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红警之索马里 > 第133章 征战博萨索(下)
    所谓的防御体系完全的陷入在一种支离破碎的状态之中。而这一切还只是一个开始,悲剧才算是刚刚揭幕。

    密集炮雨的压力给予了政府军部队以极大的伤亡,尤其是在博萨索市府的战斗中,这一点更是让博萨索政府军士兵付出了极其沉重的代价。由于双方都没有制空权,所谓的反击只是一种徒劳的送死行为。

    在得知市府失守的消息之后,政府军武装曾经组织过一次反击。而且这次反击的力量还是不小,至少有一个团的力量,甚至反击作战还得到了不少120毫米迫击炮和107火罐火箭炮的支援。

    不得不承认的一点是,政府军武装的部分作战部队还是有着一定军事素养的。这是多年动乱下来,政府军唯一值得称道的地方。

    120毫米迫击炮是整个城市内,政府军武装仅存的一点炮兵火力了,能够从猛烈的空袭和炮击之中幸存下来,这5门120毫米迫击炮便也是一种奇迹了。

    虽是120毫米火炮,可是这种火炮的轻便性却是不错。炮身置于车轴双轮运动体上的炮体下架,不仅仅机动性强,而且适合步兵便携。也正是这种原因,这120毫米迫击炮才是得以在红警部队的空袭和炮击之中存活下来。

    射程远、精度高、重量轻,120毫米迫击炮的优点很是不错,尽管在1954便可是开始生产,可是从1970年代中期开始,这种迫击炮便被大量装备到了多国军队。而且这种炮管内有40条右旋等齐膛线、炮管外部刻有散热螺纹、属于线膛迫击炮的火炮由于采用迫击和拉火两种击发方式,所以不仅可发射榴弹还可发射火箭增程弹。

    所以这120毫米迫击炮开始轰击被红警部队占领的博萨索市府时,配合着107多管火箭炮短时间带来的巨大火力,也着实是抖了一次威风。然而远处的炮兵在这些火炮开始发挥的时候,通过炮兵雷达系统,已经把他们的位置瞬间侦测出来。

    当政府军的火炮开始转移的时候,已经晚了。这些放置在皮卡车上的火炮,连带着皮卡车,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跟着整条的接到,全部笼罩在155毫米榴弹炮下。

    博萨索市府的位置是太过于重要了,这个要点的沦陷直接导致了整个博萨索城内的守御力量被红警部队完全的切割开来了,各自之间无法相顾。这对于博萨索政府军士兵来说是极其危险的。

    于是整个博萨索市府附近的守御单位全部被抽调了起来,就这样七拼八凑出了一个团的力量。不过对于那些政府军士兵们来说,与其在反击中被打死,总比如同耗子样躲在臭烘烘的废墟之中,直至被红警士兵打死或活埋要强。至少呼吸的空气还是很不错的。

    可是事实证明,这样去做无疑是‘饮鸠止渴’,抽出了防御力量,来搞一次反击等同于是一次拆东墙补西墙的做法,而且这种做饭在之后的战斗之中不但被证明了是无效、浪费有限的兵力的行为,而且还是一次愚蠢不堪的疯狂。因为正是这次反击消耗掉了政府军本就不是很多的力量,从而直接导致了接下来的大溃败。

    不过这个时候,无论是政府军士兵,还是红警部队都没有考虑到接下来的事情。前者是因为作出了这样的决定便已经是等同于在做一次赌博,而后者这个时候还搞不清头绪。

    政府军反击的炮火的确很是猛烈,120毫米迫击炮几乎是在以最为猛烈的射速轰击着红警部队刚刚攻占的市府。刚刚占领这里的一个连的红警士兵则不得不匆忙建立阵地,改攻势为防御,就地组织抵抗,迟滞政府军的反击进攻。并呼叫增援。

    “其他方向上必须保持足够的压力,以增大对博萨索政府军士兵的压迫,使得其无法继续在博萨索市府方向形成接应之势!”不管怎么样,李岚在第一时间内作出了最为合理的判断,这个时候不管这一个团的政府军武装是从哪里冒出来的,首先打掉它,才是最重要。

    “让3营2连压上去,紧急增援1营1连,1营的2连、3连继续保持原先的进攻!”前敌指挥的霍夫曼德也是很快的作出了部署调整,无论如何不能因为政府军武装的反扑而迟滞了己方在其他方向上的进攻势头,那样一来,对于红警部队来说才是个麻烦。

    不管这一个远是不是战略预备队,都必须打掉它、消灭它?;舴蚵铝⒓疵钤茸魑笮迳ǘ拥?营派出其作为预备队的2连,紧急增援1营1连,同时让萧扬派出一部分预备队前往增援1连的方向。集中一定的优势兵力,直接在博萨索市府的方向围歼这股政府军。

