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红警之索马里 > 第373章 血雨中的厮杀(中)
    “坦克,距离400,伴随步兵至少一个排!”风雨之中,沙哑着嗓子的红警士兵们趟着没及膝盖的泥水,趴在早就被雨水冲刷的坍塌的战壕壁上,猛烈抵抗着埃塞俄比亚部队和法国人的联手进攻?!奥璧?,这是法国人,不然不会有‘勒克莱尔’坦克!”

    应该说第2装甲旅的确是法国人的骄傲,当初是第2装甲师的时候,正是勒克莱尔将军率领着这支部队率先开进巴黎,解放了这座被德国人统治了4年的法国首都。

    此次作战,第6重型骑兵战斗群第3坦克连派出了一个排的装甲力量,在埃塞俄比亚第八步兵师混成装甲营的侧翼进行游走作战。除了利用远程火力,给予进攻的埃塞俄比亚部队一些间接支援之外,第3坦克连本不想参与到直接的进攻作战之中??墒欠⑾终獗叩那榭鏊坪醪⒉皇翘跃⒅?,前出到一线指挥的法军军事顾问也不管这么多了,直接压上了这个坦克排。

    机枪弹雨狂乱的扫射之中,伴随作战的埃塞俄比亚士兵被杀得血肉横飞,但掩护进攻的这辆勒克莱尔主战坦克却没有丝毫的损伤,除了那些钢芯弹头在它厚重的装甲车身之上激起无数飞溅的火星之外。这辆披挂上了反应装甲??榈恼奘抟廊辉谀胙骨靶?。

    稍远处的一个坍塌的掩体之内,两名红警兵团海军红警士兵士兵正围着一部120毫米反战车系统营用反坦克火箭系统紧张的忙碌着。虽然三角支撑架在泥污之中有些倾斜,但红警士兵员们已经顾不得了。

    120毫米反战车系统营用反坦克火箭系统的简易火控系统的构成是由光学瞄准系统、激光测距系统、弹道解算系统、发光二极管光点系统、插轴连接机构等等一系列的复杂元件组成。除了激光测距、自动解算射击诸元、自动装定射击诸元之外,还可以自动显示瞄准点。瞄准手只需将瞄准镜内的光点对准目标即可。10秒钟之内,便可确定出射击诸元。

    那辆勒克莱尔主战坦克并没有意识到危险的降临,狰狞巨兽样的钢铁车身依然在穿破风雨而来,履带吱嘎嘎的碾过遍地的泥泞,飞卷起污浊的烂泥。

    “咻”一道刺眼的火光迎面而来,是那样的快速,是那样的灼热,又是哪样的让人感到惊恐。

    随着120毫米反战车系统破甲火箭弹的战斗部碰击上附加有反应装甲的勒克莱尔,处于战斗部前端的前级战斗部探杆部件内外罩立刻闭合起来,引信电源被接通。

    前级引信瞬间便是引爆了前级装药,反应装甲块顷刻之间便被击爆。与此同时,经过引信延时,在确定了反应装甲被击爆后、以及对主装药形成射流的干扰基本排除的情况下,主装药被引爆,形成的破甲射流在顷刻之间便侵彻了这辆勒克莱尔主战坦克的装甲。

    初速为246米/秒,最大破甲厚度800毫米,在68度着角时的破甲厚度为230毫米。这样的数据直接是等于宣判了这辆勒克莱尔主战坦克的死刑。

    进攻受挫的恼怒使得埃塞俄比亚第八步兵师炮兵团和吉布提炮兵团再次开始以猛烈的炮火梳理那片早已经被炮火给轰击的不成样子的阵地。

    而部署在防线后的红警兵团炮兵部队也毫不示弱的对那些法国人和埃塞俄比亚武装回之猛烈的炮火袭击。

    突如其来的暴雨,让双方模糊了视界,似乎也是因为暴雨的来临,让双方不再顾及空军带来的影响,双方的炮击也越来越猛烈。

    双方对轰的炮弹在天空之中划开无数灿烂的轨痕,明亮的弹道布满着整片雨幕之间。

    155毫米口径牵引式火炮、120毫米膛线后坐力迫击炮系统、英制105毫米轻型榴弹炮、法制155毫米自行榴弹炮,难以想象,埃塞俄比亚第八步兵师和吉布提炮兵团在这短短一个下午的时间之内,砸出了多少炮弹。

    而红警士兵的炮兵阵地上,数十门的155榴弹炮和105毫米轻型榴弹炮在短短两个小时之内,便把5个基数的弹药量砸在了阵地前的那片开阔地上。如果不是靠着炮兵的有力支援,或许防御部队将要付出极大的伤亡代价。毕竟埃塞俄比亚和法国人的进攻太是疯狂了。

    绵密的炮火刚刚延伸,进攻的埃塞俄比亚武装便又压了上来,在装甲战车的掩护下,成群的浊浪从那片雨幕之中钻了出来,如同一片片密密麻麻在天地之间的灰影一样。

    “咻?!彼孀诺谝簧募庑?,一枚105毫米榴弹从天而落,咣的炸起一团纷飞着弹片的火光。泥泞在漫天的飞洒,升腾而起烟柱转眼便被狂风给撕扯得粉碎,更多的炮弹接连而下。

    到处都是那灼热的火光,大地在这擂鼓样的震颤之中疯狂的战栗着,天地之间一片沸腾之景。

    成排的炮弹接二连三的掉落下来,掀起的泥土裹挟着火光和钢铁在这天地之间铺就起一张死亡的地毯。呼啸掠过空中的空爆弹将雨点样的破片泼洒下来,无数的弹片纷射向四下来,整个开阔地完全的被覆盖在其中。分不清炸点的爆炸声中,一片血肉飞溅。

