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红警之索马里 > 第149章 殊死之战
    ps:不想分开,一次性发上来。()没有任何资料,只有激情与热血!

    315张月票加更与330张月票加更,都在里面。

    ———以下正文———

    得知敌人已经深入到索马里兰的地界,并且四处搞破坏,联军指挥部被激怒了,下达了死命令:必须在二十四小时之内全歼进入境内的敌人!

    以此同时,联军主力兵分两路,索马里兰的装甲旅朝东,沿着国境线朝西迂回,包围这股进入索马里兰境内的敌军,大部队协同,继续朝着扎克镇全速进发。

    在接到联军两路大军同时发动的报告后,艾哈迈德淡淡的说了两个字:“天真!”

    “可不是,他们直到现在都还没有搞清楚状况呢,活该他们倒大霉!”指挥部中一个中校军衔的参谋说道。

    艾哈迈德说:“告诉前线主力,专打索马里兰的这支装甲旅,不必奢求快速全歼,打痛就行了!不过,要小心敌人的空军?!?br />
    中校接着开通电台,用暗语说:“买卖上门了,准备好了没有?”

    那头是一个火爆爆的声音:“早就等得不耐烦了!妈的,在这个鬼地方晒掉了两层皮,这苦头没有白吃,总算让我赶上了!老子这回不把那群混蛋爆出屎来,我从此不拿枪!”

    中校继续道:“远程炮兵部队会给予你最大限度的支援,这次战役效果如何,就看你们能不能把索马里兰打痛啦!”

    那头说:“那个什么装甲旅,老子要全部留下来,都是功勋,不能浪费!”

    够狠!

    随着命令的下达,红警兵团最强悍的两把重剑在非洲大陆崭露锋芒,倒霉的索马里兰装甲旅,注定要成为第一个祭品。

    ——————

    “该死的混蛋!”索马里兰装甲旅尖刀连连长奥卡西中尉喃喃诅咒着。难怪他如此火大,原本以为一次轻松愉快的征报之旅如今变成了一场血肉横飞的恶战,开战才多久啊,他的连就有七名士兵倒在了来自公路边的零星射击。

    对于骁勇的迪尔族勇士来说,这种射击不是威胁,更像是折磨,防不胜防。那帮未开化的家伙在中华军官的训练下,除了人人一口流利的华语也还真成了气候了,你不理会他吧,子弹嗖嗖乱窜,咬到哪里哪里就是一个窟窿。被打毛了,摆开架势想狠狠的跟他们打一仗吧,他们鬼影都不见,反正就是不让你安生!

    在付出十几个尖兵的代价下,总归前进到了原本属于邦特兰的地界。远处平原一片寂静,手上的红外夜视望远镜中,什么都没有看到。

    敌人的装甲部队以及陆军都没有调动的迹象,这是个好兆头。虽然并不畏惧跟这两个对手打一仗,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盯着他们就行了。站在坦克上用望远镜瞅着远处寂静的平原,奥卡西中尉对身边的通信员说:

    “给阿利尔将军发电,我们已经前进到邦特兰境内,没有发现敌军大部队,也没有受到……”

    最后那个单词突然噎住了,因为他发现自己的的结论下得早了些:五百米外的灌木丛里火光一闪,一枚反坦克火箭炮就这么热情洋溢的朝他们扑了过来!

    仿佛是听到了发令枪一般,周围的小山坡上,树林里,土丘后面,到处都有致命的反坦克火箭炮轰然而出,朝他们激射而来!火箭炮雨战术,在中东战争中埃军就曾多次运用过,揍得以军鼻青脸肿,只是没想到这套战术落到他们的头上来了!

    全连的坦克和步兵战车遏力机动,释放烟幕弹和诱饵企图躲过这些死亡之吻,然而为时已晚,甚至不等连长大人一句“小心”喊完,第一枚反坦克火箭炮就一头扎进了一辆标准配置的步兵战车里,可以洞穿坦克正面装甲的火箭炮拿来打步兵战车,后果可想而知,炎光一闪,轰隆一声,整个车身四分五裂,战车顶部的双联机炮小炮塔被一团火球狠狠的抛向天空,好久才重新落地,一个班的士兵,没有一个活着出来的。

