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红警之索马里 > 第209章 全歼美国特种部队(下)
    “小子们,记住这帮可怜虫的遭遇,他们用血的代价证明了,战场上不会有什么安全的地方。当你好不容易摆脱了敌人的追击,所要做的不是松一口大气,而是握紧手里的枪,拼命地睁大眼睛,因为,也许真正致命打击已经朝你们铺天盖地地扑来了!假如你们到了所谓的安全点就认为可以放松一下了,那么,你们可以去死了?!鄙砩细亲藕窈竦纳惩恋牧跽源胖皇粲诙衲У奈⑿Χ哉獯问嫡阶隽俗芙?,手里的97式突击步枪响了。

    一发56毫米口径的动能弹以六倍音速激射而出,仅仅尽行了零点五秒钟就被三百米外一名海豹突击队队员宽阔的胸口挡住了去路。拥有如此可怕的动能的子弹当然不会把一件防弹衣放在眼内,就像筷子戳豆腐一般轻而易举地把防弹衣撕开,在突击队员公熊般宽阔的胸口凿出拳头大一个窟窿,前边入后边出,接着又射穿了一名索马里政府军员有胸口,这才意犹未尽的钻进一块大石里,留下一个深深的冒着枭枭青烟的小洞向所有人证明:子弹先生曾到此一游?。ǹ湔帕耍。?br />
    枪声一响。整片荒原都沸腾了!至少三挺重机枪同时发出骇人的咆哮,一道道火蛇交叉卷来,被扫中的人不是拦腰断成两截就是被活生生打成一张破布。这可不是拍电影,什么连中好几枪都还能在战友怀里叽叽歪歪那纯属扯淡!这种重机枪每一个在越南灌木林服过役的海豹突击队队员都不陌生——都不知道有多少架直升机被这种看起来挺粗糙挺不起眼的重机枪打成了火球,更不知道有多少美军士兵正在直升机上观光,被射穿合金结构机身飞过来的重机枪子弹打得粉碎。让海豹们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这种重机枪如此沉重,雇佣兵是怎样带着它们急行军并且超越他们的?难道这些雇佣兵一个个都是大力水手转世的,或者吃了大力丸?

    这还不算什么,在众人瞠目结舌的注视下,两名身高超过一米九的壮汉站了起来,冲着他们露出憨憨的笑容,身上还披着两件犹如钢铁侠附体的盔甲,接着他们手里那门令人胆寒的六管旋转重机枪就开火了,轰鸣声联成一线,密不透风,子弹以每分钟三千发的可怕射速朝开阔地上的索马里政府军和海豹们狂泄过来,枪口指向哪里哪里就是血肉横飞!

    一些索马里政府军员都吓疯了,嚎叫着没命的跑,这帮傻*也不想一下,就算给他们一一起飞毛腿他们又能跑到哪里去?又有谁跑得过子弹的?机枪子弹排成的火流狠狠扫过,这些没命狂奔的胆小鬼当场被碎尸万段!更要命的是,至少三具流弹枪也开始发言了。

    那一枚枚准确无误地砸在队员们头顶上的高爆燃烧弹一点也不好笑,只是一轮齐射,便有十余人被炸成了火人,被当场炸死还算是幸运的,最惨的还是那些被溅了一身浆状化学燃料的家伙,浑身是火的在沙地上奔跑打滚,滚得越欢火烧得越旺,最终被活生生烧成了焦炭,那个味,可把所有人给熏毙了!

    利用烟雾的掩护,这支死伤近半的部队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向身后一百五十米开外的灌木林,动作那叫一个快啊。以这个速度,不用三十秒他们就能进入灌木林,摆脱这种光挨打无法还手的困境了。

    可是螺旋桨的轰鸣打凯恩心中那一丁点希望绞得粉碎——三架直升机从戈壁后面拔地而起,这是大型运输直升机,没有什么武装的,可是此刻每一架直升机的机首部位都在朝地面喷吐着火舌,从背后把他们一个接一个的摞翻。一些索马里政府军员绝望地举起手里的步枪朝直升机拼命开火,子弹打在直升机腹部,炸出一团团火花——没用的!

