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红警之索马里 > 第148章 “巨型燃烧弹”
    ps:300张月票加更!

    真是大神一怒浮尸千里,苦苦的追赶,还是瞬间被拉开!华丽这两天也不想开单章了。高级权限即将来临,需要好好的正理下思路。

    大家有月票的投月票,没有月票的投推荐票,催更票、评价票、打赏、赞、订阅,总之华丽是什么都要。

    ———以上免费、以下正文———

    扎克镇,一列长长的车队开了出来,朝着三十公里外的要塞疾驰而去。

    不过在车队即将到达要塞的时候,最前面的车辆突然爆胎了,整个车队便停了下来。前面路旁一个荒废已久的村落,在黑暗中轮廓起伏,一座高高的水塔,就竖立在村口的路边。

    阿坝州比今年二十七岁,他出色的军事素养得到索马里兰军方的器重,不到几年的时间就成为了营长,可谓一步登天。他多次为索马里兰高层执行那些见不得光的任务,也多次灭掉那些不安分的部族,每一次都是有惊无险,可是没有一次像今天这样不安的。那种感觉,就像被一条毒蛇盯住了一样。

    狙击手?不,不可能,这一带根本就没有合适的狙击位置。再说就算有狙击手,凭他们的狙击步枪也不见得能击穿防弹车和防弹衣叠加起来的防弹效果!像锰钢穿甲弹、白银旋转弹等等特种子弹一个弹匣就比一支枪还要贵,有多少人用得起?

    伏击?也不对,这里根本就没有人。要是有人,肯定会有一丝丝的活动气息,只要一点点,就会被他发现了。

    炸弹?

    这倒是有可能,阿坝州比本着小心驭得万年船的原则,命令一个小队下车,按部就班进行排弹。事关生命安全,那个小组也不敢怠慢,拿出东倭人特有的严谨认真,一个老鼠洞都不放过。

    阿坝州比则躲藏在防弹车后面盯着,一有风吹草动他就会下令开火,哪怕是一只蝙蝠飞过来也要把它打下来在地上辨认是敌是友。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这个黑暗的路段还是风平浪静,排弹小组不断用手电筒作灯光联系:安全、安全、安全!

    难道是自己太多疑了?

    阿坝州看着公路旁已经废弃的小村落,比正想理理思绪,一声巨响直冲云霄,车队的前方,天空一瞬间变成了病态的嫣红。阿坝州比面色微变,他意识到,要塞麻烦了。果然,不到三十秒,莫西克那气急败坏的声音就狠狠地通过电波,撞入他的耳膜:“阿坝州比,敌人已经进攻到我面前了!你还要拖到什么时候才肯过来???”

    阿坝州比无奈道:“将军阁下,我怀疑前面有埋伏,正在……”

    莫西克怒吼:“没有埋伏!听清楚了没有,没有埋伏?。?!你马上给我过来!”

    “我尽力吧!”

    排弹小组已经走出了这段看似?;姆置菜品缙嚼司驳穆?,打出灯语:“安全!”

    难道自己真的多疑了?阿坝州比一挥手:“上车,用最快的速度离开这里!”

    车队又发动了,载着近五百个士兵,用最快的速度赶赴要塞。这些尽职尽责的士兵永远都看不到,三百米外某个角落里,一张用伪装蜡油涂得面目全非的脸笑得是何等的阴森。

    “砰?。?!”

    svd狙击步枪响了,一发子弹以每秒960米的初速射出,在空中划过一道华丽到极点的流光。这是一发燃烧弹,没有穿甲能力,自然也就打不动防弹车。但是,它还是可以打穿一座水塔的。就算那水塔被他一枪打爆了也没事,那点容量能装多少水啊,想用这招把些人淹死?异想天开!

    水塔里的确装满了水,不过不是饮用水,而是橡胶水。橡胶水可是个好东西,跟清水差不多,没什么异味,用它灌满水塔,等到某些倒霉蛋从下面经过时一枪打爆,橡胶水碰到一点火星立刻剧烈燃烧,瞬间便可以把整片区域变成火海。

    这简直就是一颗巨无霸式燃烧弹??!别说燃烧弹了,一颗普通子弹也能叫这颗超级燃烧弹烧得惊天动地。橡胶水可是极易燃的,印度阿三在表演喷火之类的把式的时候嘴里含的就是这玩意儿,把它喷到火把上就成了,不过你得当心,别让火把嘴巴给烧焦了。

    燃烧弹轻而易举地打穿了水塔的外壳,点燃了以吨计的橡胶水。这种清流澈见底的液体顿时作反了,轰然巨响中把水塔撑得粉碎,化为亿万带着一点点胶质的火苗朝楼下的车队飞撒下去!而大多数的橡胶水实在是太多了,飞不起来,只好顺着阳台瀑布般泄下去,潇洒肯定没有那漫天火雨潇洒,但是形成一条火瀑布,

