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红警之索马里 > 第374章 血雨中的厮杀(下)
    基地指挥中心内,忙碌的工作人员和参谋,匆匆来往的人流在偌大的中心内错身而过,无线电呼叫声,键盘敲击声,通过电话和耳麦的交流声,不断在整个中心上演。

    桌上,随处可见咬了一大口的面包或者骆驼肉,而它们现在已经很久没有人去看一眼,这个时候,谁也不会想到去吃一口,或许偶尔肚子抗议的鸣叫,会让它们再一次受到重视,但也紧紧是片刻,身上少了一块,多了一排牙印而已。

    “第一机步旅现在抵达什么位置了?”三四个小时过去了,战争已经在三条战线点燃,李岚也只能把偶尔的关注投到西部两个小镇上,这是他不关心吗?不,这是很关心的表现。因为战斗具体指挥有谭雅,接下来还有霍夫曼德,艾哈迈德等将领,具体如何战斗,根本不需要他去操心。

    但是西部两个小镇十分的重要,海军补给还没有完成,柏培拉和哈尔格萨的后方,都和这两个小镇有着密切的关系。在后续部队还没有准备好的情况下,这两个小镇是绝对不能有失。

    否则,联军的装甲部队就可以长驱直入,直接扎进防御圈内部,这不管是对柏培拉,还是哈尔格萨,或者干脆直接威胁到八卦城,都会带来很多危害性的变数。

    现在,最令李岚不想看到的是,吉布提的联军和哈尔格萨对面的联军,对哈尔格萨形成夹击之势,一旦形成此势。那西南方向的防线可以宣布全线告破。

    因此,守住这两个小镇。就成为了后续战争的关键。

    “因为暴雨天,目前第一机步旅距离两个小镇还有最少一个小时的路程?!碧费藕芸於岳钺暗奈侍庾龀隽嘶卮?。她很清楚李岚的考虑,随后保证道:“请指挥官放心,联军绝对不会轻易的攻下这两个小镇的?!?br />
    ——————

    似乎战斗就没有停止下,死神总是乐意于这样的鏖战,因为它总能在这样的血肉飞溅之中获得更多新鲜死去的生命。只要能够带走更多的灵魂,死神是从来没有什么正义与邪恶的概念的。炮弹轰然的砸落下来,掀起漫天的猩红,就连泥污之中也搅拌满了那触目惊心的红色。

    在法国第6重型骑兵战斗群第3坦克连的装甲掩护下,埃塞俄比亚第八步兵师残部沿着炮兵用钢铁铺开的通途。狠狠撞入到红警加强营的防线中。

    120毫米膛线后坐力迫击炮系统接连不断将直接支援火力扔砸在加强营的阵线上,12辆勒克莱尔主战坦克一字排开,翻卷起满地的泥泞。成群的埃塞俄比亚士兵吼叫着冲了上来,飞速冲过两翼的轮式战车开始进行火力压制掩护。

    几乎就在同时,其他几个方向上,埃塞俄比亚第目的是为了牵制住这几个方向上的红警部队,从而策应这边第八步兵师的进攻。一举突破红警加强营的防线。

    那辆被击毁的‘勒克莱尔’主战坦克的残骸依然瘫死在那里,零七乱八的其他战车残骸也是散乱在一旁。不过这一次,新的装甲冲击洪流又一次的汹涌而开。而且更是强悍。

    本来第3坦克连该是有13辆勒克莱尔主战坦克的。因为每个连都是有3个装备有4辆坦克的坦克排,此外还得加上连部的那辆。第6重型骑兵战斗群一向都是不乏高傲和自负的,可是之前那辆‘勒克莱尔’的被击毁确实让整个第六装甲师几乎感到了耻辱。

    12辆坦克被一字的排开,飞卷起来的泥泞扬洒在车后。弥散的柴油尾气遮天蔽日,在雨中更是难以散去。接连的,105毫米榴弹和155毫米榴弹开始砸落下来。紧接着,那些车载火力也是开始凶猛起来。12辆勒克莱尔主战坦克骤然的加速开始了冲击。

