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红警之索马里 > 第393章 恐怖阴云罩欧洲
    东起协和广场西至夏尔-戴高乐广场的香榭里舍大道其实并不长,不过短短的1800米而以,但是谁都不能不将这条林荫大道看作是为整个巴黎大街中心的女王。

    如果将纽约的第五大道看作是钢筋混凝土森林中的一道风景的话,那么香榭里舍大道则是名副其实的田园大道。事实上,‘香榭丽舍champselysees’便是由‘田园champs’、‘乐土elysees’两个词语组成的,这里到处弥散着咖啡、香水和糕点香的气息,无处不在透露着盎然的生机。以圆点广场为切割,东段是约700米长的林荫大道,道路是平坦的英式草坪,绿树成行,鸟语花香,莺往燕来,充满着清幽。而西段则是1200米长的高级商业区,这一段和第五大道一样,也是全球世界名牌最密集的地方。服装店、香水店、红磨坊,一切的奢侈品都能够在这里看到?;?,优雅,闲情,这里永远都洋溢着生命的气息。

    有意思的是,这条位于卢浮宫与凯旋门连心中轴线上、与塞纳河一段河段平行的大道并不是平整的,而是西高东低,起伏凸凹,相当气势恢宏。流行与浪漫、高雅及繁华集于一身。

    走在这条世界上最具光彩与盛名的道路上,来至日本的游客阿德青田一脸的漠然,甚至没有任何表情色彩。铅灰色的外衣衬托下,洋溢在这个日本后代身上的不仅仅有雍容和华贵,优雅与美丽,更具有着一份干练。

    这里距离凯旋门很近,看着路边那琳琅满目的名店。欣赏着所谓的‘橱窗文化’,阿德青田看上去和所有的游客并什么什么区别,都在这条大道上散步而行,享受着宁静和浪漫。

    高耸着的凯旋门似乎在诉说着拿破仑-波拿巴将军的辉煌,在见证着法兰西的历史。没有人知道这座拿破仑为了纪念在‘奥斯特利茨’战役中战胜俄、奥联军而下令修建的建筑物见证过多少历史。1806年始建,1836年方才最终落成,凯旋门在这其间见证过那些宿营在香榭丽舍大街上的攻入到巴黎的‘反法同盟’中的普鲁士、英国士兵。见证过1840年12月15日,七月王朝儒安维尔亲王率军舰前去圣赫勒拿岛,迎接回来的拿破仑将军的遗体。见证过那名一战无名烈士在这里下葬?;辜す?940年在这门下耀武扬威的德意志第三帝国士兵。

    除了这些,凯旋门还见证过什么?每年7月14日的国庆阅兵典礼吗?还是希拉克之后。法兰西第五共和的颓唐?没有人知道,或者法兰西人自己知道吧!

    熙熙攘攘的街道上,人们悠闲的浏览着街道两边林立的博物馆、教堂、剧院、以及穿插于剧院之间的商业住宅区。巴黎人似乎将自己的艺术天分充分的发挥在对城市的建造上,无论是数目众多的博物馆还是那些填充于雅致建筑中的小商店,此刻都被一种和谐的气氛所笼罩,显然。正发生在索马里的战争,似乎并没有影响到众人的生活。

    不过可惜的是,阿德青田显然对这一切视而不见,对于他来说,目前首要的问题是找到一个看起来人多一点地点。

    四周,闲逛的众人显然并不清楚身边这个将自己裹在大风衣里的黑发男子到底要干什么,当然?;蛐硭赡苁歉隽砝嗳宋?,或者是个行为艺术者,或者仅仅是个不懂得穿衣服的傻瓜。

    不过很快的,守卫在广场上的警卫,迅速的注意到了这位衣着怪异,神色冷漠的家伙。在警卫看来,对方眼神中流露出来的冷酷以及毫无表情的面容,让他看起来如同在浪漫的广场上发现了一个无聊的德国佬一样不舒服。

    “嘿……!”看着对方试图向人群中挤,警卫立刻边喊边走了上去,不过可惜的是。他的阻止显然稍显有点晚了。

    阿德青田听到了警卫的喊声,在本能的扭过头看了对方一眼后,他迅速的把手伸进套在外面的大号风衣内,在向对方狞笑了一下后,阿德青田重重的按下了衣服内的按键。

    “轰……!”突如其来的爆炸如同地震一般让整个香榭丽舍大道瞬间颤抖起来。原本围绕在四周的浓重的艺术气氛,在这突兀的爆炸声中,瞬间被冲散。

    阿德青田身上绑着数公斤的烈性炸药,而在炸药外面则被细密的缠上了无数的铁钉和钢丝。爆炸巨大的威力瞬间将阿德青田的身体扯成碎片,连带着将围绕在他身边的十几名游客变成一具具没有生命的残破尸体。

