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斯湾距离巴林四十海里的洋面上,一只“海狼”潜伏在夜色中,这艘带有阻尼橡胶吸声瓦的水滴型潜艇就像一粒硕大的黑色胶囊漂浮在海面上,两只脚蹼状的平衡水翼紧贴着水面朝两侧伸展开来,橄榄状的艇身在起伏的波涛中丝毫也不椅,这让艇背上舰塔之下站立的两个人好似站在珊瑚礁上一样,毫无不适之感。

    杰克逊上校迎着海风使劲压了压帽檐,让软膛的白色海军帽紧箍在自己的眉骨之上,这样他就可以腾出双手举起望远镜来观察远处的海面了。作为最新一艘海狼级攻击核潜艇的艇长他很有些郁郁寡欢,这件极其恐怖的超级武器持续建造了九个年头,已经被精雕细琢的犹如一件陈列在大洋之中的工艺品一样。然而等到它建成服役之时却突然发现,偌大的海洋之中已然没有了对手。茫茫大洋、凛凛长缨竟无用武之地!杰克逊艇长不免生出孤独求败之感。而今,苏联解体冷战结束,这支海底利器竟然沦落成为“海豹”的保镖护弁!做起偷越国境接来送往的行当来,这如何不让杰克逊艇长感到落寞沮丧呢?。

    这只全长一百三十五米、排水量一万两千吨的水下怪兽,在水下的巡航速度可达二十五节,最大的下潜深度为六百多米。艇上装备了五十枚“战斧”式巡航导弹,可用于对内陆目标进行纵深打击,它的捕鲸叉反舰导弹和mk48-5重型鱼雷可以攻击任何来自海上的威胁,此外它还携带了一百枚各式水雷用于封锁航道。现在,这艘攻击型核潜艇已经为海豹突击队的秘密行动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通常情况下,无论白天还是黑夜,海狼总是潜伏在海洋的最深处,担当着战备值班的任务,它或憩息或游弋,悄无声息的觊觎着猎物,却很少暴露自己的真面目。今天。如果不是为了一个极为重要的行动,就算是夜色凝重它也绝不会冒险上浮的。因为,谁也吃不准,在浩渺的夜空之中点点的繁星里面,会不会刚好有一颗划空而过的侦察卫星正睁大眼睛的看着它呢?

    杰克逊艇长早已不是第一次执行这样的作战任务了,当然也不是第一次与海豹突击队打交道。虽然怀揣着“独步大洋鲜有战,难免英雄心凄凉”的悲悯情怀,但他并不因此而后悔。相反,他倒觉得动用价值数十亿美元的超级武器去护佑那些勇闯险境的特战士兵正是海狼的物有所值。只可惜的是,这样的行动成就的只是海豹突击队的英名。海狼自己反而成了他们陪衬的绿叶。即使这样。对于海豹们所表现出来的勇气。杰佛逊艇长却始终心怀敬意。所以,每当他面对个别士气低落的艇员时,他就会用海豹来做比方:

    “加入海军是你们一生之中最正确的决定,而选择了潜艇则是你们比常人更聪明的证明。想想看?;褂斜榷自诎荡ν堤鹑饲郧运接锔猛娑氖侣?我们的工作就是要让整个世界都在我们的眼前变得透明起来。假如有人把这样的日子当成是暗无天日的话,那你就去看看海豹突击队吧!他们的生活那简直就是地狱。我以为,如果不做孤傲的海狼那就去做神秘的海豹。你们自己选择吧!”

    面对黑漆漆的海面收了望远镜,杰克逊艇长看了眼腕上的潜水表,心说该是海豹们现身的时候了。他再次举起望远镜,仍只见茫茫夜海,耳畔阵阵涛声。全不见海豹的一丝踪影。杰克逊艇长略略有些焦急,他担心的不是那些骁勇善战的海豹突击队而是自己的海狼。这艘以前总统卡特名字命名的攻击核潜艇不该长时间的暴露在夜空之下,这对它日后的生存会产生极为不利的影响。一只惯于偷窥别人**的海狼当然在乎自己的行踪。但转念一想他又觉得好笑。暗忖道,是??!神出鬼没的海豹哪里是靠肉眼就能发现的,我还是回舱去试试海狼的顺风耳吧!那才是我的独门暗器呀!

    杰弗森艇长示意跟在身后的那名军官留在艇上继续观察,自己则爬上了艇塔,从避水舱口钻了进去。

    此刻。艇上的bqs24主动高频测距声呐和bqgsd被动侦察声呐等电子设备已全部开动,全力的搜索着周边的海域。它们便是杰克逊艇长所说的“顺风耳”。

    肯尼斯上士头戴耳机坐在一个独立的监听台前,正全神贯注的操作着面前这套昂贵的讯号搜索仪。比起拥挤在舱内的艇员们他显得特立独行的多,这是因为在由一百三十名艇员组成的这支队伍中除了十五名军官之外,他算得上是这艘艇上最重要的人物了。他的工作成效直接影响着这艘多用途的攻击型核潜艇的作战效果以及自身的安全。

