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红警之索马里 > 第214章 间谍间的暗战
    威廉的回忆出现了断点,“干一次就行”,这句承诺现在听起来好笑,自从半年前回国以后,他就被逐渐训练成一头残忍的野兽,一个地道的叛国者,连同他那刚刚得到晋升的老爸一起,都成了这块和平土地上最危险分子!他学会了谋杀,学会了从网络上偷窃情报并控制“僵尸电脑”,他受到表彰,但是,就是那些对父亲不利的证据,却一直没有被销毁。

    他该隐藏一段时间了,静静心神也好??墒前鏊俊⒎潜厮啦豢?,因为在他眼中她什么都不知道??墒?,“007”不同意,他的上线“008”也不答应,一个有特殊使命的间谍,是不能冒丝毫危险的。爱丽丝的身份极其可疑,这就是杀她的理由。想到这里,他默默低下头,感到胸口阵阵疼痛,许久才猛然打起精神。

    “对不起了,爱丽丝!谁让你碰上我呢!……”

    列车呼啸着朝着北方开去,没有人会因为他刚才神秘举动而注意到他,他的位置太隐蔽了,一扇小窗户水池边,这个位置在列车刚开始运行的时候,几乎是死角。热风将一张小乘客甩出的雪糕塑料纸刮到他脸上,他像挨了一记耳光,将头猛地低下,正好就在盥洗盆里,他就势将头插在里面,打开水龙头,让焗过的坚挺的发淋湿,从而快速改变容貌。当湿漉漉的额前一绺头发耷拉下来,镜子里,他看到了一个“落水狗”的诡异模样,这张苍白英俊的脸盘决不比凶残的黑狼更有血色。他喘着粗气,慢慢地戴上墨镜,拧动了一下镜片。

    立刻,他的眼镜里出现了卫星扫描的定位画面:纽约中央车站的一条繁忙铁路交通线上,一列火车停在那里,许多人抬着一个白色的东西正往外面跑,瞬间就消失在一座楼里。他的手颤抖了一下,胆怯地调整一下专用卫星监视器眼镜的焦距。但是,无论他怎么样努力,都没有能看见铁轨上的躺着的少女,他真想最后看一眼爱丽丝的遗容,怎么这么快就被送走了?刚才还能在铁路线信号系统的监视探头里见到!

    他筋疲力尽地靠在铁皮车厢板上。在他眼前浮现出一幕幕过去的往事,她那妩媚多情的神态……但是,他在反问自己,为什么蜕变得如此残忍?他不能回答……爱丽丝美妙的身材和漂亮的面容再一次沉入心底,他不能容忍自己为了女人而失误,谁都不能阻止他完成那个使命,哪怕再由一番死亡游戏等待着他。

    如果不是在车上,他会歇斯底里地喊叫,然后跑向震耳欲聋的警笛声响中,扑到爱丽丝身上,再最后给她一个热吻!真可惜,这么漂亮的美人,还没有成为他的女人就这么消失了……他有点惋惜,可他必须除掉爱丽丝,做间谍不能手软,即使“上级”不训斥,日子久了他也会这么做,因为爱丽丝太聪明,这样的女人在身边,迟早会被她嗅到什么??墒?,毕竟他曾经爱过的女人,现在却被他亲手送到了天国的那一端……想到这里,他的眼角禁不住湿润了一下,可没人能看得见。

    就在这时,威廉的手机发过来一封短信,使用了密码用语?!按淼脑趺囱??”

    “很干净,请放心?!彼哙伦攀种?,打出了密语回复。

    “很好,你可能暴露了,我们做了安排。爱丽丝有超过80的几率是中情局的特工,她的手机中,我们检测到了信号发射源?!?br />
    “打算让我怎么做?”威廉心中一颤,他很清楚,“上头”是不会骗他的。

    “隐藏!”

    “为什么?”

    “为了下一个目标?!?br />
    威廉浑身颤抖了一下,短信的对方回复得很自信,但是这句提醒却让他感到心悸,下一个目标是什么……

    “请你们不要再让我伤害谁!而且我不是已经暴露了吗?”

    “不,杀人是无奈情况下才干的,你这次将担负重任。至于具体任务是什么,会有人通知你。至于爱丽丝的死,你需要记住,那是你招惹的麻烦,就需要你自己去决解?!?br />
    威廉心中堵得发慌,爱丽丝是他的校友,两人“历尽千辛”才走在一起,然而一个命令,他杀了她,原因只是很简单的两个字——立场。

    “传递情报?”

    “那只是任务的一部分,为了让你进入角色,我们考虑让你有更充分时间享受美妙的感情,重温旧梦,然后脱胎换骨,让中情局忘掉你的存在!只是需要做点功课?!?br />
    “做什么?”