    不过这个车组并不孤独,大团大团的火球冲起,一辆辆战车被无情地掀翻,到处都是纷飞的碎片,到处都是死亡的哀号。

    在爆炸的火光中,一个狰狞异常的身影出现在这些已经被打晕了头的索马里兰士兵视野内,接着又一个,再一个,那是成群的犀牛坦克,

    索马里兰侦察连后方,一架武装直升机朝着犀牛坦克群扑了过去,短翼下吐出长长的火链,两枚反坦克火箭炮像毒蛇一样噬向铺天盖地的扑过来的钢铁巨兽,轰隆一声,一团大火卷起,冲在最前面那辆坦克起火燃烧,停止了前进,但是后面却快速闪出了几个抗炮的步兵,扬起肩扛的纤长炮管,十字准星将直升机的矫健的身影牢牢吐出,黑洞洞的炮口同时喷出桔红的火球,整个人重重一震,数枚炮弹带着让人难以忍受的尖啸声,像古代著名的响箭一样朝直升机怒射过去!

    单兵防空导弹!奥卡西中尉心里发出一声哀叹,他知道这架直升机完了,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趁着敌军还没有冲过来,赶紧逃吧!

    全连最后几辆残存的坦克在坦克炮和反坦克火箭炮化为漫天星火的同时以最快速度完成转向,调头就跑,而那帮撕碎了直升机的怪兽丝毫不懂得见好就收,开足了马力猛追,主炮不断喷吐出雷霆万钧的火球,将跑得慢的倒霉蛋直接打成燃烧的铁蛤蟆。

    奥卡西中尉一边指挥坦克胡乱射击一边向旅部报告:“我们在xx地区遭到敌军重装部队的伏击,先锋连已经不存在了!这是一个陷阱!我们中了敌人的圈套!”

    不过,旅部那边也是爆炸声不断,该死的家伙,难不成他们想一口吃掉索马里兰装甲旅数千悍卒吗?

    估计那头也是乱了套,过了足足三十秒才听到装甲旅旅长阿伟利少将的声音:“中尉,你们是怎么遭到伏击的?敌人的坦军有没有参战?还有,你确定这是索马里人吗……喂,喂,中尉,你在听吗?”

    一声巨响过后,中尉才喘声回应:“我在听?!?br />
    “那就赶快回答我的问题!”

    中尉气得大叫:“你再问下去就没有人回答你的问题了!一群混蛋的主战坦克,我们一个连都让它们给打光了!我们的t-72坦克炮打不穿对方的装甲?!?br />
    中尉的愤怒是有道理的,因为速度惊人的犀牛坦克正追在他们后面大开杀戒,将两者之间的距离飞快地缩短,只是几句话的功夫,在反坦克火箭炮雨中挣扎出来的四辆坦克就只剩下他一辆了!吼完这一句,后面一声尖啸,又有致命的炮弹飞过来了,中尉只觉得整辆坦克重重一震,他一百六十斤重的身体腾云驾雾一般嗖一下从坦克舱口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

    在昏迷过去之前,他看到自己的战车已经被打得四分五裂,而该死的犀牛坦克坦克洋洋得意的从燃烧着的残骸身边经过,朝军团主力杀去……

    当第一批炮弹火流星一般从天际坠落,挟以摧枯拉朽之势狠狠地砸在行进的队列中间的时候,阿伟利突然意识到自己,或者说是整个联军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低估了前面那些同胞们维护利益的决心!

    第二装甲旅一动手就摆出了铁砧对铁锤————硬碰硬的架势,两个机步营两翼展开,像一把强有力的铁钳,朝索马里兰装甲旅两翼钳过去,中路则是他们的主力第一装甲营和第二装甲营,八十多辆坦克排成数横列轰隆隆的像海啸一样,伴随着铺天盖地的炮火朝索马里兰装甲旅主力辗压过去!

    在坦克的身边,则是伴随的反坦克步兵,像猎犬一样猎杀着索马里兰装甲旅的战车。后方的自行榴弹炮营一边行进一边开火,成排的炮弹轰然而出,在索马里兰装甲旅中间卷起阵阵钢铁与烈焰交织而成的死亡洪流。炮火实在是太猛了,即使索马里兰装甲旅的队形已经是相当松散,仍然遭到到重大伤亡,几乎每一团火光腾起,或多或少都要带上一抹凄艳的嫣红!

    体格瘦高的索马里兰装甲旅战士在声声充满惊恐与不甘的狂嗥中消失在爆炸的火光里,化为一团迷蒙的血雾。当237火箭炮发出狂哮的时候,这些倒霉的索马里兰士兵都有一种末日来临的感觉。

    237毫米火箭炮战斗部杀伤力和110米的杀伤半径实在是太吓人了,一发炮弹砸下,就要在地上挖出一口小小的池子,弹着点附近的人和植被一起飞向半空,化为齑粉,离得远一点的不是被爆风裹住远走高飞就是两脚一软,倒在地上直喷血,相当一部分人挣扎着想要站起来逃离炮击区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的腿已经不翼而飞了!