    部署在纵深的加强营炮兵开始了还击。155、105毫米榴弹炮接连的将炮弹砸出去,对防御阵地的前沿进行火力覆盖。双方对轰的炮弹接连炸响而开。掀起满地的泥浆。

    炮火似乎更加的猛烈起来,各种口径的炮弹接连落下来,显然攻击力量就要切入进来了。

    “勒克莱尔!”红警士兵们已经看到了这些从雨幕之中钻出来的庞然大物。

    “法军勒克莱尔主战坦克,12辆,接触锋线1013,各部准备接敌!”红警士兵们在接敌的同时已经破口大骂了起来。

    “反坦克排,反坦克排,准备接敌!”在军官们沙哑着嗓子的叫吼声中。营属机动反坦克排的几辆武装悍马贼头贼脑地从战车隐蔽壕里缓慢驶了出来。这些高机动车上所装载的都是破甲能力和抗干扰能力极强的v-1ft重型反坦克导弹。

    加强营的连级反坦克作战是由四个单元构成的:营属于机动反坦克排,主要是装载有重型反坦克导弹的机动车辆。连属于重型反坦克组,主要装备有便携性较强的反坦克导弹,每个步兵排都拥有的反坦克组都装备有120毫米重型反坦克火箭系统,每个步兵班则是装备有单兵携带的单兵火箭破甲弹。

    这四个作战单元是完全的整合为一个作战系统的,从而形成了连、排、班甚至是单兵,一体化的构成的完整反坦克火力足以对任何装甲力量形成迟滞。

    一字排开的12辆勒克莱尔主战坦克在马达的轰鸣声中,恶狠狠的冲撞向加强营的方向,而尾随在其后的那些埃塞俄比亚武装的装甲车和士兵们也是同时的冲了上来。

    时间在这一刻反复就是停止了一样,包括那正贪婪着收割生命的死神也仿佛是安静了下来,等待着那对决时刻的到来。激流的碰撞在这一刻,即将开始。

    几枚v-1ft重型反坦克呼啸而出。如同流星样的扑向那12辆一字排开的勒克莱尔主战坦克。面对着杀气腾腾而来的v-1ft,法军第6重型骑兵战斗群第3坦克连的锋线顿时大乱起来。刚刚还气势汹汹的勒克莱尔立即开始做蛇形机动。

    左翼的两辆‘勒克莱尔’没有能够躲过这场浩劫,在猛然腾起的浓烟之中。整辆车轰然的瘫死下来。剩下的几辆在引擎的轰鸣声中,加大马力,冲了过来。

    “开火,开火!”营重迫击炮排的那些82毫米迫击炮和各连机炮排的60毫米迫击炮还是对蜂拥冲上来的埃塞俄比亚士兵进行了近距离覆盖。炮弹雨点样的掉落下,轰轰轰的炸成一片。

    “咣咣咣!”勒克莱尔主战坦克上120毫米火炮开始对红警加强营的阵地进行火力覆盖,几轮齐射下来,榴霰弹泼洒出的弹片便和火光一起吞没了加强营一连的阵地。加强营的迫击炮火力顿时的哑然下来。趁着这个时候,一堆堆的埃塞俄比亚士兵端枪冲了上来。

    “打!”随着军官的一声令下,防线上的轻重机枪和35毫米自动榴弹发射器同时的编织出一张可怕的火网。无数的子弹如同飞蝗样的炸飞出去,“飕飕飕”的飙起一轮轮金属风暴。

    “轰轰轰!”又是一轮密集的炮火,埃塞俄比亚炮兵团的那些英制l-118式105毫米轻型榴弹炮最后一次将钢铁倾覆在红警加强营的阵地上,爆炸的烟云刚刚散去,在法军勒克莱尔主战坦克掩护下的埃塞俄比亚第八步兵师的士兵们便冲了上来。

    一堆一堆的埃塞俄比亚步兵如同马蜂一样,盯着漫天的风雨,如同浊浪样的涌了上来?;够鹆θ缤鹆囱脑谌巳褐蟹纱?,几乎每一道火蛇都会在人群之中犁出可怕的血痕,那些35毫米榴弹接连掉落下来。掀起的泥泞之中满是那破碎的血肉。

