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红警之索马里 > 第321章 中情局介入
    将两支绿色的荧光棒交叉着高举过头顶,不停的来回挥动着,好像nba赛场边上卖力舞动短棒的拉拉队员。踩在脚下面的是白色圆圈里有一个红色h字母的?;悍?在直升机投射的巨大光柱下极其的醒目耀眼。从徐徐降落的直升机上望下去,林肯号上的这个信号兵就像是一只落在大号图章上的大个蚊子一样,在强光的照射下显得异常的渺小。

    今天他很忙,时至午夜他还不能回到自己的住舱休息,在间隔十分钟的时间里,他连续的引导两架来自第五舰队司令部的陆航直升机降落在了林肯号的飞行甲板上,而头顶上的这一架已经是第三架了,这让他多少有些心烦。

    一架灰色涂装的直升机在信号兵的引导下,蜻蜓般轻盈的落在了林肯号直通甲板的直升机专用降落区域内。明眼人看得出这是一架属于陆航特战队的ah-iw型“超级眼镜蛇”直升机。飞机降落得干净利落,就像是落在自家的草坪上,但是,只有驾驶员自己最清楚,如果军舰不是停泊在风平浪静的军港内,恐怕他是很难做得如此简洁又洒脱的。

    飞机刚一落地,机舱门便哗!的一声打开了,理着一头干净利落短发的哈尼克从机舱里纵身跃下,他迈开大步径直朝着舰岛走去,头顶上方还在缓缓转动的旋翼鼓起了他的风衣,敞开的两襟带动着下摆朝身后飘起,感觉就像是踏浪而来的海上大仙一样,好不神气。

    甲板上的信号兵不由得侧目打量,心道:哇!难怪cia都是牛拽拽的,看那家伙的脖子耿耿着,果然他妈的气度不凡呐!

    老奸巨滑的波特卡斯在与舰队司令哥特尼海军上将通过气之后,便将自己的助手“平头”哈尼克一个人派到了林肯号航空母舰上,让他独立调查有可能隐藏在这艘超级航母上的间谍。

    这是件受累不讨好的事,无论能否从舰上查出有价值的东西,中情局都将得罪这整条船上所有的人。弄不好还会惹出麻烦来以致与海军部结怨。所以,波特卡斯将这份差事下达给了自己的助手,年轻气盛的特工哈尼克,授权他全权负责林肯查谍的工作,以期给他一个锻炼的机会,同时也为自己留下一个退身步来,以防事情不顺时好出面斡旋。

    在第五舰队司令部的简易?;荷纤妥吡斯峥酥?波特卡斯就打算躲回他在基地的临时住所里,关起门来与远在美国的总部联络,查证清楚“猛禽”坠落的细节。以防参联会甚至是国会质询时。自己好有洗脱责任的证据。毕竟是两架猛禽??!真的追究起来。其责任可大可小,是怪罪军方呢?还是责难中情局?倒时候就看白宫和国会更偏袒哪一方了。

    如果,这家伙能在林肯号上鼓捣点名堂出来,嗯?;蛐碚娴哪芄淮∫惶酢按笥恪币彩撬挡欢ㄑ?!毕竟,今晚航母猎情的消息是从中情局在美国境内的一条极其秘密的渠道里传来的,可信度极高,没理由怀疑。那么,作为常驻中东林肯号上的谍雾自然也就越来越浓重了,航母情资的源头必定就出自于它。波特卡斯心里想着,禁不住叹道:“??!长夜漫漫,真的好难熬哇!”

    哈尼克在舰岛三层的一小块封闭的舱室内焦急的等待着,隔壁就是林肯号的舰长室。他看见舰长的联络副官刚刚敲开了舰长的舱门,自己闪了进去,却把哈尼克一个人丢在了外面。

    想必他此时正在费劲的向舰长解释中情局染指林肯号的意图吧!哈尼克悄悄推测着,心里却在为自己该如何面对这艘巨大的海上巨兽而暗暗发愁。

    这可是一座漂浮在海上的城市??!它全长三百三十三米,宽七十六米。由甲板到舰桥高十一层,有二千四百多个舱室,除了两千多名船员,还有近二千五百余名航空人员,这里有医院、百货店、邮局、药店、银行…哦,天呐!

    哈尼克不得不强迫自己停下思绪,转而面对现实。如此巨大的一条船,不要说舰长不为难自己,就算他敞开大门让自己随意检查……哦,兄弟,你该从何下手呢?

