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拜托大家在看书的时候,能够动手投一下推荐票!

    ——————

    六个小时以前,天空逐渐放亮之时。

    索马里西北部荒芜的平原上,一堆燃烧过的飞机残骸旁边,一块突兀的乱石上,罗布斯看着机身还有很多地方完好的飞机残骸,心中总有一种破坏的欲望。怎奈何,他除了一把自卫的手枪之外,根本没有任何的手段,能够将剩下的飞机残骸销毁。

    天空飘落的雨滴,想要付诸一炬也是徒之奈何。

    手里的求救信号已经发出去了十二个小时,罗布斯并不清楚,救兵什么时候会过来,也只能向上天祈祷,自由联盟的搜索队伍慢一点过来。

    “嗡嗡……”螺旋桨的旋转声传来,声音来至身后。

    罗布斯并没有转身去看,而是将自卫的手枪逃出来,远远的扔开。他不想反抗,也不想做无谓的挣扎。

    “呼叫夜鹰直升机,赶快将飞机残骸运回去?!?br />
    罗布斯听得懂身后那群走下直升机之人说的话,他当初有学过华语。曾几何时,他甚至想过,要是哪一天他的战机在中华上空作战被击落后,还可以用学过的华语,和中华人交流。

    只不过人生一辈子,世事变幻无穷。没有想到,华语交流是没有问题,可地方变成了索马里。

    快节奏的脚步声从身后传来,两个全副武装的士兵来到他的身边,其中一个将武器对准了他,还有一个将他扔掉的自卫手枪捡起来。

    一个晚上的风吹雨打,罗布斯也不去想什么以后怎么办,而是想要快速填饱肚子。因为不知道这些家伙能不能听得懂英语,只能操着外国口音的华语说道:“我饿了,能不能给我点吃的?!?br />
    旁边的捡起武器的士兵,没有说什么,而是从腰间的战术背包中拿出自己的早餐,扔了过去。

    罗布斯接过之后,也没有去看两个自由联盟的士兵,撕开了表面上的塑料包装,打开里面的盒子,抓起一块骆驼肉,就狼吞虎咽起来。

    一分钟后,当他喝下最后一口骆驼奶之后,才发现,眼前站着一个佩带着上尉简章的军官。

    “吃完了吗?”上尉用华语开口问道。

    “吃饱了!”罗布斯没有见生,也没有表现出恐惧,回了一句。从飞机坠毁到现在,他就没有想要过逃跑。

    “很好,从现在开始,你就是俘虏了?!?br />
    “我想问一下,你们会把我带到哪去?”罗布斯开口道。

    “这就不是你操心的问题,还是想想如何去过俘虏的生活吧!”上尉说完之后,就转身走向了猛禽坠落的残骸。

    不多时,罗布斯被带上了直升机,而他身上的求救装置被留了下来。以此同时,三架黑鹰直升机降落在旁边。半个小时后,这片残骸已经被收拾感觉,周围大片区域,也经过了详细的搜索,争取不放过任何一个零件。

    ——————

    六个小时后。

    发生在海底深处的那一幕,注定是一个巨大的谜团,或许当有一天,声名远播四大洋的大王章鱼,在有力的证据指出它和李岚的关系后,很多谜团才会被解开。而在这些谜团解开之前,李岚也会很自然的保持沉默。

    不过,对于乘坐海狼过来的海豹小队,李岚可没有沉默的意思。

    那些期盼每时每刻都能够得到头版新闻的记者们,对于自由联盟给出的重磅消息,可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接到通知有大新闻的通知后,这些记者就开始跟在基地禁卫部队的身边,在基地周围转了几圈,来到一片乱石林立的海边等候。

    还没有等诸多记者思考在这里会有什么大新闻的时候,远处海面上,两个快艇映入了眼中。

    这回,所有人都明白了,在禁卫部队的安抚下,这些记者也为了更好的近距离拍摄下来者的模样,都小心的藏匿在乱石后面。

    果不其然,一个个身影攀上的这片断臂中的斜坡,这才有令所有海豹突击队小队所有队员,震惊无比的一幕。

    这些记者们手上虽然没有武器,但那些摄像机和照相机的杀伤力,可一点都不比武器小。

    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最令十五个海豹突击队下不了台的是,那些将他们包围起来的基地禁卫部队,只是一个排的禁卫部队,是李岚特地派出来的。这些禁卫部队,都是由各兵种的精英组成,基本作战人员,都是由海豹突击队单位下的特种兵担任。

