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晚上还有更新,会把第三盟主的十章更新的最后两章还上,但可能会很晚!

    华丽现在开始上班,更新量和更新时间肯定会有所变化,之前向大家承诺过,这个月日更万字,华丽也会努力的完成。()同时,华丽也希望大家能够多多支持正版阅读,来起点订阅下。

    新的一个礼拜,拜求大家的推荐票。只要大家动动手指头就可以帮助华丽,请别吝啬那几次的点击。

    ——————————

    当后方的车队来到这个岗哨时,原本十来个自称伊斯兰教派政府士兵的武装人员,全部倒在地上。他们深深震惊与恐惧的神情,仿佛在生前看到了什么极度不可思议和恐惧的事情。

    刘政辉等人并没有和车队打招呼,而是若无旁人的把地上的尸体都清理到路边。然后皮卡车再一次的上路,依然行走在车队的正前方,扮演清道夫的角色。

    而这些人的死,并没有对车队照成太大的麻烦,因为尾随在车队后面的武装势力中,就有这个曾经的索马里政府——伊斯兰教派武装。作为被美国和联合国列为反政府武装的恐怖组织,教派武装当年就是在埃塞俄比亚出兵之后,被赶下了政坛。几年前,埃塞俄比亚从索马里撤兵之后,教派武装再一次壮大起来,现如今,就连摩加迪沙就是教派武装的统治下。

    现在索马里那个所谓的合法政府,不说摩加迪沙了,就连政府官员都不敢进入索马里,一直都在肯尼亚“办公”。在索马里的那些名义政府官员,不过是一些小鱼小虾。

    李岚对于这个所谓的教派武装,并没有太多的好感。因为这个教派武装,是以伊斯兰教派的教规作为律法,律法制度极其的严格。尽管它获得了不少索马里人的支持,但一切都太过于理想化。

    而且这个教派武装,经常对领地进行渗透,一年多来,抓获了上百个潜入人员,单单这个教派武装派来的人,就占了10的比例,一个个闪闪的大红点,已经让李岚看出了这个武装对他的态度。明面上,教派武装在明面上很支持他,但实则却是居心不良。他也不可能因为几句无关大雅的声援,就对某个组织生出好感。

    再者,不管是索马里的那个组织,都是他的敌人。他是绝对不会允许今后索马里有第二个武装组织,他必须要确保武装势力的唯一性与合法性。哪怕是个人,都必须严厉去禁止。

    既然今后是敌人,属于必须铲除的对象,那还有什么可顾虑的。对于欧美国家,李岚有顾虑,但是对于这些教派武装,李岚压根不就是很在意。就算这个伊斯兰教派武装是阿拉伯世界扶持起来的,和他有些许多本质上的相同目标,但他现在根本不想去理会。

    李岚也相信,伊斯兰教派武装与他对比一下,伊朗和叙利亚这两个国家,知道该做出什么选择。

    所以,这一路上,李岚给基地雇佣兵的命令是,不需要有顾忌,该出手时必须要雷霆一击。

    基地雇佣兵们也自然没有保留的执行李岚的命令,这也导致这一路过来,已经有十来个公路岗哨被端掉,死了近百人了。而刘政辉和李剑航两人,也都升到了三极精英级别。

    不过,真正的战斗还没有开始,这一路来,车队如此大张旗鼓下,已经吸引了太多的眼球,索马里各地说得上的武装,都想来分一杯羹。别说护送的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雇佣兵公司,就是联合国的维和部队进行护送,在利益的驱使下,他们也敢拼一把。到是对其他势力的警惕心,让所有人都不敢当这个出头鸟。

    当然,总有一些人会经不起心中的诱惑。

    ————

    “狼穴呼叫孤狼,狼穴呼叫孤狼,前方十公里处,发现可疑武装人员,人数未知,请前往确认。确认一遍,……”

