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红警之索马里 > 第254章 一个索马里人的命运演变
    ps:这一章,或许对很多人来讲,看起来很没有味道。所以,华丽要打个预防针,这一章和前面那章《一个索马里士兵的自白》相似,但内容完全不一样。不喜欢这种风格的朋友,可以跳过。

    又是码字到凌晨两点多,分类推荐榜竞争很激烈,希望大家能够把推荐票给本书,华丽拜托大家了。

    ——————

    我叫阿摩萨,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索马里人,以前我一直认为我这个人并没有什么过人之处,但是在神眷之地,我找到了我的价值。

    那是一片神奇的土地,有着每一个索马里人都眷顾的东西。

    之所以说那片土地是神眷之地,不是什么特地的宣传,而是我们发自内心的称谓。神奇的土地,神奇的领袖,才能带给我们奇迹。

    曾经挣扎在生存线上的我,更加明白现在的生活是多么的幸苦,这种幸苦没有亲身经历的人,是绝对没有办法去感受。从我开始记得事情开始,我就知道,自己所在的地方是什么环境。那是一片难民营,一片依靠国际救助的难民营,难民营非常大,而那时候我的“家”却非常的小。

    我有五个兄弟姐们,我是最小的,母亲和我说过,就是我出声的那一年,国家没了,我们的生活也没有了着落,所有的地方都开始在动乱,抢劫,屠杀随处可见。我还记得当初,母亲在和我说这些的时候,她那哭红的双眼。后来我才知道。母亲的家人,也就是我的外公外婆舅舅姨妈等人。都死在军阀的屠杀下,为了就是那一些粮食。整个村子几百口人,一个都不剩。而在今后的几十年来,我也多次亲眼见过这样的屠杀,很多很多次。他们会把全村的老弱妇女和男人,全部杀掉,只留下那些孩子,然后带走孩子和粮食,而这些孩子,就是他们以后的士兵。

    在难民营中。我们的生活根本没有着落,那时候我还小,只是记得父亲每天早出晚归,然后只会带来一点点的食物。然而,到现在,我连父亲长什么样都不清楚,因为在很早的时候,他一出去,就从此没有回来了。当时我记得很清楚。第二天有人拿了一大堆照片来给母亲,等那人走后,母亲就开始大哭了起来。姐姐哥哥们,一个个都紧紧保住母亲。也都哭得很大声,那时候我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也跟着掉眼泪。直到几天后。我才知道,我的父亲死了。在救济点,有人来抢粮食。那所有人都打死了,而我父亲就在其中。

    那时候,我听完之后,也只是伤心了一两天,并不是我不挂念父亲,而是需要伤心的事情太多了。因为每天,待在家里的只有我一个人,母亲和哥哥姐姐们都出去找吃的,因为我还什么都不懂,所以把我留在家里。那时候,我每天都可以吃到东西,身体也在慢慢的长大。然而,母亲和哥哥姐姐们的身体,却越来越瘦。

    在我六岁那一年,我在难民营中认识不少朋友,他们和我一样,都是被留在难民营中,白天我们在一起玩耍,等待家人回来??墒?,和我一起玩耍的人越来越少了,而在难民营外,又会多出一个小土包。

    在我七岁的时候,那些和我玩耍的小孩子,就只剩下两三个了,其他人都逐渐消失了。而那些土包,也越来越多。

    而就唉这一年,我的命运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因为从那一天开始,母亲就没有再出门了,只能无力的躺在床上。当时的我,已经明白了很多??吹侥盖滓丫菰锏纳碜?,除了越来越大的肚子外,整个人干瘪瘪的,也没有力气讲话,两个眼睛我再也没有看到以往的神采。

    那些天,我每天都坐在目前旁边,一直拉着母亲的手,哥哥姐姐一大早也都出门了。整个家里,就我一个人陪着母亲一个。我记得很清楚,当时的我,能够很清楚的听到目前的喘息声,越来越低沉,越来越粗重。当天,晚上,等哥哥姐姐们回来后,母亲已经没有任何气息了。而我,还一直拉着母亲僵硬的双手,静静的坐在床边。当姐姐的眼泪落下时,我这才哭了出来,第二天,我们兄弟姐妹几个,把母亲包裹起来,抬到难民营外面,而在那里,又多了一个土包,里面是我的母亲在安息。

