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红警之索马里 > 第九十六章 采访录像
    ps:两章合一,算两更。

    ——————

    就在这支国际救援组织来到难民营的三天后的夜里,李岚坐在基地车的会议室中,会议室主墙的巨大显示器上面,正在播放一份录像。

    这三天,李岚并没有去见这支国际人道救援医疗队,只是在城墙上远远的看他们,他也没有允许他们进入领地。

    不过对于那位美女记者的采访申请,他还是很快就允许,但是只能去采访那些难民,严禁士兵们接受采访。

    而李岚现在看的就是,那位美女记者这三天采访下来的内容。

    “大家好,这里是中*电视台驻非洲记者林美琪向大家介绍索马里近况,目前我所在的位置是索马里的北部,博萨索以西两百多公里的一处新建的难民营中,目前已经汇聚了超过二十万的灾民,并且每天都有超过万人的难民群来到这里,寻求帮助。

    索马里国内近24年的冲突,以及东非之角地区的粮食短缺甚至饥荒,预计会有超过40万的难民背井离乡来到这里,其中绝大部分为索马里人。他们虽然身居陋室,食不果腹,终日面对疾病和死亡威胁,但并没有失去对生活的信心,更没有失去对未来的憧憬。

    行走在达达布附近几乎3年未见雨水的土地上,大风不时卷起阵阵黄沙,使人眼难睁路难辨。风沙过后,看到的是散落在热带灌木丛中的一顶顶帐篷。以及那些行动迟缓的难民,他们或背柴?;蚨ニ?,或搭屋,疲惫和辛酸写在脸上。在这里,几乎每接近一个人就会了解一段酸楚的故事,每走进一顶帐篷就会听到人们迫不及待的诉说?!?br />
    录像画面中,是少妇萨玛临时的家。

    “父亲去世了,我现在同母亲住在一起?!?8岁的萨玛背着一岁零两个月的孩子对林美琪说。她的脸上仍透着稚嫩和清纯,但羞涩的眼神难掩生活的艰辛。

    萨玛的家原本在索马里首都摩加迪沙。温馨的大家庭最多时有20多人。后因战乱,3名家庭成员去世,其中包括她的父亲。萨玛4岁那年,由于家中缺衣少食,生活无依无靠,她的母亲带着她,赶着几匹骆驼。走了将近一个月才来到这里。

    为了生存,一路上萨玛将能杀的牲畜都杀了,身边已经一无所有。她指着身边四面透风的窝棚对林美琪说,这就是她的“家”。这个“家”实际上是用几块破布和塑料缠绕在树枝上搭起来的,面积不到4平方米:家徒四壁,几块石头支起一口锅。地上铺着几块破布,还有两个用来盛水的破瓦罐和几个吃饭用的罐头盒。

    “因为来的难民多,发放的帐篷也有限,我只领到了一块篷布,剩下的材料都是自己找的。里面白天热如蒸笼,晚上四处透风。孩子和母亲的身体又不是很好?!比晁?,如果下起雨来,这样的窝棚根本不管用。

    尽管如此,萨玛还是满意在这里的生活,因为在这里能获得帮助?!懊刻炝煲淮问称?,虽然不充裕,但我们每天都能吃上饭。也不用担心会挨饿?!碧傅轿蠢?,萨玛说,希望索马里恢复和平,因为只有不打仗了才能回家??吹饺瓯成瞎鞘萑绮竦暮⒆雍退谂蔚难凵?,林美琪将随身仅带的两瓶水送给了萨玛。

    难民营帐篷前面的一处地摊引起了林美琪注意,于是走近跟摊主攀谈起来。摊主叫阿布迪,今年31岁,家里有5个孩子,刚从摩加迪沙来到这里不久。

    “路上走了一个多月?!彼?,除了睡觉就是赶路。因为战乱和饥荒,家里没有任何东西可吃,阿布迪只好带着孩子逃荒。来到这里后领到了帐篷、食品和水,但因孩子较多,生活非常艰难。

    阿布迪说,好在自己手里还有些积蓄,于是就在难民营摆起了地摊?!吧獠皇呛芎米?,因为难民营没有多少人有钱消费这些商品,一天也就卖100索马里先令(1美元约合7600索马里先令)?!彼底?,阿布迪介绍起商品的价格,一小袋牛奶5先令,一支香烟5先令,一袋50克的花生10先令。谈到未来的打算,阿布迪明确表示,他准备要申请在这里长期居住。

    画面中很快转到了一面由索马里文字,英语,华语三种语言组成的标语:“团结起来才能站立,分裂必然会倒下!”

