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卧龙是我爹 > 第091章 瞒天过海
    曹休与张寒所部厮杀一夜,双方损失数千之中,天明时分才发现与自己厮杀一夜的居然是自己人,而自己追击的蜀军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看着满地曹军尸体,曹休与张寒都懊恼不已.

    正当此时,曹真闻听张寒私自行动,大怒不已,率领本部兵马追赶而来,正好看到这血腥一幕,不禁勃然大怒,要将张寒斩首,幸得曹休求情方才保住性命,杖责八十,贬为校尉。

    曹休收聚兵马,当初南下的两万之众伤亡三成,而张寒所部也折损过半,这让曹休心痛不已。曹休与曹真会师之后,赶紧派快马将此地战况飞报许都,同时另派快马通晓河北徐晃与寿春张辽知道。

    围剿失利的消息传到了许都,曹操大为恼怒,数万兵马,围剿数千流窜蜀寇一月有余,居然会损兵折将,丢盔弃甲,这不但大大折损了曹操面子,也让那些心怀叵测之徒有了想法。曹操立刻召集谋臣,商讨围剿蜀寇之事,会议之上,司马懿认为此次围剿之所以失利的原因在于南北各部各自为战,缺乏统一指挥,才让蜀军钻了空子。曹操深以为然,为了统一指挥,曹操下令,命曹仁为大都督,赶赴青徐,统一指挥曹休、曹休及青州、兖州、徐州三州驻军,合理围剿蜀军。

    十二月,曹仁在虎豹骑的护卫之下,连夜赶往济水南岸的东阿县,曹休与曹真的兵马正驻守在那里!

    东阿城外,曹军大营之内,曹仁升帐篷,曹休、曹真两军将领分别列坐两侧,各将领正襟危坐,都齐刷刷的看着帅位上的曹仁,等待着这位大都督发号施令。

    曹仁端坐帅位,听完曹真对兵败过程的叙述之后,点了点头,微微冷笑,道:“照子丹的说法,是张寒违背了你的军令,私自调动军队才导致此次围剿的失利喽!”

    曹真点了点头,道:“确实是这样!”

    曹仁闻言,微微点头,没有说什么,转头又问曹休道:“文烈,事情是这样吗?”

    如果照曹真的说法,违抗上命,私掉军队,败军失地,张寒铁定是个死呀!张寒是曹休的爱将,他岂能眼整整的看着张寒去死?曹休微微冷笑一声,抱拳道:“大都督,子丹所说,文烈不敢苟同?!?br />
    曹休与曹真不和,这在曹军之中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曹仁自然也知道,见曹休对曹真的说法并不认同,便点了点头,示意曹休说说。曹休便将李丹告诉自己曹真如何贻误战机,明知蜀军在前,却命令全军延缓攻击的一番说辞说给曹仁听。气的曹真拍案而起,两人差点当众打了起来,最后还是曹仁喝止,方才住嘴。

    军帐内,曹休、曹真怒目相视,曹仁端坐帅位,以手扶额,做痛苦状,半晌,叹了口气,道:“哎,子丹、文烈,你说你们,都是自家兄弟,何必为了这些许小事闹得不可开交呢?”曹仁知道二人宿怨已深,难以化解,可是围剿之事又不可耽搁,便命曹休、曹真各自率领五千骑兵分路追击蜀军,而自己则率军开往泗水庞的鲁国封地,因为曹仁判断,蜀军在四面临敌的情况下很有可能会向曹军防守薄弱的青州腹地挺进,他放出了两条猎犬,自己则坐镇鲁国,等待那只慌不择路的兔子。

    曹仁的判断是对的,诸葛少爷在得手之后,随即挥师东进,汇合了在东线阻击李怀军的孙皎所部,伏击李怀,李怀交战失利,率军向南撤退。诸葛少爷也不追击,继续率军向曹军防守相对薄弱的青州腹地挺进。

    十二月,蜀军东进,数日之内,连克临淄、北海、平昌、下密、东莱数城,青州震动。

    曹仁闻讯,急命曹休、曹真分兵东进,夹击蜀军,蜀军与曹军战于东莱,不利,退至蓬莱。曹军赶来,将蜀军围困于蓬莱,蜀军粮草断绝,杀马而食,苦苦支撑十余日,弹尽粮绝。

    蓬莱城外,曹休大营,曹休高居帅位,猛拍虎威,厉声说道:“将蜀军的使者带上来!”

    曹军领命而出,一会,一人掀帘而入,却是傅士仁,傅士仁进帐之后,拱手下拜道:“汉中王帐下、公安太守、偏将军傅士仁拜见曹将军!”

    曹休闻言,哈哈大笑道:“好个公安太守!我来问你,你来我这里做什么?”

    傅士仁闻言,微微一笑,道:“曹将军何必明知故问?贵军现在围困我于蓬莱,我军粮草用尽,又无援军,诸葛将军和赵将军不忍见同袍埋骨他乡,故请将军放我们一马,我们yuàn yi 归顺丞相,为朝廷效力!”

    曹休闻言,眉头微皱,想了想,哈哈大笑,道:“傅士仁,你当我是三岁的孩子吗?你这分明是缓兵之计,还能瞒我?来人呀,将这贼子拖出去斩了!”

    曹军兵士领命而上,将傅士仁按住,傅士仁也是军中悍将,这一般兵士哪里是他的dui shou ,他猛地一用力,将两个曹兵甩出帐外,朗声说道:“我家诸葛将军以曹休将军为宽宏智达之人,这才舍弃曹真,派我前来独向将军求和,却不想得到的却是如此待遇,也罢,我军虽败,却不乏血性男儿,总是全军尽墨,又有何惧?哈哈哈!可惜,可惜,可惜我家将军看错了人!”说完,转身就要出去。

    “且慢!”曹休其实自己也拿不准傅士仁是不是诈降,所以方才故意出言试探,幸好傅士仁一番慷慨陈辞倒也滴水不漏,这也就让曹休相信了几分。赶紧命兵士拦住傅士仁,自己也亲自走了下去,拉住傅士仁,拱手谢罪道:“敌我不辩,方才故意试探将军耳,将军莫要怪罪呀!”

    傅士仁闻言,转头看着曹休,见曹休一脸真诚,这才转身拱手回礼道:“哎,我军被将军三面包围于蓬莱,粮草耗尽,无奈请降,何诈之有?”

    曹休闻言,拉着傅士仁,哈哈笑道:“将军弃暗投明,可喜可贺,不知曹某何时才能见到诸葛将军和赵将军呀?”

    傅士仁闻言,回答道:“某回去将军的意思转告两位将军,两位将军定然率军来头,只是……”

    “只是什么?”曹休见傅士仁欲言又止,便开口问道。

    傅士仁叹了口气,道:“我家诸葛将军与曹真将军有旧仇,我将将军害怕归顺贵军之后遭受迫害,故而犹豫!”

    曹休闻言,哈哈大笑道:“阁下回去转告诸葛将军,有我曹休在,定保他安然无事!”

    傅士仁闻言,点了点头,道:“不是我们信不过将军,奈何曹真位高权重,深的丞相信任,众将畏惧!”

    曹休闻言,面露不悦,却也不愿因为这些小事毁掉自己招降蜀军的大功,便又问道:“那依你之意,该当如何?”

    傅士仁闻言,微微一笑,道:“如能得到曹丞相特赦,我军必然倾心归顺!”

    曹休闻言,想了想,一拍手,道:“也罢,你们容我几日,我连夜派人去许都!”

    “如此便多谢将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