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红警之索马里 > 第213章 间谍在行动
    ps:510、525张月票加更。

    一万二已经完成,大家别忘了投票哦!

    ——————

    春夏交接的纽约,飘渺的雾里下着小雨,纽约中央火车站月台上默默伫立着一个穿着白色裙、背着挎包的女孩,她的手里拿着一部漂亮的手机。此刻,她幸福的大眼睛里流露出醉人的笑,就像对面即将开动的火车玻璃窗上水珠一样朦胧,她的目光调皮地注视着车窗里站立的男孩。虽然从外面看不出他的魁梧,却可以从被他擦拭掉的水汽的透明里偶尔看到他的脸,那张脸与外面给他送别的女孩和煦的微笑形成对照,阴森而没有血色。

    “不吻我一下吗?”

    “那么多人看着呢,不好吧……”

    “看着我,我们的世界,谁都没有!”

    “我看着你呢,这算是初吻吗?”

    “在离别的时候,这是最美的方式,当然算?!?br />
    “那……看见我的唇了吗,人家特意涂了口红的……”

    “你今天非常迷人,把耳塞插好,我要郑重其事和你说?!?br />
    “说什么???”

    “我爱你!爱丽丝!”

    “我也是,我的大男孩,我的唇……好看吗?”

    “好看!红得像樱桃……真性感,还有点……”

    “有点什么?说出来!”

    他用手做了个动作,尽管对方不能贴近他的身体感受,不过他的手指在空气中颤动,描绘着自己的爱。

    “坏??!……人家都闭上眼睛了!”

    白裙女孩脸颊绯红,偷偷指了指青春少女丰满的胸,算是对男友那根猪头神经最大的鼓励了。车窗外,白裙女孩静静地站立在送行的人群中,窈窕的身形,浓密的长发,微微上扬好看的下巴和偶尔闭上眼睛后,那桃花扇墨一样的长睫毛,令车厢内外注意的人叹为观止。

    男孩洒脱地将两手插在裤兜里,样子很酷。他的耳朵插着手机耳机,一脸玩世不恭的笑容,冲着眼前的女友时不时挤出一点诡笑。此刻,额头已贴近玻璃,用哈气在窗户上印出一个心形的圆圈。

    “听到我吻你的声音了吗?”男孩“啵?!庇猩?。

    “听到了,等你回来……我就在校园的林荫路里,kissmeanddowhatyouwant?。ㄎ俏?,做你想做的?。鄙倥低曛?,脸烧成粉红色。男孩俏皮地歪了一下嘴角,说出了一句匪夷所思的话:“……希望我们会有那个梦?!?br />
    “你为什么说这话?”女孩的脸有些愠,她正撒娇,不允许男友说出这样的话。两人柔情私密地谈着爱的语言,她是不允许男友说出“希望”这样不自信的话的。男孩一只眼睛眨了一下,算作调皮,也算是回答,然后狡猾地笑笑,蠕动了一下嘴唇。但是,当他的目光离开了月台女友几秒钟后,面色陡然阴暗起来,仿佛是蓄谋已久的冷雨,此刻悄然凝聚着乌云。

    “啊,没什么,你的手机还可以打十四分钟?!?br />
    他终于说出了即将到来的暴风骤雨准确的时间,说的怪异,也说的很冷漠,只是,隔着漫长的电磁波频道,听到这句话的女孩子根本没有任何不良反应。

    车启动,列车缓缓地离开车站。两个小情人各持着手机,隔着厚厚的车窗机械地告别。他们从来没有在月台上相互送别,这是第一次,也许是最后一次。女孩的心随着列车的缓行翩然而舞。

    “爱丽丝,回去吧,路上注意安全,噢,不要看我的车远离,我不想让你望着我的背影难过!”