    整个街道,都被四散的血肉和爆炸的碎片所充斥,原本看起来还甚是厚重的古建筑围墙,此刻却在鲜血的点缀下,显得那么的苍老和陈旧。

    “大家立刻到我这里集合,大家快到我这里集合……!”就在人们六神无主的时候,一名身穿警服的男子再次出现在街道中心,看着四周悲惨的情景,他立刻声嘶力竭的向众人大喊道,听到他的喊声,街道上受到爆炸波及的游人纷纷向他跑来,不过可惜的是,似乎匆忙中,没人注意到,对方法语中那浓重的阿拉伯口音。

    “轰隆……!”爆炸再次响起,刚刚侥幸逃脱一劫的众人,终于再次被淹没在这堪比上次的剧烈爆炸中。

    ————

    英国伦敦,傲慢与浪漫本质上具备着绝对相反的特性,对一切好奇是决定浪漫的元素,对一切冷漠是决定傲慢的本质。不过可惜,傲慢似乎并不能用来产生财富,所以在上班高峰时,伦敦的地铁仍然一如以往般拥挤。

    “formypeople……!”喊声与某种游戏里那另人熟悉的声调完全相同,可惜,带个人们的却并非是简单的乐趣。

    刚刚准备开动的地铁,在剧烈的爆炸中如同蚯蚓一样被铲成两节,为在破裂处,带着鲜血不断蠕动的幸存者则不断的为钢铁蚯蚓尽力装扮着生命的气息。

    自杀爆炸袭击让整个地铁站顿时瘫痪下来,可惜这对于袭击者来说,这却仅仅是个开始。

    ————

    仿佛是约好了一般,自杀炸弹袭击者几乎在同一时间,在欧洲的各个大陆同时引爆了自己身上的炸弹,在带走自己生命的同时,也将欧洲的平静和安定一同带到了安拉的天堂。

    虽然政府极力淡化战争以及战争对民众生活的影响,但是经过这次恐怖袭击后,似乎欧洲大陆上那些过上安逸生活的强盗后裔们,也终于感受到了被掠夺生命的恐怖感觉。

    唯一让人可以肯定的是,那一直在持续着的,发生在欧洲大陆边上的关系着几个大洲命运的战争,终于再次无可避免的降临在欧洲的头顶上。

    而这一切之中,最让人感到恐惧和恼怒的是,本拉登站了出来,半岛电视台的播音员,用颤抖的声音,将这段全新的视频播放了出去。

    “……这一切只是个开始,听吧!不需要几个小时,还有更精彩的节目上演……”这是拉登在视频中的一段话,一段让多个国家陷入恐慌中的袭击警告。

    本拉登站出来,承认了连续发生在欧洲的恐怖袭击事件,用他的解释来说,这是对欧洲强盗们的惩罚,对欧洲人在阿拉伯世界造成伤害的报复。

    这也是本拉登第三次出现在世人眼前,一次是警告,两次是承认制造了恐怖袭击。特别是第三次,强烈预示着几个小时后还会上演的袭击事件。

    此事,最终导致的结果是,整个欧洲所有航空全部停飞,宣布禁空开始,所有飞机立即降落在最近的机场,所有集会活动,全部终止。瞬间,欧洲人心惶惶!欧盟紧急会议和欧洲首脑会议以最快的效率召开。

    没人喜欢爆炸,即便天天制造爆炸的美国总统也是一样。不过当听到这另人觉得不幸的消息后,奥巴马却丝毫没有愤怒和嗔怪的意思。

    “人们需要发泄……!就如同08年抵制华人举办奥运会一样,人们需要依靠某种借口来发泄他们的不满,不论他们是上帝的信徒还是穆斯林。而我们也需要一个借口,一个发泄的借口。要知道,狂热的民众,不会注意到政府行政上的瑕疵?!笨醋诺鹊窖胱约呵叭シ⒈硌萁驳睦邓?,奥巴马忽然充满哲学意味的说道。

    “对于您的解释,或许我可以理解为,欧洲需要我们了?!碧桨掳吐淼幕?,哈格尔立刻接口道。

    “欧洲一直需要我们,只要俄罗斯一直在发怒,欧洲就势必要被兼顾在我们的翅膀之下。当然,如果不发怒,我们就刺激他发怒。欧元区,呵呵……”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西装,奥巴马忽然对着另外一个自己微笑道。

    只不过,几个小时后,奥巴马将再也笑不出来。

    ————

    印度洋中部,林肯号航空母舰上,舰队联合广播正在播放着这一惨痛的消息,希望舰队中的法国海军,能够节哀顺变。

    然而,并没有人注意到,在林肯号航母的飞行员休息式内,本该处于休息中的年轻舰载战斗机飞行机师迈克,听到这则广播后,脸色突然一变,心脏狠狠的跳动起来。