    改变命运寄望教育

    在新难民安置点,53岁的易卜拉欣主动与林美琪打招呼。与这里的很多索马里难民不同,易卜拉欣在家乡本是一名农场主,曾经过着相对富足的生活。

    “我与另外6个人一起承包了100公顷土地,那是一座很大的农场?!币撞防浪?,他们雇用了30名工人帮忙,主要种植甘蔗、玉米、豆子、芝麻等,好年景时能产很多粮食,全家人能过上很好的日子。

    但在过去3年,易卜拉欣位于索马里下朱巴州的家乡几乎没有下过雨,靠天吃饭的农民失去了生活的依靠。不得已,他只好带着全家人步行35天来到这里?!奥飞虾芗枘?,也有一些风险?!币撞防浪?。在林美琪的追问下,他说,自己在路上被武装分子绑架了近8个小时,武装分子打他,抢走了食物,并把水倒在地上,还将他多年辛苦攒下的400万索马里先令现金抢走了?!拔吮C?,这是惟一的解决办法?!彼?,后来他是搭了这块领地的军卡才来到这里的。

    在易卜拉欣家的帐篷里,妻子和孩子裹着毯子睡在地上,锅、碗、水桶等凌乱地放在旁边。与周围的很多人比起来,易卜拉欣已经算是难民营中的幸运者了。但他说?;故浅晌饫锏木用窀?,在这里住帐篷睡地铺。而成为这里的居民就有床睡。

    谈到未来,易卜拉欣最担心的还是孩子们的教育问题。他说,在索马里,几个孩子都能上学,到这里之后他也希望把孩子们送到学校去,但遗憾的是新难民营区还没有学校?!拔乙郧笆桥┟?,知道种地的辛苦,因此不想让孩子们再种地了?!彼担骸拔乙昵氤晌饫锏墓潭ň用?。城里面有学校,我要送他们去学校接受教育,以改变他们的生活,让他们过上更好的日子?!?br />
    一个孩子在替母亲烧水,他们以卖茶维持生计。

    最大抱负找份工作:

    33岁的纳瑞斯来自索马里的盖多州,到这里已经有快50天了。他说,自己很幸运。没有经过长途跋涉,而是坐了4天的汽车来到博萨索。谈到家乡,他告诉林美琪,虽然家乡令他很怀念,但那里缺少工作机会,而在这里。只要成为城里的居民,那里有很多事情等着人们去做。

    工作,这是很多在这里安顿下来的难民最渴望的。在这里不少人向林美琪诉说着工作的愿望。

    “我的抱负就是找到一份工作?!蔽г诹置犁魃砼圆坏?0岁的伯莱说。他在博萨索的难民营出生,并在这里长大,从没有出过博萨索。在说到工作时。他使用了英语中的“抱负”一词,而不是“愿望”。林美琪问他为什么用这个词。他说:“因为我很想有一份工作,但到现在还没有找到。我正在劝说我的家人,让他们一起加入这里,成为这里的居民,这样我就能有更多的机会找到工作?!?br />
    “我不想早上醒来,因为没有工作,就只能在大街上闲逛,或者在屋里抽烟?!?br />
    林美琪:“饥荒,希望永绝于耳的词汇。

    在世界粮食计划署(wfp),饥荒这个词足以让我们在深夜惊醒,全身冒冷汗。饥荒是我们希望永远也不再听到的一个字眼。然而在今天的非洲之角,尤其是索马里南部的部分地区,饥荒再次袭来,困扰着那里业已承受了太多苦难的人们。

    在过去6个月里,wfp加大了在非洲之角的行动力度,因为我们清楚地意识到,干旱少雨、动荡不安以及进入关键地区的各种困难,已使越来越多的人生活陷入极端痛苦的境地。纵然我们集中力量以最快的速度为需要的地方送去援助,饥荒,仍然每天都在夺走无辜的生命。

    非洲之角是一个脆弱的地区,其营养不良率早已高到令人震惊的水平。在那里,即使是最微小的降雨量波动都会成为压垮生计的最后一根稻草。除严重干旱外,飞涨的粮食价格也早已让穷人连最基本的食品开支都无力承受。

    自去年以来,已有14名wfp工作人员在索马里的冲突中殉职,冲突也使本已令人绝望的形势变得更加危急。而在整个地区,多达1100万的庞大人口正在等待人道主义粮食援助。

    随着难民的增加,领地每天都在增加食品发放量,帮助从饥荒地区逃出来的难民。在那里,我们的工作人员听到了挣扎在生存边缘的人们讲述的让人痛心的故事母亲带着孩子跋涉数周寻求援助,而她的子女往往因为太虚弱而死在路上。

    我以前也访问过中华很多地区,我知道许多人仍清晰记得饥饿和难以养家糊口的滋味。wfp曾在中华的一些地方开展过最大规模的援助行动,而现在我们不再需要这么做了,这是中华近些年来取得显著成就的标志之一。更令人刮目相看的是,中华现在已成为wfp在世界许多地区开展援助行动的重要捐助国。

