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红警之索马里 > 第296章 发现地道
    ps:华丽果然有深深的强迫症,八点半睡觉,还没有一点就起来的,紧接着就是洗脸、刷牙、烧水、泡面、码字。()

    ——————

    却说耶鲁沙中队长从村后突然进村,顿时一阵鸡飞狗跳,村民纷纷关门闭户。

    “两人一组,搜索每座房子。注意安全?!币成乘低?,一枪托撞开残破的院门,两个特种兵相互交替掩护进入。

    很快别的院里也传来破门声,妇女惊恐的呼叫声。

    随后耶鲁沙进屋见墙上一把老旧的ak47,前准星都有些歪了,便摘下来卸下弹夹一看空空如也,然后利落的推动机匣释放钮,打开上盖,把复进簧,枪机等零件取了出来,只是把枪机收进口袋。这样整只枪便失去了作用。其他的零件只是随手一扔。

    索马里和很多阿拉伯世界国家一样,村民家里普遍藏有各种枪支,长期的战争也使大量轻武器散落民间。阿富汗甚至先进的ak74也不少见。阿富汗战争和车臣战争留下的纪念除了心里的创伤就是继续给人们造成创伤的散落武器了。

    经验老道的中队长很快发现了后院羊圈里的地洞,揭开狭小的木板,里面黑漆漆一片。战术手电照下去除了几个烂土豆什么也看不到。

    “长官,我要去看看?”身后,特种兵阿什罕小声的问道。

    “小子,我可要安全的把你带回家?!币成城崆嵋恍?,制止了部下的冲动。谁都不知道下面有什么,看到这个狭窄的地洞,他想起有一次看美越战争电影的画面:一个大兵被长官驱进地窖,结果看到2个惊恐的女孩拉了手雷,瘦弱的胳膊掩住面孔,手往前一伸绿色的手雷充满了大兵的瞳孔,那个大兵也来得及一声大叫,上面人们看到的只是一团白烟。

    “那我们下去搜索吗?”

    “下去那是必须的,但不是如此的鲁莽?!币成潮咚当涑裳浣庀乱豢耪鸷车?,开口道:“最好的办法就是这样!”

    说着耶鲁沙拉开手上震撼弹,拉出保险环,等了2秒,低喊一声:“去向真主祈祷吧!”。随手扔进了地窖,脚灵活的一勾,那块木板便盖在了洞口。两人同时侧身卧倒。轰一声震响,木板被冲击波吹飞,几块木屑直插羊圈的草顶。

    “行了,我先下,你掩护?!币成忱涞奶氯?,蓝白色的手电下是半死不活的一家人,睁着惊恐的大眼,手脚微微抽搐着。

    男人两眼无神坐在地上两腿叉开依靠着几只麻袋,手中无力的握着一只木托的akm,左脚上挂着一只拖鞋,右脚光着,拖鞋被冲击波吹到了角落。麻袋后面的女人抱着3个孩子,黑色的头巾已经被卷走,一头乌黑的卷发梳成马尾,细长的眉毛,纹黑的眼圈,面容算是不错的,女人嘴角流着口水,一下下的呕着,3个孩子已经被震昏过去。

    耶鲁沙松了口气,用步枪挑开男人手里的ak,喊了声,“危险解除,下来帮我?!比缓蟪槌鍪智勾蚩绞醯?,把他的九七式步枪关掉战术手电转为斜挎。背起akm,期间手枪一直不离男人头部。

    角落有梯子,阿什罕费力的把男人扛了上去,体臭熏得阿什罕直皱眉头,不过他并没有说什么。耶鲁沙检查了地窖里的麻袋没有发现有价值的除了土豆。检查完毕后,便爬上梯子,也没有再去管一个女人外加三个孩子。

    两人把男人绑好,准备叫人帮着拖走,一抬头,居然看到一个青年拎着一只步枪闯了进来,青年看见傻呆呆的男人,下意识喊了一声,“哥哥”。同时意识到不是两人的对手,拔腿便跑。耶鲁沙反应迅速,一个箭步冲过去,抬手两枪,一枪中腿,一枪中右肩,青年一个趔趄扑倒在地。

    阿什罕赶上来,踩住步枪,手中的九七式抵住青年的后脑。耶鲁沙拾起步枪,苦笑的摇摇头,那是一支李-恩菲尔德步枪,7毫米口径,装弹10发。二次世界大战英国的制式武器。巴基斯坦,印度在战后获得了大量这种旋转后拉枪击式步枪,也有大量遗落在非洲。没有想到,在这样的地方居然发展这样的古董。不过,古董是不假,但杀伤力可不小。

    阿瑟哈迪得知那边无碍,便放下心来。然而依然毫无头绪,他苦无对策,低头走了两步,地毯上尽是军靴的土印,走到窗下。发现不远处有个浅浅的鞋印,如果不是阳光角度问题,根本不会发现这个对比度很轻的鞋印,心中顿生警惕,礼拜堂里做礼拜是不允许穿鞋的,一般人是不会犯这个原则错误。

