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红警之索马里 > 第240章 风雨的前奏(上)
    清晨徐徐的微风吹动那透明的窗纱,带着微微散发着雨水的潮气抚摸着我的脸颊,我醒了,这里好安静啊,看着睡在旁边的女人,我在想如果能够搂着她永远这样沉睡不在醒来该多好,让这一刻停留吧,让这一刻成为永恒!但是现实对她是多么的残酷,不管我有多么的渴望这一切的美好,但那终究是场梦而已!

    我起来穿好衣服,走到窗前,点燃了一根烟,望向窗外那蔚蓝的天空,心中有无限的感慨,这个小镇是个多么美丽的地方??!真希望就这样永远的生活下去,但是我做不到。昨天的一则新闻,让我明白,自己的神圣使命已经来了。

    就在我整理着这些思绪的时候,直觉告诉我有人在身后向我靠近,我知道那是我的女人,因为她淡淡的体香是我那么熟悉的味道,我没有回头,任由她走过来抱住我,我扭头看着她那小巧的嘴唇,大大地眼睛,忍不住用我的嘴去亲吻她那还带着睡意的娇脸,慢慢的亲吻变成了炽烈的拥吻,我刚要激动起来,她却像泥鳅一样滑出了我的怀抱,用坏坏的眼神看着我,嘴里边走边说,还没闹够啊,你要去上班了,我去洗漱。

    我望着她那裹在睡衣里的娇躯,无奈的笑了笑。而在她转身的一刹那,浓浓的愧疚之意令我感到自身的罪孽,我知道,我什么都无法带给她?;蛐碓诮裉熘?。她的人生也会因为我发生彻底的改变。

    我舍不得她,但比起我的使命。我只能离开她。也希望在今天之后,她能够好好的照顾自己。

    享受完最后的早餐后。我拿起一边的行李袋,在走出大门的时候,一个短暂的拥抱,成为我们两个最后的别离。

    “亲爱的,等你出差回来后,一定要记得我们约定,我要和你一起走进教堂,让神圣的牧师,挡着所有亲朋的面。宣布我们永远在一起?!迸⒌纳舫渎奶鹈?,双手合十,捂在胸前,望着眼前的爱人,整个心都牵挂在他上面。

    我什么都没有说,因为不想在离别的最后一句话,还用谎言去欺骗她,她是无辜的。而且我也不可能跟她说实话,说我是一个间谍。一个专门来美国搞破坏的间谍。我做不到,她不应该来承担这些。

    多少日子,我一直都在想,我要是一个恐怖分子就好了。他们毫无情感,或许才是最适合自己的,至少在临走前。不会真正的感觉到痛苦。

    而我能够留下的只有那份记着她是受益人的高额保险,这也许是自己唯一一个能够留给她的补偿。

    “尊敬的各位旅客请注意。飞往华盛顿的第1153次航班的旅客,请到三号登机口登机?!蓖蝗幌炱鸬牡缱由?。打破了沉浸于记忆中的科伯恩,看着眼前人流密集的候机楼,科伯恩站了起来,抖起精神,摈弃所有的情感和思想,拿起自己的小背包,朝着三号登机口走去。

    经过最后的安检之后,科伯恩正式走进了飞机,来到头等舱之后,找到自己的位置,便开始闭目养神。

    —————

    以此同时,美国纽约的郊外。

    难得和家人在一起吃早餐的布雷特尔,十分享受现在的一切。作为美国国家航空公司一名资历很深的机长,他的家庭从不缺少物质上的需求。他的职业,也成为了无数人羡慕的对象。但是,作为一个航空公司的机长,他注定会失去一些东西,比如陪一陪家人的时间。

    所以,每当有机会,他都会尽可能的陪在家人身边,去弥补平时对他们的疏忽。做到一个丈夫,和父亲应该有的责任。

    距离上班的时间还有一个小时,从这里到机场,只需要二十分钟的车程。所以,这个早餐,他还有不少时间可以与家人度过。

    不过,就在布雷特尔一家人在温馨的聊天下,吃着早餐的时候,敲门声响起。

    妻子放下餐具,前去开门。很快,布雷特尔就听到妻子的声音:“亲爱的,这个人你认识吗?”

    布雷特尔并没有感到奇怪,他的朋友很多,有不少人也都知道他住在这里,而他的朋友中,有不少人他的妻子并没有见过。边走边在思考,会是谁来的时候,等他走到客厅的大门前,却看到了一个很陌生的人。

    他发誓,自己并不认识这个人,看着眼前西装革履,非常正规的穿着,还有对方手上的皮包,心想,难道又是来推销产品的。

    “对不起先生,请问您是?”