    男孩消失在地平线,列车像个移动的静物,视觉中由大变小,少女的思念却由小变大。

    “不,我要到铁路的尽头,直到你的车消失?!?br />
    “你真任性,好吧……你的手机原本只有十四分钟的费用,别浪费了?!?br />
    女孩追逐着渐快的列车,不过,此刻除了绿色车尾在快速萎缩,她什么也看不见。

    “我要用到最后一分钟!”女孩对着铁轨喊。

    女孩的黑色高跟鞋在铁轨上跳起来,仿佛是几天前在校庆上的独舞。

    男孩为少女渐渐涌起的感情推波助澜?!拔抑滥阆衷诰拖胩险饬谐?,让我拥抱你?!彼莺莸厮党隽四歉觥氨А弊?。

    女孩的心顿时像发酵的潮水,她多么渴望他的拥抱??!“坏,人家想的嘛,我就是想要你……拥抱我!”少女特有的南方普通话说起来娇气而自信,可是,在车上的男友却没有说话,他在看手表。

    女孩爱丽丝已经只剩下一个洁白的点,那是她秋天最爱穿的裙子的颜色。列车上的男友瘫软在卧铺车厢的靠窗椅子上,头剧烈疼痛,汗水滴答下来,他眼睛盯着手机,没有说话,因为可以通过铁路信号系统监控女友的手机屏幕,她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控制下。

    正午的太阳透过密布高压线的铁路缝隙,将一丝清凉洒在铁轨上,再经过钢轨的镜面反射斜照在她的身上。她是学校舞蹈队的伴舞者,苗条的身材显得更加楚楚动人。她的眼前是一片葱绿的树木和交错的铁路线,她的面颊和身影掩映在繁忙铁路线淡黄色的蒸腾的气体中。由于激动和洒脱,少女的轮廓闪烁着内心快乐的光芒。此刻,就像传说中的美丽天使移动在只有机车和钢铁的世界……此刻她已经走向车站货车编组站终端,踏过几个铁轨,前方是个小高台,她想走过去,上天桥,然后可以走到货场的安全地带。然后可以对“大帅哥”望眼欲穿。距离手机费终结还有两分钟,男孩又开始电话“告别接吻”。

    “我就要抱你了,笑儿,闭上眼睛……我的公主殿下,能允许我……在电话里……猜一下你今天穿什么颜色的胸衣吗?”

    “大坏蛋!”手机里穿来一阵剧烈的喘息声,公主在轨道上三思。

    “要是能给你的公主买一件白云做的霓裳,我就考虑允许你……猜”

    “可是,太阳下的蓝天是透明的,半透明的好不好?”男孩的语文学得不错,对付女孩子更善风雅颂。

    “那……就换成月亮天空的颜色吧,回来的时候,你给我买一件,我闭上眼睛等着你给我穿!”爱丽丝憧憬男朋友给她穿胸衣后的接吻,背景最好是皎洁的月光。

    “笑儿,我能碰到月亮吗?我的爱里只有两轮明月?!?br />
    “那得猜猜我现在穿的胸衣是什么颜色的?!?br />
    “水晶蓝?!?br />
    “算对了,……威廉,我有点害怕!”

    少女听得出,男友的语言要越来越往私秘密处说了,她想打住他猪头的幻想,可是,又不情愿让战栗的思念夹杂不愉快。

    “我怕你离开我!”

    她喘息了,仿佛他就将那件漂亮的月光裙亲手穿在自己身上。

    “我永远都不会离开你,抱着你,紧紧抱着,这一生?!?br />
    女孩受不了这句话,抱紧她一生,不管这句是真还是梦幻,她都觉得万般幸福,晶莹的大眼睛里闪出星星泪光。她激动得流下泪水。她凄楚地想到自己可怜的身世,男孩的誓言是不会随便说出口的,至少她这么认为。

    女孩在铁轨上,自己悄悄退掉胸衣扣,露出娇嫩的肌肤,水晶蓝胸衣在阳光下更如兰花。

    她站在那里,想着该在这最后的几十秒说点什么,可没有找到最恰当的语言。她仅仅将手机拿起来,对着听筒的位置亲吻了一下,但是这个动作却是在死神的鼻尖上完成的,少女浑然不知自己所处的位置。她失望地望着远处一个黑色的点,她的“大帅哥”已经远在天边了。

