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红警之索马里 > 第251章 索马里统一和谈
    ps:感谢书友——风舞765一万起点币的打赏。

    五千字送上,晚点还有更新。现在本书已经转到了历史,所以,希望大家都能够把推荐票给本书。让本书能够依然停留在分类月票榜上。

    ————————

    何为宇宙,何为世界,界限在哪里!

    不知道从何时起这里有了生命,经过千万年的演化生命演化成了各种形式,一种生命成为了智慧型的生物,开始注意自己的问题,不断求索生命的意义,不断发展壮大自己,不满足现有的一切开始寻找对于自己更有利的物质,于是利益产生了。

    在不断追求自身利益的时候他们学会了集体协作发展,于是一个族群跟另一个族群之间就有了利益上的摩擦,最后发展到用生命去博取利益,战争这个名词诞生了,适者生存弱肉强食变成了自然规律,随着族群的壮大部落演变成了国家。

    国家之间的利益也就成为了战争的导火索,战争追求的根本就是利益,在这历史的长河中,一个伟大的族群建立了一个伟大的国家,他们希望自己的族群能够繁衍昌盛希望族群能够有更广阔的土地去追求更大的利益,所以他们给自己起了一个没有界限的名字“瀚”。

    这伟大的民族经历了几千年的风风雨雨经历了几代人的兴衰荣辱,在不断的学习着在默默曾受着一切带给自己民族的磨难和血与火的考验,这善良勤劳的民族把振兴自己的民族作为头等大事,一代一代传承着那祖先留给自己的一切文明和智慧。

    此刻的李岚站在这蔚蓝的大海边看着远方海天相接为一线,不禁心潮澎湃……一个人与这广阔的世界相比是那么的渺小,一个国家却需要这样许多渺小的个人来组成维护。我愿意做这维护国家的一滴水一粒沙,让这些点点水珠汇成汪洋大海般的国家。

    不知何时,娜塔莎来到他的身后,轻轻的将整个身体贴在他的后背,感受着他身体僵硬的瞬间。道:“统计已经出来了,尽管已经尽可能的避免,但还有是近三十个华人卷入?!?br />
    李岚点点头,依旧瞭望着远处水天交接的地方,道:“这一次的行动算是结束了,所有的档案立即销毁。不要留下任何的蜘丝马迹。从今天开始,坚决打压索马里境内的恐怖组织?!?br />
    “我明白了,对于那些被波及的华人,您不感到伤感吗?”娜塔莎道。

    “伤感又如何,不伤感又如何,计划一开始。就已经难以避免。来索马里这么多年了,我很深刻的明白一个道理,仁慈之心是第八原罪?!鄙烁新??李岚并没有觉得自己有什么无聊想法,当他决定执行这份计划的时候,他就明白,很多东西都已经无法避免。不单单是过去,将来也是如此。从本拉登的出现开始。他已经有这样的觉悟了。如果一个劲的畏首畏尾,他如何去掌控领地,如何谋划未来。

    “美国似忽并不相信拉登的存在,而且所有的矛头,都特地指向我们?!蹦人?。

    “这个并没有关系,只要让美国知道,在地球上,还隐藏着一条不知道何时就会咬它一口的毒蛇就行?!崩钺暗?。

    “那指挥官不怕美国以此为借口,对我们展开军事行动,打击我们这个它口中的极端势力?!蹦人?。

    “没有这件事情。美国也会有其他的借口,主要的问题是美国想不想打。有了拉登的存在,美国就算想打,也要考虑一下,是否值得。他美国想到的东西。我会想不到吗?如果,要是想要用此来转移国内的视线,那美国政府就要准备好,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崩钺把壑泻馐?,从开始准备这份计划开始,他早就想到,自己会有极高的几率成为下一个伊拉克,但这并没有脱离他对的计划掌控,因为这是一份跨度很长的战略计划,不管美国是否对他动手,他都有后手来应对。

    而这份计划,是他在训练中心这一年来逐渐完善的成果。在个人实力面前,李岚并不比娜塔莎他们高明多少,但是对于意志以及对未来战略的考虑,有了极高的进展。

    在训练中心内,其实就是一个巨大的模拟场,在里面可以模拟场景,也可以对战略战术进行全方位的推演。有点类似那些军棋推演游戏,但却比游戏要高明和先进非常多,因为在推演的过程中,有无数的不确定性,而不是像游戏,都有一定的固定模式,更加没有bug的存在。

    一年的训练,让他快速的成长起来,如果说,刚来索马里的李岚是一个小孩,前阶段的李岚在心性方面已经是大人了,现在的他,已经完完全全的成长起来。

    基地对他的评价,已经开始高于娜塔莎和谭雅这两个特殊英雄。

    拉登对于美国的袭击,其寒意可不是肤浅的报复,更不是图一时之痛快。最核心的一点,就是要让美国的声望再一次下滑,动摇其霸主地位,最好让暴怒的美国,失去理智。至于其他方面,对李岚来说,并没有太大的实际意义。

