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红警之索马里 > 第267章 进攻受阻
    此时,哈尔格萨上空炮声隆隆,几乎共和**所有的高炮都在盲目的向空中肆意的扫射着。因为制空权和制电子权全部落入了红警兵团的手中,在加上红警兵团在整个哈尔格萨投下了不少电磁弹和石墨炸弹,使得共和**的通信系统和供电系统已经全面陷入了瘫痪,而雷达只要一开机就会遭到反辐射导弹的攻击。至于这些高炮阵地,则被一枚枚导弹打的鸦雀无声。

    “司令!”在索马里兰国家地下指挥所,一名将军一边喊着,一边跑到莫西克的面前。莫西克微微的抬起头,他的脸上满是皱纹,整个人充满了焦虑,自由联盟的进攻实在太快了,仅仅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红警兵团的空军就控制了整个索马里兰的制空权。

    “什么事情?”莫西克有些不满他打乱了自己的思考道。

    那名将军被莫西克这么一问,猛然楞了一下,然后才反应过来道:“第三步兵旅旅长穆赫克刚刚得到情报,自由联盟将在伊萨克族军队的配合之下,于明天早上九点钟向我们发动总攻!”

    莫西克猛然一惊,急忙跑到地图面前,看着柏培拉方向,地图上面很清楚的显示着,两条公路盘旋着通往柏培拉。

    “自由联盟想拦腰吧我们截断?告诉第三旅务必守住柏培拉,绝对不容有半点失误,如果自由联盟拿下柏培拉,就能够沿着公路向我们发动攻击,从而把我们一刀切开。命令第九旅向柏培拉移动,务必坚守柏培拉,绝对不能让自由联盟的阴谋得逞!”

    莫西克自认为看到了自由联盟主攻的方向,终于缓了一口气。在他的潜意识里,他一直认为红警兵团不敢攻击哈尔格萨,因为战略纵深太长了。

    红警兵团扎克镇前指,看着一份份从前线发回来的报告,霍夫曼德眉头越发紧皱了起来。这样的战果显然不能让霍夫曼德感觉到满意。因为红警导弹部队消耗了大量的导弹,却打出来这样的战果?;舴蚵抡酒鹕碜叩缴撑堂媲?,比起电子地图,沙盘能够更加形象的展示出敌我双方大致的东西,所以这个东西一直是指挥员必不可少的玩意。

    “命令北部攻击群做好准备,两点钟发动攻击!”霍夫曼德紧盯了一会地图之后,突然说道。

    霍夫曼德突然下达了发动进攻的命令,让周围的作战参谋有些措不及防。其中一个参谋急忙阻止道:“司令,原计划六点钟才发动进攻,现在改为凌晨五点。整整提前一个小时。这样会让他们有些措不及防。如果准备不妥,反而会让整个部队在进攻的过程中损失颇大!司令!我认为是不是再拖一下,这样会比较好点?”

    “兵贵神速,我想他们早已经枕戈待命。一个小时的准备时间已经够了!如果在拖延下去,想必索马里兰人也知道了我们攻击的时间!立刻给庄志奋下达攻击命令,让他务必在五点之前发动攻击!”霍夫曼德冷冷地说道。

    其实,霍夫曼德对这件事早有安排,送庄志奋前往柏培拉的时候,他就偷偷地告诉庄志奋,计划进攻的时间有可能提前,让庄志奋提前做好战斗准备,切不可照本宣科。庄志奋也明白这才是最大的军事机密。所以大军一出扎克镇就催促原本驻扎在边界的快反旅急速赶往柏培拉,并命令所属于部队做好一级战斗准备。

    “是!”一名作战参谋急忙去下达命令。

    霍夫曼德微微闭上眼睛,然后突然睁开道:“命令潜入哈尔格萨的特种兵准备行动,三点钟准时发动‘利刃行动’!通知陆航空军开始向哈尔格萨预定地点投放特种部队所需要的重型武器!”