    舰长室的舱门打开了,联络副官一个人退了出来,他的手上拿着一张绿色的胸卡,那是舰长特批的准许进入船上各个部门的通行证。

    “好了,先生。舰长准许我来陪同您随意检查这条船上的任何一个舱室,也包括他的住舱,如果你觉得有必要的话?!?br />
    联络副官非??推乃底?把那张绿色的通行证帮忙挂在了哈尼克的胸前。哈尼克脸上泛着笑容,边向联络副官道谢,边迈步走出了那间让他感觉憋气的舱室,来到了露天的舰桥上。

    看着满天的星斗,呼吸着咸涩的海风,哈尼克茫然的望着脚下的这个庞然大物。到了这个时候他才明白,自己的上司为何如此放心的让他一个人独立承担起这样一个意义非凡的重要使命。

    这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他在心里肯定的对自己说。想到这里他垂头丧气的耷拉下脑袋,像只泄了气的皮球,刚才的潇洒举止和踌躇满志转眼一扫而光。他的目光落在了胸前刚刚由舰长洽的特别通行证上,不由得想道,既然已经惊动了林肯号的舰长,总得干点什么才好,不能就这么放弃呀!不然,怎么跟舰长解释呢?哈尼克用手糊掳了一下二茬头,禁不住愁容满面,自己该如何收场呢?他可是航母战斗群的司令官呐!

    一辆支楞着梯形弧状天线的电子测量车在空旷的飞行甲板上缓慢的开进,它车顶上的天线一刻不停的旋转着。从舰桥上望下去,就像是一辆??匦薪耐婢叱狄谎?。哈尼克觉得奇怪,怎么?舰载机入库以后,还要用这玩意儿来检修跑道吗?

    哈尼克觉察到了自己身后的那个联络副官正默默的等候自己的命令,于是,苦于无从下手的他没话找话的问道:

    “上尉,像这样的检查,每天都要做吗?”

    年轻的联络副官生得仪表堂堂,估计靠着他的身形长相到了好莱坞也能混成个二三流的明星了。只是那样一来却远没有跟着林肯号的舰长来得实惠了。像现在这样,每天养尊处优的混迹于舰长和各部门主官之间,既不用操心费力,又深得人们的尊敬,三五年之后便能升为校官,所以,何乐而不为呢?此刻,这位极有耐心的副官终于等到神秘的中情局特工发话,便连忙应道:

    “噢!不是每天都做,今天是个特例?!?br />
    哈尼克没听明白。但又一时找不到其它的话题。于是。他回头看了眼联络副官,随口问道:

    “怎么?今天是个很特殊的日子吗?”

    也许是因为大人物见多了的缘故,副官仍旧是一副淡然的口气说道:

    “??!不是,刚刚接到舰队司令部的通知。说十分钟之前监测到一段强烈的信号,他们说有可能是从林肯号上发出的。所以,舰队基地派来了监测小队,分乘两架直升机,就在你之前的十分钟里刚刚降落?!?br />
    哦,上帝??!听了联络副官轻描淡写的解释,哈尼克的大脑中灵光一闪。信号?什么信号?难道就是自己挖空心思正要查找的那个发送航母情资的信号源吗?

    想到这里,二话不说,哈尼克转身便朝舰岛的舷梯走去。这让联络副官的神情为之一变,他以为自己刚才的话说得有不妥之处,但转念一想便当即明白了原因。

    信号!间谍?哦,难道有这么巧的事?不等他想明白其中的联系,哈尼克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舷梯口。联络副官只好连忙跟着追了下去。

    哈尼克大大咧咧的坐在密封得严严实实的车厢里,眼睛盯着身边的这三名身着蓝色迷彩军服、头戴捂耳辨听器的技术士官们,看着他们正全神贯注的辨别着从灵敏的监听天线上截获的各种讯号。这是一件极富挑战性的工作,他们必须在千奇百怪的声音当中分辨并剔出那些自然的、合理的和没有危险的信号。这需要检测者具有极专业的知识和极丰富的经验,因为他们听到的是被放大了数千倍的信号,那可能是忙碌了一天的水兵的鼾声,也可能是偶尔游过舰舷的海豚的低语声,甚至包括了蚊子一类的昆虫的交配声。

    哈尼克惊诧于这辆改自福特商务型小客车的特种车厢里的宽敞容积,在安装了大量的精密设备之后,居然还有足够的空间能让操作设备的士官们舒适的坐在那儿,却一点也不觉得压抑。他们真的很能干呐!一切都体现着利益最大化的理念,看看这一次他们是不是也有一个最大化的收获吧!不然,就是浪得虚名了。

