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红警之索马里 > 第280章 强烈的?;?
    摩加迪沙外的荒漠上。

    没有枪声,没有任何情况出现,敌人仿佛忽然蒸发了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林木雪仍然暴露着,赛义德仍然在不远的地方匍匐在毫无遮拦的沙丘后面。而敌人,仍然无影无踪。

    有那么一瞬间,两人似乎觉得敌人已经离开了,但是随即,一种让人毛骨悚然的仿佛盯着他们的感觉,让两人都知道,敌人其实一直都在,一直都在等待着,之前那一枪,不过是在提醒两人,他的存在罢了。

    怎么办?虽然相隔几百米,但是林木雪和赛义德心里同时腾起一个问号,同时在考虑下一步该如何。贸然的暴露,贸然的以身为饵,其实就是大意轻敌,几天来的顺利,让两人以为,这次的敌人,也不过是冒险之后,就可以消灭掉的,但是,眼前的事实却推翻了他们的想法,让他们进入到一个尴尬的境地。

    美国人能称霸世界,自然有他们的资本,或许,他们的谋略,他们的战术,他们对战争的眼光没有深厚的底蕴,但是士兵的素养,却有其值得学习的地方,贸然,和轻敌是对敌人最大的不敬,也是对自己最大的不负责任。

    “老大,怎么办?”林木雪丝毫不敢挪动自己的位置,她怕自己溜号的瞬间,失去唯一可以扳平的机会,在一瞬不瞬的注视着前方的同时,林木雪用轻的可以忽略的声音向送话器询问道。

    “不知道?!比宓碌幕卮鸶痈纱?,匍匐在沙丘上,虽然可以阻挡敌人的视线,但是却让他无法顾及到林木雪那边发生的一切,如果下一秒敌人扣动扳机,那么他只能继续匍匐在这里,然后等待敌人在干掉林木雪之后,从容的压制自己。

    “要不,你先撤吧?”听到赛义德的话,林木雪愣了愣,忽然开口道。

    “那你咋办?”赛义德反问道。

    “等,我就不信,我没他有耐性?!绷帜狙┫肓讼?,再次开口道。

    “等到什么时候,如果再来个巡逻队怎么办?你这样,人家一眼就能发现你?!笨醋虐牍蛟谏城鹕系牧帜狙?,赛义德没好气的说道。

    “那咋办?”林木雪再次巡视了一遍毫无动静的沙丘,反问道。

    “不知道?!比宓挛蜕推幕卮鸬馈?br />
    赛义德匍匐在地上,虽然四周一切皆不可见,但是他却知道,此刻的危险却远比看见敌人要恐怖的多。前面遮掩身体的沙丘,对于敌人来说,甚至比不上装甲车那薄薄的装甲。虽然可以阻挡视线,但是却将赛义德牢牢的限制在这里。

    眼前的困境要如何解决?赛义德也不知道,他只知道,两个人中,必须放弃一个人,僵局才会被打破,不,应该说,当一个人率先离开时,敌人才会从容出手,干掉另外一个人。敌人为他们出了一个生死难题,题目之一就是考验两个人的忠诚,是的,这不是一时的激愤,一时的热血,在互相鼓励中争当靶子,争当诱饵,而这一次,是敌人为他们提供了充足的考虑时间,让他们决定,到底是由谁来选择可能的生存。

    赛义德回头看看,沙丘身后是一片连绵的山坡,距离近的只有几十米,只要自己能成功上山,那么就算敌人装备了导弹,也打不到自己。他思索了片刻,再次看了看远处的林木雪,后者仍然举着枪瞄向前方,赛义德知道,对于一个狙击手来说,这样全神贯注的状态其实坚持不了多长时间?;痪浠八?,林木雪此刻在挑战自己的极限。

    林木雪不可能安全逃离,赛义德知道,如果自己还有一点点逃生的希望的话,林木雪则连一点希望都没有。是的,林木雪从跳出来举枪时,就已经成为最大的威胁,敌人之所以没有杀她,仅仅是为了怕暴露隐藏地点,怕自己这个诱饵可能成为第二狙击手,但是,当自己离开后,林木雪将会第一时间被狙杀。

    阵阵微风从远处吹来,风声中,似乎隐约传来发动机声和喊声,赛义德知道,做出选择就要快,否则,一点敌人召唤来的后援出现的话,那么两人将没有一个人能离开。林木雪还有希望吗?没可能,自己还有希望吗?

