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炎烈日烘烤着大地,也烘烤着为数不多在海风下摇摆的杂草。踩着已经被沙石覆盖的马路,全身上下紧紧裹着一层黑布的李岚边走边注视着周围。隐藏在黑衣下的双手,紧紧抓着一把手枪,沉甸甸的上衣口袋,装满了步枪子弹。黑色的布料在烈日的烘烤下,让李岚每走一步都异常的难受,唯一露出的双眼,眼角已经布满了汗水。李岚真的很想把裹在身上的黑布扯下来,砸在地上,再狠狠的踩几脚。但是他不敢这么做,因为他的皮肤在这个地方太碍眼了。一旦让这里的人看到,恐怕手上的这把手枪会瞬间成为催命符。就算这里的人对黄皮肤的人态度不算恶劣,但李岚可不敢用自己的小命去验证以前的道听途说。这是一片一望无际的荒漠化平原,偶尔传来的浪潮声提醒人们,这里离海边不远。经过了半个小时的跋涉,远处一个骆驼群隐约可见。见此,李岚放心的喝下水囊里面最后一口淡水?!斑?!哒!……”一阵马蹄声快速接近,一个浑身上下到处充斥着非洲味道的黑人骑马朝李岚奔来。没有热情的招呼,而是端起马上那把到处划痕的ak-47,枪口准备随时对准李岚,嘴里叽里呱啦说了一大通。虽然在李岚眼中,黑人似忽都长得差不多,但他还是一眼认出来,眼前这个骑马的黑人。李岚没有犹豫拉下缠在头部的布料,露出了一张看起来很秀气的东方面孔,用简单的英语说道:“穆罕穆迪,我的朋友,是我?!焙谌四潞蹦碌弦踩铣隽死钺?,放下枪,翻身下马,高兴的走过来,拍拍李岚的肩膀,哈哈大笑,边比划边用蹩脚的英语道:“见到你很高兴,我的朋友?!崩钺耙埠芨咝伺呐亩苑降募绨?,再一次把自己的脸部缠起来,随即跟着对方来到不远处一个很破落的小村庄,进入了这里唯一一栋用水泥砌成的小房子。这是一个不到上百人的村庄,除了穆罕穆迪家里是水泥结构外,其他村民住的地方,都是木棚,有些还只是用厚纸皮糊起来的房子??雌鹄床幌袷歉龃遄?,更像是个难民营。一进到屋里,李岚接过穆罕穆迪递过来的淡水,狠狠的灌了几口。一边的穆罕穆迪很着急的开口道:“来至中华的朋友,东西有没有带来?!弊魑桓鲈诘钡厮闶歉缓赖哪潞蹦碌?,拥有上百匹骆驼的他,经常到不远的城市博萨索进行贸易,年轻时也在东非大学中读过几年,英语也还算过得去。李岚从三天前来到这里后,认识了他,因为全村就穆罕穆迪能够和他做基本的交谈,也由于穆罕穆迪才有李岚需要的食物,所以,这三天来,李岚每天都会来一次,用东西和穆罕穆迪换吃的东西?!昂妥蛱煲谎?,二十发步枪子弹,折价十美元的食物?!碧庞行┤瓶诘挠⒂?,李岚拿出口袋里的二十发还飘着油味的子弹。穆罕穆迪一一检查了李岚拿出来的子弹,检查完毕后,对李岚竖起了大拇指,很坦白的说:“我的朋友,很好,都是全新的子弹,这些子弹到集市,可以卖到二十五美元?!薄暗比?,我带来的东西不会差的?!崩钺昂茏孕诺??!暗茸盼遗笥?!”穆罕穆迪小心的把子弹都收起来,走进里屋,半响后才走出来,手上也多了一个包裹?!罢馐悄阋亩?,骆驼奶和骆驼肉都是最新鲜的,里面有还有我今天早上刚做的香蕉蒸饭和玉米饼?!苯庸?,听到穆罕穆迪的话,李岚回道:“非常感谢?!薄昂呛?!”穆罕穆迪似忽对李岚的感谢很兴奋,道:“李,你应该知道,我是一个穆斯林,虽然我不是一个合格的真神信徒,但我们穆斯林最喜欢帮助远道而来有困难的朋友,你们华人曾经帮助过我们索马里人修建铁路,我更乐意去帮助你们。如果你是法国人,那不管你带来多少子弹,我都不会把食物给你?!薄拔颐腔艘彩亲羁粗厍橐?,明天我会带来更多的子弹。我的朋友,现在我要走了?!彼淙豢雌鹄茨潞蹦碌隙运奶群芎?,但李岚还是不想在这个毫无安全感的地方待太久?!