    哈尼克远不及那位联络副官表现得有涵养,刚刚坐上车没几分钟便显出了焦躁不安的神情。他看着这辆“海上城市”里唯一的夜班车在结构简单的“城市街道”上来回的扫马路,心头便不由的起火,他时不时的看看手表,又抻抻领带,一副抓耳挠腮的样子,这让一旁专心于监听的士官们不由的皱起了眉头。

    哈尼克知趣,他朝着为首的那名一级士官耸了耸肩,做了个无奈的表情,然后,闭起眼睛,静静的想起了心事。他希望这三个家伙别让他等的太久。

    一个细微的讯号,在示波器上显示为一个振荡极小的齿波讯号,如果不是因为被放大了数十倍,那它几乎就是一条略显粗糙的直线。哈尼克见那三个士官交头接耳的一通议论,便也抻长了脖子凑了过去,却茫然看不出个所以然来。这时,已经切磋了一阵的三个士官中有一人提出放弃追索,似乎是想把它归类于普通的正常信号,另外一人却坚决反对,坚称该信号有重大嫌疑,看着这二人正在争执不下,哈尼克的心中也在斗争。

    他想,此番独自领命调查林肯间谍案,可谓是一个草率的决定。当然自己也是上支下派身不由己,不管老板是出于何种企图让自己来趟这一趟浑水,总要有一个结果出来才好,哪怕是小题大做也好。既然,连舰队司令部都接到监测报告说林肯号上有疑似信号发出,何不借题发挥搞他一下,也好让自己的此番查谍任务有个结果出来。即使这样可能会因无果而终导致得罪了林肯号的舰长,一但被问询起来,自己也可以往舰队司令部的身上推,毕竟他们按照监测报告的提示派来了监测小组,这么好的机会怎可以不加以利用呢?

    想到这儿,哈尼克已经拿定了主意,他要抓住眼前的这个极为牵强的可疑信号大做文章。就在这时,那个一直看着自己的两名同事争执不下却保持沉默的士官突然说话了,他的态度让哈尼克禁不住大喜过望。

    “二位不必再争了,我推断这是一个由微小放射源上发出的低频脉冲信号,是由复杂的数字信号转换而成的。我怀疑它包含的内容一定不像它的外形那么简单?!?br />
    “你想要追查这个信号?”

    持放弃态度的那名士官问道,他因自己成为了少数派而有点气急败坏。

    “我要求你们追查这个可疑信号,找出它是从哪个舱室发出的,这对我们评判它是否有用将会起到决定性的作用?!?br />
    哈尼克不失时机的插话了,他不想让三个士官之间因为决策问题而产生分歧,因为接下来的事还需要他们齐心协力才能够完成。

    “是,长官?!?br />
    三名士官异口同声的回答。立时,车厢内又变得鸦雀无声了。车子重新缓缓的启动,前面驾驶室内的那名士官依照液晶显示屏上显示的信号强度,开始了寻找这个信号源头的艰难过程。

    哈尼克见一切都在按照自己的意愿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于是重新合上眼睛,继续让自己进入半休眠状态,以维持自己脆弱的耐心。这一次,出现在他脑海里的则是他的老板,中情局中东事物主管波特卡斯。

    “必要的时候可以使用非常手段,懂吗?”

    老板在嘱咐哈尼克的时候眼睛是眯缝着的,这让他看上去多了几分的沧桑感,他眼角的皱纹是天生的,大约是西部蛮荒的气候造成遗传因子突变,让这个牛仔的后代即使隔了好几代仍然像是整天骑在马背上一样的皮肤粗糙。

    哈尼克明白老板的意思,他学习过讯问的技巧,为此他在培训期间常常被噩梦折磨着。哈尼克那时想,要不是因为年轻,怕是早就患上神精衰弱了。然而,通过了讯问课程的哈尼克不但取得了很好的成绩,并且也没有因此而患上失眠症。而今,他从中情局的特工培训中所学得的这一切,很快便会派上用场了。

    车子在舰岛靠近尾部的一个角上停了下来,哈尼克睁开眼睛与那三位士官对视了一下,三人几乎同时对他点了点头。哈尼克明白,那个微弱的信号就来自林肯号的舰岛内部。

    “带上便携式检测设备,我们要找到这只老鼠,看看它究竟藏在哪个洞里?!?br />
    哈尼克朝那三人命令完,转身跳下了车,但很快他又转身说道:

    “留下一人继续监测,其余的跟我来?!?br />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