    我知道,中华人民在电视上看到非洲之角的悲惨状况时都给予了极大的关注,也在寻求提供帮助的手段。在最近几月的访问中,我亲身体会到了中华人渴望成为此类紧急救援国际力量一分子的迫切心情。请相信,你们已参与其中几位中华人正在参与wfp在索马里、肯尼亚、埃塞俄比亚的救援。中华人在我们全世界的应急行动中都扮演着重要角色。

    尽管此次的复杂形势给我们的工作人员带来许多危险和不确定性,wfp仍然有决心将物资送达。即使是在最困难的地方。目前,最重要的是将所有国际行动联合起来。迅速募集所需物资和捐助,扭转局面?!?br />
    后面是林美琪的一份采访手记:

    索马里经历了20年的战乱,为躲避战火,众多难民逃到这里难民营。今年,非洲之角地区又遭遇60年来最严重的干旱,导致更多人背井离乡。但干旱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战乱。在这里采访时,林美琪听到最多的话就是索马里不安全。战乱让人们逃离家园,也让人们失去了工作。

    但处于艰辛中的难民依然保持着纯朴和善良。每次来到一顶帐篷旁边采访,总会围过来很多大人和小孩,他们争先恐后地与林美琪交谈,谈生活的艰辛,谈他们缺衣少食,谈他们想要工作。林美琪忙于拍照和记笔记。经常打开背包却忘了拉上拉链,尽管难掩好奇之色,他们总是善意地提醒林美琪拉上拉链,让人感动不已。

    处于艰辛中的难民依然保持着尊严和坚毅。即使是由几根树枝简单搭成的破败帐篷,里面也总是收拾得干干净净。在食品和饮水领取点,人们总是自觉排成长队等待。有的难民甚至还在自家帐篷外栽上小树苗。用那稀缺的水来浇灌。

    在难民营中竖立了许多,“团结则兴,分裂必衰”的巨幅宣传画格外显眼。那些正在家里自己用功的孩子们,还在畅想着未来从事医生、教师等职业。天灾和人祸可以使他们失去所有财产,但摧不毁他们对生活的信念和对未来的憧憬。

    这里难民营是一个残酷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有人因疾病而死去。每天都有瘦骨嶙峋的儿童和老人在与营养不良抗争。这里的很多人举目无亲,很多家庭几乎没有任何财产。人们每分钟都在为基本的生活需要而奔波、哀求。

    但难民营中也有温馨的一面。新到的难民从早来的难民那里得到帮助,搭起了一个个临时窝棚,这便是他们的新家。难民营医院里,严重营养不良的儿童在母亲的怀抱中渐入梦乡,母亲的怀抱便是孩子的家。

    两个与父母走散的孩子哇哇大哭,周围的人围拢过来向他们伸出援手,大家的关怀止住了孩子们的哭泣,关怀便是这两个孩子暂时的心灵家园。

    ——————

    看着录像画面中的林美琪,李岚除了赞叹其美丽之外,也多次赞叹她的善举。

    尽管李岚并为和她见过面,但这三天来,林美琪的一言一行都逃不过他的眼睛,给她配备的两个卫兵,除了保证他采访的安全和充当翻译外,也是监视她的重要眼睛。

    每天,关于这支医疗队所有成员的情况,都在李岚的监控之下。而且李岚还在军犬的帮助下,确定了好几人有其他的身份,这当中还包括了这位美丽的记者小姐。

    而这三天来,李岚也都是不动声色,不但没有限制他们的行动,也没有给他们带来丝毫的阻碍。因为这些别有目的的人,都是华人,这也是李岚在索马里第一见到华人,也是第一看到心怀其他目的的华人?;旧峡梢匀范ㄋ堑募涞矸?。

    不过,为了保守起见,这三天,李岚也没有让想要去见他们的意思。然而,粮食的问题一直困扰着李岚,他也想要快点去了解这些人的目的。不然时间一长,他就就会越被动。

    眼前显示器的屏幕因为录像放完,画面也定格住,林美琪那张堪称完美的脸蛋,正好留在了显示器上。

    李岚微微低着头,正在思考如何不动声色的将这些人的目的查出来,并没有发现会议室有人走了进来。

    看着显示器上面拿着话筒十分漂亮的女人,娜塔莎的神情突然变得忧伤起来,她脉脉的看了凌尘一眼,娇媚的凤目缓缓弯起一抹委屈:“人家贴身陪伴了指挥官小弟弟那么久,还以为指挥官小弟弟已经对人家多少有了那么一点点感情,没想到指挥官小弟弟如此的喜新厌旧,……”

    娇媚的声音,让李岚头皮一阵发麻。身体也受不了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你进来也不报告一声,而且你怎么又变成这个样子了?!比胙凼倾挥哪人?。李岚瞬间头大无比。

    “俗话说有了新人忘旧人,可是指挥官小弟弟,我们还不是旧人呢!如今指挥官小弟弟如此出神的盯着眼前的美女,娜塔莎进来那么久了,指挥官小弟弟连看都不看我一眼,奴家伤心??!”