    场面壮观无比,就算是漫天的烟火,也比不上来这么一下。

    整条公路瞬间变成一片火海,车队立刻被大火吞没了,更惨的是隐藏的狙击手还嫌他们死得太慢,一枪把最前面的那车车的轮胎再次打爆,车子侧翻,后面的车子慌不择路,连连相撞,这下索马里兰士兵们彻底悲剧了,他们要是能尽快冲出火海没准还有一线生机,可是现在撞成一团,结果就是等死。

    每个人都在朝司机暴吼:“倒车!倒车!不想死的话就马上倒车,要不然老子一定会在被大火烧死之前开枪毙了你的!”其实大可不必,司机都拿出了战斗种族在高速公路上飙车的那种狠劲,玩命转动方向盘,倒车,拐弯,会撞烂什么,顾不上了,会辗死谁,顾不上了,会不会撞车,也顾不上了!总比呆在车里被活活烤成烧猪好吧?这种疯狂,这种狂野,就算是战斗种族最资深的司机见了也瞠目结舌,自叹不如!

    晚了!

    三道刺眼的尾焰从后面三百米外飞来,那种刺耳的尖啸声听得一些自老兵面色惨白,哆嗦了足足两秒钟才挣扎着发出一声狂叫:“是火箭炮!rpg!”

    他们的判断非常正确!不过要需要更正的一点是,这是三枚重型反坦克火箭弹,就算是以皮糙肉厚的t-72式主战坦克挨上一枚得回厂返修,像他们这种比鸡蛋还要脆弱的防弹车一连挨上三枚会是什么样子?直接连人带车一起轰成渣,漫天飞舞。

    又是三枚火箭弹呼啸而来,又把一辆防弹车炸成了渣?;购?,在防弹车的亡命冲击之下,已经脱离了火海,司机一个急刹车,侥幸没有被炸死的士兵以比训练最好成绩还要快百分之六十的速度蹿出这注定要变成活棺材的防弹车,开枪还击。

    灾难并没有就此结束,在公路的四周,突然窜出长长一排自动火力。而索马里兰的士兵也没有示弱,拿起武器开始组织反击。一轮对射,几十个索马里兰士兵被打得血肉模糊,好几个被狙击手直接爆头。

    幸存的索马里兰士兵纷纷开始避开了公路,窜入了废弃了小村子。几个人一组,躲进了满是灰尘的破房子中。然而还没有等他们真正喘口气。

    随着一声呼哨,一枚枚高爆手雷就冒着烟打着旋飞了进来,这些士兵眼睛子几乎瞪出眼眶,嘴巴张得可以塞下一个铅球,他们知道自己完蛋了,他们又没有千手观音的本事,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在这么多手雷爆炸之前把它们捡起来丢出去了。他们更知道,如果他们敢跑出去,绝对会被密集的子弹打成一团烂泥!

    最后的清理工作还在继续,整整一个步兵营,现在已经快死光了。凭心而论,他们死得有点冤,要不是莫西克一个劲催他们前进,他们是不会留下那么大的空子给人家钻的。

    “莫西克阁下,对方用上了巨型燃烧弹,我们别动队全部被火海围困,无法去支援你们了!你千万要小心,这批人手法极其专业,他们可能是某个国家的特种部队!”

    “什么?”莫西克脑门冷汗直渗,急促道:“能够来几个人?”

    阿坝州比苦笑:“一个也出不去了,他们是铁了心要赶尽杀绝的……”

    一个尖厉的声音闯进来,把莫西克吓了一跳,地堡通往地面楼层的铁闸被炸弯了,外面的火光已经可以透射进来。

    “叮铃铃——”

    电话铃声突然响起,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一个少校壮着胆子过去接电话,才喂了一声就见了鬼似的浑身发抖,牙齿捉对厮杀,结结巴巴的对莫西克说:“是……是、敌人打来的!”

    莫西克过去接过话筒,语气不善:“我是莫西克,你是哪位?”

    艾哈迈德的声音轻快,想必是心情好得要飞起来了:“真让我感到意外,刚刚截获你们的无线电,我还以为是听错了?;拐媸悄骺顺だ?,真是久仰大名,可惜,此前一直无缘一见。不过,我想我们很快就可以见面了?!?br />
    莫西克压抑着怒火,问:“你是什么人?到底想怎么样?”