    “忘却你那张太招惹女孩子的脸?!?br />
    “不,我不要!我就是我……不需要改变!我会完成使命!请您相信我!”

    他知道对方的话暗示着什么,威廉恐惧地打了个冷战,试图改变上司的决定,发出短信后缀三个感叹号。

    “你别无选择,从此进入隐身状态。从现在开始,实施ld计划,会有人协助你?!?br />
    “明白了……”

    “记住,不允许你沾女人的边,你惹的祸够多了!你招惹的任何女人,都结果都是在害她们?!?br />
    对方冷漠收线,意味着他必须服从。按照规定,威廉将手机芯片卡取出,放到嘴里狠狠咬碎,然后掷出窗外。在南辕北辙的列车上,他现在只是个远离爱情城堡的阴险坐标,一个数学符号x,也许明天就是一个神秘的标点。

    一股寒冷的感觉迅速掠过脊梁骨,这个冷血杀手颓唐地捏住手机的耳麦线,狠狠地拉下去,他戴上棒球帽,拿起双肩包,离开了那个车厢,直奔餐车。

    两个小时之后,列车到达波斯顿车站,威廉此时正在品味一杯啤酒,车停的瞬间突然站起身,从车里跑下来,这个举动早在监视他的中情局七号小组三名探员预料之内,他们跟着下了车。不过,威廉非常狡猾,他并没有出站,而是在地下通道突然转了个弯,快速跑向反方向列车的5号站台。而此时此刻,那里正??恳涣衅胀ǹ斐?,马上就要发车了。

    威廉早有准备,他走上站台,不慌不忙掏出车票,时间计算得非常精确。探员人员犹豫起来,为防止被他看到跟踪,组长埃德蒙立刻和指挥中心通话:

    “目标从地下通道登上反向站台,现在正朝kf5441列车10号车厢跑去!”

    “跟上,一定有人接应他,注意金蝉脱壳,但不要跟的太紧!”

    “明白!”

    七号小组交替掩护工作,为防止暴露,小组第三位探员贴身跟了上去。由于他们事先没有准备这趟车的车票,列车员又很认真,没票的旅客绝对不允许上车,他只能出示警官证,这就必须与威廉拉开一定距离,否则会让他发觉。也就是这短短的距离间隔内,这个看似年轻,却异常狡猾的间谍脱离了探员控制视线。

    当探员出示警官证,用目光说服列车员,快速登上列车的时候,才发现里面非常拥挤,连接处和过道都是站着的乘客,威廉进去以后,一直往9号车厢方向走。探员不敢硬追,只能借助人群掩护,在确信前面的人是威廉后,挤了进去,可到此时他已经失误了,虽然那个人身材和头顶的棒球帽与威廉极为相似,却不是威廉,那个人在9号座位坐下来,放下背包抬起头的时候,与探员的视线相对,探员这才发现上当,眼前的这个人确实是普通乘客,他还和身边的一个乘客说了句话,显然刚才他就坐在这里,而此时威廉却不见了踪影。

    他异常焦急,寻找两个车厢后没见到熟悉的面孔,他想会不会躲进了厕所,可列车??空咎?,厕所门是锁的,威廉进不去,怎么可能一下子就失踪了呢?当小组其他成员也陆续登上列车的时候,万分焦急的探员发出特别暗号:目标失踪。

    埃德蒙带着两个探员沿着车厢仔细查找,可威廉就像蒸发了一样,仅仅脱离探员视线不到十秒的时间,就彻底失踪,这对探员们的心理是个极大打击,没想到三个人都没能咬住一个目标。尽管埃德蒙他们在下一站到达之前始终没有离开那几节车厢,可核对了几乎所有可疑面孔,也未能找到威廉,无奈之下,她只好请求乘警,询问刚才那位貌似威廉的乘客,为什么会下车,结果出乎意料,他是被一个手机电话骗下车的。

    埃德蒙在回去的路上还原威廉选择这趟列车逃脱的细节,当然她到目前还想象不出到底是哪里出现了问题。

    原来间谍组织对威廉杀人后逃脱做了精心策划,他们在kf5441次列车始发车的时候,就按照威廉身材和年龄选定一个普通乘客,再将此人照片传给威廉。在对爱丽丝实施犯罪以前,威廉就按照这名乘客的装扮换了装,一样的外衣和棒球帽,甚至背包都完全一致。