    极盛则衰,他要亲手缔造美国衰败的开始。

    “指挥官,统一会谈已经开始了,您是否要去聆听?!碧费趴羁钭呃?,开口道。

    “卫星发射中心安排好了没有?”李岚并没有立即回答,而是反问道。

    “已经都准备好了,按照计划,会在两个小时后,准时发射?!?br />
    “那就先去听听看,那些人是怎么扯皮的?!崩钺氨咚当咄底幼呷?,上车前,看了一眼平静的海面,而他的眼中,平静的海面下。已经隐藏着无数的狂暴。

    十分钟后,李岚来到了专门为索马里统一会谈安排的八卦城会议大楼。此时,会谈已经开始,会议大楼的停车场位置上,已经被各种车辆填满。除了索马里各大势力代表的座驾,还有来至世界主流媒体记者的转播车。

    这场会议,在美国恐怖袭击事件下,关注度大减,但也还有许多人对这里的局势相当关注,并没有错过。

    许多个国家也都派来了专业的观摩人员。联合国的代表团也过来意思一下,毕竟这些年来,索马里的政局也一直都是联合国关注的对象。

    李岚并没有入场,而来来到大型会议室的隔间,在这个隔间里,能够把里面的所有情况都呈现出来。

    因为引起了不小的关注。这场会谈改成了英语,这样也可以省下很多的麻烦。所以,李岚也没有必要让人翻译。不过,在索马里已经生活了好几年的李岚,平时也偶尔学习一下索马里语,几年过去了,一些复杂的发音他听不懂之外。简单的交流已经没有问题了。

    一进到这个小隔间,李岚便听到了吵闹的会场,各种激动且蹩脚的英语,回响在会议室中。听了有一会儿,李岚这才听明白。

    和平统一,共同创建一个联邦式的政府也可以,但是涉及到各方的利益安排后,会场就开始混乱了。

    看到法拉赫只是老神在在的坐在那里,一直都没有出声,李岚也不想听这些没有用的废话。关闭了声音后。对谭雅问道:“有几个势力没有来?”

    “美国自顾不暇,在联合国的牵头下,所有的势力都来了?!?br />
    在听到谭雅的回答后,李岚多少有些惊讶,本以来会有一些势力缺席。没有想到都来齐了:“这倒好,什么都省下了?!?br />
    在隔间内,看来足足有十分钟后,依然不见有丝毫头绪,依旧是那些人在扯皮,李岚心中颇为好笑。

    终于,这种局面在法拉赫站起来后,得到了很大的改变??吹秸髌鹕?,本来还在扯皮的众人,慢慢的都安静了下来。

    “听完诸位发表的意见,那就听我说几句,你们的想法都很不实际。一个国家只需要一个稳固政权,一支强大的军队来守护,不需要五花八门的势力参与其中,这只会拖延我们的办事效率,也会让好不容易有统一机会的索马里存在隐患?!?br />
    法拉赫说到这里,看了一眼会议室内的众人,又看了一眼一旁的各国观察员,继续开口道:“为了彻底贯彻一个集权的政府,一支能够维护索马里人利益的军队。我们的要求也很简单,只要诸位能够拿出比我们还有成效的办法,已经建设起比我们更加强大的主权和军队,那我们甘愿解散政府,解除所有的武装,服从对方的领导。这是我们领地中,超过五百万索马里人的共同决定。

    但是,要是诸位现在做不到,那就由我们来领导,共同创造一个拥有绝对主权的国家,为千万索马里人谋福。诸位要是有不同意的地方,请指出。但是我希望一个个来,我不想让外国友人再看我们的笑话,这里不是菜市场。你们也不是在和商贩讨价还价?!彼档阶詈?,法拉赫声调是越来越高,眼中也流露出毫不保留的厌恶。

    “谁不知道你们背后有中华和俄罗斯的鼎立支持,要是他们来支持我们,我们绝对做得比你好?!卑钐乩即?,听到法拉赫的话之后,便起身开口道:“而且谁不清楚,这片地区就是你们最强大,但那是在国外的支持下,你们有什么资格值得骄傲?!?br />
    听到对方的话,法拉赫也不生气,道:“有很多话都不用明说出来,就凭你们那腐败的阶层统治,还出现了阿威尔这种尾大不掉的局面,任由他危害一方,就足以说明一切问题了。你刚刚还说,要是中俄两国支持你们,你们会做得更好。那请问,为什么这两个国家不支持你们,而来支持我们。

    最后,你最好搞清楚一个问题,不要拿你的弱智来衡量这个世界。你真的以为我们的一切,都是他人给予的吗?自己不自强起来,整天奢求别人的帮助。别人可以施舍你一次,难道还能施舍你一辈子吗,你还没有断奶吗?为什么说出的话。如此的幼稚!”