    今天他们将会搭载一支由十五人组成的海豹突击队前往索马里海域执行特殊任务。所以,一贯独来独往的神秘海狼才会在近海露出水面。而此刻,作为海狼敏感的嗅觉器官,肯尼斯上士正谨慎的操作着眼前这套先进的电子设备,按照事先计划,海豹突击队将在二十二点三十分登艇,时间已是越来越近了,他必须尽早发现并与之取得联系。

    但是,令上士困惑不解的是他的监听设备一直被一个很强的电子信号干扰着,这信号出现已经有三分钟了??妓瓜肮叩厝衔馐抢醋愿浇S虻敝心炒ν2吹挠娲?但那信号的特点和强度绝非是民用设备所能达到的,它必定来自某个先进的军用舰船。有一度他很紧张的推测这信号有可能一艘潜伏在附近攻击型潜艇,波斯湾这个地方密布各种反潜装置,他国的潜艇很难躲开这些检测设备,潜入进来。

    肯尼斯推测,这个信号还是应该来自军港内部的某条舰船。于是,他在心里嘟囔了一句,讨厌的家伙!这个时候还出来添乱。

    就在这时,屏幕上出现了二个快速移动着的亮点,肯尼斯上士判断那是海豹突击队的冲锋舟正在靠近,于是他只好先把那个不明信号搁置在一边了。

    “艇长!他们来了?!?br />
    肯尼斯对着耳迈大声报告着,心里却想。果然好准时呀!看来海豹们登艇也要做到分秒不差??!上士想着同时加大了设备的抗干扰强度,试图将那个讨厌的信号滤除掉,无奈效果不佳。显然,那个信号的强度之大,距离之近超出想象。

    刚刚返回艇中的杰克逊艇长穿过狭窄的艇舱朝着监控台走来,边走边对着副艇长下达着接应的命令。一小组水兵应声而起,跟随着副艇长爬出舱去。

    这支由十五名海豹组成的突击队是从普天间空军基地出发,搭乘一架种马直升机抵达巴林的,落地之后他们换乘两只冲锋舟趁着夜色出港,悄悄朝大海中的“吉米卡特”号驶来。

    按计划。他们将乘坐这艘隐身性能超群的海狼级攻击核潜艇直达索马里柏培拉近海。再从那里实施秘密登陆。此后他们就必须依靠自己的能力生存了。海豹突击队此行的任务很简单,就是要在索马里沿海境内找到那名从坠毁的f-22猛禽隐形战机上逃生的飞行员,并且还要把他安全的带回来。

    众所周知,一架f-22隐形战机的残骸里存在着多少顶级的技术。而一名猛禽飞行员身上有附带着多少秘密。为此,参联会、国防部和整个中东战区将动用一切可以使用的手段,为此提供全力支援。

    这也是为什么,在得到两级猛禽出事后,美国想到不是第一时间进行报复,而是马上找回两架出事的战机。

    杰克逊艇长已经站在了监控台前,密切的关注着屏幕上越来越近的亮点,他清楚这是个牵动着整个军事高层的重要行动,所以他当然要站在第一线亲自进行指挥。任何纰漏都不得发生。他看了肯尼斯上士一眼,简短的问道:

    “海豹距离我艇还有多远?”

    “一千米,艇长?!?br />
    肯尼斯上士大声的报告,杰克逊艇长谨慎的追问了一句:

    “周边情况怎样?”

    “一切正常!艇长,除了…”

    话一出口。上士突然犹豫起来,他后悔自己在这么敏感的时候还为一个无关紧要的干扰信号分散上司的注意力。

    “什么?你说什么?”

    杰克逊艇长的语调一下子变得严厉起来,如此关键时刻决容不得出现半点差错。更何况一个掌管着艇内重要设备的高级士官说起话来吞吞吐吐,这让他极度恼火。

    “一个未知信号,很强烈,有可能来自巴林,艇长?!?br />
    肯尼斯上士见艇长脸色突变赶忙回答,没想到他的话却使得艇长的神情更为紧张起来。杰克逊想,自己引以为荣的顺风耳总是能够先于其他设备侦测到敏感的信号,如果这个不明信号真的代表着某种潜在威胁的话,那就一定要将它扼杀在摇篮里。

    “查清它,立即,马上?!?br />
    杰克逊艇长急急的命令道,他想,如果这个信号真的来自军港内的话,那倒不必过于担心了,至少它不会对眼下正在进行的海豹行动构成威胁。如果不是,那麻烦可就大了,海豹登艇在即,那么这个信号所代表的威胁就不仅仅是针对海豹的了,或许连同海狼也会一道捎上。想到这里,杰克逊艇长站到了上士的身后,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他的监测结果。

    肯尼斯上士见艇长如此重视此事一时有些心慌,本来是手到擒来的事现在给上司在身后一站,难免显得手忙脚乱。但他还是努力镇定一下自己的情绪,全神贯注的操作其侦测设备来。

    其实,那信号刚一出现的时,正巧是海豹将要登艇的时候,肯尼斯上士专注于搜索海豹和周边海域的情况,所以,也没顾得上跟这个奇怪的信号较真儿。现在想起来,肯尼斯上士多少有些后悔。他想,如果当时稍微分心多撩上一眼,恐怕现在也就没有这许多的麻烦了。但是事已至此,还是废话少说吧!他暗自提醒自己,赶紧查清它的来路为好。

