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红警之索马里 > 第253章 索马里统一的开始
    ps:票票不能停??!

    ——————

    索马里发射卫星一事,比起所谓的统一和谈更加的吸引眼球。[]各国在亚丁湾的护航编队,在这半个月的时间中,都得到了很大的加强,瑞段、挪威、韩国、日本等国的宙斯盾舰艇都特地赶来,作为英美德法意也都没有落下。

    索马里东部的印度洋上,各国的舰只有序的巡航着,在运载火箭借助地球自转,向东发射的时候,飞行的轨迹以及各种飞行数据,都被各国收集起来。他们或许是来看笑话的,但更多是为了看看索马里的所谓火箭升空,到底是不是事实。

    结果已经很明显了,巨大的运载火箭很准时的升空,各**舰上的相控阵雷达也都牢牢的锁定,当运载火箭进入太空轨道后,依然没有停止关注。相控阵雷达上,很清晰的看到,两个物体冲运载火箭中分离,分部在地球不同的低空轨道上,而运载火箭继续往外太空飞去。更远的地方,他们已经看不到了,而能够看到的东西,已经说明了太多的问题。

    在全世界看来,这一次索马里卫星发射,更多是实验性的,就算成功了,也构不成太大的威胁。但事实在告诉全世界,索马里这一次卫星发射,真的很不简单。

    一箭多星,这在很多国家和国际性的航空集团,都不是什么困难技术,但要是实现一箭多星将不同的卫星送到多个轨道,这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就算是致力于发展先进弹道导弹的印度,到目前为止也难以做到。一箭多星是可以,但散开的卫星都是在同一个轨道中。

    尽管所有人还不清楚,这一次卫星发射对索马里来说。到底算不算成功,但从中体现出来的意思和价值,已经足够了。就凭这一手,索马里的在各国心目中的地位,顿时提高到了一个很高的级别。

    对于那些发达国家来说。最担心的就是这种光脚不怕穿鞋的对象,要经济没有经济,要啥也没有啥,要是发起狂来,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要是这一次的运载火箭,换成弹头。有那么一点点制导能力,没有一个国家能够无视。

    各国在印度洋上的军舰,在运载火箭发射完毕后,都纷纷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些军舰都可以在运载火箭刚刚上空哪会,就将运载火箭摧毁,但却没有人敢这么做。没有名义不说。也找不出击毁的理由。

    本想去收集下运载火箭脱落的推进装置,不过,令他们很失望的是,这些运载火箭推进装置在脱离后,直接在空中爆炸,根本不给他们搜寻的机会。

    最令人震惊的是,索马里自由联盟官方。在运载火箭成功将卫星送至太空后,首先是宣布了卫星成功发射,随后便再一次做出声明,明天还会进行一次卫星发射。

    这更是在告诉全世界,我们不单单掌握了卫星发射技术,还十分的熟练,可以进行连续发射。

    而这场卫星发射的升空,索马里自由联盟还特地邀请了中华、俄罗斯、伊朗、南非、半岛电视台等媒体,进行现场报导。在卫星宣布发射成功后,这一报导。只是短短的一个小时时间,就传遍了大半个世界。

    这也是继美国袭击事件后,最引人关注的事件,而原本不怎么被关注的索马里统一会谈,再一次进入了世界的视线。许多人也才反应过来。自由联盟这一次卫星发射,和索马里统一会谈在同一天。针对性特别强烈。

    没过多久,许多国家都发来祝贺的电文,特别是阿拉伯世界,对于索马里这一次卫星发射,给出了极大的赞美。索马里虽然是非洲国家,但也是一个穆斯林国家。拉登的出现,本来就给阿拉伯世界带来了极大的震撼,全世界的恐怖组织依然在保持沉默,可对于索马里这样的国家,却是阿拉伯世界最想结交的。

    特别是伊朗,第一个站出来肯定索马里自由联盟的努力,伊朗最高领袖,更是直言不讳的提出了平等建交的提议。希望双方本着共同的信仰,能够更加密切的联系在一起。

    接下来,自由联盟接到的贺电不断,也有大量的国家提出了建立外交关系。

    索马里自由联盟也很快给出了答复,感谢所有国家的道贺,至于建立外交关系,请等索马里统一后,有了真正名义后,再来洽谈。

    此事,对于正在进行的索马里统一和谈,也带来了极大的反应,面对凯凯而谈的法拉赫,所有人不知道怎么去反驳了。索马里是很落后,但不表示每个人都没有见识,发射卫星,对于非洲国家来说,本身就是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情。就算是南非,所有的卫星也都是通过国外的航空公司进行发射。更别说一箭多星了,此事件,足以载入非洲变迁史中,并且还是最浓厚的一页。因为终于有东西,可以让非洲跻身世界先进水平了。