    威廉到达筝岛站下车前三分钟,间谍组织成员进入移动通讯系统,用模拟手机号和合成音频给那名乘客拨打电话,见了熟悉的号码,听了熟悉的声音,他便不假思索地以为是熟悉的公司经理,这名“同事”在电话里简洁地说了一件事,请他在马上下来一趟,有一份很重要的客户材料要通过快递公司的人交给他,因此,乘客毫不怀疑就下了车??墒?,他找遍整个站台,都没找到经理交待的快递公司的人,便在开车前无奈回到车上。这个时间恰好威廉从地下通道里出来,正当乘客登上列车的刹那间,威廉也跟随而来,登上了kf5441次列车,他一上车就摘掉帽子,将多用途背包换了颜色,再用备用车钥匙打开厕所,进去后恰好探员也上了车,这一前一后的距离差,让探员产生了误判。

    威廉用硅胶面膜化了装,列车开车后,他改头换面出来,此时已是一个胡子拉渣的乡下老者。探员刚毕业加入中情局不久,跟踪经验不够丰富,上车的瞬间看错目标是在所难免的。

    中情局探员跟踪出现重大失误,指挥中心内一片沉寂。纽约中情局分局长的亚历克斯好久沉默不语,他对自己没能预见到敌人对爱丽丝下毒手的阴谋而内疚。因为这次行动主要目的,就是要爱丽丝尽量拖延与威廉打电话的时间,中情局技术人员要对威廉使用的特别手机进行技术定位,以便于将来跟踪,可是却被敌人利用,年轻的中情局少女血染铁轨。

    威廉失踪后的下午四点二十分,年轻探员低着头走进来,脸色很难堪。他就是跟踪组3号小组组长,中情局厅最出色的反间谍特工之一埃德蒙。

    “报告!”

    “进来?!毖抢怂姑娉了扑?。埃德蒙没敢说话,偷看了一眼绷着脸的领导,神情紧张起来。处长表情严肃,好半天才低声说:

    “都安全撤回来了?”

    “是的,局长先生……我们组跟丢目标,请求处分!”

    “跟丢的责任不完全在你们?!毖抢怂拐酒鹄?,显得沉着冷静,他平静地对埃德蒙摆了下手,这个特有的标志性动作让她欲言又止,紧张过后,还是禁不住面含愧疚地自我检讨:

    “可我……太麻痹了!”

    埃德蒙不由自主地握了握手心里的汗水,丢失目标对于一个老中情局来说,要比行政处分更感到耻辱。亚历克斯目光威严起来,他没有理会埃德蒙此刻的脸色,显然这样的失误是不会被谅解的。

    “现在说这样的话有什么用?三个人跟不住一个没有多少经验的目标……”

    亚历克斯动怒了,房间里其他参与行动的探员都感到汗颜。

    “都是麻痹大意害了这次行动!我们给爱丽丝的安全承诺呢?我们的预案呢?”

    局长先生的反问让大家无地自容,很多人都沉痛地低下头,无言以对。好半天,局长先生控制住情绪,音调阴沉了不少,用理解的目光看了一眼埃德蒙,自我批评地说:

    “这次行动责任主要在我,真正的失误不是威廉失踪,而是没有预测敌人调动车站信号资源,大白天将溜车编组车厢用于谋杀!爱丽丝被列车撞倒,其实是被我们的麻痹所害,相比之下,她的勇敢要比我们的自信更有说服力,这是不该发生的悲剧,而我们却没有预案对线人加以?;?!”

    他的语调激动,狠狠擂了一下桌子。

    但是常年对敌经验告诉他,任何不周密甚至轻敌的行动,都会造成意想不到的恶果,发怒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可我也确实大意了?!卑5旅闪澈斓搅瞬弊痈?,几年来她跟踪间谍,还很少出现这样的差错。

    “我有责任,早该提前在威廉身上喷涂跟踪剂,我也该想到,如果他混进人群,是很难再被发现,何况他还有同伙接应……”

    埃德蒙说的喷涂剂是一种谍战工具,被喷涂之后,滞留在衣服上无法挥发干净,跟踪者只需用特殊仪器就能在黑暗中找出这个人来。亚历克斯轻轻摇头,语气沉重地说:“没那么做是对的,我们的对手不是普通间谍,弄不好会被发现,如果要逮捕他很容易,可我们要放了这条鱼,什么都不怪,就是一开始我们轻敌了,否则,爱丽丝也不会出这么大的事?!?br />
    “局长先生,2组的人不是看见溜车过来,给爱丽丝发出信号了吗?”

    “可她没反应,除了手里那部手机能保持与威廉通话,其他所有无线电信号都被屏蔽,她身上的报警器莫名失效,是我们考虑不周,疏忽大意,没有敏感地想到威廉背后可能是强大的立体支援系统!”

