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岚并没有在控制台多待,一个人走到一楼的大厅,唤来了一直待在基地门口充当守卫的大将军。()

    静静的站在基地的大门口,看着门外哗啦啦的大雨,手掌轻轻的在大将军的头上抚摸着。而大将军则一副很享受的样子,眼睛半眯着,蹲坐在李岚的脚边。

    “这已经是第三次雨季了!大将军,我们来到这里也有四个年头了?!崩钺白匝宰杂锏?。

    大将军自然没有办法说话,但不表示他听不懂,在李岚话音一落,脑袋非常人性化的点了点。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吃饱的时候吗?你捕杀了一头非洲野驴,它让我们两个度过了好几天?!崩钺白旖且磺?,缅怀道。

    回望这几年来的经历,从一个无人关注的上班族,到如今掌握无数人生死的领袖,李岚感觉自己变了很多很多。

    “长官,今天美国向联合国提出和平决解索马里问题的决议,要求我们立即停止战争行为,并且将会委托法国、英国、意大利、日本等国共同组建维和部队,进驻摩加迪沙,增强联合国北非维和司令部的实际作战能力?!?br />
    就在李岚感慨万千的时候,法拉赫走了过来,他在身后开口道:“并且,北约国家还有美国所有的盟国,也在今天的联合国大会上,向中华提出最严厉的抗议。并且这些国家也都宣布,对我们进行经济和贸易制裁。冻结我们所有的外汇资金,还打算封锁我们的港口和空中航道?!?br />
    听到法拉赫的报告,李岚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轻轻的点点头,表示自己清楚了。

    ————

    “战争是最可怕的魔鬼,时刻吞噬无数生命!而放出这个魔鬼的,恰好是人类自己!……”

    在联合国总部,法国外交大使安特斯公爵口若悬河,抑扬顿挫,在索马里名义政府的联合国代表眼里。这位老头简直就是背上插着一又白色的翅膀、头上还有一圈小小的光环的天使了。

    中华驻联合国代表沈泽佳一脸郁闷,随着安特斯的口若悬河,心中腹诽道:都他妈隔了半个地球了,索马里干仗关你屁事啊,有功夫在这里喷还不如谈谈怎样把法国那些殖民地交还给本地人!让属地的殖民时代彻底成为历史。

    没有办法,自打十二个小时前,索马里战争爆发后,法国就像打了鸡血一样干劲十足,一个小时一撂提案,不是作调停就是要求自由联盟撤军。这些狗屁提案当然被自由联盟毫不含糊地毙了??墒侨思胰托允?。屡败屡战,搞得他实在有点儿不厌其烦。

    “从古到今,战争一直都是人类发展史上的主旋律……”

    安特斯公爵的演讲充满激情,声情并茂。许多外交官频频点头,沈泽佳则在心里哀叫一声:“我的妈呀!这还没完没了了?!?br />
    辛苦啊,在外人看来外交官长袖擅舞,风光无限,可是自己的事情也只有自己知道,外交官不是那么好当的,有时一句无心的话就会引起国际纠纷,有时写错两个字就会为国家带来无可挽回的损失。压力山大呀!

    这也就算了,最要命的还是各种应酬。这么多国家的外交官,天天都有人过生日,不请客是说不过去的,请你了你不去更是说不过去的,于是每天在工作之余。他们还得频繁往来于各个社交场合,有时一天得参加三四次宴会,这不是活受罪嘛!对了,在联合国工作一个必备的条件就是嗓门要够高,至少不能低于国际男高音的水准,至于音色如何,咱们暂且不提,反正嗓子越大越好。

    为什么?吵架呗!随便哪个提案,不让各国代表撸起袖子大战三百六十回合你休想能通过,当然了,每一位外交官在会议上提出的意见也是他们这一撮人连夜吵出来的,你说嗓子不大一点能行么?吵架他从来都不怕,要不人家怎么老是说跟他打交道气死多过病死,羞死多过老死?这说明他是吵架高手,喷子中的喷子啊,可是那位老爷爷在那里引经据曲,就是不肯进入主题,照这样看来,至少还要一个钟头才能开吵……天哪,要知道昨晚他可是赶了四个生日聚会,睡得比狗还晚,哪里有精力听他废话??!