    面对如此强势的自由联盟,这如何让他们能够说出反驳的话来。这场谈判,本身就很不对等,现在,双方的实力和差距,变得更加的明显了。因为他们根本拿不出任何东西,能够以本世界堪称最大奇迹的事件相比。

    说得难听一点,要不是因为索马里海盗的盛行,他们更别说什么关注度了,早已经被全世界遗忘了。如果不是这几年来,自由联盟一系列的发展,又有几个人知道索马里现在的局势。

    不过,这场会谈依然没有太多的进展,除了早已同意的西南索马里,其他的势力一直都未松口。自由联盟强大是不假,但要想让他们放下现在的权利,也坚决不可能。

    至此,法拉赫只能宣布这场会谈就此结束,也没有谈下去的必要。这场匆匆结束的会谈,带给别人重重心事。本想多争取一点利益的各大势力。都无奈的折回。

    而各国代表和联合国代表,并没有离开,而是在法拉赫的邀请下,暂时留在了八卦城的外宾招待酒店。

    在这场看似不欢而散的和谈结束之后,李岚迎来了一个神秘的客人。

    此人。便是索马里兰现任总统卡欣。这位总统秘密来到八卦城,要求亲自和李岚会面。他很清楚,在这片地方,真正做主的还是这个华人。一个顾问的名头,不过是给其他人看的,他自然也不会肤浅到那种程度。

    在和索马里自由联盟秘密接触了有十来天后。他这才秘密启程,前来八卦城。这位索马里兰总统,在刚刚踏入自由联盟境内时,脸上的震惊之色,从未消退过。

    笔直的公路自然不用多说,可是原本两边一望无际的荒漠。如今已经变成了连绵起伏的种植地,沿路都是正在给农田进行灌溉的水渠,天地中,随处可见处于忙碌中的机械翻地设备。

    远不说,就单单延绵的水田,就足够令他半天合不拢嘴巴了。去年的降雨,他并不是不知道。但并没有想到,这里发生了如此巨大的变化。关乎索马里生死大事的关键之一,便是食物。

    一直以来,索马里兰都是在这方面做得最好,没有想到,人家自由联盟做得更加的彻底。就单单这一点,就已经把他的心装进去了。

    接送他的车子,在他不断的要求下,经常停在公路旁,好好观赏这一难得的景象。要不是这一路上。他都非常的清醒,甚至会以为自己来到了其他国家。在非洲东北角,什么时候多了这一片土地。怪不得多勒巴汉特部族会主动要求加入自由联盟,可以放下任何的姿态。不需要给出太多的条件,就凭这一片土地。就足以让每一个部族为之疯狂。

    有了稳定的生活,又有多少人愿意生活在刀口舔血的环境中。无数索马里人渴望的不就是眼前这一切吗?

    卡欣一直都认为,谁能够让索马里人填饱肚子,生活无忧,谁就是最伟大的人。以前是如此,今后也是如此。

    此时他眼中看到的一切,并不是绿油油的稻田,但这并不妨碍他的想象力。在即将进入八卦城的时候,他最后一次要求停车,站在公路旁,看着路边的插秧机,将一拍拍的秧苗插入水田内。品味着湿润的泥土气息,感受着浓厚的生命气息。这样的情景,令他十分的陶醉。

    在索马里生活了三十几年的他,这是他第一次陶醉在索马里这片土地上。也是第一次在看到自己生活的土地后,有了一种美好未来的憧憬。这比以前看到的索马里土地时,唯有无尽的烦恼。简直就是天国和地狱的区别。

    然而这种难得的心情缓下来之后,他心中又泛起无边的伤感,这片土地是在索马里不假,但不是索马里兰的,而是此前有着战争关系的自由联盟。一个被神眷顾的土地,去年连续降了几个月的大雨。

    正式这场大雨改变了这里,让这里焕发出了生机,成为了一片希望之地?;赝胱杂闪酥暗穆飞?,内心伤感中,还有无尽的苦涩。一面天国,一面则是地狱。从荒漠到绿洲,瞬间带来的极具环境变化,给人的感官震撼十足。

