军与我所想一致,我军从攻打许都以來,已经连续作战一个多月了,将士们都很疲倦,思远你也说了,张寒的部下多是张辽麾下的淮泗军,这支军队我和他们打过交道,作战骁勇,悍不畏死,且装备精良,训练有素,不是我孙皎长别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不过就目前我军情况來看,实在是不宜与这样的强敌开战呀,”

    诸葛少爷听完,转过头,望向傅士仁,说道:“你也是这样想的,”

    傅士仁闻言,看了一眼身旁的赵云与孙皎,回过头了,点了点头,道:“少将军,我知道您很能打仗,可是就我军目前的情况看,却是还是走为上策呀,”

    诸葛少爷闻言,沉默了一会,摇了摇头,道:“如果不打一仗就走,那么以曹军的马力和对地形的熟悉來说,咱们走不了多远就会被包围,到那时候,咱们就是想走也走不了了,我并不是不知道我们现在的状况,可是这一仗非打不可,打是为了走,咱们这一仗打得越漂亮,咱们全师而退的可能性就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