    冲锋的埃塞俄比亚士兵似乎毫不避及这从天而降的死亡一样,他们在那片泥泞之间艰难的前行着,不断有人被炮弹给撕扯成碎片。天地之间一片血红之色。满地的血肉很快便被雨水给冲走。一些断胳膊断腿的伤者根本没有无法支撑到救护兵的到来,他们只能无助地躺倒在泥浊之中,任由那些肮脏的污水冲刷着他们那些早就有惨白的伤口。

    到处都是哭爹喊娘的哀嚎之声。这是一种近乎于残忍的杀戮。但战争就是这样,成排而下的炮弹丝毫不会顾及到什么。许多士兵便是这样在痛苦之中慢慢死去。

    但这还只是梦魇的其中之一罢了。155毫米榴弹、105毫米榴弹,接二连三的从雨幕之中打着旋的掉落下来,满地都是开挖出来的弹坑,这些弹坑很快便是为雨水给填没。而那些受伤的埃塞俄比亚士兵在被炮火给掀翻在泥水之中的时候,根本就无从挣扎,只能无助的被泥水给淹没口鼻,最终的在这一个个水坑之中溺毙命而亡。

    整片的战场此时更是像一个巨大的绞肉机一样,将无数的生命吞噬在其中,磨绞成淋漓的血肉。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甚至至死都不会有一具完整的尸体。那些纷射的弹片会毫不犹豫的将他们的身体撕扯成碎片,会极尽残忍的透破入血肉身体之内,将鲜血从那破裂开的创口之处释放出来。没有什么会是被这样的苦痛更是让人感到残忍的,但这便是战争。

    尖锐的呼啸声之中,联军也以最为猛烈的炮火来掩护部队的进攻。数十枚的炮弹几乎就在一瞬间将红警加强营的阵地给覆盖在其中。爆炸的巨大烟云滚滚翻腾而起,很快便被风雨给吹散。猛烈的炮击几乎炸响成了一个点。

    借着炮火掩护的时机,冲击的埃塞俄比亚部队在留下遍地的尸骸的同时,也恶狠狠的撞向了红警士兵的防御阵地。一场钢与铁的碰撞再次展开。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几乎同时响开,红警兵团的120、81、60毫米迫击炮开始在自己的阵地之前筑就起新的火墙。

    不等那些埃塞俄比亚士兵冲破火网,尖利的机枪嘶吼便又响起。到处都是那飞窜的灼热火鞭。成排的枪弹在风雨之中飞舞,满地之间都是激起的水花和污泥。猫身冲进的埃塞俄比亚士兵不断惨叫着倒下。而从阻击阵地纷射出来的35毫米杀爆榴弹则掺杂在其中,不断泼洒死亡。

    到处都是一片混乱样的杀戮,双方的士兵就在这片风雨之中无情的搏杀着。尽管那些潘哈德轮式装甲侦察车不断以猛烈的机枪、直瞄火力掩护部队的冲击,但似乎似乎效果并不是很好。一些红警士兵的火力点在90毫米火炮的次口径杀爆弹的点射中轰然的炸成一团火球,漫天都是飞舞着的尸体碎片和武器。

    然而埃塞俄比亚第八步兵师和法国第4轻骑兵大队的士兵们却是悲哀的发现,红警士兵的防御体系远远不是一道。精通于土工作业的工程师部队沿着防线,将整个泽拉城的外围完全构筑成了一个巨大的防御网。反坦克壕、战壕、交通壕,蛛网样的密布着。尽管他们已经切入到了红警兵团军队的第一线阵地,可是这仅仅才是鏖战的开始罢了。

    利用着地形和战壕运动的红警兵团反战车兵冷不丁的就从侧翼飞射出一枚120毫米反战车系统或是v-1ft反坦克坦克,那些防护性极其出色的勒克莱尔主战坦克尚且都不能挡住致命的一吻,难道防护性并不是很好的轮式装甲战车还能挡得住吗?战斗顿时的进入在白热化之中。

    明知道事不可为,可是埃塞俄比亚武装还是决定去赌上一把,在将整个第八步兵师的三团的残部七拼八凑了一下,三个团的残部部队居然也能凑出了个一个营的力量。在第八步兵师已经切入到了红警兵团海军红警士兵的一线防御阵地之后,埃塞俄比亚武装在法**事顾问的授意下,将这一个团的后备力量投入到了红警加强营一连的防御当面,试图靠着这股后备力量来打开僵局。

    由于四个连的作战部队是自南而北一线摆开的,整个加强营根本就没有什么后备力量。当初在将泽拉城的外线防御圈向前推进了整整5公里之后,营部也意识到了预备队力量不足的问题。所以在小镇西部制高点的位置上部署了包括炮兵连在内的支援部队的时候,加强营特种侦察排以及装甲连、轻装甲侦察中队等单位则被部署在了南、西两个方向的结合部后方。

    很显然,这支机动力量是整个泽拉防御的战役预备队,也是唯一的一支预备队。

    这样一来,加强营实际上能够投入的机动力量也就只有特种侦查排、装甲连、轻装甲侦察中队两支装甲部队。

    面对着埃塞俄比亚武装一次又一次的疯狂进攻,加强有多功能步兵战车、天启主战坦克等装甲力量的作战部队却是急得直冒火。一线的作战部队正在和法国佬、埃塞俄比亚猴子杀得你死我活,可是自己却只能作壁上观。战士们怎会会不心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