    这些日子以来,他做梦都在希望,天空黑压压的云层,也能够给索马里兰带来希望的降雨,但是结果令人很失望。因为云层似忽正在消散中,被无数人寄以厚望的降雨,正在残酷的远离。

    驻足了有十分钟后,看着在机械化插秧机的劳作下,慢慢规模成片的水稻田,卡欣眼中透过希翼之后,恋恋不舍的返回车内。

    远处延绵不绝的城墙,看着路边往来不断的车辆,他更向往此行的结果。

    车子越靠近这座闻名遐迩的八卦城,便能够感受到它的巨大和繁华,五米高的城墙,这或许不算什么,但只要看到两边延绵开的程度,就足以震撼人心。没有人知道,这些东西是怎么建立起来的,修建了多久。

    因为只要长期关注它的人,每天都可以感受到发生的巨大变化,如今的八卦城。已经被高大的围墙,有序的分割起来,每一个建筑群的模样,都最少有八分的相似度。卫星侦察下,这座横卧在亚丁湾上的大城市。已经成型。

    坐落有序的街道和建筑,完完全全就是一个巨大的八卦,绿化的街道和公园,水鱼型湖泊有序的坐落在城市内。不管是航拍还是亲身感受,这都是一座极其美丽的城市。

    卡欣真正的震撼,在进入八卦城之后。这才真正的开始。要不是独特的建筑风格存在,如果有人告诉他,这是一座中华现代化城市,他真的没有可怀疑的地方。

    宽大的主干道,笔直向前延伸,街道两边整齐的建筑群和绿化景观树。干净的路面,整齐有序的人行道、红绿灯。都让卡欣有种置身于国外的感觉。在索马里,他什么时间见识到这样的城市。

    不可否认,当他多次在心中告诉自己,这座城市就在索马里,里面生活的都是索马里人,在告诉自己的同时。心中总有一种淡淡的自豪。

    如此有规划的城市,在非洲,又能找出几座?虽然这座城市是别人的,但只要屹立在索马里的土地上就足够了。

    城市公路上,来往的车辆,其中不乏一些线条流畅的小轿车,城市公交车这种在非洲尚属新鲜的东西,在这里也是随处可见。

    一进入这座伴随着索马里自由联盟崛起的新兴城市,给卡欣总有一种异国他乡的感觉。因为在他本能的思想上,短短的时间内。很难接受这样的事实。

    此行结果他还不清楚,但能够亲眼看到这些东西,他已经深深感觉到此行不虚了。

    车子在进入八卦城之后,缓缓的向海边驶去,卡欣并不知道要把他带到哪里去。因为这辆车是自由联盟专门去接他的,车子和司机都是自由联盟的人。不过,他知道此行的最终目的地,因为这辆车就是自由联盟真正的创始人——李岚,派去接他的。

    当车子慢慢的??吭谏程脖呤?,一座延伸入海有二三十米长的木桥末端,一座修建在海上的木屋,吸引了他的注意。

    “卡欣先生请独自过去,我们指挥官已经在里面等着你了?!彼净低曛?,便开车离开。只留下卡欣一人。

    看了一眼这片还未开发的海滩,远处几片拥簇的椰树林已经有一定规模了。湛蓝的海水,清澈而迷人。

    一想到即将见到那位传奇般的华人,他试图把心中泛起的丝丝紧张压下去,但随着他脚步的接近,最终都只是徒劳而已。

    三十米左右的木桥,根本不需要走多久,当他靠近木屋的时候,站在门口的两个警卫已经帮他打开了木质的推拉门。

    “卡欣先生,请进?!?br />
    在警卫的请之下,卡欣抬腿走了进去。木屋并不是很大,差不多有个五十平方米而已。不过,里面的设施十分的齐全,当然,只是休闲方面的东西。

    各种钓具应有尽有,还有一个小厨房,旁边还有一个烧烤架。最吸引他的还是木屋的另一边,一座木质海上的阳台。而这一次他过来面见的目标——李岚,此刻正穿着一件沙滩裤,赤着脚,露出上半身棱角分明的肌肉,特别是腹部上的八块腹肌,给人一种非常阳光的感觉。不过,最让卡欣印象深刻的还是李岚身上横七竖八的伤疤。