    再一次登上皮卡车的刘政辉等人,还没有等车子走出去多远,就听到了耳机中传来的实时情报。

    “孤狼明白,马上就出发?!绷跽月砩匣卮鸬?。

    作为这支小组的组长,有着绰号——孤狼之称的刘政辉,在接到后方车队指挥部的命令之后,脸上那副原本玩世不恭的笑容逐渐的收敛了,肃穆的脸上闪过丝丝的寒意。

    “全体准备,换上装备,要开始了?!毕麓锿昝?,掀开皮卡车后车厢中的帆布,露出了里面四个大箱子。

    车子依然在前进着,三分钟后,除了开车的人员外,小组的另外三个成员,包括组长孤狼刘政辉,全部换上了基地最先进的第一代步兵作战系统。并且第一时间打开上面所有的系统,也与后方车队中的大部队取得了信息和数据链的对接,双方的信息传递成功开启。

    车子停片刻,驾驶员换人,换下来的驾驶员也快速穿上这套单兵系统。所有准备工作都就绪后,每套系统都进行的对接测试,在一切都万无一失后,刘政辉下达了命令:

    “为了不引起任何的注意,车子再前进五公里便停下,我们徒步警戒前进三点五公里。为后续的大部队,提供情报支持?!?br />
    刘政辉说完,从帆布下面掏出了四套沙漠伪装迷彩布条。

    半个小时后,前二后二四个身影悄悄的在公路边向前方运动。

    然而就在他们前进了不到五百米的时候,作为排头兵的李剑航突然停了下来,向后示意停止前进有情况的手势。后方,狙击小组成员开始寻找狙击位,后方的观察手根据李剑航给出的方向,利用望远镜查看起远处的情况。

    刘政辉则是快速来到李剑航的旁边,不需要李剑航说话,他也感觉到有问题。有血腥味,就在前方。

    “五百米!”李剑航小声嘀咕了一下。

    “死的人不少,不然味道没有这么清晰?!绷跽运低?,向后方的狙击小组示意了高度警戒的手势,然后和李剑航两人交替掩护前进。

    狙击小组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人,一个观察手加上一个狙击手。此时,两人正在刘政辉等人后方的四百米处,那把大口径的狙击步枪已经子弹上膛,风速和湿度的数据,已经在狙击镜上调整完毕。

    不过,一路过去,并没有发生任何的意外,就在两人感觉到血腥味已经很浓的时候,刘政辉一指远处一颗大树下的灌木林,道:“在那里面?!?br />
    “无法判断周围是否有埋伏,要去看看吗?”李剑航警惕的双眼扫视着四周最有可能的埋伏点,和后方的狙击小组交换了下数据,道。

    刘政辉没有回答李剑航的话,径直来到灌木丛外。入眼便是十几具尸体并排着躲在一块平地上,血流满地,惨不忍睹。

    “他们应该是在那片灌木林里遭到袭击的,那里血溅得到处都是。也不知道是谁如此丧尽天良,杀了这么多人!而且这些只是普通人,骨骼很脆弱,手指没有老茧,不是军人!”李剑航小心的在周围检查了一下后,便来到刘政辉身旁,指着远处一个枯黄的小灌木林道。

    李剑航说完又一指着那几具眉心中弹的尸体说:“好精准的枪法,一般的武装人员根本没有这种枪法,他们肯定是来自某个国家的特种部队成员!”

    刘政辉皱着眉头:“会是谁干的呢?我敢打赌这些平民绝对不是他们的真正目标,他们到底是为什么要对这些非武装人员大开杀戒?”突然端起97式突击步枪,对准一具尸体扣动扳机?!斑者者铡泵芗淖拥蛟谑迳?,尸体血肉狼藉,都不成人样了。

    尸体下面居然设置了诡雷!

    李剑航甩掉一片黏在手上的碎肉,抿紧嘴唇,说:“好厉害的诡雷,真要是有哪个人去搬动尸体,我想死的绝对不止一个两个。孤狼,你看会是谁如此残忍狡诈,连死人都拿来当武器?”

