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红警之索马里 > 第132章 征战博萨索(上)
    ps:165张月票和180张月票加更。

    ——————

    红警部队冲在最前面的犀牛坦克架着沉重的滚雷犁冲了上来,在滚雷犁下博萨索政府军埋设的地雷纷纷爆炸,博萨索政府军的炮火猛烈的向扫雷犀牛坦克倾泻而去,而红警装甲部队的强大火力马上还以颜色。

    就这样,在反复数次损失了几辆扫雷犀牛坦克之后,红警部队终于倘出了一条宽敞的道路。

    沉重的犀牛坦克在街道上排成疏散的阵型,出震耳欲聋的咆哮,在街道上横冲直撞,博萨索政府军的机枪和步枪子弹如雨点般打在战车的装甲上,却没有一点作用,偶尔有数枚箭弹飞过,但却无法阻挡强大的钢铁洪流。

    沿路开始出现的障碍,并未给部长照成多大的阻碍。冲在最前面的坦克部队,已经来到了障碍物面前。只见排头的犀牛坦克头一沉,已经冲破了第一道障碍物,动机顿时加大了马力,阵阵青烟飘出,隆隆声中车身一阵抖动,庞大的钢铁巨兽已然从障碍物上冲了过去。犀牛坦克上的同轴机枪怒吼了起来,编织成一道密不透风的火网,横扫了整个阵地,转眼间第一道防线上的博萨索政府军士兵已经伤亡怠尽。

    看着被红警部队犀牛坦克和战车火网兜住而乱跑的博萨索政府军士兵如割麦子般的片片倒下,远处建筑中的政府军指挥官心痛无比,但却不敢下令身边的迫击炮开火掩护步兵后撤。因为红警部队强大的炮群正在搜索自己一方炮兵的位置,只要一开火,立刻会有无数的重炮炮弹落下,这些残余的宝贵火炮就会顷刻间被抹去。

    冲上了第一道防线的犀牛坦克转动着自己的炮塔森然炮口瞄准了第二道防线,随着山崩地裂般的巨响,黄尘中弥漫开浓重的黑烟,无数火球在博萨索政府军士兵的阵地上炸开,在房屋中晃动的人影不见了,血肉和残肢随着升腾而起的黑烟被炸到了天上。

    看到这一幕,政府军军官愤怒的握紧了拳头,他大吼一声:“来人——”

    一个少尉听到立刻猫着腰,沿着房屋内的小门灵活的跑到了他的面前。

    “你立刻带警卫排下去!”政府军军官指了指正在大街小巷中横行的犀牛坦克,“把剩下的部带过去,无论如何——把这些家伙给我打回去!”

    “是!”少尉立正敬了个礼,转身要走,却被政府军军官拉住。巴赫尔仔细的端详了一下阿扎尼年轻的脸庞,整了整他的衣领,大声的说:“要活着回来!”少尉用力的点了一下头,带着一队士兵扛着火箭筒向街道跑去,身影消失在了被炮击炸起的漫天烟尘中。

    政府军军官从望远镜中看到第二道防线上的博萨索政府军士兵正在竭力和红警部队犀牛坦克及即将冲上阵地的步兵奋战着,他终于下达了命令道:“炮兵立刻转移,在后方街道,开火支援步兵作战!”

    虽然政府军军官知道区区十几门迫击炮和三四座多管火箭炮可能挥不上什么作用,但他已经决定孤注一掷了,因为如果再不开火,这里也会很快被敌人攻下,他的历史可能就此终结了。

    “咻!咻……”

    密集的炮火在街道上爆炸,卷起的尘烟笼罩着整个街道,这是政府军对进攻中的红警部队首次展开的炮击。

    尘烟中,坦克的身影若隐若现,发动机的轰鸣声掩盖在炮火下,坦克炮炮管没有再次喷出烈焰。两边房子中的政府军士兵都露出了一丝笑意,心情也随之愉悦起来。

    然而没有几秒,他们的笑容便在脸上凝固,坦克发动机的轰鸣声,再次在街道上响起。犀牛坦克巍峨的身躯,仿佛从地狱归来,冲破了街道的尘烟,坦克炮再次鸣奏起来,街道远处一座重机枪阵地,瞬间就淹没在爆炸下。

    政府军的多管火箭炮和迫击炮,并未对犀牛坦克造成伤害,只是让坦克车的士兵,感受了一次地震般的震动,随后一切如常。在坦克的红外成像系统中,两边房屋内隐藏的政府军士兵,无一能躲开坦克的眼睛。

