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红警之索马里 > 第308章 陷入险境
    ps:新的一个礼拜,求推荐票。

    下了有一个礼拜的雨,感觉整个人都快发霉了。半夜起来码字,雨声都比歌声要大!

    ——————

    “老子要撤了!这帐咱们以后慢慢算!”战狼无视脚上的伤口,爬到一小块洼地前,在用地上的冰冷泥浆反复浸透全身后才继续向包围圈边缘悄悄爬去,随着一阵阴冷寒风吹过,粘稠的湿泥就慢慢凝成了干冷的泥浆。

    一架oh-58d直升机越过夜空从远处急急地增援了过来,两名直升机驾驶员在接通地面指挥官的通讯频道后就按照指示全力地在包围圈中搜寻起依旧还在隐身的偷袭者,尽管“基奥瓦”是一型以空中侦察,目标截获和目标指示为主要任务的侦察、攻击直升机,但在已经将自己包裹在阴冷湿泥中的战狼面前却好似完全失效了一般,所有显示屏上都是几乎相同的景象,哪里也找不到有生命存在的迹象。

    “基奥瓦!基奥瓦!”战狼一边念叨着美法雇佣兵直升机的型号一边继续向包围圈的边缘爬去,尽管爬行姿势因为腿部和胳膊上的伤口而有些难看,但这却是唯一能够逃脱追捕的方法,战场是最讲求实用的地方,只要能躲开围剿,哪怕变成一只海龟都无所谓。

    “突……”十七辆搭载着二百多名雇佣兵士兵的装甲运兵车在疾速穿过二十多公里山路后赶到了机场外围,几十盏雪亮的大灯立时就将荒芜的原野照得通亮一片,在十几名特种士兵的簇拥下,一脸冷峻神色的先崎一来到了机场守卫部队指挥官的面前。

    “可以确定吗?!”美法雇佣兵指挥官托马斯站在一辆轮式装甲运兵车的侧面,目光透过缝隙望向远处充满死亡气息的荒野,“偷袭者没有潜出这片区域?!给我肯定的回答!”

    “是的!托马斯先生!完全可以确认!”守卫部队指挥官用力地点着头,坚毅的面孔上显现出一丝隐约的自信,“我的士兵只用了不到三分钟就完成了对整个区域的分隔包围!两分钟前还有士兵被冷枪击中,因此偷袭者一定在这片区域内!只不过因为对手使用的是消声武器,枪口也没有出现火星,因此很难发现踪迹!”

    “非常好!所有人一字排开!不管是活的还是死的,给我把他找出来!”托马斯转过身子对着两名雇佣兵指挥官发出低沉的嘶吼。

    得到托马斯命令的两名雇佣兵军官立即将所有士兵排成了一字横队,在装甲运兵车上机载重机枪的掩护下,黑压压的一道散兵线如同波涛一般向远处的荒野慢慢地碾压了过去。

    “人海战术?白鬼子!”战狼在喘息的瞬间看到了远处搜索前行的美法雇佣兵特种士兵,尽管人海战术是最初级的战术,但在眼前却无疑也是最有效的战术,任何隐匿者都会被密集的坚硬皮靴踏出踪迹。

    “我拼!我跑!”用力地做了几下深呼吸,唯有放胆一拼才有可能逃脱的战狼就从隐身的地方向前快速疾跑起来,几乎就在身形腾起的瞬间,两名挡在几十米外的机场守备士兵也被迎面射到几颗子弹贯透了胸膛。

    “在那里!射击!”急急的喊声在暗夜中反复地激荡,轮式装甲运兵车上的几挺7大口径机枪在发现突然显身的战狼后就将一连串大口径的子弹轰击了出来。

    “差一点!”战狼纵身一跃跳进一道浅沟,身后紧跟着溅起无数的碎石和泥土,十几挺重机枪的射击只能是用恐怖来形容。

    “嗒!嗒!嗒!”据高临下的基奥瓦用机载机枪对着狂奔中的战狼打着密集的连射,一道道长长的火龙从半空中直直地劈闪在了地上。

    “噗!”一颗机枪子弹从斜上方射入战狼的背膀,高速的弹头在穿过体内后带着淋漓的鲜血从前胸喷涌了出来,就在oh-58d基奥瓦驾驶员准备向地上倒卧的身影继续射击之际,地面上却突然地射来了十几颗56毫米子弹。

    “轰!”一声剧烈的爆响将整架基奥瓦一下子从半空中掀落在了地上,血泊中的战狼凭借着不可思议的射击精度只用了几个三连射就打爆了基奥瓦短翼挂架下的一枚海尔法反坦克导弹。