    “轰?。?!”

    一发火箭炮命中了一辆主战坦克。主战坦克是出了名的耐打,针对步兵的杀伤榴弹基本上拿它们没撤,但是……如果那发榴弹的口径是237毫米,又将如何?看看瞬间变成几十块灼热的碎片飞溅出去的炮塔就知道了。

    阿伟利愤怒了,装甲旅尽管满编制,但那都是t-64,而他手里只有区区一个炮兵营,对手却是整整一个炮兵团规模的火力,不管是数量还是质量都占了绝对优势,索马里兰装甲旅真的被打蒙了!他嘶声怒吼:“空军呢?他们在哪里?他们不是万能的吗,为什么不来解决敌人的炮兵?”

    参谋们苦笑:飞机飞得再快也没有炮弹快吧,他们的请求空中支援的信号发回到联军司令部,司令官作出相对应的战术安排再到战机起飞赶到,这一过程没有个一二十分钟是不行的,而一二十分钟已经足够敌军的自行火炮向他们倾泄两千多发杀伤力巨大的炮弹了。再说了,少将大人你眼睛长着透气的是吧,没看到敌军还有防空火箭炮伴随进攻,为全军撑起一把防空伞???

    索马里兰装甲旅的炮兵也在拼命的射击,130毫米轮式突击炮,105毫米加榴炮,甚至牵引式重型迫击炮,都打出了最高射速,可尽管如此,他们还是没有办法挡住敌军的进攻,相反,他们的大炮还被呼啸而下的炮弹一门门一辆辆的掀翻,炮兵上的劣势,注定要让公牛吃一个大亏!

    不得不说,埃塞俄比亚空军的动作还是挺快的,接到索马里兰装甲旅的救援信号后,八架米格-21战斗机相继起飞,扑向红警兵团第二装甲旅的自行榴弹炮营。两三百公里的航程,二十分钟便可到达。他们的动作是够快了,问题是在这种以旅为单位的大战中,八架攻击机能起多大的作用?还是米格-21这样的老古董,而且还是可悲的轻型机,现在也只有非洲国家还拿这样的战机当宝。

    就在索马里兰装甲旅的士兵听到引擎的嘶吼声的同时,他们也看到了在硝烟中逐渐清晰起来的犀牛坦克的狰狞身影。现在两军的距离已经拉近到两千五百米,犀牛坦克那只能用变态来形容的125毫米口径高压滑膛炮发出令人生畏的怒吼,长杆尾翼稳定脱壳穿甲弹划破这段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距离,就这么嚣张的出现在索马里兰装甲旅的坦克面前!

    装甲兵的电台里一片鬼哭狼嚎,惊叫声,怒吼声,咒骂声,还有车长几乎是本能反应的口令,响成一锅粥,还有的干脆就是某些成员神经质的尖叫声,反正热闹非凡。

    貌似强横的t-64主战坦克在红警装备利矛面前竟是如此的脆弱,反应装甲自爆产生的效果微乎其微,穿甲弹蛮不讲理的从爆炸碎块和反向冲击力中间穿过,一穿到底,火光一闪,轰隆一声,大团烈焰从流淌着钢水的窟窿中喷薄而出,横扫整个车体,炮塔像是被一把无形的斩马刀来了一记漂亮之极的斩首一般,整个飞起十几米高!这凌厉的一击只是一个开始,更多的穿甲弹密如飞棱,呼啸而来……

    索马里兰装甲旅装备着五十多辆t-64主战坦克,战斗力在非洲国家中并不算弱,哪怕不论坦克的性能,奈何红警第二装甲旅是两翼并进的,又是伏击,占尽先机,将他们牢牢裹在一块窄小的地域,施展不开来!来自两翼的炮火和短程火箭炮一秒钟也没有停过,而正面,近八十辆坦克像铜墙铁壁一样辗压过来,索马里兰装甲旅打从建军以来,还没有打过这么窝囊的仗,只能被动地承受着敌军坦克火炮的一轮轮杀伤。