    一把遮阳伞,一个椰子,一把鱼竿,一把躺椅,这就是现在李岚身边的东西。海风,美景,下午阳光,再也没有比这样更令人享受的了。

    “娜塔莎,给卡欣先生准备一把鱼竿,我们边钓鱼边聊?!笨吹娇ㄐ赖嚼?,李岚先是喊了一声,随后向卡欣打了一个招呼,道:“卡欣先生,请坐?!?br />
    “您就是李岚?”看着眼前一脸阳光的少年,卡欣突然有种老年迟暮的感觉。

    “呵呵!”看到有些失态的卡欣,李岚一脸的微笑,开口道:“午后的阳光十分的迷人,偶尔享受下生活,释放下压力,不然整天生活在严肃的气氛中,做人不是太压抑了吗?人活一世,本来就是为了更好的活着,打拼的同时,也不要忘记给自己放松一下,调整下心态?!保ɑ鰢?!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一个过肩摔将李岚放倒,紧接着一个俄罗斯大坐,瞬间秒杀。)

    李岚在说话时,娜塔莎已经把钓具放在卡欣的旁边,卡欣也没有拒绝,“您的生活态度,令人羡慕?!?br />
    “你的来意我已经很清楚了?!备崭账档角崴梢幌?,李岚并没有真正的轻松,看到卡欣落座之后,便继续开口道:“关于我们自由联盟的制度,想你也了解得非常透彻,多余的话,我也不想再说一遍。你要求见我一面,总不可能就是真的想要看看我?!?br />
    “自然不是,今天特地要求见你一面,很惭愧打扰到你的私人时间。此次要求亲自见你一面,并不是以索马里兰总统的身份,而是一个几十万部族酋长的名义,我们部族加上十几支分支,对于贵方的制度都能够接受,但我们有只有一个要求。我也相信您会理解我们,用你们华人的话来说,那就是故土难离。我们希望,我们的部族不需要搬迁,依然生活在我们现在的那片土地上?!倍杂诶钺叭绱丝焖俚闹鼻兄魈?,卡欣也没有拐弯抹角。

    “貌似,这种事情还不需要来亲自见我吧!”听到只是这种要求后,李岚有些奇怪的问道。

    卡欣也没有想要掩饰的意思,道:“我明白,这场统一和谈之后,不管成与不成,贵方都会出手。我本人也十分希望索马里能够得到统一,也十分希望一个强有力的政权为索马里人做主,凝聚民心。改变几十年来索马里的困境。十分遗憾的是,这对于我来说,一直都只是一个幻想。

    说句实话,我们之间还存在一些误会,对于两年前的那场战争,给贵方带来的麻烦,我郑重的向你们道歉?!?br />
    “既然是过去的那就让它过去,我也清楚,那场战争本来就不是你的责任,而是有些人闹太发热的结果。而且到现在,这种头脑的发热,似忽越演越烈?!崩钺耙钦娴奈松?,就不会答应见他了。

    “谢谢您的宽宏大量,迪尔族的行径,我们也十分的看不下去,只不过我这个总统,也着实没有办法。别人军权在握,我也要受制于人?!笨ㄐ酪涣巢牙⒌乃档?。

    “没有关系,不需要多久,迪尔族就会消失了?!崩钺暗目诘?。

    卡欣心中一颤,不过他并没有说什么,这种事情不需要李岚明说,他也看得出来。

    “对于敌人,我们有专门对付敌人的一套,对待朋友,我们也会拿出最大的热忱。关于部族的问题,你可以放宽心,索马里这么大的土地,我们总不可能把人口都聚集起来。今后索马里的发展,那是整个索马里的事情,而不是个别地区的事情。对待每一个索马里人,我们的政策都不会改变,平等也不是一个口号?!彼档秸饫?,李岚话音一转,继续说道:“不过,对于各个部族的长老和酋长,你们的权利将会被收回,这点我希望你们明白。当然,我们也不是要彻底禁止部族的传统,只不过各个部族长老以上的人员,都需要经过严格的考核,凡是不合格的人,都无法继续担任实际职务?!?br />
    “这点在之前的接触中,我已经知道了。请放心,我们会尽力配合你们?!笨ㄐ赖愕阃?,这对于他来说,也不是不可接受的。

    “既然如此,那就欢迎你加入我们的大家庭?!崩钺昂苈獾牡愕阃?,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卡欣也没有拒绝,也伸出了自己的右手。握在一起的两只手,见证了索马里统一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