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红警之索马里 > 第286章 战场上、只有敌人
    ps:和平人士、卫道士,看时需要谨慎!华丽只是极力想要给大家呈现真正的战场面貌。粉刷和平的战争,那是政客的手段,绝非真实。

    ——————

    原本燥热的空气,在燃烧的火焰催发下,散发这令人窒息的闷热。然而,这种闷热比起无情的战场,就显得太过于清淡了。

    狙击手手中的巴雷特发出清脆的击发声,火光中,火力手看到一名穿着军装的索马里妇女倒下了?;鹆κ挚戳怂谎?,他面无表情,又是一枪,一名正用轻机枪对着先头小组进行火力压制的小孩子,年纪不过十四五岁左右,此刻这个小孩子,胸口被破开了一个巨大的窟窿,身体也随之向后飞去。此刻,狙击手还是面无表情,没有同情,没有怜悯,更不会有什么负罪感!

    步枪手的自动步枪不断打出精准的三连射,从一片火海的村落里冲出来的伊斯兰教派士兵一个接一个的倒下。加强班近二十人,占领各个制高点和要位,对这个村落形成了弧形包围,好整以暇的射杀着被大火赶出来的伊斯兰教派士兵。

    那些步枪手最冷酷,枪枪打头,而且还是打单发,尽管是第一次上战场,但表现出来的战斗素养,绝非真正的新兵可以比拟,要是真正的新兵,那基本上都是在拎着枪闭着眼睛狂扫,能打中什么只有鬼才知道。

    而打得最狠的要数火力手,一把转轮式四十毫米榴弹枪,才他们的手里玩出花来,不管哪里有火光,对着就是一炮,看着黑暗中爆发出来的死亡烟火,格外富有战争美感。

    然而有人看不下去了,班长胡子一巴掌扇在火力手头盔上:“你有很多榴弹是吧?你的榴弹多到可以随意挥霍了是吧?看看狙击手,跟他学学!再这样乱扫一气,我发誓回去之后一定要把你踢出部队,我可供不起你!”

    这一巴掌把火力手打无语了,冲他挤出一副无所谓的笑脸:“是是是,我一定改进。下次班长你打脸好了,别打头盔,打得你手疼!还有,你下次再喊火力支援的时候,我一定给你老人家省一点用!”火力手说完,再看一眼狙击手,他正在更换弹匣。十发子弹打完,他的射界内已经倒下了六名伊斯兰教派士兵,就连一个随着武装分子跑出来的索马里平民也被他一枪崩了,好一个冷酷的枪手??!

    伊斯兰教派士兵还在飞蛾扑火般冲出来,他们不出来不行,村里一片火海,不出来只有被活活烧死的份??墒浅宄隼匆仓挥兴缆芬惶?,十来支自动步枪、三挺班用轻机枪已经把出口给封死了,还有三名冷酷的神枪手用半自动步枪精准的射杀着他们,他们一个接一个倒在了这道炽烈的死线下,死尸层层叠起,惨不忍睹。

    双方距离在两百米左右,这个距离他们无论如何也斗不过他们这些用子弹喂出来的士兵,激烈的对射几乎就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杀。

    火力手又开了两枪,在村子里增添了两朵焰火,也没有去看战果,六颗榴弹都被他用完了,正想装填是,有人冲了出来了,边冲边用手枪朝这边射击??嫘?,用手枪打两百米外的目标,你以为你枪里装的是袖珍导弹是吧?火力手瞬间切换到自动步枪,同时举起枪瞄准,手指正要扣下去,又迟疑的停住了。

    那是一个女兵,通过瞄准装备,火力手可以看清她的脸孔,甚至可以看清她脸上的惊恐和绝望。她大约十九到二十岁左右,个子挺高,就是衣服被烧得破烂了。

    火力手手背青筋突起,努力要扣下扳机,可是不知道是谁把火力手的力气给抽走了,手指连动一下都是如此困难。他闭上眼睛,教官的话在耳边回荡:“士兵们,给我记?。焊疑险匠〉呐挥幸桓鍪呛萌堑?!她们的体质天生就比男人要弱一些,敢扛起步枪走上血肉横飞的战场只能说明她们比男人更凶,更狠!要是碰到扛着步枪的女兵,必须不择手段干掉她,否则死的很有可能是你!”

    对,战场是不能有同情和怜悯的,因为敌人不会对他们手下留情!他咬了一下牙,睁开眼睛,力量又回来了。只是在睁开眼睛的时候,火力手刚好看到那名女兵胸部弹起一撮血尘,身躯摇晃一下就倒了下去,狙击手冲火力手嬉皮笑脸对他道:“她以后再也不能给孩子喂奶了!”