    第二装甲旅不同,他们的兵力舒展得足够的开,拥有极强的弹性,进退自如,还有精准的炮火支援,搞得索马里兰装甲旅极为被动。索马里兰装甲旅盼望的空中支援看样子是来了,米格-21攻击机机群在第二装甲旅多功能步兵战车弹炮合一发射时的巨大呼啸声中落荒而逃,埃塞俄比亚方面已经害怕了,十四架米格-23才没了多久,飞行员们各个都是心怀恐惧着上天。

    现在索马里兰装甲旅只能在正面死顶,同时集中兵力拼命的朝两翼扩张,企图将敌军两翼压迫的机步营赶得远一些好喘一口气,甚至撕开一个口子突围而出,再设法与扎克镇的埃塞俄比亚主力部队会合,到那时,就轮到这些敌人哭了!

    正在浴血奋战的索马里兰装甲旅并不知道,他们视作救星的埃塞俄比亚装甲旅此时遇到的麻烦比起他们来,只大不小,因为在扎克镇在海边,三支埃塞俄比亚的装甲旅撞上了等待已久的重炮旅以及撕去伪装的两个犀牛坦克营,为了应对眼前的敌人,李岚把领地之中所有的坦克都派了出来,尽管还是两个营的编制,但犀牛主战坦克的数量却已经超过了一百五十辆。第二装甲旅,尽管还是一个旅的编制,但单单坦克数量,已经达到了两百三十辆。是第二机械化步兵旅和重歩师中所有坦克汇集的结果。

    扎克镇周边地形一大特色就是平坦,可以说是一马平川,无险可依,为数不多的丘陵和灌木丛算是防守一方可以利用的唯一屏障了。这路交通发达,公路纵横,机械化兵团可以横冲直撞,大逞凶威。再加上扎克镇已经汇集大量的后勤物资,补给四百多辆坦克的后勤基地,必然成为了李岚必将进攻的地方。

    当然,你要攻击的就是我要保卫的,在这一伟大思想的指导下,索马里兰计划在这一方向投入了超过三个师的庞大兵力。

    短短的几个小时,扎克镇已经打翻天了,整个城镇现在已经变成亚丁湾边上燃烧的大火球,重炮旅在十分钟的时间里,已经向这里倾泻了上万吨的炮弹。

    而巷战无疑已经直趋白热化,装备精良的第二机械化步兵旅在这座小镇投入了超过两千名红警士兵,每一条街道都让嗖嗖乱窜的曳光弹覆盖,每一幢房屋的窗户都有步枪探出来对准下面的人喷吐出致命的子弹,每一条不巷都可能会突然冒出一小队全副武装的士兵,每一堆瓦砾后面都可能隐藏着一名冷酷的狙击手,绿着眼睛等着某些冒失鬼自动送上门来。

    敌人进攻的强悍出乎联军的意料,更颠覆了他们几十年来打仗的传统观念!随着路边熊熊燃烧的车辆残骸越来越多,倒在街道上的尸体越来越多,而防守的效果越来越差,联军不得不继续重兵投入,用生命和红警兵团展开痛苦的拉锯战。

    跟被投入绞肉机中的索马里兰装甲旅相比,埃塞俄比亚装甲旅算是幸运的了。这三支装甲旅是埃塞俄比亚老牌装甲部队,是埃塞俄比亚陆军重要的实力构成,三个旅总兵力为两万人,装备着t-72主战坦克和t-80主战坦克,战力强悍。

    把这么一支重装部队投入巷战,恐怕只有脑残的人才做得出来,因此作为三支装甲旅指挥官的格瓦拉抵中将赋予了三个装甲旅迂回穿插到敌后方,沿海的平坦队形也有确有利于他们的发挥,因此所有人对这样的安排也无话可说。

    港口方向的天空已经被炮火打成了紫红色,时不时传来声声闷雷一般的巨响,还有不断从头顶掠过的火箭炮和炮弹,这些都让埃塞俄比亚装甲旅的士兵们热血沸腾,恨不得马上冲杀一番。当然,他们得先找到敌人才行。

    该死的敌军人似乎全都逃跑了,海岸线空荡荡的,一个鬼影也没有,在车里哪怕开了空调也热得浑身是汗的埃塞俄比亚装甲兵们骂咧咧的,都在嘲笑敌军人是懦夫不敢跟强大的埃塞俄比亚重骑对阵。

    庞大的钢铁巨兽放肆的辗过,大地颤抖,灌木丛在履带下变了了绿泥,沿途小动物的吓得浑身发抖,这一切都让装甲兵们体会到了征服者的快乐,不少人纷纷说:“我们早就应该采取这样的行动了!