    然而,事情往往就是这样。当初不过是举手之劳的事,而今却突然变得异常的棘手。那个刚刚还异常强烈的信号,此刻却突然消失了。

    “妈的!真见鬼?!?br />
    肯尼斯上士忍不住在心里骂了一句,他觉得自己这一次算是在艇长面前栽了个大跟头。但他转念一想又觉得自己冤枉。海豹登艇之际谁还顾得其他?再说,手上这台灵敏度极高的监测设备,灵敏到能够侦测到敌方潜艇乘员打呼噜的声音,照此说来,各种短暂的干扰源多如牛毛,刚才的那个信号虽然强烈但持续时间很短,完全没有可能是敌方潜艇或其他攻击性武器。

    肯尼斯上士心急如焚的想着,手上一点也没闲着,只见他东拨拉一下开关,西拧扯一下旋扭。南按揿一下按掣。北推拉一下滑键。好像个歌厅里放音乐的dj一样。一通忙活,可仍旧是毫无结果。那个神秘而短暂的信号就此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见肯尼斯上士手脚不停的调节着顺风耳,却迟迟给不出结果,杰克逊艇长开始有些着急了。一向沉稳的他司职的是一艘攻击型核潜艇的主官。常年生活在水下,早已养成了沉着、坚韧的性格。无论是快速跟踪还是坐底设伏,面对海底复杂的地形和多变的海流,杰克逊艇长都处理的稳妥果决。因为他知道,哪怕是他的一个小小的闪失都可能铸成大错,全艇一百多名弟兄的生命全捏在他的手中,这让他如何能不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呢!

    但奇怪的是,无论多么险峻的形势。杰克逊艇长都没像今天这么紧张,理由是,本是海底巨兽的海狼此刻正漂浮在洋面上,这是它最脆弱的时候,无论它配备着多么凶悍的武器。具有多么快速灵敏的性能,此刻都无用武之地。一但浮出了海面,面对任何攻击都无还手之力。这只海狼就是案板上的一块肉,就是餐桌上的一道菜,就是一只待宰的羔羊。

    终于,杰克逊艇长从肯尼斯上士的脸上看见了一丝笑容。只见他在一张打印出来的监测报告上,用扭捏的字体写下了几个字。

    林肯号航母。

    肯尼斯上士只用了三分钟多一点的时间就确定了信号的方位,它来自巴林,确切地说来自军港内停泊的第五舰队的主力,现役的唯一一艘航空母舰,林肯号。

    杰克逊艇长终于松了一口气,但是他转念一想,又觉得事出蹊跷。信号发自林肯号吗?这似乎也不正常??!林肯号航母战斗群刚刚抵达母港,今夜是全体到港舰船例行放假的日子,有谁会动用大型通讯设备逝如此大功率的信号呢?果真如此的话,也必须查个清楚才行。

    看着杰弗森艇长怀揣着自己的一份监测报告钻出舱口,肯尼斯上士终于舒了一口气,他的报告上记录了林肯号常规动力航空母舰在二十二点零五分持续发出不明信号波,时间长达五分钟之久。但他知道,那根本就不是那个令他窘迫不安的神秘信号,而是他为了避免自己在艇长面前颜面扫地而杜撰出来的。

    肯尼斯上士是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灵机一动才想出这样的一个办法来的。理由很简单,反正那个神秘的信号再也不会出现了,而在巴林里最大的军舰就是林肯号了,所以,就是它了!肯尼斯不想再拖延下去了,于是他暗自做出了决定。

    在灯光信号的引导下,两只冲锋舟慢慢的靠近过来,一队由十五名海豹队员组成的突击小队,登上了吉米卡特号核动力攻击型潜艇。

    在此后的几天里,这支突击小队将会像一把锋利的匕首,迅速刺穿索马里索马里的海岸防御网,悄无声息的搜索那名幸存的猛禽飞行员,找到并把他安全的带回家来。同时,还要把猛禽残骸的确切位置坐标发送给头顶上空的侦察卫星,一架正在沙特空军基地待命的b-2隐形轰炸机将在这颗卫星的引导下,从公海上空发射一枚精确制导的巡航导弹,一举将猛禽的残骸蒸发掉,以防泄密。

    威尔鲍顿上尉最后一个爬上了海狼的水翼,他回身望了眼点点灯火的军港,心中充满了眷恋。一想到很快就将独自面对索马里索马里的陌生环境,以及那些难以预料的突发情况,他禁不住默默的告诫自己,必须尽快回到充满野性的海豹世界中来。

    上尉却隐隐有一丝不安,在他的脑海中总是在回放着一个奇怪的画面,一滴墨水滴入溪流中,很快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但愿我们不会是十五滴转瞬即逝的墨水吧!

    就犹如当初折损在索马里境内的另一个海豹突击队一样,消失得毫无价值!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