霸偌?,我的朋友?!蹦潞蹦碌夏贸鲆桓鏊?,放到李岚手上?!霸偌?!”在穆罕穆迪的陪同下李岚走出了村子,告别了对方,看着穆罕穆迪继续去照顾自己的骆驼群,李岚把手上装满食物的带子隐藏在黑袍里,走上的“回家”的道路。当身后已经看不到骆驼群,李岚这才松了一口气。别看他刚刚和对方相谈甚欢,但是两人认识的时间太短了,李岚一直都处于戒备状态。黑袍下的手枪,保险一直都开着。一旦对方有什么意外的举动,李岚不介意先下手为强。用二十颗子弹换取一天的食物,这也是没有办法下的冒险行为。这里是东非,这里是索马里,食物在这个地方,是最稀缺的。第一次来这里,他已经做好被人打劫的准备了,所幸他遇到的人,并不是一点道德观念都没有的人,虽然二十颗子弹折价后,所换取的食物也不多,但在这个人均收入不到五百美元,工业基础为零的国家,二十颗子弹可以卖到二十五美元,这已经是一笔不错的收入。不过,李岚并没有想去计较这些。因为这些子弹必须拿到大城市集市才能卖出这样的价格,而来到这里都已经让李岚担惊受怕,城市,目前对李岚来说,是一个禁区。在他没有自己武装力量之前,最好不要进城。独自走在荒漠化的平原上,李岚已经适应了这种孤独。从小李岚就是一个人过,举目无亲,孤独对李岚来说,完全不陌生。一场意外来到索马里,李岚又感受到了孤独。不过,这种孤独的滋味,他倒是很享受。因为很静,静下来,可以想清楚很多事情。有的时候,李岚感觉,人这一辈子,根本就是一场恶贯满盈的骗局。一个个不起眼的小小欺骗,随着岁月年轮无情的碾压,扯出一张弥天大谎。从小,生活在孤儿院的他,总有人告诉他,不能说谎,而想要长大,想要在这个世界上生存下去,你首先就必须要学会说谎。这很矛盾,但却在清晰的揭示着人性。耳边总是有很多声音告诉你:要考第一名,要考入名牌大学,要赚很多钱,要有房有车,要传宗接代,要为孩子家庭奔波。于是,这辈子就迷迷糊糊的过去了。如果你愿意停下来想一想,就会发现,始终都有一个无形的力量和惯性,在牵着你的鼻子走,一路,走到西天。这个世界,越来越忙碌,但却形成了一个牢固的圈地,层层壁垒。每个人从生下来有意识的那一天开始,这辈子就注定要忙碌奔波,围绕圈地打转奔跑,根本没有时间停下来,好好问自己一声:为什么?因为你一旦停下,就会被人超越,就会被快节奏的生活冷酷抛弃。所以注定没有人能逃出生天。除非有一天,你可以站在巅峰,睥睨万物。李岚甚至有时候会想,这个世界的存在,是不是就是一场阴谋,那在幕后掩藏的强大阴谋者,试图用物欲横流世界来麻痹每个人的思维,试图让人们以为,人生就是生老病死,就是庸碌一生,就是不明不白的生再到不明不白的死去这么一个乏味而又坑爹的漫长却短暂的过程。如果说每个人的人生都活在一场阴谋中,那么这个阴谋者,无疑是真正的强者,信手编制出一张充斥着七情六欲的迷魂大网,利用人类的私欲,来掌控天下。这等气魄,谁能拥有?以前李岚不敢想,因为他自认为自己没有这样的资本,无脑的自大狂妄,到最终会把自己埋葬。现在,李岚很自信的认为,这种成为这种无上王者,掌控天下的想法,才有资格成为自己的目标。这有些狂妄,但又能怎样?你狂,逃不了一死,你不狂,也依然是一死。人生只这一辈子,不是让你对得起自己,而是让你对得起这如梦般也许几十年也就一晃而过的残酷人生游戏。悲观的人,苦恼人生无常,短暂神殇。乐观的人,笑唱人生如戏,岁岁年年。说到底,心态决定一切,包括你的命运。而现在,李岚要做的就是,在从不缺少杀戮的索马里活下去。ps:新书少不了众多新老书友的支持,收藏,推荐票,一个都不能少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