    从霍夫曼德嘴中一道道命令飞快的下达下去,虽然说这些行动都是早已经准备好的。但是霍夫曼德整整让计划提前了一个小时?;舴蚵虑宄孛靼?,因为导弹袭击和空袭都没有取得预定的效果,如果到了明天早上,共和**的反扑将会更加的猛烈,而进攻部队的危险系数更大。只有这个时候孤注一掷,利用夜色进行突击。

    虽然难度系数很大,但是有助于整个部队的空袭行动。其实,霍夫曼德更希望采用当年老美的那种手段,不过他清楚的知道,美国人不会给自己太多的时间,而如果一旦整个事情变得复杂起来,对红警兵团是极为不利的。

    此时,一直在埃里加博秘密基地内等待着的机降兵部队被身边的战友一个个叫醒。营长就站在他们的面前,一脸严肃的说道:“登机!”虽然面前的夜鹰直升机螺旋桨还没有旋转起来,但是紧张和严肃的气氛已经油然而生。在营长的带领之下,数百名机降兵分别登上了三十架夜鹰运输机,而跟他们一起还有轻型悍马和各种单兵武器。

    营长走上其中的一架直升机,看着面前这些跟自己朝夕相处的兄弟,没有人知道这次任务之后,能够站在这里的还能剩下几个人,又或者他们一个都不会少。

    “所有人员八十米超低空跳伞,其他各类单兵和悍马将在第二次临空时候,将有空勤人员在百米高度抛下。所有人落地之后,由离自己最近的班长和骨干统一指挥。因为是在夜晚,而且我们分开的非常的散,敌我可能不太容易识别。我只能要求大家尽量减少和友军冲突!各班长手中的通信器可以随时呼叫到战机的支援,最后希望大家能够凯旋而归!”

    营长一脸庄重的说道对每个机舱内的人说道,而教导员也跟着他在身后鼓舞着大家的士气。在战场上你不可能每个人都携带敌我识别系统,更不可能在每次接战的时候先分清对方是敌是友,在这样混乱的巷战中,除了靠一丝的运气,你还需要靠自己平时的判断能力。

    此时,夜鹰直升机机舱后门已经开始缓缓关闭,机舱外边已经能够听见螺旋桨的声音,直升机正在开始加力,它将在这个地下基地滑行两百米后,然后在出洞的时候。飞向蓝天。

    在柏培拉,接到霍夫曼德命令的庄志奋立刻命令作战部队做好准备。刚刚到达的快反旅被庄志奋安排在最前面。庄志奋接到命令之后告诉快反旅旅长,知道二战的闪电战吗?从开始进攻之后你不要顾及任何的事情,一直向前冲。

    快反旅旅长听到这话,眼睛中露出狂热的眼神。

    与此同时,在庄志奋给部下交代的时候,负责掩护的空军已经对将要攻击的路线发起了空袭……

    在柏培拉,索马里兰共和**第三旅旅长穆赫克正在收拾着自己的东西,他从来不相信自己手下的第三旅能够抵挡住自由联盟的进攻,再他看来自己身后有伊萨克部族进行捣乱。而正前方自由联盟的铁甲洪流就会开过来。到时候吃了熊心豹子胆伊萨克部族要是截断了自己的后路。自己可真是无路可逃了。

    不过穆赫克觉得自己已经为迪尔族做得够多了,不仅告诉了上面自由联盟行动的时间,还把所有的部队弄了出去来抵抗自由联盟的进攻。在他看来只要自己这样做,就算前线失败了。自己也无愧于心了。

    “快点,收拾好你的东西!我们要尽快离开这里!”穆赫克不停的催促着自己的妻子,两名警卫正在把家里的东西搬到汽车上。

    “不,穆赫克,我觉得我们还是不要走!”有些舍不得这里的一草一木。这次流亡之后,还不知道以后能够住上什么样子的房子。

    穆赫克没有多说什么,一把拉着自己的妻子向外走着说道:“在一个小时前,我们失去了制空权,可以说我们已经失守了。如果你还想呆在这里的话,那些家伙会冲进来把你杀掉!”

    穆赫克是一个非常识时务者为俊杰的人,他从来不干没有把握的事情。此时,时间已经开始指向凌晨五点,穆赫克刚刚带着科伦娜走出房门。而在这个时候。一名警卫员跑了过来,跌跌撞撞的跑到穆赫克的面前道:“自由联盟开始空袭了!”

    在这样漆黑的夜晚,伴随着警卫员的报警,虽然还没有听到爆炸的声音,但是已经能够看到远处一闪一闪的火光冲天的景象,从火光的方向来分析,应该是柏培拉在西北角的机场遭到了攻击。与此同时,守卫机场的高射炮也开始了怒吼。唯独不见防空导弹进行攻击,穆赫克拿出手机,看到上面一点信号都没有,就知道了其中的缘由。

    “快走!”这是穆赫克的第一个反应,他跌跌爬爬的冲上门前的两辆车,然后指挥者车队向柏培拉方向奔去。虽然这场战争有可能给穆赫克带来荣誉,但是穆赫克自认为自己还是没有命去花的。穆赫克万万没有想到,就在他离开的时候,在不远处几双眼睛正在目不转睛的看着这里的一举一动。