    从那时候,我跟着哥哥姐姐们一起出门,直到那时候我才知道,他们是出去做什么。在难民营中,有一块地方,那里可以找得到吃的。我那天也挂了一个牌子,帮人家打工,一天下来可以得到一小块吃,有些是黑面包,有些则是已经馊了的。我们兄妹五个,从此就一直在那里挂牌。做的工作也是五花八门,什么都有。

    也是从那时候,我渐渐的明白,生活在这个世界有多么的艰难。有时候,我会连续饿好几天,甚至连水都没得喝。而只要来活,就要把活干完才会那得到吃的。也是从那时候开始,我和姐姐哥哥们一样,脸上再也没有露出过笑意。

    刚刚开始时,因为我实在是太小了,只能跟在哥哥姐姐们身后,他们做什么我就去帮忙。而他们也会把得到食物分给我。这样的生活,我度过了整整五年,可我的身子并没有长大多少。

    而在这五年的时间中,我的哥哥姐姐一个个的离开我,在我十三岁的那一年,大我两岁的哥哥,也走了。那天是我一个人背着他,将他埋在了母亲的旁边。

    我没有哭,每一个哥哥姐姐走的时候我都没有哭,因为我很清楚,哭是完全没有用的。就算我哭得再大声,他们也听不到。而我所能做的就是为他们祈祷,希望他们在天国。能够和父亲母亲在一起,不要再去忍受这样的痛苦。

    那时候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也十分清楚我那些亲人都是怎么离开我的。饥饿,疾病。劳累,这三个因素,已经让太多的人死去。我不想死,因为我想看看这个世界,为什么会让我们如此艰难的活着。

    为了活下去,今后的五年我更加的卖力,每天依然出去找事情做,晚上还是回到那个冷清无比的家里,直到十八岁那年。一切都改变了。难民营被驱逐了。我们所有人都只能离开难民营。

    那时候听人家说,在北方,有爱心人士在收留难民,去多少人就收多少人,因为没有目标可去,所有人都往北走,如果消息是假,也可以去博萨索寻找生存的机会。

    不过,那时候一句北方。却给许多人送到了死神的怀里。普遍瘦弱,是难民营所有人的通病。我们走在一起有好几万人,可是一路走下来,人数却在不断的减少。一切都是求生的**在支配着我们。一路上,我们吃光了一切可以果腹的东西。但还是不断有人被饿死。

    人群过处,所有的绿色完全消失。就这样走了很久很久。因为当时我已经饿得忘记了时间,视力和眼睛也开始模糊。一路走来。我看到了许许多多的女人,都和我当年的母亲一样。我很清楚。要不是她们得不到及时的救治,离死亡已经不远了??晌野苤?,因为我也看到了死亡,四支疲软,根本没有丝毫的力气。

    当我们好不容易穿过苏鲁德山脉之后,眼前的一切差点让我们绝望,依然是一望无际的荒漠,一样没有丝毫的生机。当时我真的伐了,已经连续三四天没有吃到任何的食物,要不是我不断的要求自己不能倒下,一定要走下去,恐怕也不会有我现在的今天。

    人在感到极度绝望的时候,也千万不能丧失对希望的追求。我现在非常相信这句话。

    经过半天的跋涉,我已经无法依靠双脚走路,只能跪下来,用双手撑起来,慢慢的往前挪。一阵汽车声突然传到了我的耳中,我记得很清楚,还有伴随的喊话声:“大家不要丧气,往前走就有救助站,每个人都可以领取到衣服、充足的粮食、帐篷,也可以免费接受医疗检查?!?br />
    更后面的我已经听不出清楚了,当对方喊出不要钱的时候,我便哭了。不单单是我,所有人都哭了,因为我们真的没有钱。我们一路上都很害怕,到了那个传言中的地方,东西还是要钱那可怎么办!