    瓢泼样的弹雨几乎将市府大楼废墟外的那片空地给打得如同沸腾的水锅一样,啾啾横飞的子弹在那狼藉一片的街面之上不断的溅扬起点点的白烟,交织的火网之间满是密布的死亡。

    镇守在博萨索政府大楼的1连虽是遭到猛烈的反扑,但却是阵脚丝毫不乱,匆匆组织起来的火网顷刻之间便把进攻的政府军武装给笼罩在其中。

    40毫米榴弹接连而下,转眼之间便把那片街面给炸得火光四起、浓烟滚滚,而猫身冲锋的政府军士兵则在这片火网之间叠尸累累,95式班用机枪狂乱的叫吼声之中,窜飞的子弹如同一道道火线一样疯狂舔舐过那三三两两跃进爬行着的政府军士兵的身体。

    连属机炮排的60毫米迫击炮更是如同下雹子样的将致命的炮弹给轰落下来,到处都是那绽放的火光而腾起的烟尘。没有能够想象那是怎么样的一种场景,战争的狂热让所有人都是为之而瞠目结舌,被炮火和杀伤榴弹给炸得血肉横飞的政府军士兵躺得满地都是。

    死尸之间到处都可见垂死挣扎着的伤者。他们在痛苦不堪的呻吟着、哀嚎着,呼唤着,此起彼伏的哀鸣让所有人都难以去回避??墒撬侵械暮芏嗳巳词歉揪臀薹绦艉跋氯?,因为这些在尸堆之间挣扎的人群俨然成了最好的靶子。

    纷射的56毫米、62毫米子弹之间在人堆之间撕开可怕的血雾,子弹打入人体的闷声让人感到那股子从脚底涌上来的恐惧。60毫米迫击炮弹砸落之处更是一片的血肉飞溅。甚至许多尸体都被翻犁了一遍。而那些坚守在阵地上的红警士兵依旧在不断叫骂着、倾泻来更多的子弹。哀鸣着的政府军士兵除了不断还之弹雨之外,便是匆忙的寻找他们的隐蔽。

    一辆被击毁的多功能装甲运输车之后居然躲庇着十来个政府军士兵,这辆装甲运输车是在政府军刚刚开始反击之时,被一枚飞窜而来的反坦克火箭弹给击毁的。不过由于车辆没有发生殉爆,所以装甲车的车体并没有遭到太大的破坏,只是如同一艘搁浅的轮船一样,瘫死在这片街道上的空旷之处。

    也正是因为这样,这辆装甲运输车的残骸才是成了政府军士兵们的庇护之所。这个街道面实在在太空旷了,除了路边的一些断壁残垣的废墟之外,根本就没有其他的藏身之所,面对着红警士兵的疯狂扫射,倒霉的政府军士兵几乎是毫无办法。

    不过这样的隐蔽所更是能够招引来红警士兵的火力,本来战车被击毁了就已经够是让红警官兵们恼火的了。而现在,这些咋种居然还利用己方的战车残骸来作为自己的掩护,躲在车体之后,躲避那瓢泼样而下的弹雨。这怎么会不能够让中华士兵们气愤的呢。

    匆匆调整了方向之后,机炮排的两门60毫米轻型迫击炮便是对这辆被击毁的装甲运输车开始了炮击。第一轮的两枚炮弹都失地了,并没有击中这辆战车的残骸,不过也是将躲在车辆后的政府军士兵们给吓得够呛??墒腔姑挥械鹊侥切┑姑沟牟┤髡勘鞒鼍龆?,是否该是离开这个已经很是不安全的‘隐蔽地’的时候,第三、第四枚炮弹便落下来。

    装甲车的残骸被击中了一枚炮弹,而另一枚炮弹更是直接在车辆后的人群之间炸开,不过这还不仅仅是悲剧,多功能步兵战车上的120毫米迫榴炮轰来的一排炮弹才是这些政府军士兵们的梦魇。在将那辆多功能装甲运输车直接炸成零件状态之时,纷落的炮弹也是直接将这些政府军士兵给吞没在烈焰之中。

    杀伤是极其令人感到可怕的,尤其是那辆轮式装甲战车被两枚120毫米榴弹给直接命中之时,纷飞的车辆装甲碎片转眼之间便成了可怕的金属破片,在四下飞溅之间,这些破片带来的杀伤效应和那些炮弹皮没有什么两样,照样可以使得那些可怜的政府军士兵血肉横飞。

    数字化炮兵的最大优势便是能够在第一时间之内,将步兵作战单位所需要的炮火送抵到他们所需要送抵的地方。拥有着高度机动性、高射速的多功能步兵战车上的120毫米迫榴炮之间便是可以在短短几分钟之内,对任何步兵所需要的目标进行轰击。