    他们高兴得早了点。至少指挥官格瓦拉抵是这样认为的。

    在指挥车里,格瓦拉抵眉头紧皱,反复核到几份情报,神情严肃。他实在是放心不下,虽然侦察兵至今没有发现敌人的踪影,更没有遭到任何攻击,风平浪静的,但是他心里总有一种正在朝敌军的陷阱走去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他浑身不自在。西方士兵有一句口头禅:“当我们的攻势势如破竹的时候,就说明我们中了敌方的圈套!”现在装甲旅不止是势如破竹,简直就是如入无人之境,跟炮火连天的港口方向形成巨大的反差,这种古怪的平静让少将如芒刺在背。

    美军军事卫星发回来的照片他已经反复研究了很多次,侦察直升机也进行了两次侦察,没有发现任何不对劲的地方。敌人一个重炮集群还老老实实的守在前面,等着他们前去大开杀戒,可是……哪里不对劲呢?到底是哪里不对劲呢?

    这时,侦察兵发回一条重要的情报:索马里兰装甲旅在南部方向遭到敌人坦克部队的伏击,死伤惨重!

    敌军已经出动了,那这里呢?

    中级栗然一惊,果断地大喝:“主力放慢速度,让前锋部队加强侦察!”

    前锋部队顿时骂声一片,这一路上都侦察了几回了?不过是一些早年人就跑光的废弃村镇而已,除此之外就是大片成群的灌木丛,这样的画面在索马里遍地都是,再也没有别的了,有什么好侦察的?

    如果能透过伪装网,看清楚灌木丛下面的一切的话,不知道这些士兵还能不能骂得出来。一望无际的灌木丛和成片的草丛中,隐藏着足可以令他们颤抖的军队!

    他们严格的保持着无线电静默,像一堆树叶一样趴在原地一动不动,侦察机就在头顶飞来飞去,硬是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更可怕的是,这郁郁葱葱的灌木丛和杂草丛林竟然有一半是伪装部队搞出来的,似有中华当年共军的狡猾!

    一个少校和一个中校趴在指挥部外面,用红外望远镜乐不可支的看着敌人一步步的踏入他们精心布置的陷阱??醋抛凹茁谜焖延廖薏炀醯目?,两人面面相觑。

    少校用手语比划:“埃塞俄比亚雄师就这水平???猴子都比他们强些!”

    中校:“那不一样,猴子比他们精明多了?!?br />
    少校:“也是,老是指望技术能帮他们解决一切问题,现在我们就要告诉他们,技术并不是万能的!再好的技术,也需要优秀人员来使用?!?br />
    没多久,埃塞俄比亚装甲旅主力全部进入伏击圈。数字化小组已经准备完毕,重炮旅也开始修正计算好了坐标,少校狞笑一声,大喝:“开火!”

    几乎是条件反射,在他大喝一声的两秒钟之后,二十公里外隐藏起来的自行榴弹炮营自行加榴炮的射手就按下了发射电钮,轰隆一声,一发155毫米口径榴弹挟雷裹风的飞向公路上的埃塞俄比亚军队!出于反侦察需要,所有的炮兵雷达都没有开机,因此这发炮弹差不多是直瞄射击了。不过数字化步兵手里的步枪瞄准镜里射出的看不见的光束为炮弹提供了制导,光束钉在一辆弹药车车身上,被车身折射到天空,炮弹就沿着这道被折射出去的光束扑向弹药车,整辆弹药车在巨响中化为一团直径数米的巨大火球,轰击波将后面一辆越野吉普车抛向半空,士兵的断肢像枯枝一样纷纷掉落,这只不过是下开始而已!

    不等埃塞俄比亚军队反应过来,更多的炮弹成群结队的扑了过来,分工明确,穿甲弹以数倍音速砸向t-72主战坦克,速度较慢的杀伤榴弹则扑向吉普车和两栖装甲车。130毫米以上口径的炮弹,就算坦克装甲足够的坚厚,可以扛住这一击,里面的人也得被活活震死!更何况少校存心要埃塞俄比亚佬好看,一上手就用上了最不人道的紫铜穿甲弹!长达三十厘米的紫铜管狠狠撞中挑战者主战坦克的正面装甲,撞击所产生的巨大热量瞬间将它融化为拥有四千多度高温的液体,速度却不曾稍减,看似坚不可摧的主战坦克正面装甲连零点五秒钟都没有顶住,被可怕的紫铜液瞬间烧穿,像火山喷泉一样扫向驾驶室,而被崩落的坦克装甲碎块也落井下石,以亚音速扫过,骇人的高温和