    有人来过,他蹲下身,凑近仔细观察,是登山靴的花纹,而且是世界名牌天伯伦的底子,因为他也有一双。这种地方谁会穿不到200美元一双的名牌靴子?答案呼之欲出。

    罗杰克看长官撅着屁股趴地板上不知道干啥,心想不会是长官信伊斯兰教了吧,长官可是连佛教也不怎么信得。不过伊斯兰教可以娶4个老婆……正胡思乱想间,听见阿瑟哈迪喊一声,“罗杰克,赶快过来?!?br />
    黑大个连忙答应一声,急忙赶过去。

    地毯已经被揭开,阿瑟哈迪用刺刀敲着瓷砖,想找出空心的那块,但是听了半天一无所获,罗杰克走过去,大脚用力踏了几块瓷砖,觉得微微有些发麻,道:“长官我建议多交几个人来把这里翻个底朝天?!?br />
    “咚!”说完一脚踢在墙上,只听腾的一声,两人吓了一跳,这墙是中空的!阿瑟哈迪用刺刀几下把壁纸划得稀烂,赫然一扇木板固定在墙上,应该是个暗门。

    罗杰克手里的散弹枪对准木板,喊一声长官闪开。阿瑟哈迪闪身一躲,随着一声枪响,木板被一蓬铅弹打的稀烂,阿瑟哈迪摘下一颗进攻型手雷正要扔进去。

    “哒哒哒哒,”一串子弹激射出来,打的墙壁上砖屑乱飞。

    “各队注意,呼叫支援,清真寺发现暗洞,村外单位注意警戒,防止敌人突围?!?br />
    阿瑟哈迪对着麦克风大喊,随手把手雷保险扯下,等洞里射击的间隙,一松保险环扔了进去,一声巨响,砖块夹杂着惨叫传了出来,趁着烟雾未散,阿瑟哈迪一下跳了进去,正踩在一个松软物体上,没站稳正好趴下,手中的m4a1卡宾枪开火了,一串子弹激射而出,心中估算着还剩3、5发子弹,迅速取出一个新弹夹换上,看前面没反应,刚要匍匐前进。

    后面又落下个人来,然后狠狠的压在了阿瑟哈迪身上。阿瑟哈迪觉得肋骨跟要压碎一样,五脏六腑都成片了,胸中浊气一吐,嗓子发甜,脸上又被身下的东西喷了一股什么液体,强忍痛苦抹了一把脸,低喝一声,“是我!”

    “噢,抱歉长官,我没看清?!碧愕穆藿芸税攵鬃乓皇职巡笃鸢⑸暇醯檬掷锸蹁醯挠械阏?,凑到鼻子下一闻,是血,“长官你受伤了?”

    “没,真晦气,是脚下的死人,”阿瑟哈迪忍着痛苦,猫着身体向前摸去,手电光下,前路是个转弯,地上有血迹。心中一振,“他们有人受伤了,跑不远上去抓活的?!?br />
    两个人交替掩护前进,紧追不舍,遇到转弯,罗杰克就兜头先轰一枪,一时间铅弹横飞,打的石壁上火星四射。阿瑟哈迪差点被压得肋骨骨折,强忍痛苦,脸上全是血迹,看起来面目狰狞,罗杰克见了也是暗暗心惊。

    双方且战且退,也不知道有多少人,两人追了一段,拐过一角,只见前面有叠沙袋,半人多高,阿瑟哈迪心说不好,腿一弯,身子就矮了下去。瞬间,对面沙袋喷出一尺多长火舌,子弹嗖嗖的贴着头顶飞过。

    rpk机枪清脆的声音连续不停,饶是阿瑟哈迪反应迅速,堪堪避过一劫,四肢并用,爬到了拐角处,又觉得脖里湿乎乎的,左手一摸背包破了个大口子,一罐豆子罐头开了天窗,豆子跟汤水顺着衣服直往下流。一甩手把剩下的多半个罐头扔了出来。

    又听叮的一声,蹲着的罗杰克大叫安拉,怀里是一枚冒烟的前苏联木柄手榴弹,阿瑟哈迪来不及多想,失口一句国骂:“我艹!”

    顺手把手榴弹扔出角落,手榴弹几乎脱手即炸,好在这木柄手榴弹信管燃烧时间长点,要是再快一点,饶是两人穿了防弹衣,也非把两人炸成四截不可。一阵疾风夹着石子吹过来,左手来不及缩回,直觉掌心一麻,战术手套被石屑扎了进去。

    阿瑟哈迪忍着剧痛,摘下手套,手上鲜血淋漓,心有余悸道:“差点就去见安拉了?!?br />
    “rpk,这些家伙还真的不好对付?!甭藿芸丝戳艘谎郯⑸鲜稚系纳耸?,所幸有战术手套,否则手掌早烂了,不过前面的机枪,可就不好办了。和ak-47一样,rpk机枪在阿拉伯世界和非洲流传最广,只一款谁都耳熟能详的机枪,也是武装分子和恐怖组织,最容易购买到的武器,子弹也很好补充,杀伤力还很不错。

    “一百发子弹后,就是我们的机会?!卑⑸霞虻ビ帽链植鹄?,带回破损的手套,开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