    “轰”一辆‘勒克莱尔’主战坦克心有不甘的“吱吱呀呀”停了下来,燃起到大火在宣布着这辆不可一世的装甲战车的死刑。这是连属于重型反坦克组的那些v-1ft的杰作。

    跳出车舱来的法军战车兵没有能够跑出多远,便是被横扫过来的机枪火力给吞没在弹雨之中,窜涌着的火蛇直打得这些法国士兵如同抽搐样的浑身筛抖。56毫米子弹无情的在血肉身躯上破开一个又一个的弹洞。飞旋着的弹头在透彻而出的时候。带走的都是拳头大的血肉。

    激烈的枪声和手榴弹的爆炸声几乎如同鼓点样的密集,压根就听不出短暂的间隙,双方上千名的士兵便是在这风雨泥泞之间搅杀着。震天的喊杀声和叫骂声掺和着那此起彼伏地爆炸声连成一片,几乎压过那哗哗而下的风雨之声。人性在这一刻压根就不存在了。所有人都在咬牙战斗着,要么你死。要么我活,杀死每一个敌人是所有人都共同念头。

    十几辆amx-10p履带式步兵战车跟随着冲了上来。这是埃塞俄比亚第八步兵师的一个营,考虑到第八步兵师已经伤亡惨重,而且都是老式的俄械化,所以这个装甲步兵营是临时加强给第八步兵师,以作为进攻的后备力量的。只要打开局面,就算是用尸体填也要填满。

    “外线阵地突破了!”随着打头的勒克莱尔主战坦克碾压过架设在外线的蛇腹铁丝网,外线的防御壕终于崩溃了。

    红警士兵们相互掩护着,从阵地上撤退了下来。

    “炮火覆盖,炮火覆盖!”背着步话机的炮兵协调官几乎是在声嘶力竭的吼道。

    “咻”随着尖啸之声,很快炮兵连的105毫米榴弹便砸了下来,“轰轰轰……”接连的炸起一团的火光,预制破片和钢珠到处飞舞,直接将外线阵地覆盖在其中。几辆amx-10p履带式步兵战车直接的被105毫米炮弹给集中,轰然的炸成了碎片。翻滚的火光将一旁的士兵也连带着吞没。

    接着155毫米榴弹炮也加入到轰击之中。之前因为法军炮火袭击,而短暂停止的82毫米迫击炮和60毫米迫击炮也再次复苏了火力。成群的炮弹掉落在外线阵地之上。

    到处都是翻腾而起的火光和掀起的泥土,一群群的埃塞俄比亚士兵便是在这片烟火之中被成片的炸得粉身碎骨。9辆勒克莱尔主战坦克轰然的碾压过来。掩护着后面的装甲战车和步兵冲了上来。到处都是一片混乱的激战。

    阵地上的红警士兵们的日子也好过不到哪里去,成排掉落下来的炮弹在将埃塞俄比亚士兵吞没的同时。也使得这些防御在阵地上的英雄们被震彻得两耳茫茫,一片嗡鸣。

    “打。打!”架着枪的连长冲着身旁的战士们吼道:“打死那些白鬼子的?!?br />
    带着一群连部人员冲上阵地的连长显然是给了战士们很大的鼓舞。面对着冲上来的埃塞俄比亚士兵们,红警士兵们无所畏惧的坚守着自己的阵地。哪怕是那些勒克莱尔越来越近。

    “咻咻咻”成排的火箭弹怪嚎着从天而降,雨点样密集的洗礼着外线阵地。本就已经被碾压成碎片的铁丝网又一次的被炸得破碎成片,残骸四下飞舞。很多埃塞俄比亚躲都来不及,便是被火光给吞没在其中。

