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卧龙是我爹 > 第093章 逃出生天
    九死一生,这是诸葛少爷此时的心情的写照,站在舰船的甲板上,吹着清凉的海风,诸葛少爷心情格外的轻松,诸葛少爷正神游物外,突然觉得肩上多了一件衣服,转头一看,却是小白。

    “没睡?”诸葛少爷笑了笑,问道。

    小白点了点头,“公子不是也没睡?”

    二人相视一笑,都沉默了,半晌,小白终于忍不住的问道:“公子,你是不是北伐之前就为自己想好了这条退路了?”

    诸葛少爷听小白这么问,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我又不是神仙,哪里就能未卜先知?战场举事瞬息万变,哪里是之前就能计划好的呢?我不过是顺势而为罢了!要是真的是早就计划好的,我们从蓬莱撤退的时候也就不会走的那么狼狈了!”三天前,在诸葛少爷允诺投降的最后一天,蓬莱海面上奇迹般的出现了一支浩大的舰队,是孙权的水军,蜀军凭借在这个从魏军的天罗地网之下逃出生天,而吴军出兵救援的条件则是长沙城。这是刘备与孙权谈好的,这次刘备答应的很痛快,显然,与诸葛瞻相比,区区一座长沙城在刘备眼中的似乎就有些微不足道了。

    “瞻儿,海上风大,小心着凉呀!”声音很熟悉,是诸葛大伯。

    诸葛少爷转过头,恭敬的行礼,说道:“伯父!”

    诸葛瑾在诸葛瞻还没出生的时候就到江东一带游历,后来接受了孙策的礼聘,便在江东安下家来,南阳老家也是多年没有回去了。所以他与自己的这个侄儿交集并不多,建安十三年,曹操南征荆州,诸葛老爹去游说孙权时候见过一次,几个月前,诸葛瞻围困零陵,他奉命救援零陵的时候见过一次。不过事实上零陵那一次,二人并没有见面。

    虽然没见过几面,可是毕竟血浓于水,诸葛瑾也不外气,笑着上前拉着诸葛少爷的胳膊说道:“在这里吹风有啥意思,我已命人备下棋局、香茗,你们叔侄对弈一局,岂不痛快?”

    诸葛少爷闻言,点了点头,“既然伯父有此雅兴,侄儿岂能败兴?伯父请!”

    诸葛瑾笑着点了点头,拉着诸葛少爷进了船舱。吴军的战舰很大,基本上分三层,最上miàn 一层陈列甲兵卫士强攻弩箭,是主要战斗部分,这时代还没有火炮,战船远程攻击武qi 还是以弓弩为主,其中床弩由于射程远,破坏力强,是吴军舰船之上必备的杀器。甲板之下便是船舱,是将军、兵士休息的地方,最低层是舰船动力所在,这年代还没有蒸汽机、内燃机,大船在海上航行除了借助风力之外,主要就是靠人力划动,兵士们便是在这里日夜划动船桨,推动着舰船航行。

    诸葛少爷所在的这艘舰船是吴军水师的旗舰,这次领军来救援蜀军的将领就是诸葛瑾。船舱内偏左,有一个很大的房间,便是诸葛瑾的休息室,诸葛少爷进qu 的时候,见仆役已经把棋盘和茶水准备好了。诸葛瑾上前落座,招呼诸葛少爷也坐,小白拱手站在诸葛少爷的身后,诸葛瑾见状,摆了摆手,道:“你们都退下吧!我想和思远安安静静的下棋?!?br />
    屋中的仆役听命依次退出房间,只有小白还在诸葛少爷身后站着,纹丝未动,诸葛少爷见诸葛瑾面露不悦,便挥了挥手,对小白道:“你也去吧!”

    小白这才躬身行礼后,转身离开。

    诸葛少爷与诸葛瑾下的是围棋,诸葛少爷在后世是没有学过的,不过跟诸葛老爹这么多年,耳濡目染,自然也就会了。与诸葛瑾一局下来,倒也丝毫不逊色。

    “当!”一枚黑子落下,诸葛瑾轻捋胡须,笑了笑,说道:“看来姜还是老的辣了!瞻儿,你输了!”

    诸葛瞻闻言,微微一笑,顺手将手中的白子轻轻落下,然hou 一指道:“伯父再看看!”

    诸葛瑾闻言,顺着诸葛瞻手指一看,方才一片大好的局势瞬间成了败局,脸上的表情颇为精彩,先是惊奇,随即深思,然hou 后悔,最后释然一笑,道:“长江后浪推前浪,后生可畏呀!”

    诸葛瞻站起来,伸了个懒腰,笑着说道:“伯父谬赞了,我不过是喜欢兵行险招罢了?!?br />
    “兵行险招?”诸葛瑾闻言笑着点了点头,说道:“是了,这倒是符合你的风格,不过兵法上说,为兵之道,当以正合,以奇胜,一味弄险不是兵家正道?!?br />
    诸葛瑾的军事才华并不逊色于诸葛亮,为孙权所倚重,在历史上曾经接替鲁肃为荆州都督,诸葛少爷是知道的。虽然诸葛叔侄各为其主,可是毕竟血浓于水,诸葛瑾对自己这个侄儿还是很疼爱的,所以对于诸葛瞻一味弄险的做法表示担心。

    诸葛少爷闻言,叹了口气,说道:“伯父,其实谁不能硬碰硬的真刀真枪中规中矩的的打,可现在的形式您看看,咱们与曹军正面对抗能有几分胜算,曹军是在中原混战中打造出来的铁血劲旅,不管是数量还是军队素质,对于咱们来说都是要站上峰,咱们现在之所以能与曹军打成平手,一是靠孙刘联合,二是靠山河地利,三就是靠谋略弄险了。自古以来,弱小的军队要想战胜强大的敌人,不出奇招是不可以的,比如田单的火牛阵、项羽的破釜沉舟、韩信的背水一战,有哪个不是冒险完成的呢?”

    诸葛瑾本来因为诸葛瞻轻率的率军深入中原腹地,几乎陷自己于死地,心中又疼又气,这才出言劝导,却不想这货比自己的话还多,一番话说出有理有据,自己到快要被他说服了,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哎,这个孩子,大道理一套一套的,我说不过你?!?br />
    诸葛少爷笑了笑,故作正经的拱手谢道:“伯父,莫生qi ,我知道您是为我好,伯父的话侄儿记住了,我保证以后不到万不得已,绝不弄险,好不好?!?br />
    诸葛瑾见自己话诸葛少爷听进qu 了,欣慰的点了点头,道:“只要你听进qu 就好了,说句诛心的话,王图霸业是主公的,命可是自己的?!?br />
    诸葛少爷听到诸葛瑾最后一句话,吃惊的嘴里都能塞下一个鸡蛋,心说,历史上的仁人君子,忠厚长者诸葛子瑜竟能说出这样的话,实在是太让人吃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