    沈泽佳大使很干脆的把文件夹往面前一竖,往桌上一趴,养精蓄锐准备吵架。

    “东亚历来是著名的火药桶,尤其是中华,几千年来从来都没有停止过战争,近代更是这样!太平天国之乱历时十四年,死亡人口多达七千万;辛亥革命以来,整个国家陷入极度混乱,持续了半个世纪,流出来的血足以将华夏大地淹没,在内战结束后还不到一年,中华就悍然决定出兵干涉朝鲜半岛内战(瞧这脸皮厚的,到底是谁先出兵干涉的呀),从而引发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伤亡人数多达三百万!

    也许你们认为这是老生常谈,说这一切都过去了,再提也没有意义,不,先生们,请注意,这一切并没有过去!这个古老的国度还是一如既往的好战,就在几年前,他们向弱小的索马里举起了屠刀,导致索马里生灵涂炭,尸横遍野,并且借题发挥,搅乱了非洲局势!

    ……

    这绝非是我的危言耸听,而是绝对有可能出现的事实,只要明眼人都可以看到,这场爆发在索马里的战争,正是自由联盟发起的。而自由联盟则是中华控制的,对于一个宣誓且有违反自己宣誓的国家,值得我们每一个人警惕。

    当然,最令人担忧的是,中华居然不顾世界安危和稳定,居然将先进的武器装备出口给自由联盟,这种做法,是我们坚决不能接受的。

    ……

    先生们,尽管中华一再宣称他们是爱好和平的,是真诚的想要融入世界,但是索马里战争提醒我们,这不过是美丽的谎言!打从朝鲜战争结束以来,这个国家就开始迷恋武力,认为可以用武力解决一切问题,最终成为世界和平的一大隐患!先生们,我们不应该忽视发生在索马里北部的惨剧,不应该坐视索马里被狂暴的巨龙肆意蹂躏,我们必须行动起来,阻止中华在非洲的侵略行为,否则索马里的今天,极有可能是我们的明天!”

    安特斯公爵的演讲大获成功,大厅里响起雷鸣一般的掌声,其中数索马里和小日本代表鼓得最卖力。他矜持的笑笑,等到掌声弱一点了,清清嗓子,说:“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国家,法国决不能容忍哪个国家威胁非洲的和平。我代表法国以及全世界爱好和平的人要求对自由联盟实施经济制裁,并且对中华提出最严重的外交交涉,直到他们从索马里撤出不稳定因子为止!”

    又是一阵掌声。

    安特斯得意的望向沈泽佳,这个难缠的没少让他吃苦头的对手今天的表现真是奇怪,直到现在也没有吭上一声,该不会是被打驳得哑口无言了吧?哦,这小子把文件夹竖在桌面上,他在干嘛?

    秘书长饶有兴趣的问:“沈泽佳大使,你认同安特斯公爵的观点吗?”

    没有人吭声。

    沈泽佳附近的外交官都在掩嘴偷笑,搞得安特斯公爵莫名其妙。秘书长又问了一次,还是不见有回音,安特斯公爵忍不住了,走到去拿掉文件夹,结果差点没有把他鼻子气歪:沈泽佳正趴在桌面上,睡得极为香甜!

    混蛋,刚才那一番长篇大论人家就当耳边风了,公爵真的想一枪毙了他!沈泽佳身边的阿根廷外交官看不过眼了,轻轻捅了一下他腑窝,沈泽佳呵呵一笑:“别闹,让我再睡一会……让我再睡一会……”

    秘书长脸都拉长了。联合国创立至今也有几十年历史了,多少风云人物在这里针锋相对,勾心斗角,他什么样的人物没有见过?不过敢当着一百多个国家的代表有面呼呼大睡有活宝,他还真的是头一回见!安特斯公爵一张老脸更是忽青忽白,恨不得咬他一口。阿根廷代表又捅了沈泽佳一下:“沈泽佳,醒醒,轮到你发言了!”

    沈泽佳眼都没有睁:“吵什么吵,那个老头还没有说完呢!”

    安特斯公爵阴恻恻的说:“对不起,那个老头已经说完了,轮到你发言了?!?br />
    沈泽佳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一脸惊讶:“说完了?这么快!这不像他的作风啊,我还以为他至少要说上三个小时,足够我好好睡上一觉了呢!咳,尊敬的秘书长阁下,尊敬的各国代表,公爵大人的演讲很精彩,很生动,让我们把掌声送给他!”

    说完率先鼓起掌来。一大票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跟着鼓掌,那掌声可比刚才热烈多了。

    热烈的掌声一点点的驱散了磕睡虫,沈泽佳清楚的看到“那个老头”就在自己面前,两眼喷火,他却没有半点不好意思,清清嗓子,煞有介事的扯了扯领带,开始他那忽悠死人不赔命气死人更不赔命的演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