    火力手突然好想揍他。说不上为什么,就是想揍他一顿?;蛐硎且蛭懒俗约旱牧晕?,还是内心仅有那一丝的迟疑。

    战场上,状况总是来得很突然,一堵火墙突然倒塌,在阵阵油屁声中,一辆老旧的装甲车冲了出来,后面跟着一大群武装分子。

    这不是这个武装分子连最后一辆装甲车嘛,现在才出来,不嫌晚了一点?火力手二话不说,扬手就是枪匣内一梭锰钢子弹,在装甲车表面打出一排排小孔,也不知道打到里面的人了没有?;鹫饷创?,什么红外探测全是扯淡根本看不到。

    不过,好像效果不大,装甲车的并列机枪朝他们扫来,打得他们周围浮土直冒,火力尽显其凶猛!不过它的好日子过到头了,胡子身上穿的是第一代单兵作战系统,在他的呼叫下,两架负责火力支援的雌鹿欢天喜地的冲了过来,一连两枚v系列的v-1ft式反坦克导弹轰在装甲车身上。

    “我的老天爷!”v-1ft可是用来打重型坦克的啊,居然拿来打这种就连步枪也打得穿的装甲车!火力手发誓,回去一定要检举飞行员那种严重浪费的行为,一定要检举他们!可他似忽忘记了,自己更加的浪费,拿榴弹发射枪当步枪使唤。

    “轰?。?!”

    装甲车变成了一旅桔红的火球,跟在后面寻求?;さ奈渥胺肿釉诘孛嬉徽鸺涞沟匕Ш?,他们不被碎片打死也得给活活震死!这仗没什么好打的了,胡子见再也没有人冲出来了,一声令下,加强班的战士们组成成三三制掩护队形朝已经变成焚尸场的村落杀去,看到尸体就补一枪,也不管他是真死还是假死。

    “轰?。?!”

    一枚苏式防御型手榴弹在步枪手身边不远处爆炸,气浪险些把步枪手掀翻。一名瘦小的伊斯兰教派士兵哇哇怪叫着用ak朝他们狂扫,居然把他们三个都给压得抬不起头来。ak没啥特色,就是够可靠,火力也够猛,就冲这一点,它就是世界上最受欢迎的步枪。只可惜它的精确度也太烂了点,那个武装分子一个弹匣打得七七八八了,硬是奈何不了他们。

    步枪手骂了一声,一枚手雷飞过去,那家伙怪叫一声,钻进了燃烧的房子里。手雷弹在房子外面爆炸,预制破片和钢珠四处飞溅,估计没有伤着他一根汗毛。倒是三十米外一名正在拼命射击的伊斯兰教派少尉捂着左眼发出痛苦的哀号,他的眼珠子被一颗盲目飞溅的钢珠给打烂了,痛得他从掩体后面蹦了出来,接着在两支九七式自动步枪的扫射下,他的身体也被打烂了。原来战争中也充满了黑色幽默,步枪手算是见识了。

    “砰!”

    胡子的步枪打出一个精准的单发,一名伊斯兰教派士兵从屋顶上滚了下来,村里的枪声停止了??墒悄歉鲎杲孔永锏男∽用挥谐隼?,还有敌人!

    “那家伙肯定钻入地道内了?!闭觳毂枳耪蕉返目障端档?。

    “第二小组,你们三个进去看一下,小心一点?!焙映磷诺目诘?。让三个人进去看看,除恶务尽嘛。

    第二小组的战士们也不含糊,先往房子里甩了两枚钢珠手雷——这种手雷一大好处是杀伤面极大但爆炸威力不算大,不足以炸塌房屋,但室内的人非死即伤,在硝烟未散,依次冲了进去。优先扫视着每一个死角,屋里浓烟滚滚,鬼影也没一个。

    那小子真的跑了?他们三个小心的搜索,真的在房里发现了地道入口。当侦察兵小心翼翼的翻开,才拉开了一个小缝隙,侦察兵的手瞬间停住,“行??!入口还挂了雷,谁要是冒失一点,准得炸飞?!?br />
    步枪手立即上前,小心地拆掉那枚匆忙布置的土制地雷,问:“现在怎么办?”

    侦察兵按捺住往地道里扫上一梭子的冲动,说:“这条道肯定是不能走了,谁知道下面有什么在等着??隙ㄓ衅渌隹诘?,否则他们怎么出去,出去再找找?!?br />
    侦察兵怪笑着拿出一枚小馒头一样小巧可爱的反步兵雷挂在入口,得意地说:“看你们怎么出来!”

    步枪手看得浑身一阵恶寒。这小子,准是那种以杀人放火为已任的货色。

    撤出房屋后,他们四处搜索,一无所获,正准备放弃,一记冷枪打了过来,侦察兵本能向后一仰,子弹贴着门面削了过去,好悬!

    战后,胡子说开枪的那个武装分子绝对是神枪手,侦察兵能逃过这一劫一来是他反应够快,二来是他身材矮小,要是他再高上十公分,这一枪绝对会把他脑袋给打爆。

    呃!原来三极残废还有这等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