    而机动步兵营的重迫击炮排更是如此,他们的炮弹永远都是下属各连、排最为直接的火力掩护着。虽然80毫米的杀伤效应有限但是其所具有的战地支援性却是谁也无法取代的。

    几乎就在此时,重炮旅的支援炮兵营的155毫米52倍口径车载式加榴炮武器系统也对政府军武装的炮火进行了成功的压制。当第一排155毫米炮弹带着刺耳的尖啸从天而落,并炸起冲天而起的火光的时候,一直疯狂‘叫嚣’着的政府军炮兵哑巴了。

    政府军这几门从埃塞俄比亚获得的120毫米迫击炮在极其精确的炮火压制之中,眨眼便是灰飞烟灭,第一轮炮火轰击的火光还没有泯灭,第二轮的炮弹便是又一次齐刷刷的砸落下来。

    除了120毫米迫击炮的车轴炮体下架上的橡胶轮胎还在那片烟火之中熊熊的燃烧着之外,炮手已经和他们的火炮一起成为了烟火之中的过去式。

    被炸得宛若稀烂泥样的尸体和七零八落分散的金属零件似乎在诉说着120毫米迫击炮根本就不是155毫米榴弹炮的对手,拿着这种不成对比的火炮去和拥有着更大口径火炮的对手搞火力掩护,压根就是一种不理智的行为。

    然而这个时候没有谁去估计火炮的残骸们似乎在想要诉说着什么,对于正陷入在厮杀中的两军士兵们来说,杀死对方才是最重要的。不过似乎在这一点上,也是红警士兵更胜一筹。他们本就占据着地利之势,而且又拥有着极其强悍的火力和战斗意志。

    成排的流星雨从夜幕之上划过,在城南的方向炸起熊熊而起的火光。那是重炮旅的那些火箭炮发挥的壮美画面。从博萨索被围困的那天起,这些令人感到胃底抽筋的大口径火箭炮就似乎没有停止过它们的‘怪嚎’。没日没夜的将火箭驱动榴弹飞砸下来。

    而且这些该死的远程火箭炮都是躲在远离战场的大后方,轰击距离可以达到两三百公里的射程优势完成可以使得这些‘战争之神’在远离战场的发射阵地泼洒它们的‘钢雨’。

    在炮弹轰然爆裂而起的火光之间,政府军武装的这次反扑完全的陷入到失败的境地。

    尽管军官们在挥舞着手枪,告诉着那些胆小如鼠的士兵们“坚决不许后退”,可是一些政府军士兵已经开始不再理会军官们的呵斥,而是不断三两成群的逃离战场。

    而那些试图维持军纪的军官们也是好不到哪里去,在红警非职业狙击手的枪口之下,他们中的尽责者纷纷被飞射而来的狙击弹给敲开了脑门。胆小的一些军官也是和那些士兵们一起,开始逃离这片战场。已经有人开始扒下自己的军服,高举起双手,寻求沦做战俘的生路。

    然而对于这些政府军士兵们来说,这个时候已经晚了。无论是继续进攻,还是逃离战场,或是投降成为战俘,都已经是太晚了。因为红警部队根本便是没有给予他们机会。

    霍夫曼德作为红警基地英雄单位的指挥和统帅能力被淋漓尽致的发挥出来。

    当机械化步兵旅1营1连遭到政府军武装的反扑之时,霍夫曼德并没有直接增援1连,而是下令1营的2连、3连继续保持原先的进攻位置,同时让3营作为预备队的2连直插政府军的后翼。直截了当的一刀洞穿了整个博萨索市府方向的政府军武装的心脏。

    因为霍夫曼德知道,就那一个团的政府军武装兵力是根本啃不下1营1连这个硬骨头的。而且无论在炮火还是在其他对地支援方面,优势都在红警部队的手里。

    要想伤了机械化步兵旅1营1连的筋骨,那是几乎不可能的。而这个时候,配合1连最好的方法,便是直接从侧翼位置上铲断政府军武装力量的根基。也就好比一个大力士,无论他怎么再有力,只需抽空了他的借力点,让他发不出劲头来,那便是了。

    而装甲旅的坦克部队从两边的街道包抄过来,并且在装甲输送车运来两个机动步兵排的兵力的时候,整个市府方向的政府军武装的反扑便是彻底的崩溃了。

    博萨索市府附近战斗的大崩溃带给政府军武装的是如同灾难样的后果,本就是如同‘饮鸠止渴’样的反扑非但没有能够起到任何的作用,反倒是连带着整个战线一起,完全的陷入在雪崩样的大溃乱。

