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卧龙是我爹 > 第089章 连环计(二)
    徐州是曹休的老巢,被蜀军轻而易举的端掉着实让曹休深感没有面子,早就对这股窜入境内的蜀军深恶痛绝,欲除之而后快,李丹的到来对于曹休来说无异于瞌睡送枕头,美哉!

    战场形势瞬息万变,战机稍纵即逝,曹休哪敢耽搁,李丹刚走,曹休即命全军集合,即日渡河南下,准备与张寒、李怀南北夹击蜀军.

    渡船是现成的,其实就是李丹不来,曹休也已经准备南下了,毕竟他与徐晃不同,他的驻地是徐州,不可能长久的滞留河北,zài者,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听说蜀军就在河对岸,不过四五千人,自己手握两万雄狮,要是就这么坐等干看着,岂不是让曹军众将cháo xiào 自己胆小怯懦?有仇不报岂是君子?

    上了渡船,曹休扶着渡船的船栏,向南岸眺望,此时的黄河水还是清澈的,因此这个时候黄河并不称为黄河,而被人们习惯性的称之为大河。清晨河面上水汽弥漫,大河河面宽,滔滔河水滚滚东去,给人一种难以泯灭的英雄情怀??纱耸钡牟苄萑疵挥行那樾郎驼庾彻鄣木吧?,他的心早就飞到河对岸了,他心里还是盘算着,如何将那股可恶的蜀军包围全歼,碎尸万段。

    “将军,到岸了!”约莫一个半个时辰,终于到岸了,卫兵见曹休站在船头呆呆的发愣,不觉轻轻唤道。

    卫士的呼唤将曹休来回了现实,曹休镇定的点了点头,轻咳一声,在兵士的搀扶下走下渡船,上岸。战马早已准备好了,曹休是最后一个上岸的,渡河是具有危险性的,曹休这种高级军官是不可能做第一艘船去做敢死队的,虽然这时代有将官战场单挑的传统,不过单挑可以,却没有哪个傻瓜傻到脱离主力去单挑数千敌军的。

    曹休翻身上马,曹休的军队步兵和骑兵是三七开,这是曹军步骑混编的标准配备。与后世驰骋于草原以骑兵为主的蒙古军团不同,肩负着攻城略地重任的中原军队是不可能完全放弃具备攻城优势的步兵方阵,而愚蠢到相信自己的战马真的可以上敌人的城墙。这一来,曹真军中骑兵约莫也不过五六千而已。

    上岸之后,曹军整队完毕,最前排是骑兵,一百人一横排,排列整齐,曹休骑着战马,在卫士的陪同之下检阅了自己的部队,rán hou 从腰间冲出佩剑,朗声说道:“蜀寇犯境,破我彭城,杀我爱将,屠戮黎民,此仇不报,枉为男儿,杀尽蜀寇,报仇雪耻!”

    “报仇雪耻!”

    “报仇雪耻!”

    “报仇雪耻!”

    “报仇雪耻!”

    喊声雷动,曹军全军沸腾。这种战前鼓动性演讲是一个优秀将领的必备素质,当一支军队知道为何而战的时候它才有战斗力,这也就是为什么自古兵家都强调要师出有名的原因。

    拨转马头,将佩剑向前一挥,朗声说道:“出发!”

    曹休一马当先,曹军骑兵紧随其后,浩浩荡荡向南杀去。

    此时,在距离曹军不过数百米的一片林地之中,一个黑影从见曹军离去,从树上一跃而下,一捏嘴唇,发出长长口哨声,随后,数骑从林中深处窜出,为首一人黑纱遮面,身材娇小婀娜,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个女子,而且是个美人。

    黑衣人翻身上马,坐在马上拱手道:“紫暗首,曹休南下了!”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徐州暗首紫凤。

    紫凤点了点头,道:“你在这盯着,看曹休还有有后续部队,随时报告!”

    “诺!”黑衣人领命而去。

    黑衣人走后,紫凤拨转马头,一挥手,道:“走,回去!”

    紫凤的战马是从徐州牧场劫掠而来的西域良种马,马力惊人,加之曹休军队是步骑混编,行军速度自然就没有骑兵快。所以紫凤很轻易的走小路超过了曹军,一路南下直奔蜀军大营。此时蜀军早埋伏在曹休南下的必经之路,准备打他一个伏击战。

    南下官道一旁,山坡之上,小白远远望见数枭卫骑奔驰而来,为首一人黑纱遮面,一身紫衣,知道是紫凤,连忙唤诸葛少爷道:“公子,公子,紫凤回来了!”

    蹲在一旁的诸葛少爷闻言,翻了个白眼,回答道:“我又不近视,你都看到了,我能看不到吗?”

    虽然小白不知道近视是什么意思,还是大概明白公子的意思,嘿嘿一笑,“我也是太激动了!”

    “太激动?难不成你对紫凤有意思?”诸葛少爷闻言,一脸猥琐的问道。

    诸葛少爷猥琐的表情让小白不禁打了个寒颤,赶紧双手交叉胸前,做x状,道:“公子,我是正经人!”

    诸葛少爷闻言,一脸猥琐的笑着点了点头,拍着小白的肩说道:“小白,我懂得,大家都是男人嘛!”

    小白闻言,一头黑线,这他妈是懂dé yi 思吗?

    “是红色的!”一旁的傅士仁指着紫凤手中的挥舞的丝绢,这是紫凤与诸葛少爷定下的暗号。

    诸葛少爷闻言,也顾不得和小白说笑,转头一看,果然,红色丝绢印在眼中,诸葛少爷会心一笑,将腰间长刀拔出,低声命令道:“按计划行事,准备战斗!”

    小白闻言,立刻命旗帜手传达准备作战的命令,山坡上,蜀军全都密密麻麻的蹲在高草之中,身边是早已准备好的滚木礌石,强攻弩箭。

    约莫一炷香的功夫,隆隆的马蹄声夹杂着步兵行进的声响从远处传来,这巨大的声响告诉久经战阵的军士们,对方人数至少在万人以上。

    很快地,目光可及之处,烟尘滚滚而起,曹军旗帜在风中飘扬,没错,就是他们!

    曹军行进的速度很快,数千骑兵在前面开道,步卒长队紧随其后,最后面的是辎重部队。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了,诸葛少爷甚至都能看清曹休微微颤动的胡子了,终于,曹军进入了蜀军预定的伏击圈了,诸葛少爷见状,将手中弓弩向天一指,鸣镝划过天空,一声尖锐的声响响彻了整个山谷,“杀呀!”顿时山坡上的蜀军伏兵尽起,滚木礌石铺天盖地而下。

    曹休此时正在前军率领骑兵奔驰,突然听到身后喊杀声震天,回头一看,自己的军队被拦腰切断,万余步卒被铺天盖地的滚木礌石压制的抬不起头来。顿时大怒,赶紧指挥骑兵节制住四处奔逃溃散的兵士,随即指挥军队从山坡两侧向蜀军迂回包抄而来。

    山腰之上,诸葛少爷见曹军在滚木礌石的压制下非但没有乱,反而在曹休的指挥下,有序而迅速的兵分两路向山腰的蜀军包抄而来,心里暗暗吃惊,叹了一声,道:“盛名之下无虚士,难怪曹休被曹操赞为曹氏千里驹,其指挥之道犹在犹在于禁等人之上呀!”说完,一挥手,命令道:“傅士仁断后,全军撤退!”

    傅士仁闻言,领命率军阻击曹军,而诸葛少爷则率部沿着后山山道奔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