    当时,我能够深深感受到人群的变化,因为每个人的脚步都在加快,他们一个个从我身边走过去。我也想要加快,但是我已经快爬不动了。渐渐的,我实在是没有力气了,只能停在路边。不过,我并没有趴下,依然撑在地面上,看着希望的远方。那时候我恨自己,内心的无穷求生**,并没有给我带来任何的力量。我十分艰难的想要挪动自己,但最终都只是徒劳的。

    就在我渐渐的要失去意识的时候,恍惚中,远处传来了轻轻的汽车声,让我清醒过来。迷糊中,我可以感觉到车子就停在我前面不远处。似忽是因为好奇,让我的意识逐渐的恢复过来。

    先前望去,一个个清晰的身影映入我的眼中。先是世界各土黄色迷彩服的军人,将车子守护了起来。当时也是我第一次看到什么叫做军人,给我的印象特别的深刻,特别是他们一身土黄色的迷彩服以及看起来就很不错的头盔和军靴,最主要的是,这些人看起来是黑人。之所以当时我认为很不错,主要还是因为那是我看到最有精神的士兵,给人一种特别专注和认真的感觉。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他们手上的步枪,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一种很鲜艳的黑色,很漂亮。并且这些士兵的腰间,都有手枪枪套。这在我当时人生观中,简直就是不可能的。

    当时我并没有害怕,因为这些军人看起来和那些拿着枪的强盗不一样,我也很清楚,就凭他们那身装备,就比当初整个难民营的东西加起来都值钱。当时最令我感到放心的还是那些士兵的眼神,严肃与冰冷之中,我看到了怜懔。

    我从来没有在任何一个当兵之人的眼中??吹秸庋难凵?。尽管相互间十分的陌生,但却让我有一种难违且深刻的感觉。那就是亲切。这种感觉十分的奇妙,当时的我并没有想那么多。反正看到这些军人之后,我的心就非常的平静。对于死亡的恐惧,也都莫名的消失了。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让我彻底的震惊起来。一个华人,从车上走了下来。那是一个很年轻的华人,而那些士兵,对这个华人则是毕恭毕敬,并且不是那种故意做出来的。而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尊重。

    华人,这是一个很好的民族,在难民营我也见过不少,也见过不少华人为难民营送来食物,我也接受过华人的医疗检查。然而,如此场景下,再一次看到华人出现在我眼中,那种感觉真的非同一般。

    特别是当他的眼睛注视着我有十来秒的时候,我能够很清楚的感觉到对方眼中流露出的不忍。我忍不住。一直注视着对方的眼睛,当他眼中的那种不忍越来越浓厚时。这个华人指着我,开口似忽在对他身边的士兵说着什么,不过。当时的我听不懂。

    后面,就是一阵对话,只是听到士兵来问难民一些小问题。当时我把注意力都放在了那个华人身上,也没有注意去听。最后。我看到了他又对这些士兵说了几句,然后便上车离开了。

    不过。那些士兵留了下来,还有两辆车子。而接下来,我就明白刚刚他在说什么了。

    一个士兵朝着我走过来,问了我一句:“你还能听得到我说话吗?”

    我自然听得到,只不过我已经没有力气开口了,只能轻轻的点点头。

    “太好了,听得到就有救了?!?br />
    从那个士兵脸上流露出的浓浓喜悦之情,我当时有种很想哭的冲动。这个士兵,并没有嫌弃我身上的味道,很轻柔的把我抱起来。当时我也知道自己的情景,全身上下,也只剩下一个骨架和一张皮而已。

    这个士兵把我抱到了后车厢,拿出了一包葡萄糖,想要喂给我,只不过,可是我已经难以下咽。后来,他们直接就给我打点滴。一个手上有一个红十字标记的士兵走过来,查看了下我的身体状况,然后对我说:“只要我们晚来五分钟,谁都救不了你。好好珍惜今后的生活,不要让我们的付出变得没有意义?!?br />
    到现在,我还能够记得那个士兵的样子,以及他说的这句话。因为这已经成为了我人生的座右铭。

    之后,我进入了一家十分气派的医院疗养,里面还有很多和我一样,从死亡边上被就回来的难民。我们一起接受治疗,接受身体机能恢复训练,每天的营养餐,让我们的身体快速的恢复起来。

    那时候的生活,我多少次在梦中惊醒,害怕这只是又一次的做梦而已。好梦也有很多,我梦到了我的家人,他们在天国?;ぷ盼?,让我更加勇敢坚强的活下去。

    在医院中,我们听到了很多,也看到了很多。我们开始清楚,我们还在索马里,这里是一座正在建造的大城市,这家医院其实是一家军事医院。是那个华人救了我们,因为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个华人的。而在城外,已经收留了几十万的难民,他们的吃住都是不要钱的,所有的东西都是免费给予。

