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红警之索马里 > 第223章 极致的痛苦
    突然感到全身奇痒无比,李岚开始忍耐着,可是不一会儿,这种浑身上下的奇痒变令他异常的难受,双手紧紧的捏住手上的注shè器,极力控制自己想要去抓痒的强烈yu望。()

    奇痒让他已经无法站稳,倒在地上,忍不住在地上厮磨起来,想要借此来缓解奇痒带来的难受。然而,这种遍布全身的瘙痒,可不是产生于肌肤表面,而是来自于体内各个部位。

    而且渐渐的这种奇痒越来越重,转而变成了一种痛。这种痛犹如万蚁噬骨一般。又好像有无数把尖刀在刮磨自己每一个骨头。每一个肾脏器官,仿佛有人用搅拌机在搅着。

    “啊……”李岚开始低声的痛苦"shenyin"起来,甚至开始产生想要使用解药的冲动,只不过每次这种想法一出现,就被最后的理智屏蔽掉。

    他浑身开始冒出冷汗,身体颤抖起来。

    “意识意识不能模糊,我不能模糊?!彼目谥写蠛白?,提醒自己绝对不能昏迷。

    “我不会因此而认输,绝对不会,我要战胜一切,谁都无法阻止我,更别说这种程度的痛苦了?!?br />
    “我是李岚,我不是废物,再苦再累我都走过来,怎么可能会被如此痛苦阻拦了我的脚步?!?br />
    “我要让全世界为我颤抖,我要让所有的敌人因我而恐惧。我要强大起来,我要打败自己,我一定要挺过去?!?br />
    他用大叫对抗着痛苦。

    “这种痛苦,我是绝对不会屈服的?!笨加檬纸磐?。猛烈的撞击着地面,头部。手都已经撞出了鲜血,可疼痛却依然在继续。

    就这样,这种痛苦持续了整整两个小时之久,他已经被折磨的浑身散架一般。但他依然没有动用解药。渐渐的这种疼痛缓缓褪去,而他全身早已汗水琳琳。

    而他的意识还没有模糊,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正当他感觉,一切就要过去的时候,突然他的心口一阵绞痛。喉咙像是被一直有力的手指掐住一般。而且这手指越来越有力,他的呼吸一下子停止了。

    他开始拼命地挣扎,可是这一切都发生在他的体内,他即使舞动拳头,也不能摆脱。人在窒息的情况下,几分钟就会没命。

    李岚感到自己的意识开始不清楚了,头越来越沉。他拼命的捶打自己的胸口,张大口呼吸,可是那股力量就如同有人用绳子勒住他脖子一样,而且越勒越紧。

    脑海里似忽“轰!”的一声,李岚感到自己全身的骨骼仿佛被压路机碾过,整个身体仿佛在瞬间都散架。身体也完全不受他的控制,可是这种痛苦,却让神经更加的敏感起来。

    “李岚,你这个懦夫,完完全全的懦夫。是个男人就坚持下去?!彼粢ё叛垢?,如濒临死亡的野兽。低声的嘶吼着。

    无尽的痛苦,让他时而感觉到自己活着,时而感觉自己早已死去,无数次都无法感觉到自己的存在,所有的意识中,充斥着撕心裂肺的痛苦。

    全身的肌肉,不断的痉挛着,一条条血管,全部浮现于肌肤的表层,青筋暴涨,如虫子爬行般的涌动着。

    嘴唇早已咬破,舌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咬了一个小口子,乌黑的血丝从他的嘴角一出。

    但是,他并没有因此而放弃,眼睛一如既往的坚定,并不见丝毫的涣散。也没有被痛苦所左右,心中泛起的每一次放弃的念头,都被他的理智快速的扼杀。他绝对不会允许自己的失败,因为他的人生字典中,绝对不允许出现失败这两字。

    旁边,娜塔莎和谭雅两人一步也没有离开,看到如此痛苦的李岚,她们眼中也闪过一丝丝的痛苦。她们记忆中的那次训练中心之行虽然深刻,但是那种真正的痛苦,却怎么也无法深刻的回忆起来,更多的只是感觉到自己深刻的经历过。但要详尽的说出那种滋味,却想不起丝毫的头绪。

    因为那场改造,是在基因成型期间进行的,事后由基地补上了这一方面的记忆。而李岚则是不同,他是用自己的身体去体会这种痛苦。

    这种痛苦不知道持续了多久,又换成了奇痒,然后又换成了痛苦,两种不同的痛楚来回交替。到了第六次交替的时候,此时的李岚已经是出气多而进气少,眼神也开始涣散,身体因为丧失了太多的水分,微微的干瘪着。肌肤也是苍白无比,完全看不到一丝的血sè。身上的肌肉依旧不停的蠕动着,皮表的血管组织,膨胀发青。

