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红警之索马里 > 第349章 就职索马里总统
    ps:这一章华丽删掉了很多东西。

    ——————

    距离美国恐怖袭击事件已经过去了快两个月的时间了,这段时间内,废墟整理工作还没有完成,不管是倒塌的fbi、cia总部,还是帝国大厦,还在进行清理中。特别是五角大楼和白宫已经国会山,清理的工作不但要快,还要很小心。里面隐藏着很多的机要文件,为了防止流出,每一环清扫工作,都是在严密的监督下进行。

    最令美国人挂心的是自由女神像,这座代表了美国人心目中自由的标志,现在已经开始进行后期的吊装和修复。幸好这个雕像是用钢铁和铜皮构建,而不是水泥,否则又有重新雕刻一座了。

    当然,最令美国人牵挂的一件事情是,本拉登到底有没有死,而政府每年数十亿的反恐经费到底花在哪里,为什么美国还会承受如此巨大的损失。十架客机,两架战斗机,加上数十万人的死伤,这一切,美国民众都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

    现如今,每天都会大量的民众在政府机关门口抗议,各种口号也是喊得震天响。美国政府的信任度,也在飞速的下降。要不是媒体每天都在给政府造势,恐怕这种信任?;?,早就爆发成极端思想。

    作为美国的总统,奥巴马也十分关注恐怖袭击事件的调查结果,先是给了中情局一个月的时间,紧接着又给了半个月。如今,一份完整的调查结果已经出来,但奥巴马十分的不满意。

    调查报告的篇幅不短,以模拟此袭击事件的开始和结果,结合情报部门从911事件以来所有的可疑情报,特别是在美国宣布击毙本拉登之后,情报部门获得的特别情报,都经过了详细的甄别。

    另一个调查方向是这些劫机者和帝国大厦恐怖袭击事件的那些人,沙特阿拉伯那家公司的底细以及和沙特公司合作的那一家美国公司。

    为了确保调查的准确性,中情局调查用了一个月,而后的半个月进行了大量的反复调查和整理,这才有今天这份情报部门交上来的答卷。

    登普西接住奥巴马丢过来的文件,快速的浏览了下目录,然后翻看了几页之后,脸上便露出了极其震惊的神色,嘴里急忙说道:“这怎么可能,世界上会有如此以假乱真的伪装手段?竟然有人混在军方这么长的时间,还是模拟另一个人在生活,这也太……,难道他们一个个都是上帝吗?”

    “就单单只是这些吗?你看看后面的?!卑掳吐砦奘恿说瞧瘴鞯木?,当初他看到这份报告之后,也好不到哪去。

    登普西没有说话,往后面看,越看越震惊,脸色也越来越难看,十分钟后,当他大体看完这份报告后,他的脸色已经快成酱紫色,小心的将这份报告放到总统的案桌上,缓了缓心中的震惊,道:“这份报告太令人震惊了,如果不是真真切切由中情局提交上来的,我绝对会以为这是某一部谍战电影的剧本。实在是……”

    登普西没有把话都说完,但他的口气已经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后面的言语也在前言中有了很好的表达。

    看到一脸惊讶登普西,奥巴马转移话题道:“五天前,我接到了中情局的一则行动报告,已经有人接触到一个神秘组织的一点机密,得知这个组织打算窃取林肯号航母的数据,结果,无功而返。如果没有我没有记错的话,在事后的行动报告中,当初发现一个强烈电子信号,就是从卡特号传到林肯号上的吧!”

    对于思想突然转变的奥巴马,登普西很快就适应了过来,回答道:“没有错,那天晚上我接到的报告,就是如此!”