    金属射流将整辆坦克内部搞得一塌糊涂,被这样的炮弹击中,装甲兵几乎没有任何活命的机会!海湾战争期间,伊拉克人品尝过这种让人肝胆俱裂的滋味,现在轮到埃塞俄比亚人了。效果如何?看看那一座座燃烧着打着滚飞向半空的炮塔就知道了。

    装甲兵的遭遇固然值得同情,步兵也没有好过哪里去。飞向他们的榴弹在他们头顶自动爆裂,像运输机一样释放出四十多枚高爆弹头,十枚一组,由一根飘带串联着,拉成笔直的一排像条条火链,朝他们无情地抽了下来,越野吉普车挨上一枚这样的弹头就得完蛋,现在是十枚一组的落下,仿佛是魔法师抛出了一连串闪电咒语,地上炸出一串串链状火光,又好像是球形闪电在大发神威。

    说到爆炸威力,单枚弹头自然远远不如普通的155毫米炮弹,但是说到杀伤面积,普通炮弹只怕连它们的三分之一都不到。对于那些没有装甲?;さ牟奖此?,一枚扔到脚边的手榴弹和一枚落在两米开外的重炮炮弹没有任何区别,只要是爆炸了,他们就只有血肉横飞的份。这么变态的炮弹所群砸下,在装甲旅步兵中所在的位置打出一个急剧扩张的巨大方格,处于方格内的车辆被炸得支离破碎,被球形闪电链扫上一下的士兵连半声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就变成了飞溅的血沫和碎肉,与熊熊燃烧的坦克残骸交相辉映,构成了一幅只有在末日地狱中才看得到的画面,是那样的壮观,又是那样的残酷。

    埃塞俄比亚装甲旅被这空如其来的炮击给打蒙了,再怎么训练有素的部队遭到突然袭击,也不可避免的会出现混乱,更何况这突然袭击来得是如此的猛烈,如此恐怖,就算装甲旅是铁打的也会被这狂风暴雨一般的打击打趴下!自行火炮喷薄而出的杀伤力惊人的炮弹咻咻怪叫着争先恐后的飞来,给他们带来无尽的死亡和恐惧,火箭炮以其惊人的密度在埃塞俄比亚军队所在的区域植出一片片炽热无比的碎片横飞的火红森林,近程火箭炮则埋头苦干,玩命的发展蘑菇种植事业,在夜幕下种出一朵朵硕大无朋的、形状不大符合规格的蘑菇云,埃塞俄比亚军队车辆残骸和士兵破碎的尸体在沉雷滚滚和阵阵热浪中飞扬起来,杀鸡用牛刀,对于敌人,李岚是从来都不会吝啬炮弹的!

    将这一画面完整拍下下来的美军无人机,让操控无人机的驾驶员们震撼不已。

    成群的炮弹在数字化步兵的指引下长了眼睛似的飞向装甲旅,不断有士兵惨叫着和着泥土和庄稼被掀上半空,哪里有大批士兵,哪里就是一片火海!别说那些薄皮步兵战车,就连战斗总重高达四十五吨的t-80主战坦克,挨上一炮也得完蛋!红警兵团的炮击来得又准又猛,装甲旅被这轮长达半个小时的炮击给打得阵脚大乱,要是这种高密度的炮击再持续十分钟,没准他们就得崩溃了!就在格瓦拉抵打算下达全军分散突围的时候,滚雷一般的炮击突然停止了,那能够把人活活逼疯的爆炸声和火光一下子消失了,被轰掉了半条命的装甲兵一时间还有点儿不适应呢。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他们的噩梦就这样过去了,炮击还有继续,不过是从无关别覆盖性炮击变成了精确点杀,零星炮响一分钟都没有停过,几乎每一声炮响过后,必然有一辆坦克或者战车被重重的掀翻。

    还未见到敌人,三十分钟的炮击已经把装甲旅给揍得死伤无数了,遍地都是碎尸,到处都是车辆残骸燃起的大火,硝烟弥漫中到处都是伤兵痛苦的呻吟,眼前这一切无不让装甲兵们毛骨耸然,也许直到现在,他们才明白索马里之行意味着什么吧。

    医务兵在在呛人的硝烟中踉跄而行,把一名名伤兵从焦黑的浮土里扒出来进行急救。炮兵部队的军官怒吼着狠踹还没有死也没有受伤的部下的屁股,把他们踹进自行火炮里,装甲兵愤怒地重新集结,准备对躲在暗处的敌人发动反击,还以颜色!