    要知道,为了这样的什么反攻,那一个团的作战兵力可都是从附近的守御兵力中抽调出来的。就这样也才七拼八凑出了这么点兵力,而一次不成功的反击,便是将这么好不容易拼凑起来的部队便是给消耗掉了。这等于是非但没能止渴,反倒是喝光了鸠酒。

    红警部队自然不是会给政府军懊悔的机会。由霍夫曼德亲自所指挥的第三机步营从侧翼位置上直扑政府军的攻击出发阵地,压根就没有直接去给1营1连解围。这招气势磅礴的大手笔简直就让政府军武装的指挥官瞠目结舌,他也知道一旦后路被断,那么别说什么反攻了,这仅存的一个团的家底儿可就得算是完蛋了。

    “还有什么比类似于当初孙膑先生的那照‘围魏救赵’样的方法更适合这样的场景呢?”在基地车坐镇的李岚笑着对身边的娜塔莎说道:“这个霍夫曼德,手笔不小啊。他这是想要一鼓作气的围歼这股政府军部队啊?!?br />
    李岚对于霍夫曼德的这招‘釜底抽薪’颇是欣赏。用兵当是如此,当机立断、找准敌方的真正脉门所在,一击而中,狠而准,力量和敌方的软肋都把握的很准。而且一场击溃仗和一场歼灭仗的意义在城市巷战之中更是意义不同。以政府军的反扑是根本无法伤及到延绵攻势的部队。而这个时候,何不让1连顺势成为鱼饵,从而达到歼灭敌军有生力量的目的。

    重炮旅的自行火炮营的155毫米52倍口径车载式加榴炮武器系统在进行了最后一次弹幕轰击之后,便是转移了他们的炮击支援对象。而被炸得晕晕乎乎的政府军士兵们还来不及松上一口气,在坦克的隆隆怒吼声下,街角便是出现了中华装甲战车掩护下的步兵的身影。很显然,红警士兵来了。

    这突如出现在侧翼的中华部队显然是让政府军武装陷入在慌乱之中。当那些多功能式步兵战车、多功能装甲运输车碾过遍地的狼藉、喷吐着灼热的火蛇,掩护着猫身前进的机动步兵,压迫上来的时候,早就已经被1营1连顽强防守的火力给打得糟萌萌的政府军步兵便是再也吃不住劲了。溃乱也开始了。

    两翼位置上包抄过来的红警部队使得政府军武装如同扔入沸水锅中的鱼儿一样,拼命的跳跃求生着??墒钦庖磺杏杏寐??铺天盖地而下的火箭弹雨和齐刷刷扫过的机炮、机枪弹雨,彻底使得这些博萨索政府军士兵丧失了继续战斗的意志。面对着隆隆驶过来的中华装甲战车群,这些政府军士兵只能选择投降或是被杀。

    一辆辆悍马高机动车、多功能步兵战车组成的车群如同牧羊犬一样,将四下里的政府军士兵驱赶到了街面之上。在红警士兵们的呵斥声中,那些选择放下武器的政府军士兵木然的聚在一起,双手抱头、蹲成一团。

    探身在机枪塔、炮塔外的中华士兵们操控着手里的62毫米、7毫米机枪、40毫米榴弹发射器,对着这些博萨索政府军士兵来回摆弄着?;褂信吭谥聘叩愕木鸦魇?,似乎他们的目光就没有离开过瞄准镜,坦克的轰鸣声。这一切似乎都在告诉着那些政府军士兵“你们不要有任何的企图,任何一个人的反抗行为,都将会带来周围一群人的死亡?!?br />
    “好了,通知3营,抓紧时间赶上来,我们不能停止太久!”望着不远处炸成一片火光的战地,霍夫曼德摆了摆手,对通讯兵说到??蠢床┤鞯淖髡降娜芬丫堑搅俗詈蟮氖焙蛄?。

    从北线压上来的2营和侦察连也正在横扫他们的目标区。用不了太久,西、北两线的作战部队便可以在博萨索城内完成汇合了。那个时候政府军部队除了向东退向海边以及山脚,便是再无出路了,因为城南的退路已经被机械化步兵旅的坦克营所切断。

    北面,装甲旅坦克一营,在装甲旅机步营的配合下,对博萨索的港口也发动了连绵攻势,这里是博萨索政府军防守最为严密的地方。阿威尔面对糜烂的局势,发出了誓死和博萨索共存亡的口号,大量的兵力被调集到港口。

    这也是没有办法,不管是国际的援助,还是埃塞俄比亚的援助,都必须经过港口上岸,假如港口被占领,那政府军就要面临瓮中之鳖的局面。

    ps:华丽向大家保证,再也不会把资料放在正文里?;八?,本书有贴吧了,有时间华丽还真的想去逛一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