    这是李岚特地挑拨给雇佣兵公司的夜鹰直升机,最大的特点就是够结实,普通的步枪子弹根本就打不穿它的舱壁。运载量也够大,一架可以装两个班全副武装的士兵,因此深得步兵青睐。这种首次路面的直升机成了索马里政府军的噩梦,站在舱口的雇佣兵只管用手中的机枪朝那帮丧家之犬猛扫,丝毫不担心他们的反击。在另一边舱口的刚是狙击手,冷酷地狙杀着企图用火箭弹攻击直升机的武装人员。真的得佩服他们的枪法,在飞快移动的直升机上还能枪枪都打中要害。这样的狙击能力,整个红警兵团中,也只有红警单位的狙击手具备。

    “两个班!”凯恩针对直升机的突然袭击作出了理智的判断,“我们至少要被打掉两个班的兵力,才能冲进灌木林!”此起彼伏的惨叫声印证了他的判断,考虑到几百米外那三挺重机枪的盲目扫射,也许他应该再减掉五名士兵。

    二十多具尸体铺出一条血路来,付出了如此惨重的代价,凯恩他们终于钻进了灌木林。在战场左翼突然传来激烈的枪声,雇佣兵的伏击圈起了一阵混乱——他们的救兵到了。

    幸存者无不是一阵狂喜,呐喊着鼓起最后一点勇气朝左翼杀去,试图跟援军会合。然而现实再次给了他们一棒:伏击他们的雇佣兵远比他们想象的要多得多。在一声声充满暴戾气息的狂嗥中,不断有迅捷到极点的身影从灌木林的阴暗角落冲出来,一次本来可以完美收场的伏击战迅速演变成两国顶尖尖兵的殊死较量。

    这是真正的混战,火箭弹尖啸着你来我往,手雷和枪榴弹的爆炸声此起彼伏,枪声联成一线,密不透风,其间还夹杂着打肺里挤出来的怒吼和战术刀劈裂人体的可怕声响,双方完全搅成一团了,不少地段出现了近身格斗的身影,这对美军士兵的特种兵有点不公平——他们可不擅长这个啊。

    来援的正是鼎鼎大名的贝雷帽特种部队,在越南战场上这支部队非?;钤?,给予越南军极为沉重的打击,被誉为“杀人机器”。

    美军在埃塞俄比亚里面的特种作战力量就这么多,现在全派出来了。贝雷帽特种部队来了一个中队,迎战他们的是红警兵团海豹突击队的一个中队,双方甫一交手,战况就直趋白热化。几乎每一个士兵都是弹无虚发的神枪手,这就使得这场灌木林突击战更加残酷,只要稍稍露出一点破绽就会被不知道从哪里飞来的子弹击中要害。至于那支半调子索马里政府军,早就全军覆没了。

    仗打到这个份上,刘政辉也有点儿傻眼了。本来就计算好一切,打算全歼这些美国佬,天知道是怎么回事,明明刚才还是一边倒的,现在居然打成胶着了。那帮戴绿帽的家伙可真不好惹,连他都没有发现他们的接近!事到如今,说什么也没有用了,他咬着牙一枪放倒一名正在更换弹匣的贝雷帽特种部队队员,猎豹般窜了出去,在高速冲刺中,手中的97式突击步枪不断喷吐火舌,最后两名索马里政府军员被他射出的子弹掀掉了天灵盖。

    一名海豹从树后闪出,朝他开火,他就地一滚滚出十几米,97式步枪弹壳飞跳,至少五发子弹射入这名海豹胸口,把他的胸部都打烂了!

    身为狙击手单位中,少数几个女性的林木雪不知道从哪里冲了出来,她狙击步枪里的五发子弹都打光了,手里握着两把战术刀,同样的捷若猿猱,一名贝雷帽部队士兵连连向她开火,都被她用跳舞一般的战术动作给避开了。

    眼看着这位看上去斯文秀气典雅多情的东方美人越逼越近,这名士兵又遭受着来自另一个方向的攻击,很不幸的射空了子弹,正在犹豫是更换弹匣还是拔出手枪来个辣手摧花,毙了这位浑身上下充满危险气息的乐方美人,一道蓝莹莹的流光从林木雪右手中擎出,正中他额头,整把战术刀齐柄插入他头盖骨中,看得刘政辉那个汗呀……古有小李飞刀,今有小雪飞刀!就算是把小李飞刀请来,恐怕也很难顶着嗖嗖乱窜的子弹一刀把十几米外一名身经百战的特种兵的脑袋瓜子射个对穿吧?“敢上战场的女兵绝对没有一个是好惹的!”他算是深刻地理解了这句活了,简直是他妈的真理??!

    一支冲锋枪从一棵大树后面探出来瞄准林木雪开火,刘政辉不回思索,一个三连射扫过去,那家伙也不简单,在97式突击步枪开火的前一刹那就缩到了大树后面,躲过这三发子弹,刘政辉还要开枪,却欲哭无泪地看到弹匣打空了——根据对枪械重量的精细把握,他知道弹匣空了。

    他只能用最快的速度更换弹匣,边更换边在心里抱怨:“唉,怎么只有30发弹容量呢?要是能装300发该多好!”林木雪第二把战术刀及时飞出,又把那个狡猾的对手给逼了回支——战术刀贴着耳轮飞过,划出一条血痕。

