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红警之索马里 > 第323章 “误杀”
    接受过cia全面培训的哈尼克从对方的眼睛里判断出,这家伙是个瘾君子,并且才刚刚吸食过毒品。

    “什么人,你怎么敢擅闯维修中心主管的住舱?”

    杰里科少校强打精神反问道,他的药性还没完全过去,加上大量饮酒的影响,直到现在他的眼前还在晃动着瑞恩斯的身影。

    “cia,这是特别通行证,看清了?哼!擅闯。你也配!”

    哈尼克从鼻孔里轻蔑的哼了一声,然后,他猛然大喝道:“你搞了些什么名堂,快说!”

    杰里科并非是没见过世面的新兵蛋子,他在这条船上混了五年了。并且因为他在一家著名的军火商的企业里就高职的叔叔的关系,他在这个特殊的位置上也已经干了三年了。所以,杰里科少校没把眼前的这个小子当回事,看着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的那一头二茬短发,他联想起了趴在高尔夫球场的果岭上行苟且之事时呈现在眼前的景象。

    所以,杰里科少校不但没有紧张,脸上反而现出痴痴的笑容?!靶住裁葱?!宝贝儿,待会儿,我们爽一下?呵!”

    啪!哈尼克扬手切了杰里科一个大耳刮子,而后起身,当!的一脚蹬翻了椅子。二话不说,抬起右腿,单膝压住已经被扇倒在床上的杰里科,接着从身后腰间掏出一把闪亮的手铐,咔嚓一声,反剪双臂,将他铐了起来。

    “找出信号发射源,快!马上!”

    哈尼克头也不回的喊道,刚刚踏进舱门的两名技术士官被吓了一跳,但他们立即便领会了中情局特工的意思,于是,开启便携式检测仪,在舱内仔细的搜索起来。

    哈尼克用食指和中指掐着一片只有拇指盖儿般大小的芯片仔细的端详着,心里一阵狂喜。大脑里旁白式的响起了老板波特卡斯的画外音。

    “如果你真的能够逮到一条大鱼的话,孩子,我将升你做我的副手?!?br />
    中东事物副主管!那可是能够进白宫和总统一道品尝火鸡的高级职位呀!阴沉着脸的哈尼克克制着没有让自己笑出声来。他知道,目前仅仅是看到了大鱼的影子,距离抓住它还有些时日,所以,眼下窃喜不得。而能帮他看准下网机会的就是面前的这个瘾君子、同性恋者杰里科少校。

    “告诉我,这是什么东西?”

    哈尼克压低了声音问道,但他的语气却是咄咄逼人,不容反抗的。

    “我……我,我怎么知道?”

    杰里科挨了刚才那一巴掌,头脑似乎清醒了一些,那一巴掌打得他牙龈肿胀牙齿松动,嘴角上还挂着血。

    “在你的检修舱内发现的,你会不知道?”

    哈尼克强自压制着心头的怒火,暗说,我升迁的机会就在眼前了,小子,你可别挡我的路!

    “我真的没见过那玩意儿,那东西不是我的?!?br />
    杰里科带着哭音儿喊道,声音异常的凄惨,似乎是刚刚被人强暴过一样。哈尼克的心里一动,觉得事情正如自己所料的那样,不过在谜底揭开之前,他还是要费上一番功夫的,没准那还是个体力活儿。

    “你确定这东西不是你安到航母自检系统的伺服器上的吗?”

    哈尼克趁热打铁的追问了一句。其实,他相信杰里科少校所说的话句句属实,以他的推测,就算面前的这个家伙承认那只芯片是他自己按在伺服器上的话,哈尼克也不会相信那是真的。因为,以他的直觉判断,这个窝囊废是无论如何也干不出这等事来的。

    “好,那就请你告诉我,这个玩意儿是谁按上去的呢?”

    终于轮到触摸正题的时候了,哈尼克努力平静的抛出了自己的问题,以期不让对方感觉到自己胜券在握时的激动心情。

    “我……我……我不知道!”

    “fauk!”

    杰里科的回答似在哈尼克的痒痒肉上轻搔了一把,终于把他的笑点引爆了。哈尼克腾的一下从椅子上蹦了起来,吓得杰里科端肩缩颈,以为又要挨上一巴掌,没想,这一次哈尼克没有出手。只见他回过身来,朝着两名宪兵和两名士官摆了摆手,示意他们暂时退出舱去,临了还高喊了一声:

    “把门关好!”

