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红警之索马里 > 第八十七章 难民
    难民,是人类社会中一部分因天灾人祸衣食无着乃至不得不背井离乡的不幸人们。()

    什么是难民,难民是什么样的。以往,这些只是电视上和主官臆想上的画面,现在,李岚十分深刻的感受到难民这两字的意义,深入骨髓般的感受到难民的生活面貌。

    本来,李岚以为想把难民吸引到领地,是一件很难的事情。结果他错了,而且错得很离谱。当士兵们,开车装有喇嘛喊话设备的车子出了领地后,遇到难民的聚集地时,只是喊了几句,便有大量的难民朝着基地赶来,并且人数的规模,越来越大。

    此时,李岚就坐在悍马前座上,看着沿路时不时出现的难民群,看着一个个瘦骨如柴的难民,心中就越发堵得慌。

    车子行走的速度很慢,也很靠近难民,沿路难民极其缓慢的移动速度,让李岚都可以清晰看清他们每一个人的模样。

    比起他在博萨索看到了难民,李岚感觉到,博萨索里面的难民,十分的幸福。

    在这个主流社会,人们往往去抱怨,抱怨学历,抱怨工作,抱怨生活,抱怨恨爹不成钢,而人们也在这抱怨生中不知所措。2012年流行一个词‘幸?!?,而幸福是什么?是霓虹别墅还是高楼峻宇?是古奇还是路易斯威登?是奔驰还宝马还是玛莎拉蒂?而幸福有时候是我们曾经不屑一顾丢掉的面包却让他们用生命去追寻。

    七八月份,正是北半球农民的收获季节,但是,在非洲大陆的许多国家却笼罩在饥荒的阴影中。

    再加上战乱,军阀横行,平民的生活可想而知。

    人们都说非洲人很懒,只是坐死等着他人的援助,不会依靠自己的双手去拯救自己??墒?,在这个遍地戈壁的地方,如何让他们自我拯救。战争,剥夺了平民的一切,干旱让农作物颗粒无收,遍地的饥荒,让他们寻遍所有土地,也找不到果腹的食物。

    种族屠杀,武装暴行,这些东西,或许离我们很远,但是距离他们却很近,近到眼前便是。

    今年席卷大半个非洲的干旱,让非洲的难民数量激增,特别是在东非,连续长达5年的少雨造成厄立特里亚和埃塞俄比亚等国干旱,需要救济粮的人大量增加。仅埃塞俄比亚就有900万人长期缺粮。在肯尼亚,由于干旱和半干旱区无法种植粮食,150万人需要政府和世界粮食计划署救济。

    而东非中最为困难的地方就是索马里,比起东非其他国家,索马里面临的饥荒问题更加的严重。

    一阵刹车声响起,车队中下来几十个手持武器的军人,吓得路边正在移动的难民群,快速的远离车队。

    路边上,看似一家五口的难民瘫坐在地上,他们已经无力继续赶路,粗糙的布料下,露出了皮包骨的手脚。

    在士兵的?;は?,李岚打开了车门,走到这个家庭面前。难民群,在突如其来的状况下,都停了脚步,眼睛直瞪瞪的盯着李岚等人。

    眼前这个家庭,李岚看到了他们在极度饥饿困境中苟延残喘,也已经没有了站起来的力量和信心,只是静静地坐着。躺着或半躺着,醒着,睡着或半睡者。他们已经没有力气挪动一下,哪怕是眨一下眼皮,伸一下手指,动一下嘴角都显得力不从心。他们的眼神里投射着鬼魂般阴冷恐怖的光芒,几乎是“回光反照”了,已经仅仅剩下一张皮和一副骨架,死神,已悄悄地向他们走来了。

    从大人到小孩,皆都脸颊凹陷,从头到脚,仿佛就是一堆干枯骨架。毫无生气,瘦骨嶙嶙,此等字眼,已无法描述此刻李岚眼中这些人的模样。

    “问问,他们是从哪里过来的。多久没有吃过东西了?!崩钺岸陨肀呔赖氖勘愿赖?。

    在李岚的命令下,两个士兵走到难民群中,叽里呱啦的问起来。

    很快,两个士兵就带回来了答案:“指挥官,他们都是从索马里中部走过来的,以前聚集在这里以东几公里外,是在我们的宣传下,正在前往我们领地的路上?!?br />
    “他们有不少人,已经超过三天没有吃过东西了,并且大部分都连续长时间没有喝过干净水了。而且当中,有不少生病的人。所以,我们强烈建议,指挥官应该马上回到车里,不要靠近人群,预防有传染病?!?br />
    李岚并没有说话,也没有立即回到车上,而是看着不远处,仿似定格的画面。