    来人,微微一笑,端详了一下布雷特尔,道:“您就是布雷特尔先生?”

    “没错,您有什么事情吗?”布雷特尔有些疑惑的问道。

    “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告诉你,请问我可以进来吗?”来人脸上的笑容依旧,开口问道。

    “我想您可以直接在这里说?!辈祭滋囟匀徊换嵋蛭苑降囊痪浠?,就把一个来历不明的人请进家里。

    “既然如此,那就没有办法了?!崩慈瞬⒚挥幸蛭芫械缴?,一脸无奈的叹了口气,道:“我拿个东西给你看,你就会明白了?!?br />
    来人,说完这句话,就把手伸到了皮包中,在布雷特尔疑惑的目光下,瞬间便掏出了一把手枪,对准了屋内的夫妻两人。而布雷特尔脸上的疑惑,也瞬间变成了恐惧。

    “你要干什么?!辈祭滋囟吹街敝倍宰抛约耗源氖智?,急促道。

    来人并没有回答,而是快速走进屋内,脚跟一抬,关上了大门,这时,他才开口道:“我宣布,你们全家都被劫持了?!?br />
    “你想要什么,要钱我可以给你,但是我希望你不要伤害我的家人?!辈祭滋囟诘?。

    “只要你们合作,我是不会伤人的?!崩慈硕读硕妒智?,道:“当然,你们要是逼着我对你们动手,那我也只能沾一下血腥?!?br />
    两分钟后,布雷特尔一家四口,已经被全部被绑起来。来人这才收起了手枪,走进布雷特尔的卧室,没过几分钟,便走了出来。而此时,他身上的着装已经发生了改变,原本一身西装,变成了一套布雷特尔非常熟悉的机长服。

    看着自己的衣服在对方身上穿着,布雷特尔这才发现,对方无论身高还是身材,都和自己相差无几。要是不去看那张脸,单单看背影和身材,根本区分不出来。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布雷特尔心中已经泛起了很不好的感觉,隐约已经猜到了对方的目的。

    来人并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在客厅走动了起来,把所有窗户都关起来,并且窗帘都拉上后,这才开口道:“我想替你去上班?!彼祷凹?,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四个注射器,在一家四口惊恐的目光下,先是给两个小孩子分别注射,然后就是布雷特尔的妻子。

    “你要干什么,混蛋,助手,救命??!”布雷特尔看到在对方的注射之后,立即闭眼的家人,大声的嘶吼道。

    “你不用叫了,你的声音是传不出去的,周围也不会有人会听到。不过,你也可以放心,你的家人都没有事情,只是昏迷了而已。五个小时后,会自然的醒过来?!崩慈说乃档?。

    随后,又把第四更注射器里面的药水,直接注射进布雷特尔的体内,道:“这一根是麻痹药水,它可以让你全身麻痹,所有的肌肉都处于彻底的休息状态,到时候你只能听和看,什么都做不了。药水会整整持续三个小时?!?br />
    “你……”听到对方的话,布雷特尔才说出了一个字,便感觉自己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并且也渐渐的感觉不到自己四肢的存在,要不是因为还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脏依然在跳动,他甚至以为自己已经是死人了。

    来人并没有继续搭理他,而是打开皮包,从里面拿出了一包炸药,和一个奇怪的装置。一阵忙碌之后,炸药被绑在了布雷特尔身上,线路连接在一旁那个奇怪的装置中,道:“你就安心的在待五个小时,一旦有人进来,那你和你的家人就完蛋了?!?br />
    此人一指那个奇怪的小装置,模拟着布雷特尔的声音继续道:“那个东西叫做震动探测器,里面的警报器连接在炸药中,只要我开机之后,那整个房子内,要是有人在走动,就会发出警报从而产生电流,届时你身上的炸药就会爆炸。我特地给你解释这些,就是希望你能够活下去,我不想沾到血腥。不过,你也可以放心,这个震动探测器只要开机,三个小时后电力就会耗尽,你也不用担心?!?br />
    说完这里,此人并没有继续说话的意思,而是在布雷特尔震惊的眼中,再一次从皮包中拿出最后的物品,然后在他更加震惊的眼中,将那个东西轻轻的放在自己脸上。

    半个小时后,“布雷特尔”若无其事的大开口走出来,随手锁上了房门,走到车库,很快,一辆车子从车库驶出,朝着纽约机场驶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