    不过他们现在还无法跟指挥部联系,因为两分钟前,一枚炮射火箭炮命中了他们的指挥车,在层层扩散的烈焰中,整辆指挥车变成了燃烧的残骸,幸运的是格瓦拉抵在炮弹命中目标之前被警卫员拖了出来,否则他将成为联军在这场战争中第一个被击毙的将军。他们也没有跑出多远,炮弹就击中了指挥车,爆击波裹着热浪暴卷而来,中将觉得自己背心像是被大磨盘重重的砸了一下,整个人向前飞出四五米,扑在地上啃了一嘴绿泥,眼前一黑,昏迷过去。三支装甲旅顿时群龙无首,乱作一团。

    而就在这个要命的关头,红警兵团发起了强大的攻势,整整一百五十辆犀牛主战坦克和数量众多的装甲车、兵步战车,汇成一股庞大的钢铁洪流席卷而来!矮车身长炮管的犀牛坦克在黑夜显得格外的凶猛,气势汹汹的朝比它们的吨位小六七吨的t-80主战坦克猛冲过去,125毫米口径高压滑膛炮缓缓转动,团团几乎要将整个车身遮住的火球从黑洞洞的炮口喷薄而出,带着死神的狞笑划破夜空,扎入厚重的装甲,溅起万点火花。

    那些多功能步兵战车也不甘示弱,在此起彼伏的呼啸声中,一枚枚反坦克火箭炮冲天而起,划出一道道优美之极的弧线,扑向那些薄弱的埃塞俄比亚装甲车,王对王,将对将。倒霉的埃塞俄比亚军队还没有从炮击的震憾中恢复过来,又遭到这群恶犬极其凶狠的撕咬,顿时就损失不少。

    连遭打击的埃塞俄比亚军队怒火冲天,数个坦克营几乎是一窝蜂的涌了上去,数百辆主战坦克在这片一望无际的原野中杀成一团!一辆辆坦克发出沉沉低吼,像一群受了伤的猛兽,露出自己最锋利的獠牙朝对方冲撞过去,杀伤力巨大的穿甲弹在空中空飞,寻找着可以下手的目标,不断有坦克中弹起火,幸存的装甲兵面无人色的将死伤的同伴拖出来拼命的跑得远远的,很多人都没能完成这一系列动作,甚至还没有来得及爬出坦克,弹仓就殉爆了,他们连着炮塔一起腾空而起,消失得无影无踪。

    论防护能力、论机动性能,不管是t-72还是t-80都远远不如犀牛坦克,除非是俄罗斯的t-90出马,否则根本奈何不了犀牛坦克的地位。吨位的差距还是小问题,真正要命的是,埃塞俄比亚装甲兵的素质远远比不上红警单位中华士兵,在埃塞俄比亚装甲兵的控制下,它在高速行进中开炮时根本就没个准,每开一炮都不得不暂停一下,打完了再继续发动,这些弱点问题都不大,对付像t-62、t-55这一类对手可以说是无关紧要,因为对手根本就没有那个能耐在正面击穿它们厚厚的装甲,但是当他们被迫与犀牛坦克这么一位第三代主战坦克标签的高手对垒时,这些弱点暴露无遗,后果是灾难性的!犀牛坦克利用良好的机动性能和先进的火控系统,将移动相对缓慢的t-72给绕得头晕目眩,稍不留神就是一炮,不管是钨合金弹弹头的尾翼稳定脱壳穿甲弹还是紫铜穿甲弹,挨上一炮就得完蛋!

    混战之中,双方都损失不小。

    “奶奶滴,不愧是苏联货,这些t-80还真够耐打的!”

    少校低声咕哝,因为他看到一辆t-80硬挨了犀牛坦克一炮,硬是没有起火,也没有发生殉爆,真能扛啊。少校果断命令主力摆脱埃塞俄比亚三支装甲旅的正面纠缠,两翼迂回,反坦克营和一个主战坦克营继续在正面牵制敌军。杀红了眼的埃塞俄比亚装甲兵才不管什么战术不战术,看到红警兵团退了他们就紧追,哪怕是不断被反坦克火箭炮击中也不肯回头!人要是发起疯来,还真的不好对付!