    干瘪的ru房犹如枯萎的梨,含在一个骷髅般孩子的嘴中,那里面其实早已没有奶水。为了安慰孩子的饥饿,母亲不得不忍受被吮吸的痛苦。饥饿是来自身体的摧残,但眼中的悲惨情景却直逼人心,拷问着李岚的灵魂。

    萎缩的ru房母子俩等待援助,李岚看得出来,这个母亲的年纪并不大,恐怕连十六岁都不到。母亲那皱巴巴的乳-房已经极具萎缩了,没有能力去哺育自己的孩子。她的肚子已经开始出现严重的水肿,坚持不了几天了,那冷峻的目光看得李岚无法躲避。

    难民群中,一个枯小的身影,艰苦的在砾石遍布的地上慢慢的爬行,似忽是为了减轻身上的重量,身上无半片衣物,他完全是一副活着的骨头架,身上看不到一丝的肉,只有皱巴巴的一层皮贴在骨头上。

    远方的草丛中,裸露着一具尸骨,眼中尸骨已经很可怕了,而那只被野狗吃剩下的手使得场面更加刻薄。眼中的画面几乎是象征主义式的,而消失在尘土中的面孔和肉体,是向人类倾诉着暴力的故事。

    惶恐不安的眼睛,死亡恐惧环绕下,带着对生命的憧憬。

    李岚慢慢的闭上了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对身边的警卫问道:“是不是所有的难民都是如此?”

    “应该是的?!?br />
    “如此糟糕的局面,他们怎么能够走得到我们的领地,就算走得到,能够活几个人?!崩钺叭滩蛔『鸬?,或许是心灵的不愤,或许是对世间不公的发泄。

    他从未有过如此糟糕的心情,此行,他原本是想看看,宣传的情况,没有想到会见到如此令人震撼的画面。难民,在他心里,只不过是一群因为饥荒而流浪的平民,而眼前这些人,皮包骨,一个个都可以去当骨骼标本了,地狱的场景也不过如此。哪怕是说,眼前这些难民,是从地狱刚刚爬出来的,他也会毫不迟疑的相信。

    如果说,前几天他只是本着发展的心思去收留难民,那他现在就是作为他正常人的良知,令他不得不这样做。

    从小看尽世间人生百态的李岚,从来都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好人,但他也不会让自己成为坏人。他有仁慈的一面,那是面对自己人,他也有冷酷的一面,那是面对敌人。

    对于敌人,他会毫不犹豫的举起屠刀,面对自己人,他会以宽宏和蔼去对待。

    可是,看到眼前一双双露出求生渴望的双眼,李岚心中有无边的悸动。

    他要拯救这些人,必须要救,因为他是一个正常人,也因为这些人不是他的敌人,只是一群需要拯救的可怜人而已。

    “通知基地,加派一倍的人手,带上水和食物,遇到难民群,能救多少算多少?!崩钺奥恼隹搜劬?,对身边的警卫命令道:“把我们带出来的饮用水和食物,平均分给他们。并且让基地,赶快把水和食物送过来,我们就在这里等着?!?br />
    “是?!?br />
    当水和食物摆在难民群的旁边时,整个难民群迅速的围了过来,要不是士兵手上武器的威慑力,恐怕这些食物和水已经被哄抢一空。

    水和食物不是很多,难民群一百多人,每个人只能分到一点点。但这对于这些难民而言,已经是极其难得了。

    而在士兵边发食物边宣传下,在得知食物是眼前这个华人赐予后,并且他们此行的目的,也是这个华人的领地后,所有的难民,纷纷朝着李岚不停的叩拜着。

    眼前的场景,让李岚陷入了久久的沉默。

    ps:华丽写这一章,不是要突出什么问题,而是希望大家能够珍惜现在的生活。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惨像,说到底,一部分人物质的优越必定压榨的是另一部分人的生活物质,因为社会要进步要竞争这种关系不可能达到平衡,但可以慢慢接近。所以当我们无疾无难得时候感激生活,感激他人吧!也许一点帮助对于我们来说不算什么,但到了别人手里就祢足可贵了。

    或许有书友会说些什么,比如,例一:这些非洲难民是很可怜,但我们身边的很多同胞也很可怜。例二:主角有钱为什么不用在自己的国家,而去帮助他国人民,纯属叛国脑残行为。

    华丽想说,这些都不是重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