    男友在车窗前闭上眼睛,他抹掉了窗玻璃上的唇印,脸色突然变得狡黠而黯淡。不知是心虚还是特意而为,他对着手机的话音变得飘忽不定,阴险而沙哑。他们就这样聊着,时间一点点过去?!鞍鏊?,还有二十秒!你回头看一下,也许我们的爱神就在你的身后,你会看到你从未见过的……”

    她多么珍惜手机中最后的二十秒??!虽然她摸不到恋人的鼻息,触碰不到他那薄而坚韧的唇,可至少她可以享受到情人间总要到来的越过雷池的调情高潮,使她有心理准备做个女人,尽管她才十八岁。

    女孩沉醉在爱恋和想象的性渴望中。当手机的最后一个信号发出的时候,她闪烁羞目,按照男友的提示回头。她知道,她最爱的人一定会让她看到一团红彤彤的云,即使没有云彩,他也能用心的画笔和坚强的爱恋给她一阵桃花雪的夏风,她要在这二十秒的馈赠里品尝幸福的感受,哪怕仅仅是个玩笑。

    一阵诡异的声音接踵而至,美丽的笑儿就在回头的一刹那,惊呆了,男友送给她的既不是白云,也不是夏风,而是一列低速行进的货运列车,列车不知为什么并未鸣笛,女孩看到的时候已经没有多少时间逃出铁轨。

    她的面前,幸福的惊叹瞬间变成倒塌的摩天大楼……她没有机会躲避,因为她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步入车站最繁忙的错车线上。这最后的二十秒是奢侈而精确的,从她回头到列车出现在视线正好六秒,而从她拼命地逃出铁轨到遭到撞击正好用了十四秒。

    闭上眼睛等待电话另一端说话的女孩,带着红晕的微笑,带着裸露的半个前胸,正要吻别她目光中的伟大爱恋,却突然听到一声呼喊:“快躲开!有火车!”

    少女一怔,呼叫者就在铁路对面,是个陌生男人,此刻正拼命对她挥手,她醒悟过来,长期训练带来的弹跳力使得她有爆发的力量,少女猛地纵身,想跳出铁轨之外,然而却还是迟了半步。

    铁皮车厢在货场运行速度并不太快,可对于一个没有准备的血肉之躯,那是雷霆万钧的威力。美丽的百合花霎那间染红了列车下的轨道,空气中映出血红的彩霞。

    少女躺在铁轨外十几米的泥土里,满头是血,身体痉挛地抽搐,手里紧紧握着那部维系男友“爱情热线”的手机。

    “威廉!”

    在丧失意识之前,姑娘嘴角动了几下,喉咙口蠕动出三个字,却苍白模糊,但那真真切切是“死神”的姓名!可惜,威廉却听不见,他设计的谋杀环节是天衣无缝的,如果不是意外的喊声,他的恋人此时已身首异处。

    爱丽丝躺在路基旁边三米的地方,稀疏草地上,一条已经血红的凝结了血印的花色小纱巾,覆盖着她美丽的前额和眼睛,在列车劲风的作用下,小纱巾仿佛作为天使的手臂,遮蔽了路基附近随风刮来的垃圾和泥土,让她纯洁的面庞没有受到丝毫玷污。

    血仿佛是从枕木,而不是她身体里面流出来的,在她美丽的白裙周围形成无数朵永恒的蔷薇花,她安详地躺在那里,手里还紧紧捏着手机挂链,那是一对孪生姐妹花布艺玩偶,是姑娘前一天特意买来挂在手机上的??墒撬陌氖只患?,在很远的地方成了一堆碎片。

    就在少女被撞的那一瞬间,站台另外一侧呼叫的男子惊呆了,随后,他加速奔跑,来到出事现场,吃惊地望着眼前凄惨的一切,他脱下外衣撕成条状,将少女流血的头部伤口紧紧包裹住,随后从破碎的手机里取出芯片卡,注视了一眼周围后,将姑娘抱起,迅速跑向铁轨外维修道。

    一分钟之后,他抱着受伤的姑娘冲到站台上,随即对无线耳机急切呼叫:

    “出现意外,需要救护车!”