    这一点时间已经够刘政辉换好弹匣了,正想用锰钢子弹把那小子连人带路一起射穿,林木雪拔出自卫手枪,右臂扭曲成一个异常古怪而吃力的姿势,就像是在练瑜伽,“砰!”一声枪响,刘政辉目瞪口呆地看到那个整个人都躲在大树后面的特种兵大腿位置溅出一道血箭,估计这条腿都打断了,惨叫着摔倒,被林木雪扑上去温柔的、可亲的、斯条慢理的、“咔”的一下扭断了脖子。

    活见鬼了,她射出去的子弹居然可以绕过大树射中后面的人!刘政辉也见识过这种枪法,那是在记忆中的那个大型训练营中,一位女将军亲自表演的:用一支经过特殊改装的手枪从特定角度开火,同样经过特殊处理的子弹在空中拉出一道优美到极点的弧光射中了一名学员身后的靶子,而且还正中十环!而那个女将军就是——谭雅。

    更没想到的是,在这里,这位平时看起来恬静典雅的林木雪居然也为他表演了一手登峰造极的弧线枪法!

    林木雪冲目瞪口呆的刘政辉倒竖起一根拇指,拔回她的战术刀继续朝混乱的战场冲杀过去,结果可想而知,她所到之处,要多热闹就有多热闹。刘政辉揉着鼻子苦笑:“好好的部队一下子冒出这么超级牛叉的人物来,我这个组长真是压力山大??!”

    其实压力山大的人可不止刘政辉一个,无论是贝雷帽特种部队还是海豹突击队都快要喘不过气来了。这些来自基地的海豹突击队和狙击手的作战能力丝毫不逊于海豹和贝雷帽,而兵力又合他们差不多,不吃力才怪了。

    部队从一开始就被彻底打乱了,现在什么战术什么技术装备都是扯淡,管用的战术只有一个:看到敌人就杀,看到自己人就跟!除此之外再没有别办法了。

    该死的雇佣兵偷袭也就算了,那些变态级别的战士还多得出奇,光是那位女战士就用飞刀干掉了他们三名士兵!那个面部轮廓跟女战士有几分相似的雇佣兵男兵更是凶悍,用战术刀砍,用枪托砸,用三棱军刺捅,揍得海豹们叫苦不迭!最后还是海豹突击队中有名的格斗高手凯恩亲自出马才顶住了他的攻势,而即使是凯恩这样的高手,也只能跟他打个平手而已。最惨的是,这样的变态还不止一个!

    “你到底是个什么怪物?。?!”

    性格还有点冲动的狙击手艾克怒吼着扣动扳机,重型狙击步枪枪口喷出长长道火舌,杀伤力巨大的子弹以每秒钟九百五十米以上的初速射向五百米外的戈壁。在那里,大约有一个排的雇佣兵正企图冲下来对美军士兵特种部队形成合围,一旦让他们冲过来,这仗也别打了,他们要么选择投降,要么自杀,打是绝对没有任何希望打得赢的了。

    他和两名贝雷帽特种部队的狙击手拼命拦截,一连射杀了三名雇佣兵,可是他们的好日子过到头了,先是一名狙击手被雇佣兵的狙击手打爆了头,接着一名雇佣兵从戈壁棱线上冒出来,手里的突击步枪只开了一枪,只是一枪,就射穿了另一名狙击手的胸膛,用突击步枪打五百米外的目标跟用手枪打五十米胸靶一样的轻松。毕竟海豹突击队的特殊能力,百发百中可不是盖的。

    艾克吓出一身冷汗之余也发誓一定要毙了这个专门破坏规则的家伙,他开了枪,可是那家伙好像开了外挂一样,总是在他枪口闪出膛焰的那一瞬间卧倒,让他一枪打空,然后又蹦起来朝他做出侮辱性肢体动作,一连三次,次次都是这样。

    要是艾克够聪明,那他就应该马上转移,可是现在这小子牛脾气上来了,死死的盯住那个一次次羞侮了他的华人雇佣兵,非打爆他的脑袋不可。那名雇佣兵在戈壁上飞奔,做出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假动作想引他开枪,他深深呼吸,权当是看猴戏。那家伙不简单,一秒钟两个假动作犹如行云流水,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条正在草丛里盘起身体跟蛇鹰对峙的毒蛇,蛇鹰要是贸然下嘴,必然会被毒蛇反噬,死得惨不可言。他现在要做的就是等,直到目前为止,主动权还掌握在他手里,那名雇佣兵再厉害也不可能一直保持着这种最佳状态,被一支可以打穿装甲车前装甲的重型狙击步枪锁定,他不可能不紧张,只要他累了,松懈了,就是他的死期!