    说到后面,法拉赫忍不住讽刺了两句,他这辈子最讨厌这种人,自己不努力,把一切的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想要依靠这种人来改变索马里。那就是再等一万年也是够呛。

    邦特兰代表,听到了法拉赫的话,差点没被气晕过去。阿威尔是邦特兰的一个痛。如说邦特兰最恨谁,那就是这帮侵占邦特兰领土的家伙。七万多平方公里的土地,都是从邦特兰占去了。特别是博萨索这个金库,也成为了别人的东西??倏偎阉鸦芰艘坏悴慷?。也都葬送在对方的手上。两年来,邦特兰是有苦说不出来,没有博萨索的税收,一年能够收入个两三千万美金,已经是老天开恩了。要不是因为中华石油公司每年的交的税收,邦特兰整个国家都可以宣布破产了。

    面对如此强势的家伙。邦特兰上下真心的无奈,满肚子的苦涩,就是倾尽三江之水也难以中和。

    “哼!要是被你们统治,那与被华人统治有什么区别吗?那位大名鼎鼎的李岚没有出现吗?害怕与我们见面,戳穿你们那肮脏的一切吗?”邦特兰代表极其不爽的回了一句。

    法拉赫心中泛起怒意,不过他并没有表露在脸上,回道:“我们只清楚。在我们领地内没有饥荒,没有战乱,没有冲突,这是每一个索马里人最渴望的地方。如果一个政府,连这些都无法给人民保障,那这样的政府不要也罢。政府本来就是服务于人民,而不是高高在上,如果连这点都不明白,这样的政府才是全体索马里人的敌人。

    我们索马里人已经苦了够久,也穷了够久。面对的冲突流血也已经够多了。大家拍拍自己的良心,试问这样的日子,能够人心继续下去吗?想想看在战乱中失去的同胞,想想看在冲突中失去父母的孩子,失去孩子的父母。想想看失去的亲人。最可悲的是,这些东西都是我们自己造成的,难道你们的心已经被权利和欲望完全腐蚀。

    屠杀,疾病,饥饿……,这些东西难道你们看不到吗?不,你们都看得到,而且比谁都清楚。但是你们做了什么?什么都没有做。冷眼旁观这一切,每个人都巴不得自己势力范围内的难民都离开。

    种种行径之下,居然还有意思来质疑我们。我到想问问,你们还到底是不是索马里人。你们还记不记得你们的祖先,可笑的部族荣誉,难道一个部族的区别,就能够让你们脱离索马里人种吗?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以后就请不要以索马里人自居。索马里人也不欢迎你们?!?br />
    “可笑,你能够代表整个索马里吗?别忘记了,这里可是有六七家势力,不是你一个人说的算?!卑钐乩即矶杂诜ɡ盏幕安⒉桓忻?,而是想要发动人多的优势,妄想借助所有人,打压下法拉赫一副居于道德之上的态度。

    “诸位,有谁不同意的我说法,可以站出来?!狈ɡ找怖恋霉苷庋募一?,在他眼里,没有必要去和一个即将要死的人计较什么。

    周围不少势力的代表,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就是没有一个人发言。他们当然清楚,法拉赫说这些并没有过错,特别是还是在其他国家以及联合国的见证下,周围还有大量的记者在,这时候站出来反驳,不是告诉大家,默认了法拉赫的指责。

    “那来至联合国的代表和诸位国际友人,是否认为我说的话是错误的?!狈ɡ盏攘瞬畈欢嗍牒?,继续开口道。

    “法拉赫先生的情怀与见解,我等赞同。对于贵方在索马里建设方面做出的努力,我等也极为佩服,不管今后形式如何,我们都希望贵方坚持下去,让更多的人,拥有更好的生活环境?!绷瞎砥鹕?,诚挚的开口道。

    “多谢联合国方面的肯定,我们会始终坚持下,这是我们的理念,也是我们政府存在的必要?!狈ɡ找埠艹峡业幕赜α艘痪?,随后继续开口道:“既然诸位对我的话不反对,那这场会谈也就可以继续下去,不知道诸位还有谁同意我刚刚的提议?!?br />
    “我们西南索马里十分钦佩贵方对索马里人做出的努力,此次过来,我代表我们总统,以最诚挚的态度,接受贵方的要求。我们只追求一个安定的索马里,我们也相信,以贵方的势力,必然能够将索马里带向辉煌?!彼髀砝镂髂瞎?,在法拉赫话音一落,便起身说道。

    “对于索马里西南国的执政理念,我们也非常的欣赏,我相信,在今后我们一定可以精诚合作,共同创建一个强大的索马里?!?br />
    法拉赫说完,看了一眼沉默下来的会议室,心中无奈的想到:是你们自己找死,怨不得任何人,我们绝对不允许反对我们的人存在。

    隔间内,听到这里之后,李岚便起身离开了,事情的结果他已经预料到了,这次过来,只不过是想要最终确认一下。这场会谈继续到这里,该呈现的问题已经差不多都出来了,再谈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