    7毫米重机枪和坦克炮的联合攻击下,两边房屋内很快便千疮百孔。这也给后面的士兵和装甲车指引了进攻的方向,在流弹发射器和多功能步兵战车上的重火器发挥下。部队的每一步推进,都伴随着敌人的快速消亡。

    刚刚发威了政府军炮兵,很简洁的在自行榴弹炮营的反击下,快速的消亡,尽管这些反政府军的火炮,都是安装在汽车上,但一样无法避免在快速反击下被消灭的事实。

    巷战从来都是残酷无比的,当博萨索主干道已经被清除了有三公里后,先锋部队开始放缓了速度。而这条三公里的道路上,两边的房子已经全部被炸毁,街道店面早在连续半年多的动乱下,被洗劫一空。而现在,这些街边的房子,已经成为了瓦砾。

    先锋部队放缓了进攻的速度,后面的多功能步兵战车快速的跟上来,开进两边的小路,配合步兵,展开了清理工作。

    小路的战斗比主干道的战斗还残酷,这里每一栋房子里面,都有可能藏有敌人,每前进一步都需要小心翼翼。

    前头的挺进的装甲车,每前进个一二十米,就会放下一个恐怖机器人。配合步兵,清扫周围的房子。

    恐怖机器人,其专职不是用来对付敌人的步兵,而是对付敌人的坦克和装甲部队。不过在巷战中,恐怖机器人依然有不菲的表现。

    这些年来,许多国家都在相继研究城市作战的机器人,美国在中东的多个战场上,也对此投入过。尽管国际新闻在美军的刻意保密下,并没有详细的报导,但许多在城市巷战中发挥重要作用的机器人,已经得到全世界主流国家和军方的重视。

    近年来,城市战成为军事强国的心病。处于弱势的军事组织,为了弥补与军事强国的技术与实力差距,往往在地形复杂的城市中展开巷战对抗。冷战时期,各国发展的军事装备往往以平原野战为着眼点,所以在这种环境下发展大型军事装备,诸如坦克、步兵战车、远程火炮等,虽然防护力好,火力强大,但是视野有限,防护力不全面,火力在复杂地形条件下受限,不适合城市巷战。

    即使作为在实力与技术均遥遥领先的军事强国,面对城市中的恐怖组织、反叛者,不得不把步兵投入城市巷战中,把步兵与恐怖组织、反叛者放到同一技术层次进行较量,带来的后果是——巨大的难以承受的伤亡。这又带来了诸如士气低迷、士兵厌战、战争长期化、地区不稳定、国内抗议等一系列不利因素。所以发展专业巷战兵器应是目前兵器发展的热点之一。

    为了降低人员伤亡,适应低强度战争,美国、以色列、英国、西班牙、法国、德国、日本和俄罗斯等都在积极研制各种军用无人自主车辆,已有许多车型装备使用。目前美国陆军地面作战机器人急剧增长,在伊拉克和阿富汗部署了5000多个无人地面系统,随着种类繁多、数量庞大的地面机器人正式部署和实战运用,人们对多用途无人地面作战系统的关注程度也越来越高。无人自主地面车辆已成为城市巷战不可忽视的有效装备。

    恐怖机器人不单单是侦查的好手,本身也具备极强的攻击能力,唯一才弱点就是防御力。

    一架恐怖机器人的造价是五千基地资金,自感很便宜的李岚,为了让士兵们在博萨索战斗下,能够尽可能的减少伤亡,特地生产了上百架恐怖机器人,替代士兵清扫建筑的工作。

    这些被放下车的恐怖机器人,会自动翻墙进入房子,遇到敌人,不但会将情报传递出来,也会根据情况展开攻击。在红警部队中,根本不用担心敌我识别的问题,这些恐怖机器人,也就没有误伤的可能性。

    上百架恐怖机器人,嘎吱嘎吱的四支机械臂,翻过一栋又一栋的房屋,查看着里面的情况,而在屋外,随着装甲车在每条小道的推进,政府军在生存空军在不断的被压缩。

    激烈的交火,在每个小巷中展开。

    伴随着阵阵的惨叫,许多政府军士兵被恐怖机器人的机械臂贯穿了头颅,随之而来是破门而入的红警士兵。当政府军士兵看到恐怖机器人的一瞬间,是恐惧,在同伴死在其下后,恐惧更甚。等破门而入的红警士兵向他们射击时,他们才想要反击,只不过一切都已经晚了。