    整个人看上去,犹如死尸一般。

    “谭雅姐姐,已经过去了整整二十四小时了,指挥官真的不要紧!当初,我们可没有如此难受?!蹦人成显缫崖堑S?,心中紧紧的牵挂着李岚的情况。

    谭雅也比娜塔莎好不到哪里去,“我也不是很清楚,这支药剂是基地给指挥官准备的,我哪里知道会有什么结果?!?br />
    “该死的家伙,要是指挥官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就去把那座该死的基地炸了?!蹦人壑猩凉薇叩呐?,看到李岚经受这样的痛苦,她的心情早已糟糕无比。

    “不要乱来,基地是不会害指挥官的?!碧费帕θ敖獾?。和娜塔莎一样,谭雅也是特殊英雄单位,自然很清楚基地存在,也明白这里面的关系。他们是效忠指挥官不假,以指挥官为第一信奉对象,但对于基地,也要存有一定的尊敬。

    娜塔莎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只不过看到李岚难受的样子,她也十分的难受,忍不住自责了起来,“其实都是我的错,要不是因为我一直调戏他,每次都让他身为男人的尊严丧失无存,否则他也不会如此的冲动。我现在的心好难受,其实他不需要如此,娜塔莎已经认定了他,他真的要做什么,我也很愿意的?!?br />
    “不要乱想,你也是为了他好,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的诱惑力,如果他没有具备极强的定力,克服世间万千的诱惑,他又有什么资格拥有我们的真心?!碧费攀值牧私饽人?,就像娜塔莎了解她一样。如果她比娜塔莎更早待在李岚的身边,她也会选择和娜塔莎一样,时不时的锻炼一下李岚抵抗诱惑的免疫力。

    “如果他能够熬过去,我以后一定会对他好一点,事事顺从他?!蹦人ぱ┑牧臣蘸煸我簧?,非常认真的说道。

    “我看你是被彻底的征服了?!碧费盘侥人幕?,有些哭笑不得的说道。

    “哼!要是指挥官能够熬过来,你也是早晚的事情?!蹦人椿髁艘痪?。

    “那就要看他的造化了,反正我是不会放水,想要征服我,那就让他拿出征服我的实力?!碧费挪晃溃骸暗比?,他要是能够熬过去,我或许会被打动一点?!?br />
    ……

    两个女人的聊天,李岚并没有听到,因为他感觉到自己已经死了,意识也时而清楚时而迷糊,根本不知道身处何处,眼睛什么都看不到,耳朵也什么也听不到。

    “要完了”李岚的嗅到了死亡的气息,这一次是真实的,因为他似忽已经看到通往死亡的大门已经朝他打开。脑海里似忽忘记了不会死亡的叮嘱,强烈的求胜yu望支配着,爆发出最后动弹的力气。

    “不”他发出了一声巨吼,这是最后的挣扎。这之后,他痛苦又艰难的握紧注shè器,对着自己的胳膊,一下子按了进去。

    说来也怪,这蓝sè药水,注入体内仅仅两秒钟之后,那种窒息的死亡感觉便随即消失了,也没有出现奇痒,听觉和视觉也都瞬间恢复,整个人顿时感觉轻松无比。

    “好险”李岚回想着刚才的那一幕,自己要再晚一秒钟似忽死亡已经降临了。

    正当李岚想象的时候,突然间,胸口又传来一阵绞痛,脖子再次被一股内力堵住,而且和刚才一样,越来越紧,并且这次的疼痛还伴随着无尽瘙痒和胀痛,感觉全身上下都要爆开了一般。

    李岚大惊,这是什么情况。不是已经注shè了解药吗?怎么还可是残酷的现实,已经让他无法再想了。那种比刚才更加强烈的死亡气息,迎面扑来。

    “??!”李岚再次用力挣扎,但是做的都是无用之功。

    五分钟之后,他的意识已经模糊,口中吐了一大口乌黑脓血。这是他长这么大第一吐血!

    “这回真的完了吗!狗曰的基地,我艹你姥姥?!崩钺拔孀挪弊?,脸已成了绛紫sè。他喊出这句话之后,心中纵使有万千的不甘心,但也抵抗不住身心如同被慢慢消化掉的那种痛苦。无数次想要重新振作起来的意志力,也纯属徒然。

    他最后意识是,两个秀丽的身影,非常紧张的朝他跑来,边跑似忽还在呼喊着什么,但他已经什么都听不到了,当眼睛一闭之后,意识也彻底的消失了。

    ps:猪脚已死,有事烧纸。(未完待续。(qid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