    艾哈迈德用索马里语言慢条斯理说道:“我是什么人,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至于我想怎么样,你应该比我清楚。我军一直都和你们保持着尊重,大家同意都是索马里人,尽管部族不同,但改变不了我们都是索马里人。我们一直都没有想过与你为敌,但是你们实在是让人失望。勾结外族,打击自己的同胞,这是你们自己的选择?!?br />
    “哼!你们很伟大吗?还不是听从一个华人的命令,有什么资格来说我们?!蹦骺诵闹猩凉凰康牟牙?,不过他也很快恢复了过来,道。

    “那又如何,你也不看看埃塞俄比亚是什么人,他们只会给我们带来灾难和杀戮。如果不是我们指挥官无私的奉献,拯救无数的索马里同胞,你以为我们会听他的话吗?”艾哈迈德道。

    “那你打电话要告诉我什么?”莫西克道。

    “没什么,就是想和你说说话,鄙人是你这一次的对手,虽然现在你已经成为了瓮中之鳖,但也要给予你足够的尊重不是?!卑醯碌娜肥窍胍纯茨母鏊降囊锩嬗惺裁慈?,刚刚通讯兵们截获了一段无线电,听到莫西克的名字,这个电话就是来确认的。

    莫西克这个名字,在索马里西北角,很出名。因为索马里兰的军事大权,由他掌控。作为潜在的对手,艾哈迈德自然对他有了解。只不过,艾哈迈德没有想到,会这么快就实际接触到。

    莫西克冷笑:“你以为这样就可以让我们屈服了吗?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老实告诉你,我手下还有上百人,主力部队即将到来,到时候你就等着被我们剥皮拆骨吧!”

    艾哈迈德淡淡的说:“要是我告诉你,你等不到了,你会作何感想?不过,现在我又改变主意了,我要拿下扎克镇?!?br />
    “你还想短时间攻下扎克镇?别做梦了,除非你有本事调大军过来,否则只是自寻死路!”

    “那你就看好了!”艾哈迈德说完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莫西克拿着话筒,愣了好久才叫:“马上加固这里,我们只需要再守半个小时。电令扎克镇守军,提高警惕?!?br />
    命令很快就被传到了扎克镇,镇上的两千多士兵,都高度警戒起来。

    在索马里兰士兵望穿肉眼的注视下,一长溜汽车朝扎克镇开了过来。所有人顿时紧张起来,扣住了扳机。有人问头头:“打不打?”

    头头有点儿犹豫不决:“再等等看,没准是自己人呢!”

    “不会是自己人啦,上面不是来了命令吗?说了,哪怕是一只兔子靠近也要马上开枪?!?br />
    “谁敢保证那不是来支援我们的人?敌人敢彻底暴露在我们枪口下大摇大摆的接近,那不是嫌命长吗?”

    那倒也是,谅敌人也没有那个胆子,更重要的是,众人在潜意识里也希望那是自己人,毕竟主力未到,自己一方实在是势单力薄了一点。

    已经不到五十米了,两名索马里兰士兵走出去打出手势让车队停下来,探照灯也一起朝那里照过去。灯光下大家看到,最前面那个明显是索马里兰军装的士兵从车窗里探出头来冲索马里兰士兵招和,露出友好的微笑,并且友善地说了几句什么,隔得太远,腔调又太古怪,所有人都没听懂。

    索马里兰士兵听得莫明其妙,要他再说一遍,那小子微笑着连说带比划:“大笨蛋,炒鸡蛋,越炒越笨蛋!”索马里兰士兵自然没学过华语,一个字都没有听懂,正纳闷这口令怎么这么怪呢,突然惊觉车队离自己只有二十来米了,警惕起来,抖了一下ak-47,叫道:“口令!”

    车上的红警士兵一脸的微笑,道:“曹尼玛!”

    索马里兰士兵再次被搞得一头雾水,想破头也想不出那是什么意思,见车队还在接近,大喝:“再不说出正确的口令我们就要开枪了!”

    红警士兵说出了放在全世界也是通用的最佳口令——微声冲锋枪从车窗探了出来,喷出长长一道火舌,打得弹壳飞跳,点三八的口径,差点把这两名索马里兰士兵拦腰扫成两截。

    黑暗中,车门随之打开,红警士兵矫捷的从车上跃下,而卡车却如离弦之箭奔向扎克镇的镇口,紧接着,后面的卡车也是如此,一辆接一辆的朝着扎克镇内奔去。纷纷跳下车的红警士兵,在卡车的掩护下,窜进了路边草丛中。

    镇口的守军根本没有时间去管这些敌人,因为卡车在撞开拒马冲进小镇后,便纷纷发生剧烈的爆炸。当所有的索马里兰士兵反应过来的时候,开车的红警士兵,已经消失在夜色中。

    以此同时,所有独立作战的小部队都收到了艾哈迈德的命令:“儿郎们,都回来吧!敌人的主力已经到来,该上正餐了?!?br />
    接到艾哈迈德的命令,就连已经快要攻下要塞的部队,也都毫不犹豫的撤离。短短的两三个小时,只不过是艾哈迈德给索马里兰和埃塞俄比亚联军的一道开胃菜,真正的主餐,还在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