    “怎么搞的!”对方狠狠地说了一句,随即耳机里传来了指令:“行动取消,3号组注意,继续跟踪,提防目标中途换车!”

    “要不要马上逮捕?”

    “不行,这个神秘的组织来势汹汹,这是我们唯一的线索,我们必须引出对方的情报网核心?!?br />
    阳光依然很毒辣,爱丽丝被火车刮伤的地方只有一部被撞碎的红色手机,无声的血花渐渐融化,和泥土旁边生长的小菊花一起,成为这个季节里繁忙铁路沿线的微不足道的景致。

    此刻,旅客列车还在向东北驰骋。车上的那位叫威廉的男友,闭上眼睛,像昏死过去一样,他苍白的脸上满是豆粒大的汗珠。他似乎还在等待着什么,失神地守着手机,可是,连通手机的耳机里现在什么都没有,因为她的手机连同美丽的爱丽丝已经去了天堂。

    他轻轻地吐出一口气,似对一件事的完结,也好似刚刚开始。又一个姑娘被他送进了死神掌心,他感到一阵无法原谅的眩晕,良心的谴责将永远压在他的心上。

    他原本可以放过她,毕竟他爱上了这个姑娘,可是,为什么非要那么做?他不能回答,因为他是一个间谍!确切地说,是一个被策反不久的间谍,还没有可向老板讨价还价的资本,一切都在他人的掌控之下,尽管他有着不平凡的身世,尽管他背叛祖国并非出于对钱的崇拜。那是为什么呢?他依靠在窗户前,扪心问自己:为什么会走上这一步?

    回想自己十八年的青春,他原本也是在无忧无虑的美妙年轮中长大的。只是他的思想太前卫,家境太好的缘故,致使他十六岁就放弃高考被身为州长的老爸送到了伦敦。

    在那里,他逐渐放荡起来,开跑车嫖ji也逛“五大湖”,开贴面party也在一所学院学习计算机课程。但是,就在那里,一个神秘的人的出现,彻底改变了他放荡不羁的官二代生活。那是半年前一个风雪交加的夜晚,在伦敦大学宿舍里的他接到母亲电话,告诉他好像爸爸要出事,fbi正在调查他的材料。

    他懵了,十八岁的青年懂得不多,可是,他却看到不少,那些显赫的高官不是因为巨额贿赂而被联邦反贪机构投入监狱了吗?如果老爸出事,他该怎么办?就在他惶惶不可终日的第五天后,妈妈突然告诉他,那个秘密调查的fbi探员突然出了车祸身亡,据说他所有的调查数据都不翼而飞,包括对老爸指控最不利的关键证据,全部随着这个人的该死而失踪,真是财神爷有眼!

    他笑着哭了一整夜,为他们一家的幸运向上帝祈祷,第二天正好是星期日,他破天荒跑到了教堂??墒?,上帝没见到,却在教堂的长椅上遇到了一位戴眼镜的不速之客,此人四十五六岁,标准的美式英语,看起来是位美国人,长着一副斯文的面孔,而且似乎对自己的跑车很感兴趣,能在一分钟之内说出那辆美洲虎的性能、参数,而且夸夸其谈,知识丰富。最要命的是,他能准确说出自己老爸“洗钱”的方式和手段。

    威廉几乎要给他跪下叫爹了,没准儿这个人就是传说中对贪官追查到底的fbi密探?可是这个人却十分坦率,当即拿出一叠车祸现场的照片,告诉他,是他的朋友碰巧喝多了,撞死了那个fbi探员,算是个“意外”。另外,他还透露了一桩小秘密,说的时候语气非常轻松:“撞死的那干部皮箱里,就有送你老爸上法庭的证据,我们就顺手牵羊。现在一切尽在掌控之中,只要今后你能跟着我,家里的那点噩梦算不了什么,都会烟消云散?!?br />
    “你到底是干什么的?”威廉有点茫然了,这个人既然手眼通天,那什么时候取他和爸爸的小命,不是易如反掌吗?他害怕了,开始有了一种不详的预感。男人随手递给他一个打印的清单,上面不但清晰地罗列威廉入境以来的各种花费,细致到他和几个英国妞去什么地方宵夜,最可怕的是,家里在秋天的时候,通过国际洗钱方式给他弄过来一百万美元都记录在案。威廉看傻了!