    突然,那名雇佣兵肢下一滑,身体重心不稳,机会来了!艾克咬牙切齿的扣下扳机!砰!重型狙击步枪子弹挟带凌厉的劲道像一把光剑一样朝那个该死的家伙劈去!艾克把眼睛睁到最大,迫不及待的要看到子弹把那家伙撕得血肉横飞的华丽画面。

    他看到的是一道晶白的流光。一发白银子弹穿透五百米的漫长距离,在他钢盔边缘擦出一点火花,晶灿耀眼?!昂妹?!”这是艾克在眉心被射穿前脑海里最后一个念头。如果还能有十来秒钟的寿命,他一定会惊讶对方是怎么做到用一支突击步枪在这么远的距离击毙一名狙击手的,可惜,他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你还不是一名合格的狙击手呀?!崩罱:酱拥厣险酒鹄?,若无其事的拍拍身上的尘土。刚才打滑,是他装的,在艾克开火的同时他也扣下了扳机,两个人在同一时间做了相同的事情,不同的是他避开了,艾克没有避开。所以,他还活着,而艾克死了。战场上,生与死不过是一线之间而已。如果要是换成孤狼小组中的狙击手林木雪的话,那他相信,自己现在也已经死了,而活着的人会换成林木雪。

    九七式的有效射程是600米,但600米的距离弹道偏离太大,根本比不上专业的狙击步枪。而且基地的海豹突击队是百发百中,而狙击手则是追求单个巨大的精确度,天赋是在眼力和判断上。

    三架涂装着——武装mcv字样的黑鹰直升机带来了生力军,这支生力军的加入彻底把美军士兵特种部队送进了绝望的深渊,现在他们别说突围,就是活命都是奢侈的了。

    头一回看到战友在自己面前牺牲的李剑航就像一头被人扎了一刀的暴熊,狂风般杀入战场,见到美军士兵特种部队的成员就用步枪扫用手枪射用枪托砸,撞到他手里的美军士兵就别指望有命活下来了。在看到这家伙一枪托把一名海豹胸骨砸得粉碎,碎骨都倒刺穿肌肉了还不算,还用手抓住那个可怜虫的脑袋把他的脖子生生扭断并一脚把头颅踢起七八米高后,残余的特种兵全崩溃了,放弃了抵抗,盲目逃跑——他们不能投降,华府是死也不会承认他们是美军士兵士兵的。逃也逃不掉,到处都有雇佣兵对他们围追堵截,子弹追着他们打,于是一个接一个倒下,等到刘政辉帮李剑航解决了那名海豹突击队的中尉后,战场上已经没有一个还能喘气的敌人了。

    这时埋伏在边境线的狙击手报告:“教官,有一名敌人逃往边界了!”

    刘政辉喘声说:“把他给我毙了!”

    狙击手说:“他离埃塞俄比亚军方的哨所只有十来米了……”

    刘政辉怒吼:“就算他们进了埃塞俄比亚总统老婆的房间你们也给我开枪,放跑了他们,我要你们的命!我老子要的是全歼,而不是不完美的行动”

    “是?。?!”

    狙击手没有马上开枪,因为他们足足有八个,而美国特种兵只逃出来一个,狼多肉少哇。只有开一枪的机会,谁都不想放过这次机会,怎么办?眼看那小子跌跌撞撞的已经要跟埃塞俄比亚边防军会合了,一咬牙,说:“一起开枪,不能让他跑了!”

    就等他这一句了!八名狙击手争先恐后的一火,八发狙击步枪子弹同时打在同一个人身上是何等的壮观?反正死的人也就算了,出来接应的可是吓昏了三分之一。按说此时那名特种兵已经跑到埃塞俄比亚境内了,在人家境内开枪杀人等同战争行为,可是那些埃塞俄比亚士兵没有出来谴责这一侵略行为,而是一个比一个快的趴到地上。

    一名埃塞俄比亚高级将领就在哨所里用望远镜看着这边的一举一动,看到雇佣兵狙击手竟敢当着他们的面开火击毙逃敌后,面色变得异常难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也许,在他心里,正在思考着如何劝说政府改变对索马里的政策吧。

    此战年轻的武装mcv雇佣兵公司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十七名队员阵亡,七人重伤。

    而来犯之敌中,索马里政府军七十二人,全部被击毙;海豹突击队十一人,十人被当场击毙,一人失踪;(就是被大火烧爆身上的弹药炸得粉碎的那个。人都烧成渣了,当然得算是失踪了。)前来接应的贝雷帽特种部队三十八人,被全部击毙,共计毙敌超过一百人。

    在这场战场之外,车队中整齐的三十辆卡车都静静的??吭诼繁?,车队两边,两辆防空履带车上面的四联装防空导弹发射装置已经空了。这款类似中华红旗七的八枚防空导弹,让美军前来支援的四架捕食者无人机,彻底的消失在荒漠上空。

    历此一役,让车队中后面的所有牛鬼蛇神都很自觉的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