    当天色已经出现红晕,红警部队的推进,已经占领了大半个博萨索城区,距离市中心也只是一步之遥。

    对于深处在暴风眼的中心位置里的博萨索来说,再没有谁能够比这座城市更是能够感受到战争滚滚铁流的力量了。这座哀鸣着的城市连同被困守在这座废墟样的城市里的政府军士兵一起,不得不埋头忍受着钢铁力量的摧残与折磨,这种漫长的等待是极其痛苦的。

    当夜幕降临下来的时候,这座城市已经有近一半的城市沦入到了红警部队的手中。而红警士兵并没有因为夜幕的降临,就停止下他们的军事行动。相反,这样的黑夜对于红警部队来说,更是一个再好不过的进攻时机。而困于废墟之中的政府军士兵却只能是去听天由命。

    战争是什么,战争便是摧毁,是折磨,是战胜者对着战败者进行惩处的一个漫长过程。在红警部队的机枪和大炮的火力之下,博萨索很不幸的成为了这种惩处过程中的一份子。

    大口径的榴弹炮炮弹接连不断的砸落下来,似乎红警士兵的炮火总是这样源源不断似的,就好像他们的炮弹怎么样也无法打光似的,对于困守在城内的政府军士兵来说,在这接连炸响的炮火之中,忍受着那冲天而且火光和雷鸣样的巨响,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

    而那种等待着死亡的绝望更是让人感到了难以遏制的苦痛。这种几近于肉体和精神上的双重折磨对于那些可怜的政府军士兵来说,毫无疑问是极其令人感到心颤的。

    也许战争就是这样,总是以它的方式来终结一切,无论是具有思考能力的生命,还是那些冰冷的由人类所创造砌累起来的建筑。当战争降临下来的时候,这所有的一切都是那样的不堪一击,甚至不足以为之一提。在军事指挥官们的地图之上,任何辉煌的人类建筑工程都只是那么个象征意义的符号吧了。而士兵不过只是番号隶属下的数字罢了。

    政府军士兵们自然不会懂得以这些,如果他们懂得了,他们也就不会如同现在这样,茫然而不知自己该是为何而战。他们的确不知道自己是为何而战,因为他们压根就不能理解到自己所谓的战斗的意义。对于这些如同城市里的耗子样躲在下水道、城市废墟中的博萨索政府军士兵来说,他们的生活与付出的意义根本就不存在于他们的思维之中。

    懂得为何而战,却并不是每一个政府军士兵都所具有,更是值得注意的是,当战争降临下来的时候,这种本该是军人所具有的基本常态却是被博萨索政府有意的忽视了?;愕氖勘鋈环⑾炙歉久挥兴亢恋男叛?,参军,只不过是为了每月的十美元,当兵只是为了能够吃饱而已。

    没有了信仰也就迷失了他们自己的方向,政府军士兵们也就是从根本以来,不知道自己是该为何而战的。

    驶过街头的轮式装甲车碾过遍地的尸骸,红警部队的铁流便是这样的席卷而来。那些架满着了机枪的多功能步兵战车俨然成了红警士兵的轻便移动堡垒,他们用凯芙拉和沙袋堆挂在车身两旁,而车载火力却是极其凶悍的扫射着四下里的点点废墟。

    不过的看的出来,红警士兵似乎也有些顾忌,毕竟着巷战不同于野外进攻作战,轮式装甲战车防护性较差的这一点在巷战这种最能够得到体。rpg火箭驱动榴弹和ied(路边炸弹)都有可能会直接将这些防护性较差的轮式战车直接的轰上天去。

    也正是由于顾忌,红警士兵才防学着驻伊美军对‘斯特瑞克’战车所作的那样,也对他们的轮式步兵战车焊装上了防护栅栏,用以阻挡rpg的袭击。事实上,多功能步兵战车车族的时候,包括整个车族内的多功能装甲运输车、轮式120毫米自行突击炮、轮式装甲侦察车等多种变形车辆,本就是定义为??榛滦吐质秸匠?。

    在不安装附加装甲的情况下,多功能系列战车的前向抵御能力不低于7毫米高硬度合金弹芯曳光弹的攻击,车体侧面和后面应该能够应付传统62毫米弹药的近距离攻击。从设计要求上,多功能系列战车的防护便是最为重要的关键点。

    除了车身装甲采用高强度装甲合金材料焊制之外,多功能系列战车最大的优势便是在车身外侧敷设了一层陶瓷复合材料附加装甲。整车的防护能力大大超过了美军的‘斯特瑞克’战车,而是与法国陆军的vbci轮式步兵战车的防护性不相上下。

    无论是车型衍生的考虑性还是武器配载方面、再到外形定义,可以看得出多功能系列战车受到西方‘锯齿鲤’、‘拳击手’这些先进轮式步兵战车有着许多相同点。单是从细节方面,便是可以看得出。