    “一个已经死去的人,加上一个刚刚付出水面,却早已经在美国本土部下密集间谍网络的势力,当真我们的都是蠢材吗?现如今加上卡特号,这一切都直指一个地方,那就是索马里?!卑掳吐砺哪蠼羧?,对于那个导致他无家可归,只能栖身于临时办公地点的“本拉登”,他的痛恨已经深入骨髓了。他需要一个发泄的地方,国民也需要一个发泄的地方。

    “您的意思是,不管是恐怖袭击事件还是这一次卡特号的消失,都是来至索马里?!钡瞧瘴饕苫蟮奈实?。

    “是不是很重要吗?只要我们说是,那就是?!卑掳吐戆诎谑?,他自然不可能说,这些都只是他的主官臆断,更具体来说,只不过是他的一厢情愿。

    登普西瞬间就领悟到奥巴马的想法,表面上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心中可有点不以为然:什么事情都是从利益出发,以其去找一个心目中不存在的死人,还不如把一切的利益最大化。这种套路什么时候能不玩一下,别到时候因小失大。

    “那要是那个所谓的本拉登和索马里没有关系,并且在战争开始后,又对本土展开袭击呢?”登普西问道。

    “结果只有一个,我下台,而在我下台之前,中情局和联邦调查局以及大大小小的情报部门的头头们,都要进监狱?!卑掳吐砗芨纱嗟幕卮鸬?。

    登普西沉默了,尽管他对此很有想法,经历过伊拉克战争长达五年,在巴格达每天都经历过各种袭击事件,哪怕是调到中央司令部担任副司令继而升任司令,他对于这十年来,美国对外战争的态度有了一个很大的转变。说白一点,他有些厌战了。只不过这种情绪,为了自己的地位,一直都没有表露出来。

    这一次恐怖袭击事件,他不认为会和索马里有任何的关系,当初本拉登之死也是高度的机密,那时候他是美军中央司令部的总司令,多少也知道了一些秘闻。本拉登是否真的被击毙,就连他自己都有很多的疑问。特别是在恐怖袭击事件之后,半岛电视台播出的视频之后,这种感觉就更加的强烈了。

    要不是因为这一次美国损失实在是太大了,国际声望一跌再跌,他甚至会以为,现身半岛电视台的本拉登,其实是美国人的傀儡。

    “战争的借口有很多,真希望这一次不再是个错误?!毕衷?,登普西也只有在心中自我安慰了一句。

    “既然如此,那卡特号怎么办?”话题转移后,登普西可没有忘记这一趟过来的目的。

    奥巴马心中一阵权衡后,这才说道:“三天的时间,还无法确定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希望中央司令部赶快给出一个明确的调查结果。但是,我更希望这一件事情不会影响到战争的脚步?!?br />
    “请总统先生放心,这种情况不会出现的?!钡瞧瘴髁⒖叹蠢癖Vさ?。

    “等下你还有事情吗?”

    面对话音又转开的总统,登普西只能谨小慎微的回答一声:“还有一点事情,但并不着急,不知道您有何吩咐?!?br />
    奥巴马没有立即开口,而是看了下时间,道:“陪我看一个节目,或许在未来,这个画面能够成为宝贵的素材?!?br />
    “非常乐意!”一听只是看一个节目而已,登普西很干脆的答应了下来。

    打开电视之后,画面上很快就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广场,此刻已经站着密密麻麻的人群,广场两边是两条巨大的主干道,左右两边的车道加起来,达到了很宽大的八条。而在广场的中间,屹立着一座百米高的神秘高塔,上面六个棱形的截面,是这个高塔最别致的地方。

    而随着画面的出现,电视的声音也传到了两人的耳中,电视上,一个金发碧眼的白人记者,站在摄像机的前面,口齿清晰的介绍着:“索马里第一任国家最高领导人的选举已经完成,并且在今天已经正式结算完毕,本来计划需要十天的时间,但是在众多热情索马里公民的参与下,投票异常的快速和顺利,总计有效选票的数量为一百八十七万张,实际投票率达到了7。

    票数统计在律法部门和全世界记者的共同监督下,顺利的统计出来。刚刚加入索马里国籍的李岚,以86的极高支持率,在律法部门宣布投选结果有效后,正式成为了索马里第一任领袖。