    “01,01我是07,就说穆赫克逃跑了,是否执行任务?”一个黑影在黑暗中小声说道。

    “是我知道了,任务结束,随时等候命令!”那名黑影好像接到了放走穆赫克的命令,立刻回答道。放走穆赫克要比杀死他强很多,因为他的逃跑可能影响整个军的人。而如果杀死他,则会有可能激起整个第三旅的同仇敌忾之心。

    而在东线前线,第一重装师装甲快反旅以二十辆天启坦克为先导,其他犀牛坦克分布在两边,而其他各类悍马、油料车等等则在中间,在两公里宽攻击面上展开了攻击。虽然共和**没有了空中优势,但是索马里兰的反坦克武器还是很多的。如果密集型的进攻势必会变成活靶子,所以才分的如此清楚。在他们身后还有一个陆航团负责对他们的弹药和空中火力支援。

    而伊萨克族军队也在这个时候配合红警兵团军队发动了进攻,但是比起红警兵团军队的华丽和强大的火力攻击,他们的攻击就显得虚弱了很多。只有一些以前的t-62坦克和一部分大口径火炮给他们提供火力支援。

    铁甲洪流滚滚而来,守卫在索马里兰东线上的是重新组建的第三旅大部和第四旅一部,这样重建的部队可以说是一把双刃剑,如果重建之后的官兵能够知耻而后勇,则英勇无敌。如果只是混混则不堪一击。不过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有穆赫克这样的将军,第三旅应该是不战而逃的。不过,穆赫克这个人虽然贪生怕死。但是越是这样的人对部下要求越严,他很明白只有下面人有了战斗力,自己才可能活的时间更长。所以,当装甲快反旅突进共和**防线之后并没有立刻就撕开一个口子,而是遭到了共和**棉花糖一样的攻击。

    虽然红警兵团产的犀牛坦克在世界上是属于先进行列,抗攻击也是一流的,但是纵然是再好的东西也经受不起这样的打击,在攻击开始之后不到十五分钟,虽然整个突击群攻入了十几公里,但是已经损失了不下十辆装甲车?;褂腥鞠L箍硕远苑降姆刺箍说嫉莼?。

    这些迪尔族士兵。战斗起来十分的顽强。而且还拥有不少的反坦克导弹,也不是次货,攻击力非常强悍。

    “什么?”坐镇在柏培拉的庄志奋听到报告,露出一脸的惊讶。这绝对是让所有人感觉到震惊的。没有人会想到战争如此的残酷。迪尔族的战斗力如此的顽强?!澳训滥潞湛说奶优?,反而激发了他们的斗志?”

    庄志奋放下手中的报告,目不转睛的看着作战指挥屏幕上的各种数据和从前线发回来的敌我分析报告,以及简单的敌我势力识别图,突然指着双方正在胶着的地方道:“对这些地方采用地毯式轰炸,告诉快反旅,同时他随时呼叫空中支援??站舻娜肭终呋透涸鸲钥旆绰玫幕鹆χг??!?br />
    庄志奋眉头紧皱着,如果在打不开局面,自己就要把这件事上报给霍夫曼德。而这件事极有可能打乱霍夫曼德的整个部署。

    索马里兰哈尔格萨,莫西克刚刚给穆赫克下达完命令一个小时,就得到了穆赫克临阵脱逃的消息,这让莫西克大为恼火,一方面命令索马里兰情报部立刻抓捕穆赫克。一方面任命第三旅副旅长接替旅长的工作,负责整个北线的行动。不过,莫西克万万没有想到,就是他的这一个任命,使得本来陷入胶着中的北部突击群得到了胜利的曙光。

    就在快反旅准备发动更加猛烈攻势的时候,此时也感觉到索马里兰共和**的抵抗明显有些松懈了,甚至一些共和**正在撤退。

    当莫西克把更换长官的命令下达到第三旅各部的时候,本来拼死抵抗的第三旅立刻欢呼了起来。他们并不是高兴来了新的领导者,也不是高兴对红警兵团作战的暂时胜利,而是高兴穆赫克能够离开第三旅军长这个宝座。他们能够硬着头皮在这里抵抗,并非是训练有素,也非是为国而战。而是穆赫克的心腹,以及各种督战队在他们后边,甚至穆赫克用他们的家人威胁过他们,让他们不得不拼死一战。