    “轰轰轰……”

    一连串的闷响终于在红警兵团的阵地上炸开,团团火光腾起,三辆反坦克火箭炮发射车当即被打得粉碎,这还是接敌以来埃塞俄比亚第一轮有组织的炮击。第二轮炮弹接踵而来,更多的反坦克火箭炮发射车连人带车一起被砸碎。

    吃足了红警兵团炮兵的苦头的装甲师自行火炮团憋足一股劲闷装猛打,将红警兵团的攻击出发地打成了喷发的火山,不将敌人全部炸成肉末他们恶气难消!在炮火的支援下,三支装甲旅各坦克营更是攻势如潮,兵分两路,一路正面强攻那道由反坦克火箭炮和炮兵组形的防线,另一路朝两翼猛打,他们坚信自己一定能将这些该死的索马里人彻底辗碎!

    索马里人只不过是占着伏击的便宜,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而已,现在要硬拼硬的死拼,这帮曾经的手下败将哪里是对手?更何况红警兵团的部署出现了巨大的漏洞,在正面只放了反坦克火箭炮部队!你们的反坦克火箭炮是做得非常出色,不过光凭它就想要将我们堵在口袋里,也太过天真了吧?

    现在用的一定是臭名昭著的v形攻势,强大的主力在外围像一把铁钳一样钳过来,一支兵力不多但骁勇善战的部队堵塞钳口,部署得是不错,比你们的前辈要好一些,但是那些装甲车真的能挡得住我们坦克重炮的轮番冲击吗?只要我们愿意付出一定的代价,完全可以将这些反坦克火箭炮部队全部辗碎!

    冲……先干掉反坦克火箭炮部队再说!在反败为胜的刺激下,装甲旅差不多是铺天盖地的掩杀过来,看那气势,只消一轮冲击就能将这些苦命的轻装部队辗成齑粉了!

    只是牛气冲天的埃塞俄比亚军队忽略了数字化炮兵部队的杀伤力。整整一个重炮旅就隐藏在二十公里外的灌木丛中,不断的发射炮射反坦克火箭炮,每一枚炮弹轰出,必然有一辆坦克或者自行火炮悲惨的变成燃烧着的废铁!

    这些炮兵的配备实在太松散了,一公里的距离最多只摆两门炮,换句话来说,就算埃塞俄比亚军队的炮兵雷达发现了他们,展开反击,一次顶多也就只能击毁一两门炮而已,而数字化炮兵一炮却可以将他们一车人送回老家去!

    数字化炮兵还有一大特色,那就是反应够快,打了就跑,并且在机动途中接过开炮的命令后可以在不到一分钟之内作好一切准备,并且向目标轰上三发炮弹。传统炮兵对数字化炮兵,谁更强一些?看看那一辆辆被打得支离破碎的战车就知道了。

    为什么李岚到现在兵力就这么多,就是他一直都在追求部队的先进程度,数字化部队,那是李岚最基本的要求。如果没有这些硬件在撑腰,他会如此硬气?

    不过,埃塞俄比亚空军方面,反应也不慢,六架米格-23匆匆忙忙的起来支援,并不是他们的反应有这么慢,而是现在整个战场都打成一锅粥了,能赶来支援都算不错了。只可惜不等他们投下炸弹,红警兵团外围的防空部队,已经找上他们的麻烦了。最终结果,只能让这六架米格-23无奈在高空投下了炸弹,然后转身离去。

    没有了空中威胁,那些数字化炮兵就更加放肆了,以少打多,很快就轰得装甲旅的炮兵们开不了口,只能眼睁睁看着装甲兵与敌军混战成一团,杀得血肉横飞!

    格瓦拉抵被救醒后,头一句话就是部队怎么样了。当他得知装甲旅已经完全跟红警兵团混战在一起,空军再也无法提供有效的支援后,露出苦笑。此次迂回,除了军事上的需要外,还有一层试探索马里人是否坚决的站在李岚一边,试探已经有结果了,现在他最关心的是,他的三支装甲旅还有多少人能活着回家?

    就在左右两翼炮火连天的时候,扎克镇的巷战也达到了高潮。被红警兵团第二装甲旅机步营打出去的联军步兵一连发动了三波攻势,突入城中数百米,重炮和空军来回轰炸了好几轮,然而还是有无数子弹从城市的每一个角落射出,射穿他们的身体,撞碎他们的脑袋!联军胜在人数众多,而红警部队胜在装备精良训练有素。一时间拼了个旗鼓相当,谁想一口吃掉对方都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