    这是加强营的大杀器——中华63式107毫米火箭炮的杰作。这种邪恶的‘地方势力的最爱’除了和ak、rpg火箭驱动榴弹一起出现在世界各个战场之外,也是加强营的最爱。

    纷飞的弹幕破片将四散奔逃的埃塞俄比亚士兵炸得血肉横飞,许多人眨眼之间便成了筛子样。瞬间之间,一些直接处于杀伤半径内的越南人便成了漫天飞舞的血肉,咆哮而来的气浪甚至将一辆p9吉普车给掀翻了出去。车后座的几名机枪手也被摔得不成人形。

    几枚火箭弹呼啸而出?;髦辛四切┱叵胙构吹腶mx-10p履带式步兵战车,这些轻装甲的步兵战车甚至在很大程度上所带来的危害还要甚于勒克莱尔,因为他们那些射速极高的机炮火力对于阵地上的红警士兵们来说就如同噩梦一样。

    许多人都是被这些步兵战车上的机炮所扫射出来的次口径杀爆弹给打得血肉飞溅、死无全尸的。

    “轰…轰…轰…”接连的爆炸声,这些薄皮罐头无一例外的被炸车一团火球。

    瞬间被烧成一团火光样的amx-10p履带式步兵战车显然没有使得埃塞俄比亚士兵们退却下去,几辆轮式步兵战车又结结实实的挨了一顿火箭弹的洗礼,顷刻之间便成了一堆燃烧的残骸。一辆潘哈德vbl轮式装甲侦察车同时被两枚80毫米单兵火箭破甲弹给击中,轰然的瓦解。猛烈的爆炸瞬间便使得这些战车成为了一堆袅绕着浓烟的废骸。

    不断升腾而起的火光照亮了整个夜幕,也照亮了那些顺着交通壕而涌入防御阵地的埃塞俄比亚士兵的身影。这些从外线阵地跳入交通壕的埃塞俄比亚士兵沿着宽阔的交通壕,在正面进攻的掩护下。向着红警加强营的主阵地摸了过来?;鸸獬逄?,浓烟滚滚,风雨掩盖过了这些鬼影的脚步,但却掩盖不了他们的身影。

    “来吧。白鬼子们,来吧!”不远处的壕壁后,几名红警士兵们正靠着坍塌的战壕。悄然的探出小半个头来,窥视着这些趟着没及膝盖的泥水。艰难前行的埃塞俄比亚士兵。

    “好了,连长。狗曰的跳下来不少了?!币桓瞿昵岬氖勘蛄颂蜃齑?。迫不及待的说到。

    “别忙,再等等,让这些混蛋的多长点记性!”中尉军官抹了把满是雨水的脸,笑着说道。

    “轰轰轰”随着上尉的拇指摁下一个起爆按钮,整个交通壕顿时发生了猛烈的爆炸。预设在壕壁两边的定向爆炸装置转眼之间便将整个交通壕化作了一个巨大的炼狱之场。

    碎泥烂土被气浪掀飞得到处飞舞,肢体血肉漫天都是,如同雨水而下的血色在空气之中弥散开那触目惊心的颜色。惨叫着的士兵们到处奔逃着,大火弥散在瓢泼而下的雨水之中。

    数十名的埃塞俄比亚士兵在这猛烈的爆炸之中血肉横飞,无数的残肢断臂在火光之中被气浪高高掀飞出来??掌幸还勺迫榷秩萌烁械街舷⒌难任抖偈泵稚⒖?。

    惨叫声、哀嚎声,顿时响成一片,许多埃塞俄比亚士兵浑身失火的奔逃着,想让大雨浇灭他们身上燃烧着的火光??墒呛炀勘谡馄降厣纤裆璧娜忌瘴锒际悄切└阶判约康哪唐偷图负跄芄簧盏焦亲由畲Φ陌琢椎?。这两种可怕的燃烧弹带给那些埃塞俄比亚士兵的都是可怕的噩梦。许多奔逃着的埃塞俄比亚士兵直接就被扫射过来的机枪弹给打得血箭飞舞。

    交通壕内满是烧焦的尸体和残缺不全的遗骸,掀翻起到烂泥落满了这些尸体之上,雨水浇淋下来,满是血红血红的浑浊。焦黑一片的战地之上,到处都是这样的修罗场的杀戮之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