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军的水军一路南下,不出三日就到了长江口,顺着长江束流而上就是建康,孙权的新都。

    “主公,诸葛瞻残部不日就要抵达建康,该如何处置?”张昭问道。

    “你是意思呢?”

    张昭见孙权把问题又丢给了自己,便坦然回答道:“诸葛瞻智谋超群,又是诸葛亮的爱子,不如扣下,以为人质?!?br />
    张昭的想法与孙权不谋而合,孙权刚想点头,一旁的陆逊却不赞同的反对道:“主公不可?!?br />
    孙权见陆逊反对,笑着说道:“你不是一直主张要攻打刘备以夺取荆州吗?如今诸葛瞻是刘备委任的荆州主将,扣下他,荆州群龙无首,可不战而胜?!?br />
    陆逊却摇头说道:“主公,我是主张要夺取荆州,可是为臣子的为君主谋划战略,应该根据时势的变化而变化才对,当初刘备占领荆州、夺取益州,又败曹操于汉中,这个时候我们不攻打刘备,刘备就会坐大,而当时刘备对我们没有防备,荆州守将关羽轻视我们,所以我们可以轻易的夺取荆州,这是上天把荆州赐给我们??墒窍衷诰质埔丫⑸吮浠?,曹操再次南下,说明他亡我之心不死,我们帮助刘备打败了曹操,便与曹操结怨。刘备击败曹操,便在荆州、益州站稳了脚跟,民心归附,而之前攻打荆州失败,又让刘备对我们生了戒心,这个时候我们去攻打日渐强大而又对我们有了戒心了刘备,就等于在北方、西方同时树立了两个强大的敌人,这是不明智的?!?br />
    陆逊的分析很有道理,聪明的孙权自然明白,他点了点头,说道:“你说的很多有道理,那你认为我们应该怎么处理这件事情呢?”

    陆逊回答道:“我们应该化干戈为玉帛,重修与刘备的友好关xi ,然hou 坐观局势的发展再谋图天xià 的大计?!?br />
    孙权是个从善如流的人,他听从了陆逊的意见。

    诸葛瞻抵达建康的时候,孙权派张昭去迎接他,并让他住进了自己的府邸。

    孙权的府邸很大,与皇宫差不多,诸葛瞻看着带有江南建筑风格而富丽堂皇的府邸,心里感叹道:“孙权府邸几近皇宫,如果说他没有野心,大概天xià 的人都不会认同?!?br />
    诸葛瞻虽然是客人,可是却可以在府内任意行走。

    走着走着,他突然听到不远处竟然有打斗的声音,不仅吃了一惊,心说:难道有刺客?便急忙赶过去想看个究jing 。

    近前,他停住脚步,却见不远处,一处空旷地上,十几个妙龄女子一身戎装,正在比剑。

    顿时来了兴趣,诸葛瞻站住,仔细观瞧,却见那中间一身大红戎装的女子剑法了得,可以以一敌十,剑法如行云流水,密不通风,毫无破绽??吹骄蚀?,忍不住鼓掌叫好:“好剑法?!?br />
    却不想惊动了红衣女子,只见那红衣女子一挥手,十几个女子提起剑分路朝自己这边包抄过来。

    眨眼工夫便将诸葛瞻团团围住,为首女子娇喝一声:“哪里来的毛贼,竟敢到吴王府撒野?!?br />
    诸葛瞻刚想解释,可女子不容分说,便冲杀上来,诸葛瞻无奈只好迎着头皮迎战。诸葛瞻武艺了得,哪里是这几个女子能比的,一番闪转腾挪,便避开几个女子凌厉的攻势,反身一个横扫,将几个女子撂翻在地。拍拍手,一脸得yi 的笑道:“几位姑娘,多有得罪?!?br />
    红衣女子见自己的部下被来人轻易击倒,顿时大怒,提起剑,一个纵跃,来到诸葛瞻近前,大喝一声:“贼子,看剑?!?br />
    诸葛瞻刚开始并不把这个女子看在眼里,可是一个回合下来,竟然擒她不住,反而被她划了一剑,便不敢托大,他一个闪躲,从方才一个婢女的手中夺下了宝剑,有了利剑在手,对付起来轻松很多,又是十几个回合,女子越战越勇,诸葛瞻也来了兴趣,并不急于取胜,二人你来我往,大战三多回合,女子体力毕竟比不少诸葛瞻,渐jiàn 有些体力不支,急躁之心顿起。诸葛瞻见状,微微一笑,故意卖个破绽给她。红衣女子见状大喜,猛地一挥剑,却见诸葛瞻轻轻一闪,回身就是一掌,女子一个踉跄倒在地上,还要起来,诸葛瞻的剑锋已经抵到面前。诸葛瞻戏谑一笑,道:“服了吗?”

    女子怒睁凤目,将脖子一昂道:“要杀变杀,少废话啊?!?br />
    诸葛瞻还没说什么,此时婢女们反应过来,齐声大叫起来:“快来人呀,有刺客,有刺客?!?br />
    这一叫不得了,惊动了府中卫兵,呼啦啦,卫兵从四面八方包围过来,诸葛瞻才到府中,很多士兵并不认识他,见诸葛瞻制住了红衣女子,顿时向疯了一样朝诸葛瞻杀来,诸葛瞻大惊,赶紧将红衣女子抓起,把剑横在红衣女子脖子上,大喊道:“都不要乱来,谁敢上我先杀了她?!?br />
    被诸葛瞻一恫吓,卫兵果然不敢上了,诸葛瞻刚松了一口气,却听红衣女子厉声命令道:“不要管我,上前杀了此贼,敢有不听号令的,夷灭三族?!?br />
    卫士一听,顿时一震, 不敢迟疑,说话间就要冲杀上来。正在此时,远处一人大喊道:“都住手?!?br />
    众人转头一看,却是孙权。

    孙权的命令没有人敢不听,兵士们都停了下来,孙权三步并作两步的走上前来,兵士们给孙权让出一条路,孙权来到诸葛瞻面前,笑着说道:“诸葛贤侄,现在可以放开小女的吗?”

    诸葛瞻闻言,吃了一惊,她知道能在王府舞刀弄剑的定然不是凡人,去不曾想竟然是孙权的女儿。

    咣当一声,将宝剑丢在地上,双手举起做出一副无辜的样子,笑着说道:“吴王,你要相信我,我是无辜的?!?br />
    孙权驱散了卫兵,把女儿拉过了,介shào 道:“贞儿,这位是刘皇叔麾下,荆州主将诸葛瞻?!?br />
    孙贞儿闻听,吃了一惊,怒气顿消,有些结巴的说道:“他……他就是诸葛思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