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红警之索马里 > 第300章 日本来人
    刚刚参加完非洲联盟的发展建设会议,岸田文雄就迫不及待的乘坐专机,来到博萨索。

    飞机在起飞的时候,日本外务省就向索马里自由联盟通报过,所以,这架外相专机才顺利的降落在博萨索这个还未完全开放的国际机场。

    顺利来到索马里自由联盟土地的岸田文雄,并没有感到丝毫的高兴。按照他的要求,这架飞机本来是要降落在八卦城国际机场,但自由联盟以机场还未投入运营为由,拒绝了日本外务省的通报,改为了博萨索。

    世人都清楚,博萨索以前是索马里三大城市之一,但现在的索马里,自由联盟的八卦城才是整个索马里军事和政治力量的核心,就相当于首都的存在。也是自由联盟真正的大本营,堂堂日本外务相到访,居然没有降落在首都城市,而是选择一个次要城市,这如何让岸田文雄高兴得起来。

    然而,此行时间安排得很紧,又关系到一艘宙斯盾军舰的问题,岸田文雄也只能忍下了心中的不爽,唯有在心中,咒骂了李岚几句。

    妙高号事件,已经过去了有一段时间了,日本也多次向索马里自由联盟提出了抗议,结果都不是很理想。目前,美国都没有奈何得了自由联盟,再加上美国国防部长到访日本,许诺了大量的好处,日本方面也需要尽快将妙高号要回来。否则,一旦今后事情转变过后,这艘军舰和军舰上面的一百多日本海上自卫队士兵,可就要遭殃了。

    至于那些富贵丸号,日本方面也只有尽量去努力,能够捞回来是最好,不能捞回来那也只能听天由命。

    身为日本外相的岸田文雄,便担负起此项任务。作为一个合格的政治家,岸田文雄能够在安倍麾下担任外相,其政治理念也是极右。

    对于中华这个国家,岸田文雄也坚持强硬姿态,领海主权问题,也和安倍一致。这一次,出访非洲国家,就是希望此行能够得到非洲众多国家的支持,孤立索马里自由联盟。

    特别是在非洲联盟建设会议上,岸田文雄以十亿日元的无偿援助,争取到了不少的支持。也算是一个良好的开端。

    不过,当他走下飞机之后,脸上又黑了一点,飞机下,一队自由联盟的迎宾队伍整齐列队两旁,一条红地毯。这些都是很正常的外交礼仪,十分的正常??稍谡庑┯龆游榈暮竺?,大波的记者看到他之后,各种飞速按快门。

    如果这只是一场友好的外交访问,那这些记者的到来,只是一种很正常的事情,可这一次,他是来决解妙高号和富贵丸号事件,一出飞机就看到这么多的记者,这如何让他高兴得起来。

    由于索马里自由联盟越来越引人关注,全世界主流媒体、报刊和电视台,都派遣专门的驻扎记者,长期驻守在索马里。日本外相要来的消息,自由联盟外交部门已经提前向他们透露,这是索马里自由联盟第一次迎接外国外交使臣,还是日本如此一个具有极大针对性的国家,如此重要的事情,这些记者也就如同闻到腥味的猫,蜂拥而至。

    看到日本的专机到来,更加让这些记者们翘首以盼,当岸田文雄,这个著名的日本外相,出现在飞机楼梯前,所有人开始激动的按下快门。要不是有迎宾队伍在,恐怕他们早就涌到飞机的楼梯下,等待岸田文雄下来,然后疯狂的发问。

    岸田文雄深吸一口气,这个时候他也不可能走回机舱,只能硬着头皮走下来。此行来到索马里,绝对是他一辈子最囧的时候。

    红地毯的尽头,是一辆悬挂索马里自由联盟国旗和日本国旗的迎宾车,前后,还有迎宾队伍的车队。在外交礼仪上,李岚并不小气,该展现的风度,并没有因为对象而打折。毕竟外交场面,也关乎到一国的面子。

    当然,他也体现出了自己的不满,那就是没有任何人来迎接这位日本外相,迎宾队伍,只是例行的公务。而一个国家使者到访,却看不到对方出动相对应的任务来迎接,这不是失礼,而是一种外交手段,表现出自己的不满。

    此时,岸田文雄并没有去在意这些细节,索马里自由联盟能够搞出迎宾队伍,已经是出乎他的预料。他也不指望,自由联盟的高层,能够亲自来迎接自己。

    他现在最想要的是,快点走上迎宾车,尽量不去和这些记者接触。然后快速结束这场丢脸的外交访问,赶快离开这里。免得在自己的政治生涯中,留下太多的污点。

    不过,这些记者可不会让他如愿,就在他脚尖踏上红地毯的时候,这些记者就开始此起彼伏的问着各种问题,场面开始有些混乱。

    “岸田先生,请问你是否代表日本,过来决解被扣押的军舰问题?”