    刘政辉慢慢的爬起来,淡淡的说:“这有什么,在安南南方,这一招安南游击队早就用烂了?;鞅械芯氖勘蟀寻蔚舯O账ǖ氖掷兹绞逑旅?,敌军收尸人员一搬动尸体,手雷马上爆炸,又可以收割一两条人命,多好啊。搞得美军在给战死有战友收尸的时个都要首先用步枪朝尸体扫上一通,直到把尸体打成筛子才敢收尸,这帮家伙不过是有样学样罢了。走,到那片灌木林去看看?!?br />
    那片灌木林面积不大,不过够密的,有一条小路从灌木林中间经过。在灌木林的中心位置,草木断折,地面被炸出几个浅坑来,附近的树木身上都钉着尖锐的弹片和钢珠,数量之多,令人头皮发麻。不用说,这些平民是在这里踩中了敌人埋设的反步兵雷,这就是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尸体腿上带伤甚至两条腿都被炸断的原因了。踩中地雷后,这些没有经过严格训练的平民必然死伤一地,幸存者肯定惊慌失措,接着伏击都开火了,他们甚至连一发子弹都来不及打出去就全部遇难了。

    柳哲和李剑航根据弹片散布的范围推测这几枚地雷的杀伤力,得出的结果令他们倒抽一口凉气!刘政辉用战术刀从树身上撬出几颗钢珠,又挖出几块弹片,像欣赏艺术品一样反复观看,半晌作出结论:“是苏格兰阔剑,一种威力巨大的反步兵雷。内部有八百枚钢珠,杀伤范围达五十米,要是设成定向爆炸,不亚于一支口每径巨大的霰弹枪在开火,一枚就能报销一个班甚至半个排!苏格兰阔剑一大特色就是很少会炸死人,一般情况下只会把你两条腿给废了,让你成为战友有累赘和军队的负担。这就是西方式人道主义?!?br />
    李剑航低声说:“好歹毒的地雷!看这杀伤密度,他们用了可不止一枚??!”

    “少说也用了三枚?!绷跽曰鹜?,指向小灌木林左边:“那里有脚??!”

    刘政辉和李剑航走过去,可不是,真的发现了几个脚印。留下脚印的人穿的是野战靴,野战靴的纹路跟他们所穿的沙漠作战靴的有着明显的不同。

    这时数字化系统的微型计算机上传来消息,在左侧路边的山里发现了可疑人物的踪迹,同时让孤狼小组等待援军到来。

    对方是来者不善,在如此鸟不生蛋的地方,也只有车队是最有价值的目标。而且通过这里的场景,得出对方的不简单。刘政辉没有发挥什么个人英雄主义,十分钟后,另外两个小组过来。

    和孤狼一样,都是隶属于武装mcv旗下的雇佣兵小组,全部都是由海豹突击队和狙击手这两个单位组成。战斗力都十分的强悍。

    人员到齐后,三个小组十二人,全部划归孤狼指挥。职权确立后,没什么好说的,刘政辉一声令下,跟着顺着情报给出的方向,前去追击。

    对方向公路左侧的山里进发,留下了一些不是很明显的蛛丝马迹,经验相当丰富的特种兵就像猎犬追逐受伤的小鹿一样沿着这些并不明显的踪迹步步紧追。

    进入到处都是杂草和灌木的小灌木林后,李剑航打起了前锋,敌人无论设下何等巧妙的圈套都瞒不过他们的眼睛,被他们一一破解。只是追了几公里,最后一点踪迹也消失了,完全是靠感觉在追踪。刘政辉忍不住嘀咕了一声:“真是失策,我们应该带军犬来的?!?br />
    李剑航说:“可不是么!”

    刘政辉利用单兵系统的通讯装置和各狙击组联系,那些狙击手都说并没有发现敌人活动的踪迹,刘政辉表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叫:“真是奇哉怪也!那帮孙子难不成真的是什么球艺忍者不成?”