    就以中华战车而论,原先的中华战车车体上嵌入式车载空调和发动机消音器的防护上,一直是采用的网状防护罩,这显然是整车防护的薄弱环节。而多功能系列战车则是没有这些弊端,采取了类似于欧美地面战车所广泛采用得百叶窗式倾斜边条组合装甲。这样不仅仅有了更好的防护能力而且又不影响散热空气的内外交流,大大提高了整车的防护性能。

    不过就便是这样,当多功能8x8轮式步兵战车进入一片瓦砾的博萨索城的时候,中华士兵们还是给予这种中型化的轮式机动车辆做好的防护准备。以色列人在加沙地带的土发明也被拉了过来,这种在车体上挂装凯芙拉防护、对垒沙袋的方法虽然使得整辆车看上去丑巴巴的,但却使得战车侧面、后面可以对于得了7毫米机枪弹的扫射。

    焊装防护栅栏,这种由驻伊美军在伊拉克所发明出来的、又名‘栅栏式装甲附加??椤睦砟畹娜肥沟谜匠翟诜阑pg这样的反坦克火箭弹的方面,有了大大的防护性能。甚至在一段时期内,驻守车臣的俄罗斯军队也在他们的bmp战车上附加上了这种看上去和笼子差不多的玩意儿。所以方法似乎土了点,理念也很是简单,就是一个词‘隔离’,但效果的确不错。

    对于躲藏在废墟掩体内的政府军士兵们来说,这些轮式步兵战车上的30毫米火炮俨然是他们最大的噩梦制造者?;鹆湫缀返?0毫米机炮可以用他们那宛若毒蛇红信样的火链一次次舔舐废墟之间的残砖碎瓦。次口径穿甲杀爆弹对付掩体实在是太过残忍了。

    很多倒霉的政府军士兵便是在他们自认为很是安全的掩体之内,便洞穿而入的次口径穿甲杀爆弹给炸得血肉横飞的。根本形成不了什么像样的抵抗,便是悲惨的死去了。

    而夜幕的降临更是让红警士兵如鱼得水一般。拥有着单兵夜视仪、大功率的热成像仪的中华士兵们似乎对这种单向透明的作战模式很是感兴趣。他们的自动步枪上的‘热成像武器瞄准装具’、‘夜视传感器显示装置’可以通过‘光学投影装置’直接将战地上的情况显影在他们的防护头盔上的显示系统上。而政府军士兵们呢,他们什么也没有。

    战斗的激烈几乎是难以令人想像的,来自远方的炮火是一次次在夜幕之中犁开明亮的弹道,将天宇之间照映得一片火红火红。成百上千的中华士兵在这座城市之间向着他们各连、排所预先规划好的进攻路线图向前推进。炸弹、炮弹、定向爆破装置,将整个城市炸翻了天。

    工程保障连的那些装甲推土机似乎毫不在意它们的发动机所发发出的声嘶力竭的怪吼。用铲扬起的碎石乱砖直接将那些深躲在废墟中的政府军士兵们活埋在他们的掩体之内。诺大的一座城市楞是被爆炸声、马达轰鸣声给搅得沸腾。

    博萨索之战的意义对于红警士兵来说是极其重大的,他们除了要向李岚证明自己的忠诚之外,也想把这场实际意义上的首战,打出特别的风采。

    博萨索的陷落已经成了一场不可避免的悲剧了,在两支强大地面部队的攻势之下,这座孤城已然到了最后的时候。

    虽然困守在城内的近万政府军守军还在做着最后的抵抗,但谁都知道,这种抵抗已经不在具有任何的意义和价值了。

    成百门的火炮将这座已是一片废墟的城市轰的几乎是满是狼藉,整座城市之内根本就无法再能寻得一栋完整的建筑物。

    “告诉部队,从两翼压过去,配合城北方向的坦克2营将敌人向海岸方向挤压!”冒着枪林弹雨、前出到一线指挥的霍夫曼德似乎不顾及那从耳边-咻咻-飞过的流弹,指着远处的烟火升腾之地,对部队做出了最新的命令指示:“不要让部队停留下来,继续向前突击,扫清残敌的任务交给第三机步营!”

    由于城西和城北两个方向上同时的取得了突破,慌乱不知所然的政府军部队只得部分的收缩了他们的防线,可是这样做已经是太晚了。随着一个机步连的红警部队攻占了博萨索市府附近的要点,整个博萨索城内的守御力量已经被完全的切割开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