    “日本方面这一次拿出多少诚意来决解这件事情?”

    “岸田先生打算如何与索马里自由联盟展开磋商?”

    “日本是否会让步,满足索马里人的要求?”

    “这一次日本是否会和自由联盟的李岚进行会晤,你们的谈话是否会涉及到领土主权问题?”

    “日本方面是否已经做好了谈判破裂后的打算?要是索马里自由联盟提出的要求太难以接受,日本方面是否另有打算?”

    “请问,这一次日本方面,是否能够拿出反驳自由联盟的证据?然后通过非交易手段,来决解这件事情?”

    …………

    面对蜂拥而来的问题,岸田文雄心中是各种无奈,一个个尖锐的问题,直逼他的心里防线。他也只能以十分机械的语言来回应,“对于此事,没有更多的细节可以透露?!?br />
    那些自由联盟的迎宾人员,并没有阻止这些疯狂的记者,看着快被围起来的岸田文雄,反而一个个在心里偷着乐。最后,还是岸田文雄的保镖们出马,将他安稳的护送到迎宾车中。

    等这些迎宾人员也上车后,这些记者也不甘心,也都纷纷上车,远远的跟在迎宾车的后面。

    从博萨索机场到八卦城,三百公里的路程,并没有阻挡这些记者的脚步。

    漫长的高速公路,两个多小时才行程,也让岸田文雄原本浮躁的心,逐渐的平复下来。

    作为一个外务相,他是一个很会调整自己情绪的人,车队途径的风景,令他有些吃惊。博萨索国际机场,并没有在城内,索马里这个地方,城市的变迁,他并没有亲眼见过。但是沿路的风景,让他有种很奇妙的感觉,自己此刻不是在荒芜的东非,而是在一片平原上。

    天空开始飘起淅沥沥的雨滴,高速公里两旁,尽是一片草绿,大片的骆驼群、骏马、山羊随处可见。

    非洲,岸田文雄已经来过很多次了,和中美俄一样,日本也在极力拉拢非洲国家。当初还未当外务相的时候,他就经常来非洲考察??纱游醇绱嗣览龅亩?,南非的雨季过后,草原兴盛,或许才可以看到如此场景。

    阴雨让外面的草绿越发璀璨,清新的空气引人入胜。岸田文雄伸手拉下另一边的车窗,雨借风势拍打进车,不过他并没有关上车窗。任由雨水滴落在座椅上,眼睛依旧注视着外面。

    当迎宾车接近八卦城的时候,岸田文雄入眼,到处都是繁忙的建筑场景,阴雨天并没有阻碍到这些索马里人建设的决心,忙碌的大地中,拥拥簇簇各种雨衣、雨披。

    原本已经平复的心境,在看到如此场景,岸田文雄心中波澜又起。特别是当迎宾车缓缓驶入八卦城后,他有一种很强烈的感觉,自己现在所处应该是一座欧洲现代田园小镇,而不是地处落后的非洲。

    多少次,他看到报纸和媒体记者口中,对八卦城赞叹十足的描述,原本以为只是记者们在夸大其词,现在,他完全没有这种想法了。反而,他甚至还觉得以前那些记者报导,没有道尽全部。

    这座城市,他不单单看到了整齐和祥和,还看到了一个很深的层面。从卫星地图上看,这只是一座很有规范的城市??傻鼻咨斫牒?,这座城市给他更多是一种迷宫的感觉。每一组建筑,都一模一样,就连景观树,都修剪得相致平整。

    车子在城市内慢慢行驶了有十分钟,他发现自己,看到的东西,居然都没有发生变化。要是别人告诉他,他并没有移动过,那他真的找不到反驳的证据。仿佛车子就一直在这里绕圈。事实告诉他,车子连拐弯都没有,一直都在往前走。

    如果有一支军队进入这座城市,那还能找到进攻的目标吗?突然,这个念头从他脑海中泛起。

    他并没有时间去思考这个问题,因为迎宾车在两次拐弯之后,便??吭谒髀砝镎舐デ?。在工作人员的引导下,他独自走进了会议室。里面,李岚已经在等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