    “是啊,没想到敌人会调动强大的干扰信号,仅仅为了一个无名间谍?!卑5旅芍遄琶?,心有不甘地说。

    临时指挥中心内再次陷入沉寂,局长先生望着屏幕上反复播放的那段监视录像,画面是爱丽丝与列车上的威廉告别的十分钟视频内容,他看了几遍之后沉思良久,转过身对着埃德蒙。

    “这个无名之辈看来不是普通特工,威廉与爱丽丝通话时间正好十四分钟,距离我们锁定他手机频道还差一点点时间,从他后来对爱丽丝说的话判断,这家伙提前识破了我们可能窃听,那最后一句,分明是在对我们示威。

    “埃德蒙,你刚才说的对,2组出事前一刻发给爱丽丝报警为什么没收到?或者收到了没做出反应?答案只有一个,就是敌人反监控体系做的到位,他们有技术人员干扰了我们与爱丽丝联系的纽带,把杀人第一现场设在我们眼皮底下,既明目张胆,又大胆细致??墒?,为什么爱丽丝会情不自禁跟着上了铁轨?这本不应该发生的奇怪现象说明什么?肯定是威廉对爱丽丝做了手脚,使用了神经性麻醉药物或者迷幻剂,而我们只能眼睁睁看着她走向铁轨深处,这次惨痛的教训给我们上了一课,对每一个被策反的间谍,都要格外警惕?!?br />
    “局长先生,十四分钟爱丽丝出事,会不会因为货场调度时间正好与威廉手机设定时间吻合?”埃德蒙疑虑重重地问。

    “巧合里往往包含玄机,这件事我们会进一步研究,现在必须评估威廉这个人,他很年轻,间谍活动经验不很丰富,可为什么间谍组织不惜冒这么大风险,让他逃走呢?按照以往敌人作法,对这样被策反的低层间谍,一旦有暴露危险,常规作法是直接杀人灭口,或者制造一起特别事件,让他永远消失,可敌人没这么做,kf5441列车无疑有他们的人,要实施这套掩护计划,粗略计算也要动用三个人做支援,看来威廉对他们格外重要?!?br />
    埃德蒙和专案组的成员都同意这个判断。亚历克斯接着说:“这就是威廉对敌我的双重价值,我们丢了目标,也许并非坏事,他的存在恰恰是敌人活动的软肋,我们接近m国间谍组织,还需要这张牌。从你们3组反馈情况来看,威廉化装出逃,在那种人多的场合,你们没辨认出来,这说明敌人完美策划了这一切。不然,单凭威廉一个人是很难逃脱你们三个人锐利的眼睛的。他今后一定会进入隐藏,等警局对爱丽丝案子调查有了眉目,他还会现身,去执行新的使命,那也许是别人无法完成的使命?!?br />
    “局长先生,下一步我们怎么做?”

    埃德蒙认真地问。

    “从威廉过去经历入手,从他处心积虑杀害爱丽丝的动机入手,找到线索,然后摸到他的社会关系网,层层铺开,让威廉的存在成为敌人一个内部的肿瘤?!?br />
    “可爱丽丝现在伤势严重,如果她……”

    埃德蒙说完,将目光转向地板,因为亚历克斯的假设多半建立在爱丽丝还活着的基础上。局长先生也叹了口气,拿起电话拨通医院守护部下,询问爱丽丝伤势。

    “爱丽丝情况怎么样?”听筒里传来沉重的声音,亚历克斯慢慢地将电话撂下。

    “局长,爱丽丝现在脱离危险了吗?”埃德蒙关切地询问。

    “脑部受了重伤,已重度昏迷,医生说极不乐观,能否活下来,要看能不能度过二十四小时危险期了?!?br />
    听了这句话,埃德蒙和在场的几个人员都难过地低下头,无不感觉脸上火辣辣的难受,到目前为止,中情局此次行动基本失败,为了一个小小的技术手段,竟然连累了他们的成员之一遭受灭顶之灾,这是中情局全体战士都无法接受的惨痛事实。

    ——————

    以此同时,和美国中情局一样,俄罗斯的克格勃,今天也是异常忙碌的一天。他们在前段时间,也开始盯住了一个很神秘的间谍机构,情况和美国出奇的相似,也有一个俄罗斯联邦高官的子女,和这个组织有牵扯后被克格勃盯上。然而,也是在今天,这个俄罗斯年轻人和威廉一样,消失在克格勃的眼中。

    然而,远在索马里未来科技集团中坐镇指挥的贾斯町,嘴角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拿出手机,从容不迫的发出一组代码,组成了一则新的命令:两条鱼都咬钩了,其他小组按计划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