    随着舱门紧闭,不仅杰里科感到害怕,就连哈尼克也觉得紧张。他无法想象,在这样一个封闭的铁盒子里,如何能熬得过一个又一个枯燥的日子。哈尼克压住怦怦乱跳的心,暗自想道,还是速战速决的好,这鬼地方,时间长了会给憋出毛病来的。

    心里想着,他已经从杰里科的身下将一件被单抽了出来,两只手抻住被单的两角用力一扯,就听哧的一声,被单被他一扯两半了。杰里科瞪大惊恐的眼睛惶恐的看着一言不发的cia特工忙活着准备刑讯逼供的用具,他知道,那是给自己准备的。

    “你想……你想干什么????你没有权利审讯我,我,我是美国海军的现役军官,你这样做是违反……违反军法的,我……我要到军事法庭去控……”

    啪!哈尼克将拧成鞭子状的被单重重的抽打在椅子面上,吓得杰里科少校一哆嗦,后半截话跟着也就咽回了肚子里。

    “你隐瞒实情,抗拒调查的行为要不要到军事法庭上去说一说?你吸毒、酗酒、败坏风纪的丑事要不要到法庭上去说一说?你藐视执法人员,污言秽语的劣行要不要也说一说?你这个下三滥的吸毒者、变态的同性恋、肮脏的寄生虫,今天我就要以法律的名义给你些教训,让你去去心火、松松皮肉、清清大脑……”

    哈尼克嘴上说着,手上的“鞭子”已经被他浸在了饮水桶里,浸湿了的被单变得密实而沉重。哈尼克用力的挥了挥,“鞭子”上的水珠淋到杰里科的身上,令他浑身一激灵,继而全身颤抖起来。

    啪!哈尼克凌空抖出一鞭,轻脆的声音在舱内炸响,惊动了舱门外的宪兵。其中一人推开虚掩着的舱门探进头来,想要看个究竟。哈尼克恼怒的吼叫道:

    “滚出去,关好门!”

    舱门死死的关上了,哈尼克拎着湿漉漉的“皮鞭”朝杰里科走来,他的眼神中露出骇人的凶光。杰里科想到了cia那些令人惊悚的手段,心中一悸,突然像是发了疯一样,他猛的从床上站了起来,朝着哈尼克一头撞去。毫无准备的哈尼克给这家伙一撞,禁不住一个踉跄,身体后挫险些摔倒在地上。借着这个机会,杰里科拼命的奔向了舱门,恰在此时,因为听到了舱内的动静,以为cia特工遭到了袭击,一名宪兵刚好打开舱门想要冲进来,不巧正好与迎面扑来的杰里科撞了个满怀。

    “哒哒哒……”

    门外的宪兵似忽有些措手不及的扣响了手上的m16,清脆的枪声在寂静的夜空里回响,在三面环山的军港里幽幽的回荡。中枪的杰里科一头扑倒在舱门口上,透背而出的三个弹孔殷殷的渗出血来,很快便汪成了一片。

    “哦,笨蛋!看看你都干了些什么?”

    哈尼克手足无措的站在杰里科的尸体前,嘴里念叨着,仿佛是牧师在替死去的冤魂作忏悔。心中已经咒骂不已:该死的,线索就这么没了,混蛋!你怎么不晚点死!

    那名被杰里科撞上身来导致步枪走火杀了他的宪兵,一脸惊恐的盯着扑倒在自己脚下的杰里科少校,自言自语道:“我没想杀他,是他自己撞上枪口的,我没想杀他?!?br />
    “是??!是??!我们都不想杀他,这个倒霉的家伙?!惫峥俗焐习参孔耪飧隹瓷先ヒ涣痴南鼙?,心想,小子,你的前途砸在你自己的手上了,这可不能怪我。

    “请,请先交出你的武器,好吗?”

    哈尼克望着失魂落魄的宪兵试探的问道,心想,如果他要拒绝的话,就说明这家伙也不想活了,那样一来麻烦就大了。

    “???哦!你要逮捕我吗?”

    宪兵先是一愣,接着便又像是想明白了似的点了点头,但他没有马上交出他手上的m16,相反,他的两手反而抓得更紧了。

    哈尼克暗说不好,看来,这家伙打算破罐破摔了。不行,一定要先稳住他,已经死了一个少校了,不能再死一个宪兵了。如果真要是那样,自己的这一趟任务可谓是杀气太重了。

    “都怪这小子,如果他能配合一下,说出是谁进入了他的住舱,或许根本就不会发生这一切了。唉!真是想不开呀!”

    哈尼克一边把话题扯到杰里科的身上,一边慢慢的向那名宪兵靠近,他想趁他不备夺下他手里的步枪。

    “先生,我劝你最好不要乱来!”看着靠近的cia成员,宪兵立即出声警告道。

    “我并不想做什么,但需要你的一个解释!”哈尼克为了防止事件进一步扩大,连忙停住脚步,双手一滩,表示自己什么都没有做。

    “我会向我的长官解释,但不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