    “叫你们追!”战狼咬着牙,对着基奥瓦挂架下的火箭发射巢就是一阵密集的连射,两枚被击发出来的70毫米无控火箭弹在旷野里划出美妙的轨迹后在追赶的美法雇佣兵士兵人群中轰出了一阵血雾。

    “在那里!加快速度!装甲车!围上去!”无数喊叫声在原野里肆意地响起,所有的美法雇佣兵士兵都可以清晰地看见百米外依旧还在顽强奔跑中的战狼,经过短短十几秒的迅疾加速,几辆轮式装甲运兵车就从两侧高速地插了上来。

    已经被彻底封住退路的战狼,身体猛然躲进到一座孤零零立在荒野中的建筑,从遗留下来的残破设施可以看出眼前的建筑应该是原来摩加迪沙机场的附属气象监控台,倒处都是破碎的仪器和粉碎的建筑构件,一定是在先前的空袭中遭受过剧烈的重创。

    “包围起来!抓活的!”托马斯的喊声在各辆装甲运兵车中的通话器里急急地喊起,几辆原本准备射击的大口径机枪立时就抬高了枪口,只是刹那间的工夫,面积不大的气象监控台就被美法雇佣兵团团地围在了中间。

    “噗!噗!噗!”躲在建筑里的战狼对着百米外几条跑动的身影扣响了扳机,在刺眼灯光的照耀下,几柱殷红的鲜血在寒风中喷溅了出来。

    “你的枪法是我见到所有士兵中最优秀的一个,你就是华人吧!”托马斯坐在装甲运兵车中,目光隔着防弹玻璃死死地盯着一百五十米外的钢筋水泥建筑,“我是托马斯,xe公司与法国外籍雇佣兵公司联合指挥官!”(xe就是黑水,现在改名了,为了习惯,还是叫黑水?。?br />
    “托马斯,原美国海军陆战队准将,1964年5月出生于德克萨斯州县,1988年从美国西点军校以全年第一的成绩毕业,曾任美国海军陆战队大学总教官、美国海军陆战队参谋部参谋,参加过海湾战争、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10年因为伤病退役,11年加入美国重新改组后的黑水公司,担任军事顾问?!闭嚼潜晨恳欢渭崾档那奖?,口中断断续续地背诵着脑海里储存的资料,手中的03式突击步枪只剩下最后的两个弹匣,逃走的可能性已经低到连百分之一都没有了。

    因为深入敌后,尽情的搞破坏,为了避免被他们探测到电磁信号,他并没有携带任何通信装置。否则他完全可以呼叫空军和海军的支援。

    “出来吧!你将受到战俘的待遇!”托马斯手握扬声器麦克,鲜红的血丝充满双眼。

    “有胆就进来吧!”战狼刚喊了一句,“我是不会出去的,我还有很多武器弹药,至少还可以再杀掉一百五十名士兵,我的生命是宝贵的,而你们的生命都是卑贱的!”

    “非常标准的美式英语,你在美国待过!”托马斯微微皱眉,对手的美式英语发音纯正到了几乎惊人的地步。

    “我到是想要过去,可惜,美国绿卡不好拿!”战狼轻轻褪下03式突击步枪上的弹匣,在仔细清点了一下里面的子弹数目后又重新地推了上去。

    托马斯深吸一口气,手中麦克不自觉地捏出了响声,“我这个人非常爱惜人才,你如此身手,我平生第一次看到。如此优秀的身手,如此死了就太可惜了。我可以做主,武装mcv给你多少福利,我们黑水愿意付出十倍、二十倍,只要你能够为我们所用?!?br />
    “抓紧时间!”战狼无视了对方的拉拢,透过建筑上的缝隙瞄准一名伏在地上的雇佣兵机枪射手,在所有人都静静聆听之际,悄然飞出的子弹就轻易地将一条生命带离了躯体,“进来抓我吧!或许用重炮也可以、火焰**器也不错,反正我是不会让你们俘虏的,请配合一下!”

    “打冷枪没有任何意义!”托马斯透过防弹玻璃清晰地看见一道鲜血喷溅在眼前,对手射击的精准度无疑到达了极限的程度,“只要你走出来,那么我可以保证你的安全直到战争结束!我们原本可以友好地相处,一切只是因为邪恶的自由联盟才会变成今天这个局面?!?br />
    “不要婆婆妈妈了!”战狼全力地喊道:“动手吧,留着我只会让你们更痛苦!”

    “最后三分钟!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让我见见你的模样!出来!”托马斯在扬声器里下达了最后的时限。

    “慢慢等吧!”战狼向后走了几步,角落里一块从屋顶崩塌下来的预制板正好和一根水泥柱形成了一个可以略微遮蔽流弹的空间,能不能等到最后的机会就要看眼前的最后一搏。

    他可从来没有打算死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