    说白了,穆赫克就是用让人畏惧的办法来带领这支部队,让其为他立下功绩。只不过这次自由联盟实力太过于强大,穆赫克虽然很想要这个名声,但是还是比较喜欢自己的生命。

    当这位新长官库布出到达柏培拉接任第三旅旅长一职的时候,就立刻发现一个小时前还如钢铁长城或者棉花套一样的防线已经被自由联盟撒开了一个大口子,整个防线乱成了一团,无数的溃兵从前线逃了下来。

    而各种装甲部队刚一出击就遭到了红警兵团空军的无情打击,使得只能龟缩在各种掩体中,不敢出来??獠汲隹吹秸庋那榫?,也知道平时穆赫克的所作所为,面对这样的场景他也意识到失败只是迟早的事情,只能硬起心肠,让自己带来的心腹开始四处收集残兵,全部集中在柏培拉城内,想要跟红警兵团在柏培拉决一死战,以拖延自由联盟的进攻速度。

    在索马里扎克镇前线指挥部内,从进攻命令下达完之后,霍夫曼德除了按照前线发回来的报告不停在沙盘上标出各种数据之外,再也没有多说一句话。整个作战指挥中心,鸦雀无声,每个人都在紧张的忙碌着自己的工作,计算数据,分析部分战场的情况。而霍夫曼德的眉头则是越来越皱,从埃里加博哈尔格萨的空中通道已经完成,而根据数据显示,在这条航线上,索马里兰共和**的防空力量已经被摧毁了百分之八十。不过霍夫曼德有些不敢相信,没有一个国家能够这么傻的把所有的防空力量都摆放在外边任自己轰炸。

    “情报人员有什么消息?”霍夫曼德突然张口问道。一直在旁边随时等候着的机要参谋翻了一眼面前的报告本道:“暂时没有任何的消息,根据情报人员最后一个报告,整个索马里兰北部的所有通信系统已经全部中断了。但是根据他们的目测,共和**的各种力量损失的并不大!”

    “看来索马里兰人学起鼹鼠了,北部突击群情况怎么样了?”霍夫曼德冷冷一笑,只要这帮子人不出洞,等拿下哈尔格萨,他们就算在努力也是一群废物。所以,只要他们有着保存实力之心,霍夫曼德就认为他们是一群死物。

    “庄师长暂时没有消息,但是从卫星照片上可以分析出,北部突击群刚刚突破了敌人的防线,正在按照预定的计划朝着柏培拉前进!”机要参谋急忙回答道。

    “刚刚?”霍夫曼德抬头看看表,已经五点半,半个小时才突破了对方的防线,根本没有把对方成功的撕开,说明了对方早有准备。而且这样的进攻速度太慢了,对方可以从容的进行分别狙击,然后调集更多的兵力包围他们。如果事实真如那样,整个北部战场有可能成为一场大混战,也会牵制住自己太多的兵力!“告诉他们加快行军,一旦拿不下柏培拉,反而被共和**包围的话,战略态势上我们就落入下风了!”

    在北部战线上,庄志奋一脸的寒意,催促着北部突击群不顾一切快速的向前推进者。其实不用霍夫曼德提醒,他就清楚自己现在所处的环境。所以,一突破了索马里兰共和**的防线,他就命令所有的部队加快速度,希望把失去的时间补回来。

    但是,索马里兰共和**好像早有准备,他们破坏了所有的公路,并在一些公路上埋放了反坦克地雷。这让整个攻击群的前锋快反旅损失开始增加,而这些事情都没有挡住快反旅旅长阿布扎比快速前进的决心。他命令炸毁那些被抛弃的坦克,然后带上所有的人继续前进,至于伤者则有陆航部队负责转移到后方。

    “长官,如果按照现在的速度,我们在一个小时后能够到柏培拉!”在指挥车上,一名作战参谋向旅长阿布扎比报告道。

    “一个小时,太慢了。必须在半个小时之内抵达柏培拉?!卑⒉荚刃闹惺稳ê夂?,命令道:“命令坦克营,将天启坦克放在第一线,直接碾压过去。敌人的反坦克导弹显然是其他国家暗中支持的,犀牛坦克在这些导弹面前不具备太大的优势。天启坦克的性能,完全不怕这样的打击?!?br />
    “可是!天启坦克就会成为集火的目标,狮子也架不住狼多??!”参谋有些迟疑。

    “我倒希望,他们都能够把目标放在天启坦克上。去执行命令?!卑⒉荚让挥写蛩愀谋渥约旱拿?,战场上争分夺秒,不是可以迟疑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