    ……

    根据索马里律法规定,索马里总统五年一选,每一个家庭都有一次投票的权利,支持率最高的候选人,只要投票结果有效,将会成为索马里总统。同时,在律法中还有一条规定,只要年龄不超过七十,民众的支持率依然领先的前总统,可无次数限制的连任。

    ……

    也就是说,只要李岚在索马里的支持率一直能够力压其他候选人,那他的总统的位置,就可以坐最少四十五年的时间。当然,如果李岚能够在四十五年内,始终如一的得到每一个索马里人的支持,那需要一种从未改变自我的坚持,是极其的难能可贵。

    在半个小时后,李岚会亲自来到八卦城广场,宣布索马里新首都的确定和就职演说,本台会持续为大家保持直播。

    广告……”

    画面开始无聊的广告后,奥巴马也收回了对电视的关注,按下静音的按钮后,他这才开口对登普西道:“现在知道我为什么要坚决打索马里了吗?”

    登普西若有所悟的点点头,他现在有些理解奥巴马的想法了,“这李岚在索马里有如此极高的声望,又和中华的关系亲密无比,谁都不会放心,必须要打!”

    “是??!一个由华人统治的索马里,对我们来说是极其可怕的。特别是这个索马里,可不是以前的索马里,已经有了威胁到我们地位的科技,再让他们吃透f-22的技术,那还了得。底线早已经被突破,不打还能怎么办?”奥巴马看着电视中的广告画面,眼神有些飘忽,言语却很坚定。

    “……”登普西很想提醒一声,要小心那个躲在暗处的本拉登,不要把注意力都放在索马里和李岚身上。但是每当一张嘴,这话就是出不来,最终也只能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作罢。

    随后两人说了一下军队部署的情况以及物资调配的情况,不知不觉半个小时就过去了。

    电视画面也回到了八卦城那个巨大的广场,遍地的白色砖石已经被黑压压的人群掩盖,天空中阴沉未散,但却早已风收雨停。

    这回电视中没有记者的讲述,而是将画面对准了广场中的红地毯,红地毯的一头连接到广场的中央,而另一头则是连接到基地车的后门。这个广场的位置,其实就在基地车的后面,八卦城两条阴阳鱼中间交汇的位置。上下弯曲的东西大道,刚好将两条鱼分开。

    时间一到,李岚就一身西装的走出基地后门,通过一排整齐的花圃和横卧于流水小溪上面的拱桥,他的身影这才出现在广场之中。

    随着李岚的出现,穿着整齐正装的禁卫部队,如心有灵犀般的同时举枪敬礼。李岚的身影也同步出现在广场两边的巨大显示器上。

    而此刻,整个广场都欢呼起来,一声声高昂的欢呼声,不但传遍了整个八卦城,也传遍了索马里,更传遍了世界。

    只身走过长长的红地毯,一路上不忘和两边的人群挥手致意,长路也有终点,他的双脚踏上了高高的演讲台,他的身影出现在每一个索马里人眼中。

    轻轻一挥手,是向在场的每一个索马里人致敬,也是在向整个索马里致敬。

    “我很荣幸以一个中华民族的身份,成为索马里新兴政权的第一任领袖……

    年轻的八卦城,也成为了这个新兴国家的新核心……

    感谢的话语不多,因为我感到的是深深的责任,我需要为每一个索马里人民负责,这不单单是我对大家支持的回报,更多的是我对索马里这个民族的喜爱……

    相信我,未来的索马里是伟大了,是世界不可或缺的,也将会成为人类最重要的一份子。出于对这个国家、民族的挚爱,我对这幅远景充满憧憬,信心十足。因为在自然界的法则和发展过程中有这样一个亘古不变的道理:在美德和幸福之间、责任和lun理之间、施行诚实宽宏的政府与获得社会繁荣幸福的硕果之间,永远存在紧密的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