    娇媚的声音令李岚浑身难受无比,如果眼前这个女人真的可以随便推到,那他真心希望她每天都可以如此??墒?,问题是他不敢。哪怕明知眼前这具成熟的胴体永远会忠诚于自己,可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不敢。正所谓君子慎独,他虽然不是君子,也有风流的性子,但他不下流。

    他十分的清楚。眼中的这一幕都是装出来,并非娜塔莎真心如此,而且眼前这个看似如水轻柔的女人,可不是一般人,要是发起狠来,别他一个人。就是再来几十个,也不是她的对手。

    看着李岚没有回话,娜塔莎上身微微向下倾斜,如此撩人的姿势,她傲人的身材显露无疑。本来她的身高就不会下于近一米八五的凌尘。这样的身姿再加上她凌然出尘的气质,足以让任何站在她面前的男人生出强烈的压迫感。如此傲然的身姿。却有着饱满丰腴的躯体,在军装下起伏有致。丰挺高耸的稣胸下那拧小腰显得盈盈一握。光上身这傲人曲线便足以倾倒无数男子。那下面急剧涨大的臀股和比例完美到惊艳绝伦的修长美腿在军装短裙和黑丝勾勒出来的撩人曲线,更是惊人心魄。

    对于娜塔莎,李岚现在可真的是又爱又恨,作为一个很正常的男人,他喜欢看到眼前的一幕,但正是因为他是一个正常的男人,整天看着却又吃不着,这是何种的煎熬。如果平时状态下的娜塔莎,那还好。但只要当娜塔莎露出此等模样,让李岚如何自处。

    没有办法,在自己的属下面前,他只有选择了转头,眼不见为净,至少这样他能够好受一些?!昂煅栈鏊?,红颜祸水??!”

    “指挥官小弟弟,为何不敢看奴家,难道奴家没有这个小妹妹漂亮吗?”娜塔莎玉足轻移来到李岚的身后,将一身可以令天下男人为之疯狂的身体,紧紧贴在李岚的后背,头部微倾,在李岚的耳边口吐如兰。

    “娜塔莎,这里是什么地方,请注意你的仪态?!苯棵牡纳袅罾钺叭砉峭氛笳蟮乃致?,他很清楚不能再这样的下去了,不得已拿出身为长官的威严。这也是他唯一能够对付娜塔莎的手段,因为他实在害怕自己的会忍不住。

    还没有等娜塔莎说什么,李岚又立即问道:“你过来有什么事情?”

    “刚刚抓到三个可疑人物,他们翻墙进入了七号战车工厂,这三人是十六个可疑人物中的三个,目前其他的十三个还没有其他的动作?!痹疽涣趁纳哪人布浠指戳苏?,脸上如阳春三月瞬间来到寒冬腊月,一扫之前的抚媚,变得十分的冷漠。

    听到娜塔莎正常的说话声,李岚心中闪过一丝丝的失落,不过他也马上恢复了过来,开口道:“来了也快两个月了,终于忍不住了吗?人呢?”

    “被关押在一号兵营中?!蹦人卮鸬?。

    返回正常面孔的娜塔莎,说话间也不拖泥带水,手段也是雷厉风行。正如李岚所想的那样,娜塔莎此前的模样都是在考验李岚,作为一个从小以断绝情感的特工而培养起来的她,对李岚还只是纯粹的上下级关系。

    只不过是在几次的考验下,让她多出了几分认同,只有些许除了上下级关系外的好感。如果,李岚刚刚想要对他做出什么,她并不会拒绝,也会主动去侍候他,但从此也不会对李岚有丝毫的好感。

    侍奉男人,本来就是身为一个女特工必学的手段,娜塔莎从小就经过了这方面的训练,也知道如何去挑逗一个男人,如何把自己的魅力都展现出来,不过她从来没有除了李岚之外的男人身上展现过,对她而言,对付敌人最好手段就是杀死敌人,没有第二种办法。她不会让其他男人触碰到自己的身体,因为他们没有这个资格,哪怕是什么极其重要的目标。

    “等下向艾哈迈德说一声,我要见城外的那支医疗队?!崩钺罢砹讼伦抛?,在走出会议室的时候,一指显示器上面的女人,道:“也同意接受她的采访?!?br />
    “是?!蹦人⒚挥兴凳裁?,很自然的点头,也跟着走出了会议室,并没有再去看画面中的林美琪一眼。对她来说,刚刚那副吃醋的样子,这只不过是她用来刺激李岚的手段。心中,并为真正去在意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