    每一个禁卫士兵,全部都是配发基地第一代单兵作战系统,可以说,全部都武装到了牙齿。一个排三十四个禁卫士兵,将十五个海豹小队成员围起来。双方兵力十五比三十四,武器没有例外都指向了对方的脑袋。

    禁卫士兵臂章上的索马里国徽,在蒙蒙雨水中,透着蓝晶般的光晕。坚定的目光,面对随时可能互相射击的场面,没有一丝的犹豫和退缩。

    反观美军海豹小队的成员,面对突如其来的状况,有了些许的慌乱,目光也时不时的扫视着他们中间的队长鲍顿。

    “最后一次警告,马上放下武器,放弃无谓的抵抗!这不是和你们谈判,而是命令?!?br />
    还没有等鲍顿做出决定,站在他们对面的上校,再一次面无表情的严厉道。

    鲍顿迟疑了,眼角扫了一眼很厚的斜坡,以及下面的礁石和橡皮艇,再看着身边队员们的目光,心中纠结无比。

    周围记者也是看热闹不怕事大,也不在乎双方如此焦急的对峙下,会不会直接爆发战斗而伤到自己。一直都在不停的按着快门,心中都在思考,要用什么词藻来描绘此刻的画面。

    “嗡嗡……”

    随着一阵螺旋桨声音传来,东方的天际,两架全副武装的攻击直升机,也来到了这片乱石林中。下方,一艘海蠍出现在远处的海平面上。

    面对如此有准备的自由联盟,鲍顿心中苦笑连连,如此阵仗,已经说明了太多的问题。人家连记者都请来,??站焖侔?,自己等人的行动,早已经在对方的掌控之中。

    看了一眼腰间依旧闪烁的gps求救信号,鲍顿心中苦笑:“怪不得你还在闪烁,这明显是在钓鱼!现在我们这些鱼已经咬钩了,你估计也快不闪了?!?br />
    “你们是怎么知道我们回来这里的?”这是鲍顿心中最大的疑问,目前海陆空三个地方都已经被包围,他很清楚,这种局面下,就是神也难全身而退。

    禁卫部队上校无视鲍顿的问题,再次重申:“你们只有反抗后被我们全部打死和当俘虏的选择,没有发问的资格。我的耐心不多了,我数到十,这是你们最后的机会?!?br />
    “一……”上校在说完后,就开始慢慢的数起来。

    “慢着!可否让他们都离开?!北僖恢钢芪У募钦?,道。

    “美国海军陆战队驻中东第十三特殊作战大队第三十七小队小队长鲍顿上尉,你们的身份根本不是秘密,这里的每一个人也都知道你们的身份。如果你们依然选择反抗,那你们的尸体也会登上世界各大媒体的头条,和你们的猛禽战机一样。生命如昙花一现,十五个生命换来的只是人们茶余饭后的话题,未来唯一能够铭记你们的只有那份陈旧的报纸?;蛐碓诮吹哪骋惶?,会有人无意间收集到这份报导!将你们的事迹贴在文本上?!鄙闲5乃档?“我最讨厌有人考验我的耐心,现在,你们还有十秒考虑的时间?!?br />
    上校说到十秒的时候,周围禁卫士兵手指已经放在了扳机上,而上校的手也举起来,只要他轻轻一挥,现场必定是血腥一片。

    鲍顿沉默了,短短的十秒却恍如十年般的漫长,看着身边战友们投过来的各种复杂目光,他心中隐隐的绞痛。想起大家在一起训练、睡觉、喝酒、聊天时的画面,一想到他们说起家人时的那种缅怀。手指想要扣动扳机的动作,却无论如何都做不出来。

    十秒已过,上校正要一挥手,鲍顿上尉急忙出声道:“我们投降!但我要求,必须以国际法善待我们?!?br />
    周围十四个海豹小队的成员,在听到队长紧急的声音,有的松了一口气,有的脸上闪过丝丝的不甘心,也有的依然没有任何表情。但有一点是一致的,那就是手指都离开了武器扳机。

    上校没有对鲍顿的话,立即做出回应,而是换了角度一挥手,禁卫部队的战士们其中有一半收起了武器,从腰间拿出手铐和脚铐。到这时候,上校这才开口道:“请放心,我们是有制度的,对于那些主动投降的人员,我们不会进行虐待,也不会对你们的人身造成任何的伤害。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你们能够安心的接受入侵罪名的审判。现在,放下你们的武器,不管是哪一个做出危险的举动,都会让你们每一个人为此付出生命?!?br />
    “或许这也算是个解脱!”鲍顿没有多说什么,当他放下武器后,海豹小队的其他十四个队员,也都放下了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