    “您怎么知道这么详细??!”

    这个男人淡淡一笑,开门见山地说道:“别害怕!我不是联邦税务官,也不是移民局的警察,更不是英国军情五处的侦探。你也别管我们是什么人,不过,我们注意你已经很久了?!?br />
    “你是特务?”

    “别用那种没有丝毫文化涵养的字眼形容你的恩人,明白吗?我是自由民主运动的斗士,国际和平主义者?!?br />
    “您要我做什么?”

    “暂时还不做什么,我要你回国,成为一个普通人,一个改头换面的对自由民主运动有用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br />
    “我还没有完成学业……家里供我读书,我对不起父母??!”

    “得了吧!要我给他们看看你在伦敦都干些什么吗?你和我的“仆人”在床上玩的花样,说的每一句话,每一次销魂录像,都在我手里,要我寄给你母亲开开眼吗?”

    “千万别!原来你们……!”威廉愤怒,随后便是落入深深的沮丧。

    “别瞧不起那些姑娘,她们用肉体抚慰了你受伤的灵魂,就从这一点,你就应该感到庆幸。别在伦敦玩游戏了,回国去,我会给你设计一个真正的游戏,那时候,你会脱胎换骨,成为对你的国家和你爸爸都有用的人?!?br />
    “我能为你们做什么呢?我还年轻,什么技能都没有!”

    “我们会教你成为最基本的黑客,这仅仅是技能,你的工作主要目标是你权高位重的爸爸,一个丰富的政治资源。另外,你还有一个特殊使命,关于具体做什么,我们在美国的联络人会跟你说的?!?br />
    听到对方的话,威廉连忙摇头又摆手:“那要是被抓住,我会被枪毙的!”

    “呵呵!”007嘴角一翘,道:“不!你完全误解了我们用人的本意!你从事的还不是间谍工作,你要做的就是接触目标,用你的真诚和智慧,打动那个人,然后提供他或者她的全部情况……我们还有其他同志,会帮助你完成最后任务?!?br />
    “哦……那我可不可以干一次就行?我不想成为间谍!”

    “可以,只要你拿出一个让我们满意的答卷。我们一言为定!”

    “那谢谢您!请问您叫什么?怎么跟您联络?”

    “组织都是化名,你就叫我‘007’,我亲自跟你接触,已经很给你面子了,至于今后联络的事,我们会给你安排一个人,这个人就在你们国内!”007道。

    “您要保证把我爸爸那些证据销毁!”威廉有些落寞的说道。

    “我保证!可以由你亲自销毁,但前提是你必须服从安排,不能私自行动!”

    这位007临走前,送给他一本国际英文标准版西班牙作家萨丰的《天使游戏》,郑重地说:“熟悉一下我们的密码体系,这是初级读本,以后我们给你的密语都可以通过查找这本书,进行破解。我警告你,如果你胆敢报告给大陆国安或者大使馆,我们的人是无孔不入的。那些血淋淋的照片你也见到,就是你父母将来的下场。大家相安无事最好,永远记住,我们在暗处,你的家人在明处。懂了吗!”

    最后一句,007的温文尔雅不见了,他像一头野兽一样用英文咆哮!

    “回答我!”

    “叔叔,我不敢!我永远保守秘密!”威廉心中一颤,稚嫩的心理和脆弱的勇气,瞬间崩塌。

    “很乖!”007会心一笑,伸手摸了摸威廉的头部,满意的夸赞了一句:“希望你记住今天的话,我不希望将来亲自埋葬你,还有你的父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