    有可能。如果自己选择逃跑,赛义德相信,即便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这种情况,他也不会背负哪怕一点点的责备,作为军人,这样的决定永远是保证胜利的最正确选择。

    赛义德想了想,忽然下决心一般站起身来?;郝?,一步步的挪动着。他知道,敌人不会开枪,敌人不会为了杀掉他暴露自己,而成为林木雪的靶子,所以,想到这点,赛义德一步步,缓慢,但却坚定的向林木雪的方向走去——

    赛义德希望对方能开枪,哪怕一枪就把自己打成两截,这样至少可以让身后的林木雪有机会找到目标,有机会扣下扳机,有机会替自己报仇。

    不过敌人仍然没有开枪。显然,敌人也明白,此刻开枪,就如同宣告对方,自己答应一命换一命。狙击手不是自杀袭击者,没人愿意用命换命,所以,赛义德寄希望的枪声并没有如愿响起。

    身后,林木雪仍然在瞄准着,如同一座雕塑,枪口和瞄准镜不断扫过赛义德身前身后,寻找着不同。没有,仍然没有,敌人仿佛蒸发了一般,丝毫不见踪影。就仿佛刚才那声枪响,那发警告般的子弹都是自己的幻想一般,感觉着身上的汗水不断流淌下来,目送着赛义德不断向前走着,她只觉得自己所有的心思和精力都被榨干。

    敌人仍然没有出现,对方仿佛已经下定了决心,沉住气,等待即将到来的短兵相接??醋湃宓乱徊讲较蚯白呷?,林木雪此刻心里如同被吹炸了一般,又涨又疼。他知道,无论赛义德是否能走到前面那处土坡上,都代表着他绝对不会活下来,敌人至少有两人,一名狙击手,一名观察手,以一抵二,绝对凶多吉少。

    当然,还有另外一种可能,敌人沉不住气,飞来一颗子弹,如此近的距离,足以让赛义德被强大的冲击力撕成碎片。那么,即便自己能找到敌人,并且击毙对方,结局仍然无可改变。

    没有什么比看着自己的战友一步步向前去送死要让人更压抑的了,有那么一瞬间,林木雪甚至想要自己冲上去,可惜她知道,如果自己贸然上去,结局将是两人都会被打死。

    想到这里,林木雪发疯一样,不断转动着枪口,寻找着那个敌人,寄希望与自己能在赛义德走上前面土坡的瞬间,先一步发现敌人,终结这折磨人的一切。

    没有,还是没有,而前面,赛义德终于小心的接近到了土坡上,并且缓慢的向前攀登着。在瞄准镜里,可以清晰的看见赛义德解开脚踝处匕首的扣锁,并且利落的将手枪掂在手里,顺着山坡猫腰向上爬着。

    有那么一瞬,林木雪认为,赛义德说不定真的会赢,可是一种从敌人刚开始出现时就笼罩在心头的阴霾,此刻却仿佛百年不洗的厚棉被一般,压在他胸口,让他喘不上气来。

    不对,一定有哪里不对,敌人绝对不可能这么沉闷,或者说,这么安静。一定有哪里没有考虑到,林木雪不断搅动着脑汁,翻来覆去的想着,忽然,一股强烈的危险感如同黑夜里的白影,迎面扑了上来。

    ——————

    美国卫星情报中心,此刻的索马里,已经成为美国高度关注的地区,热点从最初的白色,已经提升到橙色。地球同步轨道上,超过三个美国的高空间谍卫星,在关注着自由联盟和亚丁湾已经索马里南部地区。

    隶属于国防部的卫星情报中心,当初在恐怖袭击中,和很多部门一样,都是隐藏在深深的地下结构中,并没有遭到破坏。如今,地面上五角大楼的废墟还在清理之中,最少还需要两个月的时间,才能够清理完毕。

    而最近一段时间内,美国国防部每一个官员,都好像来了大姨妈,总之就是超级难看。特别是卫星情报部门,一个小小的疏忽或者错误,都会被问责。

    这也导致每一个工作人员,在工作的时候,都是小心再小心。然而小心也没有用,现在可不是那种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时候,要是拿不出有价值的东西,结果也是很悲催。

    特别是卫星情报中心,这一个月来,已经连续受到了好几份责罚。特别是在自由联盟海军突然出现的时候,更是让整个部门受到了一个记过处分。

    所以,对于索马里的关注度,瞬间就被提高了好几个级别,因为他们已经没有下一次的机会了,再有错误,他们每一个都会以渎职罪被送上军事法庭。到时候,也不会有人替他们求情,而想要接替他们的人,一大堆。

    当然,付出总会有所回报,一声高呼从卫星图片甄别员口中传出“哦,上帝”,他似忽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