    特种作战一大原则就是千万不要节外生枝,尽量不要跟不相关的人打交道,以免带来变数。山姆大叔在阿富汗就有过不少血的教训,最出名的莫过于鼎鼎大名的海豹突击队遇伏事件:四名海豹队员进山执行斩首任务,在山时遇见两名牧民,他们不知道该如何处理,给了两名牧民一些小礼物后放他们走了,结果没多久他们就被三十多名塔利班武装人员包围,不得已,只好向基地求救。指挥部派出一架直升机搭载十八名海豹队员前去支援,没想到还没有进入战场直升机就被击落(据说是被人一枚手雷从窗口扔进机舱,连人带机一并报销。要真是这样的话,那两个班的特种兵也太悲催了,十八条人命——加上飞行员还不止——只值一枚便宜得掉渣的手雷。这起事件告诉我们:一定要关好窗,要不然哪天一枚手雷丢进来,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机上人员全部遇难,而被包围的四名士兵三死一失踪,伤亡之惨重,连总统都震惊了。跟对方的名兵交火就意味着暴露,这批敌人应该尽快脱离才是,他们偏偏反其道而行,一个劲往山里钻,似乎要寻找战场跟他们好好的打一??!如此反常,刘政辉不得不认真对待。

    幽狼小组组长幽狼突然打出停止前进的手势,并表示“有发现”。

    刘政辉上前一看,原来他发现了一个并不清晰的靴印。靴印应该几个小时前留下来的,上面的纹路跟灌木林里的那几个如出一辙,指向两座山坡下的一片峡谷——那里皆是茂密的灌木和草丛,长得都很茂盛,有近一人高。

    “王八蛋,原来他们躲到这里来了,让我们好找哇!”李剑航嘀咕了一声。一旁的刘政辉趴在地上用望远镜观察那片寂静的丛林,也不知道他在找些什么,久久不见吭声。

    “组长,再不追可要让他们跑掉了!”

    刘政辉同样小声说:“一支接受过严格的荒漠作战训练的特种部队还会在沙地上留下脚印,是最最低级的错误,我不相信他们会犯这种错误!撤退!”

    李剑航愣了:“撤退?我没有听错吧?好不容易才追到这里来,咬住了他们的尾巴,你却要撤退?”

    刘政辉指向那片丛林:“那里肯定是个陷阱,要是我们傻巴巴的沿着脚印追进去,保证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br />
    “即使他们有埋伏,我们也可以把他们赶出丛林来消灭掉??!”

    刘政辉嘴角一翘:“不懂了吧?在我看来光是消灭敌人并不算了不起,只有把敌人消灭干净而自己却毫发无损那才叫真正的了不起!你想想看,对方经验如此丰富,又是早有准备,占尽地形优势,我们要想消灭他们,得付出多大的代价?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应该反客为主,先撤退,让他们的伏击计划落空,逼他们走出丛林来,到时我们想怎么收拾他们就怎么收拾他们,多好玩??!

    而且我很想看看,这些到底是什么人。此次我们的护送任务的消息才散发出去多久,就有这么多人惦记。现在更是难得发现了同行的身影,从他们反跟踪的手段看来,已经值得我们每一个人真人的对待?!?br />
    “他们会这么听话走出来吗?”

    “这些人绝对不是索马里人,更很有可能不是非洲人,他们都是精锐。刚刚那些死去的平民,应该是不小心闯入了他们的埋伏点,那些地雷和子弹,应该是给我们准备的。对方的目标很明确,至于他们出不出来,我也不知道。不过在这之前,我得跟他们打声招呼,免得人家说我们不宣而战!”

    刘政辉说完吃错药了似的蹦出去,不管三七二十一,举起枪对着天空就是一梭子,确定引起对方足够的重视后才放下枪,冲那边竖起一根充满不屑意味的食指,摇啊摇的,接着又倒竖起一根拇指,意思是“跟我斗,你们还嫩点!”等对方充分理解他的意思了,再伸出一根中指问候人家全家女性。

    这里距离灌木林不过四百米,他大咧咧的站在山坡棱线上,纯粹就是一个再显眼不过的靶子??!只要对方的狙击手食指轻轻一勾,他就得脑袋开花了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那片灌木林里一片死寂。

    刘政辉怪笑一声,冲那边挺动腰肢,做出一组足以令任何女同志面红耳赤的下流到极点的动作,嘴里还念念有词:“我看你们有多能忍!你们这帮欺软怕硬的孙子,我攻、攻、攻!我攻你老妈,我攻你老婆,我攻你姐姐,我攻你妹子,我连你小姨一块攻!怎么样,戴绿帽子的感觉如何呀?如果你们还是个男人,如果你们还是个军人,就跳出来向我开枪??!就跑出来跟我拼刺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