    我并不清楚我疗养了有多久,当我感觉到自己的肉开始长起来,力气也慢慢的增长出来,已经能够快跑和正常生活的时候,我们很多人同时离开了医院。不过,我们并没有离开这里,而是都要求留下来,希望用自己的一切来报答那个华人。

    而机会也来了,我们得到了那次机会。我们不少人被选出来,进了一个培训班,接收到了真正的教育。我们每个人都很认真,每天除了睡觉就是学习。不是因为学习是我们渴望却得不到的东西,而是我们想要用最大的努力,来回报这里。

    我们一个个都能为了这里的合法公民,有自己的身份证,也有自己的房子。我们的学习也就更加的努力,两年多的时间以来,我们的付出终于有了回报。在宣布我们可以合格毕业之后,我们每一个人都非常的激动。

    组织。给了我们整整一个月的假期。不过我并没有浪费,除了前面三天用来好好看看这个正在建造中的城市外。剩下的时间,我依然在学习。这两年多来,我最大的收获就是学会了华语,尽管只是能够简单的交流,但我已经很满意了。

    我最大的希望,就是能够亲自面见我们的领袖——李岚,用华语向他说一声:“谢谢!”

    但是他不是谁想见就可以见的,为了能够见到他,我更加的努力了。组织开始分配任务下来后。我每一项都完成得非常的出色。也多次受到了嘉奖,也见过穆罕穆迪先生很多次,但非常遗憾的是,一直都没有再一次见到我们的领袖。

    最近,我们组织都非常的忙碌,我也是整个索马里到处跑。今天,我的目的地是摩加迪沙。我现在的身份是一个电影放映师,一个最近在索马里很盛行的职业。

    不过,我可不是来这里组织放电影。而是专门在贫民区或者难民营中播放电影。我从事这份工作,已经有快一年的时间了,每天都是在各个城市中流动。

    今天,是我第一次来到摩加迪沙。这个索马里的首府。有些习惯了八卦城的面貌,对于其他地方的城市环境,我实在是提不起任何兴趣。而我最核心的工作。就是要把领地的面貌都宣传出去。

    破旧的皮卡车停在了一片帐篷区面前,刚刚下车的我。就问道了一阵刺鼻的腐烂味。我并没有感到刺鼻或者厌恶,因为我已经在这样的地方生活了快十八年了。早已经熟悉了这种味道。

    不过。我也清楚,眼前这一大片破烂的帐篷区,并不是贫民窟,或者难民营,而是摩加迪沙普通居民居住的地方。在这里生活的人,多少还有一点收入,有一份可以填饱肚子的工作。

    在帐篷区前面的空地上,几十个小孩子看到我的到来,都好奇的围了上来??醋耪庑┦萑醯男『⒆?,我一脸微笑的从后车厢中拿出一大包糖果,一点点的分给他们。

    “去把你们的同伴都叫出来,每个人都可以得到一粒糖果?!?br />
    糖果,这是我每次出门必带的东西,每一次看到小孩子从我手上接过糖果时的那种笑容,我的内心,总能感到十分的满足。

    越来越多的孩子,围绕在我身边,我并没有拒绝,从包里掏出一颗颗糖果,放在一双双伸得高高的小手中。

    这种举动,不单单能够令我感到满足,也十分有助于我工作的展开。我很清楚,这个地方我的同伴已经来了很多次,电影也放了很多次,不过,我依然会好好履行自己是使命。

    果不其然,没有多久,大人们就出来了,当我说出我的来意后,他们便一脸微笑的把我请进去,播放电影的工具,也都是他们帮我拿过来。这一次我特地带来了一箱的糖果,等放电影的时候,我还会发一次。争取,让每一个小孩子,都能感受到我带来的甜蜜。

    黄昏落下,所有的大人也都回来了,我的电影工作也都准备完毕,在帐篷区的中间位置,帐篷区的大人们帮忙正理出来了一个空地。一面巨大的银幕被挂上,播放器和音响也都调好。

    在这个基本上没有夜生活的地方,不管我到哪里放电影,都非常的受平民的欢迎。我也喜欢看他们的笑,喜欢看他们因为电影情节展开时的激动。当然,我更喜欢,当我播放到领地宣传画面后,每个人眼中那种无边的憧憬。

    每一次电影结束,让所有人缠着我,问我宣传画面中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那种被人紧紧围住的情景,让我深深感觉到,自己的工作是非常有意义的一件事情。

    因为我不单单为领地成功进行了宣传,也给我的同胞带去了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